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49 天生射手
    隔山跑死马这句话真不假,看起来是座不起眼的小山,爬起来就知道厉害了,热带丛林的山不比国内平原地区的丘陵,树枝藤蔓遮天蔽日,草丛灌木间毒虫无数,原始丛林里根本就没有道路,每走一步都极其艰难。

    面对茫茫丛林,憋了一肚子火的众人全都傻了眼,咋办?所有的眼睛望向卓二哥,卓力一咬牙:“上!江北爷们没有孬种!”

    一小时后,众人终于爬上了山顶,一个个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小鬼一般,身上的衣服都撕破了,脸上胳膊上也都是荆棘刮的血口子,汗流浃背满脚烂泥更是不用说,不过好歹没有掉队的。

    到了山顶,才现李建国早就坐在这里了,地上一堆烟头,看来等候的时间不短,众人面面相觑,无话可说。

    “还说不是狗屎,用了一个钟头才爬上来,指望你们打仗,中国非亡国不可!”李建国张嘴就是一顿臭骂。

    卓力他们几个不服气的顶撞道:“报告教官,这山上根本没有路,我们已经尽力了!不管是谁来,十分钟都不可能爬上来。”

    “不可能?”李建国冷笑道,拿出对讲机下了命令:“一班,给你们十分钟时间,爬到山顶。”下完命令就拿出秒表来掐着。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一队士兵从山下的营房里冲出来,消失在树林茂密的山脚下,过了九分钟左右,一个班的士兵就出现在山顶,并且远没有像卓力他们那样狼狈。

    “为什么!这不可能!“卓力瞪着牛眼,表示严重的不理解。

    “因为这个。”李建国有手指点了点脑袋说:“上山是有道路的,你们不事先侦察,一窝蜂的尽往密林里冲,能按时到达才怪,要学会动脑子,懂么!”

    一行人下山,路上卓力他们嘀嘀咕咕很是不满,说李建国耍诈,李建国听见了也不说啥,到了基地里,又让他们站到一个泥塘前。

    “你们二十个人,我这里还有二十个人,下泥塘肉搏,争取把对方先扔出去,比赛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开始!”

    一声尖利的哨音,四十个汉子冲进了泥塘,开始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憋着一口气的江北爷们们这次依然落败,不过败得并不那么惨了,论打群架他们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若不是对手太强大,他们差一点就赢了。

    “还行,你们这帮狗屎也不是一无是处,现在枪,让我看看你们的真本事。”李建国一声令下,早有士兵撬开一口口木箱子,拿出崭新的56式冲锋枪来。

    一群泥猴子惊讶的望着这些枪械,这可不是汽狗电狗,而是正儿八经的真铁啊,在国内这属于绝对违禁品,牵扯上就是麻烦事,在这里却可以光明正大的玩,就凭这一点,被骂狗屎也值了。

    头上脸上身上还糊满了烂泥,就开始了枪械训练,此前在江北市的时候,公司也曾经组织过野外的aRgame活动,所以大家对枪械并不算完全陌生。

    人手一把空枪,一个装满实弹的弹匣,李建国站在台上说:“我只说两点,第一,任何时候枪口都不要对着你不想打死的人,第二,除非你准备射击,手指不要放在扳机上,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下面乱糟糟的回应了一声。

    拉到靶场开始练习射击,一个一个射击阵位,远处一百五十人形靶子,每人一个实弹匣,没有人教你怎么开枪,尽情的自由挥就是。

    沉甸甸的真枪拿在手上,众人兴奋是兴奋了,但也老实了许多,这可不是玩具,万一走火是会要命的,大家都趴在地上,按照要求打着单。

    后面指挥台上,刘子光问李建国:“这样粗放的训练方式好么?”

    李建国轻描淡写的说:“哪个男孩子小时候没玩过枪,枪这东西也是要看悟性的,我就是想看看,谁是天生射手。”

    说着拿起望远镜看着远处的靶纸,看了一圈后把望远镜递给刘子光说:“五号那个小子,枪好像打得不错,以前练过么?”

    刘子光接过望远镜一看,五号靶纸上的枪眼散布很小,基本都集中在八环九环附近,再看射手,正是忠义堂的王文君。

    “这小子以前应该没摸过枪。”刘子光说。

    “来人啊,给他一杆半自动,块靶纸继续打。”李建国下了命令。

    于是有人给王文君换了一杆56式半自动步枪,帮他压了十子弹,又换了块新的靶子。所有人都停止了射击,专心看王文君表演。

    王文君有些紧张,但是抚摸着光滑温润的枪托,呼吸着硝烟味和枪油味,紧张的情绪竟然慢慢平息,他舒缓的呼吸着,打出第一个单。

    第一枪过后,报靶员举起了小红旗喊道:“十环!”

    众人一片哗然,纷纷叫好,王文君咬咬牙,又打出第三,第三,滚烫的弹壳随着枪机的快抽*动跳跃出来,枪托撞击着肩膀,依然是十环,十环。

    “是个苗子,给他换钢靶,三百米位置。”李建国眯起了眼睛说。

    十块人形钢靶立在三百米位置,此时王文君已经进入了状态,冷静的瞄准射击,枪响靶落,弹弹不落空。

    “换移动靶试试。”李建国说。

    “太难为孩子了吧。“刘子光说。

    “试试嘛,第一次射击这个成绩已经不错了。”李建国说。

    靶场配备了专业的飞碟抛射机,这还是从国内某省级射击运动基地买来的,一枚枚飞碟被抛射出来,王文君端枪就射,十枚飞碟命中了七个,也算不错了。

    “有点意思。”李建国冷笑一声走了下去,亲自拿了一支sVd狙击步枪走过去,简单教授了王文君如何瞄准,然后又让人在一百米靶子位放了一枚硬币。

    有了瞄准镜的帮助,王文君信心更满,概略瞄准了一下,果断击,第一枪竟然偏了,周围一阵沮丧的嘘声,李建国也微微皱眉。

    但是王文君丝毫也不慌张,他敏锐的察觉到风向似乎有所影响,便微微调整了一下,再次击。

    硬币飞上了天空,众人欢呼雀跃,李建国也露出了笑容:“小子不错,是个使枪的料,一班长!”

    “有!”远处一个彪悍军人跑步过来。

    “这小子交给你调理了,我需要一名成的精确步枪射手,明白么?”

    “是!”

    “报告教官,我怎么样?”卓力不甘寂寞的蹦起来说。

    李建国看了看卓力的靶子,又看看他的身板,托着下巴说:“不错,是块材料,来人,给他端一挺机枪过来。”

    于是,一挺沉重的苏式pkmc通用机枪来到了卓力的手中,二十多斤的份量,二百53式7.62毫米弹链装在绿色的方形弹盒中,拿在手里那叫一个重啊。

    “试试。”李建国鼓励道。

    卓力打开机枪的两脚架,趴在地上开始射击,机关枪的精度和射程远非自动步枪可以比拟的,在战场上,一挺威胁力巨大的机关枪甚至可以成为小分队的核心火力。

    卓力身板壮实,天生就是当机枪手的料,虽然也是第一次打机枪,但是成绩相当不俗。

    “来人,把4o火拿来。”李建国说。

    一具国产Rpg7.4o火箭筒送了上来,李建国帮他装好弹,指着远处地堡状的东西说:“打那个。”

    卓力咽口唾沫,拍拍巴掌,举起火箭筒概略瞄了一下,扣动了扳机,火箭弹呼啸飞出,命中了地堡,但是没炸,是一枚教练弹。

    李建国围着卓力绕了两圈,越看越欣喜,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优良的武器平台,重机枪、火箭筒、无后坐力炮,榴弹射器,就这身板,那样不是跟玩似的,尤其在这种汽车上不来的山林地带,对重武器操作员的需要就显得更为迫切。

    “不错,有潜力。”李建国满意的拍了拍卓力的肩膀。

    “教官,其实我玩的最好的是马刀。”卓力得意洋洋的吹嘘道。

    “丛林里马刀可不好使,需要这个。”李建国拿过一柄宽刃厚背大砍刀递给他:“这是美国人越战制式丛林砍刀,砍树枝藤蔓,砍人一样好使,送给你。”

    卓力乐呵呵的接过来,忽然有个小伙子跳起来说:“教官,我的枪有问题,老跑偏。”

    李建国一看,是忠义堂的瘦猴,他身子骨比较单薄,瞅着跟越南人似的,远处的靶纸上,一个弹洞都没有。

    “拿来我看看。”李建国接过枪,拉开枪膛清退子弹,然后看看枪膛里面,二话没说直接装上一匣子弹,立姿无依托射击,一个清脆的短点射,远处小红旗扬起,报靶员喊道:“三个十环!”

    “枪没跑偏,是你跑偏了。”李建国摘下弹匣,再次清膛确认安全后才丢给瘦猴。

    “好吧,我现在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不是狗屎,他们是狗屎上趴着的蛆,比你们这些狗屎高上那么一个档次,如果不想当狗屎和蛆,就要拿出真本事让我看看。继续练习!!”李建国挥舞着藤条在众人背后大踏步的走着,谩骂着。

    枪声响成一片,似乎在泄着对教官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