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36 神秘大客户找上门
    经历一场鏖战,女警官狼狈不堪,身上的衣服都被雨水淋透了,还沾了不少砖石泥土碎屑,飒爽的短乱蓬蓬的,面朝着刘子光,热泪长流。

    刘子光下意识的抱住了胡警官,紧身徕卡T恤下的娇躯火烫火烫的,凹凸有致,弹性十足,若是换上时髦的衣服,走在街上绝对是回头率相当高的那种女孩,可惜胡警官平日里只喜欢体恤衫卡其裤子之类的偏男性色彩的衣服,而且不施粉黛,所以不太能引起男人们的注意,就连刘子光也没怎么仔细的看过她。

    现在两人距离如此之近,连彼此的心跳声都能感觉到,四下里一片寂静,胡蓉微微抬起的那张不施粉黛的素面竟然如同白莲花一般惊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张小脸上沾了一些灰尘,再被两道眼泪一冲,花里胡哨的看起来就像个花脸小猫。

    让她流泪的是,刘子光左边太阳穴附近有一道明显的子弹擦过的痕迹,头都被烧焦了,隐隐有些渗血,如果稍微偏差几毫米,恐怕刘子光就不会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而是变成泥水里一具不会呼吸的尸体了。

    “跑了就跑了吧,我们警方会再抓他们,你这么拼命干什么?你是铁打的啊!”胡蓉忽然恶狠狠地训斥起刘子光来。

    刘子光张口结舌,两手一摊正要解释,胡蓉又是狠狠地抱住他,两条胳膊如同铁箍一般钳在他的腰间,刘子光苦笑一声,这丫头肯定没事就举哑铃,胳膊这么有劲,被人家抱着,他的两只手没地方放,只好也放在胡蓉的小蛮腰上。

    不盈一握的小蛮腰上一丝赘肉也没有,充满了力量和弹性,手感相当之好,不过大煞风景的是,腰后别着一把硕大冰冷的九二式手枪,提醒着刘子光不要忘记,这是一位冷面无情的女刑警。

    “你的枪哪里来的,是不是缴获那些匪徒的?”胡蓉忽然问道,刘子光一愣,随即忙不迭的点头:“对,我在他们车里捡的。”

    刘子光不知道这是胡蓉自己找非法持枪的合理解释,还是她真的以为这把枪是自己捡的,不管怎么说,事到如今他也只好认了。

    “他们往哪个方向逃的?”胡蓉这才想起正事来。

    “那边”李子光一指废弃火葬场的方向,他指的方向是正确的,因为他相信,张佰强他们四个江洋大盗,这点小问题还是足以应付的。

    胡蓉立刻拿出对讲机向领导进行了报告,领导那边都急疯了,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的女儿要是出了三长两短,不少人要摘帽子的,带队的领导抢过对讲机,用极其严厉的口吻命令胡蓉,马上返回,不得有误,决不许单枪匹马追击歹徒。

    “明白了,完毕。”胡蓉放下对讲机跨上了摩托车,对刘子光说:“上车,我带你。”

    “你带我?不好吧。”刘子光搓着手说,两人同骑一辆摩托车,这未免太暧昧了吧。

    “让你上就上,哪有那么多废话,婆婆妈妈!”胡蓉不屑的说道右手轰着油门,摩托车也出一阵阵不耐烦的轰鸣,排气筒里冒出阵阵蓝烟。

    “那我就上你了。”刘子光没办法,只好跨上了摩托车的后座,还假惺惺的不去揽胡蓉的腰。

    “搂住我的腰,不然待会摔死你。”胡蓉霸道的命令道。

    ……

    胡蓉驾驶着摩托车在众目睽睽之下返回了公墓,这里已经被警方严密封锁起来,禁止一切人员进出,严防走漏消息,不为别的,眼下正是江北市大建设的关键时期,任何负面消息都要不许一切代价压住。

    众警察怒火万丈的看着刘子光坐在刑警之花的摩托车后座上,一双手还不老实的揽在胡蓉的细腰上,当时就有个年轻气盛的警察走上去质问道:“你干啥的?”

    胡蓉停稳了车,刘子光蹁腿下车,笑眯眯的说:“我不干啥,路过的市民而已。”

    “他就是刘子光,要不是他帮忙,韩大和我很难干的过那帮亡命徒。”胡蓉没好气的白了那个刑警一眼。

    虽然没有见过刘子光,但是他的大名在江北公安系统内还是响当当的,年轻刑警顿时哑巴了,悻悻的走到一边维持封锁线去了。

    这边韩光从救护车里跳了下来,走过来和刘子光握手:“老刘,谢谢你。”

    刘子光说:“不客气,我这也是为自己,不然就杨峰那个事,指不定有什么屎盆子扣在我头上呢。”

    韩光尴尬的笑笑,岔开话题说:“那帮匪徒呢?”

    “跑了。”刘子光并不多说什么,但是他满身的血污和泥浆,以及头上一道子弹擦过的痕迹,都无声的告诉韩光,他经历了一场难以想象的生死搏斗。

    领导下达命令,各个卡口严防死守,市内以及县区的医院,大小诊所都有注意接诊病人,同时派出武警机动中队沿着歹徒逃窜的方向进行跟踪追击,必要的时候,还会调遣大部队进行拉网式的搜索。

    不过,这一切都不关刘子光的事了,他成功的洗清了自己,这会儿正坐在救护车的踏板上抽烟呢,嘴上叼的香烟都是刑警队员们孝敬的,二大队的汉子们,并不在乎刘子光的江湖身份,他豁出命来帮助韩大和胡蓉,就凭这点,大家就敬他三分。

    “不许抽烟!”胡蓉向领导汇报完毕后,忽然从刘子光身边冒了出来,一把抢走他嘴上的香烟丢到泥水里去了,同时指了指救护车上的氧气瓶,然后便得胜似的拍拍手走了。

    这臭丫头,以为是我的什么人?不就是搂了两下,抱了抱腰,还没咋地了就管起老子来了。这要是真上了她,还不惹一身麻烦。

    刘子光恶毒的想着,韩光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又递过来一支香烟,话里有话的说:“其实小胡这个同志挺好的,凶是凶了点,心眼是好的。”

    刘子光不敢接茬,心说这话你给我说个什么劲,胡警官再好,也是你们公安系统内部消化的事儿。

    ……

    刘子光是跟着警车回来的,到了市内之后没敢回家,因为他的头上还缠着纱布呢,正好李纨打电话过来,说是家里做了饭,让他过去吃,他便打了辆车直奔锦官城而去,坐在出租车后座上,他就觉得后面有一辆车紧紧跟着,而且毫不掩饰自己在跟踪,就那么大大咧咧的紧随其后。

    “师傅,拐角处带一脚刹车。”刘子光塞了张五十块钱钞票过去,出租车司机不明白,他又加了一句:“你啥也别管,别停车走人。”

    “好嘞。”司机到了前面拐角,果然一脚刹车减,刘子光快开了车门窜出去,出租车继续加油走了,后面跟踪的人现后座上的人不见了,当即刹车停下,驾驶座上伸出一个人头来四下里张望。

    忽然斜刺里冲出一人,揪住他的领子就拽出车来,扫脸就是两个大耳帖子。

    “敢尾随我,你吃了豹子胆了,说,你是谁派来的?”刘子光恶狠狠地质问道。

    那人猝不及防,被大巴掌打得晕头转向,金丝眼镜都掉了,人倒是硬气的很,死死盯着刘子光不说话,刘子光看看他的车牌,好像是政府系统内的,便以为是杨峰家里派来顶自己梢的,便冷哼一声,帮金丝眼镜男整理一下西装领子,拍拍他的面颊说:“下次机灵点,再让我逮到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说完扬长而去,两辆外地牌照的汽车缓缓驶来,几个劲装男子跳下车来扶起金丝眼镜男,问道:“金处长,要不要紧?”

    金处长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摩挲着被打得麻的脸孔,苦笑着说:“果然是个火暴脾气的家伙啊。”

    ……

    来到李纨家,又遭到一阵抱怨,好端端的又出事了,头也被人打破,难怪李纨不高兴,李总嫌急救员包扎的不好,亲自拿出医药包来,解下刘子光头上的纱布,帮他涂了药水,又用新的纱布包扎起来。

    李纨的动作很轻柔,很缓慢,比起护士出身的方霏来,显得生疏无比,一时间刘子光竟然想念起方霏来,可怜的小护士不知道在非洲怎么样了,有好久没有收到她的音讯了。

    “你这里有手机么?给我找一个。”刘子光拿出自己被泥水浸泡过的山寨手机,打开后盖取出了sIm卡。

    “有的,前段时间有个朋友送我的,你看和用么?”李纨返身回书房拿来一个盒子,是最新版的Iphone5。

    “行,凑乎用吧。”刘子光拆开盒子,把sIm卡装了进去,过了一会,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显示不出号码。

    “出奇了。”刘子光咕哝着,按下了接听键:“喂,哪位?”

    “红星公司么,我有桩生意想和你谈。”对方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听不出口音来。

    这个手机号码是刘子光私人使用,除了家人和好朋友之外,没人知道,更不会用作业务联系电话,他马上警惕起来,冷冷的说:“你打错电话了。”

    挂了电话不久,李纨家的座机也响了起来,李纨走过去一看,纳闷道:“怎么没有来电显示。”接了一听,对方很客气的说:“请把电话给刘子光。”

    刘子光心头一震,未知的危险感觉浮上心头,他马上将李纨推进没有窗户的洗手间,拉上室内所有窗帘,遮蔽住所有狙击手有可能看到室内的途径,这才拿起电话:“你到底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明白,我是你的客户就可以了,明白?”

    对方的声音带着高高在上的感觉,这种莫名的优越感让刘子光很不爽,他冷哼一声,直接回了一句:“明白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