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7-8 法律维权
    江北市横跨淮江两岸,地处三省要冲,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现在也驻扎着相当规模的部队,装甲师,陆航团、高炮旅,舟桥旅,都是能征善战的野战军,部队有当地警备司令部的纠察管,哪里轮得到地方上的派出所,所以挨打的那几个小子,只能自认倒霉。

    钱副局长的表弟被抽了十几个大嘴巴,两只眼睛肿的只剩下一条缝,牙齿掉了四五枚,说话都走风,出事之后电话通知了七大姑八大姨,县里有身份的亲戚基本上都通知到了,就等他们过来为自己报仇了。

    一阵华丽而苍凉的手机音乐从走廊里传来,“亲爱的~~你慢慢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然后戛然而止,换成一个粗犷的男声:“喂,谁,哦,三哥啊,行,晚上我找你去,现在有点事,挂了啊。”

    一个粗壮的男人推门进来,手上硕大的方戒闪着金光,指间还夹着香烟,进门不说话,先清清嗓子,朝地上吐了口浓痰,这才说道:“伟伟,咋弄的?和谁干架了?”

    表弟一看是一拜的结义大哥来了,赶紧哭诉道:“让几个当兵的给揍了,大哥你得帮我出气。”

    大哥说:“行,回头我给部队的几个熟人联系联系,帮你要个说法,这事儿交给我i,绝对办的妥妥的,对了伟伟,你上次说有个嫂子在教育局?”

    伟伟说:“对,我四表嫂在县教育局上班,咋了?”

    大哥说:“也没啥大事,你嫂子开了个食品厂,想打进学校市场,想找人联系点业务,要是成了,给你两个点的提成。”

    伟伟说:“行,回头我帮你问问。”

    正说着呢,钱副局长在张副所长的陪同下也来了,都是一个县城的,谁不认识谁啊,大家点个头打声招呼,大哥拿出烟来散了一圈,众人在病房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讨论起案情来,张所说这事儿是高炮团的人干的,大哥拍着胸脯保证说,自己在军分区有熟人,绝对把这事儿办的漂漂亮亮的。

    伟伟眯缝着红肿的小眼向钱副局长添油加醋讲了自己如何英勇搏斗的事情,钱副局长脸色有些不好看,说:“伟伟,你好好养伤,四哥帮你出头。”

    伟伟趁机说:“四哥,这是我一拜的强哥,他父亲是质监局退休的老局长,最近家里开了个食品厂,想联系点业务,你看能帮忙不?”

    钱副局长说:“再说吧,这事儿不忙,回头让你嫂子帮着联系一下就行。然后留了一张名片给强哥。

    都是场面上人,谁用不着谁啊,既然钱副局长答应,基本上这事儿就定了。

    探视了表弟,钱副局长从医院出来,直接去了唐县长办公室,南泰县有十三个副县长,最有魄力的就是这位唐副县长,年富力强手腕灵活,这也是他能成功升任县长的重要原因。

    局长去拉斯维加斯考察去了,建设局当家的就是钱大鹏了,纪念碑的事儿给他敲了个警钟,下面人办事也太不利索了。不就是一座纪念碑么,你就是全用水泥给他交管,又能花几个钱,偏偏这帮龟孙子三包四包,最后把工程款克扣的可怜巴巴,连水泥和钢筋都不舍得用,竣工没一个月呢就出事。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不就是纪念碑么,又不是住房,再怎么闹也不怕的,怕的是有人坏事,钱副局长很怀疑这件事和周助理有关系,县里的官员都排外,他们不喜欢周文,更忌惮他,怕他抢了本应属于自己的位置。

    看到钱副局长来访,唐县长很热情的招呼他进来:“进来坐,大鹏,抽烟。”说着亲自去给他倒茶,钱副局长慌道:“我来,我来。”抢了茶杯,开门见山的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唐县长背着手走了两步,忽然骂道:“胡闹!乱来!你这个建设局副局长怎么干的?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居然能让人告状告到县政府来,你早干什么去了?”

    钱副局长苦着脸说:“唐县长你听我解释,这本来不是个事儿,他们完全可以一层层反映上来,按照工作程序解决嘛,可是他们居然找上门来无理取闹,还打伤了有关工作人员,这简直就是刁民嘛。”

    唐县长想了想,说:“这个口子不能开,你马上给县公安局打电话,让他们把打人凶手处理了,再给天街乡打电话,让谢广才来领人。”

    钱副局长:“唐县长,打人的是什么高炮团的,咱县公安局管不着啊,我倒是听说,这几个捣乱的家伙……是周助理的朋友。”

    “周文?”唐县长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

    ……

    刘子光驱车回到市里,立刻准备告状的事情,此前他在野猪峪已经拍了很多豆腐渣纪念碑的照片,连同老程头的访问视频,做成一份材料交给了江北电视台的当家花旦江雪晴。

    现在江雪晴的身份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当初她只是因为相貌出众,家庭背景显赫,所以才当上最热门的新闻类主持人,自从她父亲双规之后,江雪晴经历了人生历程中的一次涅槃,现在她完全靠的是真材实料,勤学苦干,才成为电视台名副其实的一姐。

    约见是在滨江大道上一家格调很高的咖啡厅,当天下着雨,江雪晴戴着帽子和墨镜,开着一辆很低调的po1o来到楼下,两人找了个偏僻的卡座坐下,刘子光拿出照片和资料,把事情陈述了一下。

    “这是一个很有爆炸性的新闻,可是我不能报道。”江雪晴很直接的说道。

    “为什么?”刘子光已经猜到了结果,但还是装作不明白的样子。

    “很简单,这件事等于打了李书记的脸,宣传部不会通过的,就算勉强上了也会砍掉,相关人员受处分,我不会这么做的。”江雪晴的言谈举止比以前干练多了,齐耳的短显得英姿飒爽,还透着一股知性美。

    刘子光一脸成竹在胸的笑意看着江雪晴,江雪晴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了,笑道:“好了好了,怕了你了,这样吧,材料给我,我帮你找媒体曝光,省城倒是有几个同行最喜欢掘这种新闻线索。”

    刘子光说:“我就知道你有办法,想喝什么,我请客。”

    ……

    三日后,省城的淮江日报社副刊部下属的《淮江都市服务报》刊登了关于江北市南泰县野猪峪的抗日英雄纪念碑豆腐渣工程事件,并且联系上次闹得沸沸扬扬的抗日老人刀劈日本鬼子事件,做了深入报道,说前日军军官桥本隆义留给老程头的遗产,被某些不法分子通过卑劣的手段骗走了。

    这份报纸的销量并不是很大,社会影响力也不强,老百姓只是当作茶余饭后消遣的读物来看的,这一则新闻也并没造成什么轰动性的效果,这年头,大众对此类新闻已经失去了兴趣,因为看的实在太多了,这事儿不叫新闻,叫生活,大家最多骂两声完事。

    但是当报纸放在唐县长桌子上的时候,事情就完全不同了,唐县长雷霆大怒,把相关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全叫来猛训,丢人都丢到省里去了!你们是怎么干的,这事儿一定要一查到底,看看到底是谁在给南泰县脸上抹黑,一定要通过法律武器维护合法权益。

    经过侦查,这篇严重诋毁南泰县的不实报道是《淮江都市服务报》的记者吴晓普捏造的,县公安局立刻签了逮捕证,组织精兵强将,由城关派出所副所长张大勇同志带队,前往省城抓捕该名记者,顺便执行接访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