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38 卖冷饮的省高考状元
    王星嘴唇嗫嚅了两下,说:“道理我明白,可我就是过不了自己……我真的不想和他们再混在一块了,我想尽快出来,堂堂正正的当一名警察。”

    李政委宽厚的笑了,说:“快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办完这桩案子,你就可以脱身了。”

    王星眨着眼睛说:“您的意思我懂,可是人真的不是他杀的啊。”

    “小王我问你,用钢丝扼杀一个人需要多久?”李政委问。

    “如果是那种细钢丝的话,几秒钟就够了。”

    “嗯,那么就是说,在你们没进去之前,他还是有足够时间作案的。”

    “可是……”

    “小王啊,有时候打击犯罪不能太拘泥于手段,你也看过那些香港影视作品里面,坏人就因为没有罪证导致坏人逍遥法外,是不是?所以我们要适当的变通,才能更高效的惩治犯罪分子……”

    “我懂了,但是具体应该怎么做?我总不能去举报他杀人吧,那样的话我后半辈子都别想过安生。”

    李政委轻笑两声,对王星的担忧表示理解,刘子光这家伙狐朋狗友众多,还都是亡命之徒,王星和他们混久了,当然知道他们的厉害,这种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不用那样做,我们警方会先抓捕他,用其他的罪名起诉,他牵扯的可不是只有一条命案这么简单,到时候多起案件一并处理,你当个目击证人就行。”

    “明白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注意隐蔽。”李政委再次拍拍王星的肩膀,夹着皮包下楼去了。

    望着他的身影出现在楼下,王星才从袖子里拿出一个mp3,将耳机塞进耳朵里,听着刚才自己和李政委的对话。

    ……

    第二天,刘子光照常去办公室上班,现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公安局内有人要把杨峰的死算在你头上,小心!切切!!!

    后面加了三个感叹号,显示出写字之人的急迫的心情,刘子光拿起这张纸看了看,是标准的仿宋体,力透纸背,虽然看不出是谁的笔迹,但是他心里明镜似的。

    用打火机将这张纸在烟灰缸里烧成灰烬,刘子光开始正常办公,他心静如止水,一点也不担心什么,警方那边,自己的嫌疑已经洗清,准老丈人给介绍的这个活儿,他也是胸有成竹。

    李天雄这个人他不是很了解,但是这种为国家效命了一辈子的人,在关键问题上肯定不会含糊,这正是他将红星公司和刘子管介绍给部里,自己却并不出面的原因,因为这活儿,绝对不是什么好活儿,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那种九死一生的玩命买卖。

    缅甸丛林刘子光不是没去过,那地方毒虫肆虐,瘴气横行,地方武装盘根错节,都是盘踞了几十年的地头蛇,刀口舔血的日子过了那么久,早就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自己手底下是有几个兄弟,但大多是没见过血打过仗的,搞竞技项目成,真要撒出去和人家玩命,怕是火候还差点。

    富贵险中求,这个单子是机遇,也是挑战,真要漂漂亮亮做好了,以后和权力部门拉上关系,好处肯定少不了,但是刘子光却无法用兄弟们的性命去做这个交换,如果那样的话,他觉得自己太龌龊了。

    所以,他开出了一千万的天价来,玩命就要有玩命的价钱,谁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到时候他自会让兄弟们做出选择,是提着脑袋赚大钱,还是老老实实当保安。

    一千万的要价并不高,美国人的海豹队在敌后执行任务,呼叫航母上的大黄蜂攻击机进行支援,一个起落就是几万美金,打掉一枚对地导弹,又是十几万美金,打仗就是打得真金白银,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就别混了。

    实际上昨天夜里刘子光就通过网络和远在果敢的李建国进行了联系,并且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那地方小道消息满天飞,什么事都瞒不住的,刘子光问李建国,这事儿要出动多少人才能摆平,李建国估摸了一下,起码要五十个人,这里面包括向导、勤务人员、通讯人员、参谋人员,数字和刘子光估摸的差不多。

    他现在就等金处长主动上门来找了,这事儿不能慌,一慌就被动了,谁沉不住气,谁吃亏。

    这一等就是三天,金处长再也没有出现过,连刘子光都有些敬佩金处长的耐性了,他这是想让我主动找他呢,哼,老子就不,大不了不接这个买卖了,也不能倒架。

    ……

    夏天到了,天气渐渐炎热起来,市体育活动中心的室外篮球场上正在进行篮球比赛,虽然看他们身上的服装都是些业余球员,但是拼抢的却极为激烈,来自于附近企业的青年工人和体校的学生们各显神通,大展英姿。

    这帮年轻人如此卖力的打球,只是因为场地边上坐着一个卖冷饮的女孩,这个身材纤细的少女每到下午就来骑着一辆自行车来卖冷饮,生意不是她的,她只是来帮忙而已,这个女孩腼腆的不像话,根本不会吆喝,只是穿着一袭白衣,静静地坐在遮阳伞下,但是生意却出奇的好。

    女孩不过十七八岁模样,生的很秀气,长披肩,我见犹怜,虽然看似柔弱,但是干活却很麻利,每天出摊子都是她搬动冰柜,拉扯电线,收拾遮阳伞,擦拭各种器具桌椅,仔细看她身上的衣服,是三年前的款式,而且洗过很多遍。

    打球的青年们立刻被这个女孩所吸引,并且趋之若鹜,他们家的冷饮摊生意最好,每当打完球,一伙人就蜂拥而上,购买各种运动饮料、可乐、冰茶、冰激凌,而且一买就是好多,令人惊叹的是,不管品种多么繁多,价格多么参差,女孩总是可以不用计算器马上算出来结果。

    没有几天光景,女孩便成为体育活动中心的知名人物,被大家誉为冷饮西施,很多人专程跑来购买冷饮,就是为了能看上她一眼。很多人猜测她的来历,有人说是老板的乡下亲戚,有人说是附近某个下岗工人家的孩子,总之这大热的天气,做爹妈的有一分容易也不会让孩子在烈日下干活的。所以大家便更加照顾她的生意。

    又是一场激烈的对抗赛结束,一群散着汗臭味的青年拔掉球衣,露出坚实的肌肉,说说笑笑来到冷饮摊前,掏出钞票点着自己要的冷饮,女孩正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忽然远处一辆自行车疾驰而来,车上的中年人隔着老远就喊道:“小雪!小雪!”

    女孩惊讶的一抬头,中年人已经到了附近,丢下自行车挤了进来,一把抓住小雪的手说:“别忙了,快跟我回去,学校到处找你呢,榜了,七百二十分!全省第一!”

    “陈老师,你说什么?”女孩惊呆了,众篮球青年也呆了,几十张面孔一直转向那中年人。

    “高考成绩出来了,你考了七百二十分!名列江东省高科理科第一名!分数拉了第二名整整五十分!你是全省高考状元,咱们一中的骄傲啊!”中年人说到后面,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小雪紧紧抿着嘴唇,一串热泪夺眶而出。

    众篮球青年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这位默默无闻的冷饮西施是今年全省高考状元啊,传奇般的人物就在自己身边,众人顿时出一阵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