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7-29 简单粗暴高效
    在早期的香港电影中,货柜码头总是和枪战、贩毒、黑社会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通常反派**oss总是会把人质绑在这里,或者安排一些炸弹之类的小插曲,总之这种地方给人的印象就是充满钢铁和机械以及暴力的邪恶美感,可以无法无天随心所欲的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马尼拉国际集装箱码头是亚洲重要港口之一,每天吞吐量巨大,海湾里停泊着各国集装箱货轮,汽笛悠长,海鸟鸣叫,蓝天椰风,令人心驰神往,通往码头的高等级公路上,停满了货柜车,穿着工作服的港务局工作人员和货柜车司机来来往往,热闹非凡。

    在陈金林的坚持下,刘子光还是悄悄出去找了个公用电话,投了几枚硬币后拨通了紧急联系号码,对上暗语后,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对方用密语告诉他,行动撤销,原地待命等候支援。

    回到仓库把情况一说,陈金林沉吟片刻道:“事情乎预估范围了,家里也是一头雾水,本来这只是一次小行动,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大,居然搞赶尽杀绝这一套,我现在怀疑,颂镰手里的东西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说了半天,到底是什么东西?”刘子光问。

    “advanetronet/airborneear1y-arninetem,空中预警和地面整合系统,也就是通常说的宙斯盾,实际上我们已经可以山寨低端版本的宙斯盾并且交付使用了,但是军方对于这方面的情报还是趋之若鹜的,颂镰不光是军火掮客,还是个情报贩子,他背后的那个人很有实力,我们以前也做过几次交易,彼此还有些信任,颂镰告诉我们说,他手上有海上自卫队爱宕号驱逐舰雷达系统的几个报废部件,问我们想不想要,于是便有了这次交易,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那么支援人员什么时候到?”

    “不好说,你要知道这次行动我们只代表永昌贸易,和国家完全没有关系,你不要奢望马尼拉总领馆的工作人员会开着车来接咱们,实际上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档子事儿,知道了也只会躲得远远的,我们只有等待,你懂么?”

    顿了顿他又说:“公司在菲律宾已经没人了,从香港出,最快也要下午才能到,你一夜没睡,打个盹吧,我帮你守着。”

    刘子光摇摇头:“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办法。”他退出手枪弹匣看看剩余的子弹,然后装回去,把手枪递给了陈金林:“这个拿着防身。”

    “你干什么去,你不会告诉我,准备独闯龙潭虎穴吧?”陈金林不安的问道。

    “说对了。”刘子光在废货仓里翻了翻,居然找出一件沾满油污的工作服来,披在身上试试,稍微有些紧,但是东南亚人都喜欢穿紧身衣服,倒也不显得突兀。

    “你回来!我以海军少校的名义命令你回来,不许送死!”陈金林低吼道,刘子光却根本不买他的帐:“你省了吧,我还是陆军少校呢,咱俩谁也管不到谁。”

    眼看着刘子光走远了,陈金林气急败坏,强撑着受伤的身体爬到外面汽车里,搜寻了一番,目光落到那部没电的手机和汽车点烟器上……

    ……

    化装后的刘子光来到五号仓储区附近,先观察了一番,在港口重型起重机上面现了一个趴着的人,不用说那是狙击手,他目测了下距离,现大大过了m4的有效射程,但是m4使用的5.56毫米m193弹相当优秀,用m16a2标准枪管步枪射的时候,有效射程可以达到八百米,也就是说并不是没有机会。

    他寻了个理想的位置,趴在一层苫布下面,干脆把碍事儿的内红点瞄准镜从战术鱼骨上取下,用机械瞄具瞄准着塔吊上的狙击手,同时根据飘扬的港口旗帜判断着风向和风度,手指慢慢叩到二道火,然后果断击。

    那个狙击手怀里抱着一支雷明顿m7oo狙击步枪,这枪不是他用惯了的武器,而是在菲律宾当地黑市购买的,作为自卫队中野学校毕业的高材生,藤井二的性格不免有些自负,他不喜欢海上保安厅这些颐指气使的老家伙们,自旧军队时期的陆海矛盾,在今日的陆上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之间依然存在。

    用望远镜扫视了好几圈了,依然没有现可疑分子,耳麦里传来长官的呼叫,藤井二也只是不耐烦的轻咳两声,表示一切正常。

    忽然一声奇怪的声音传来,似乎是什么小石子蹦在钢铁上的响声,藤井二心里一动,迅抱起了m7oo,用瞄准镜搜索着有可能出现对方狙击手的所在,他的目光扫过八百米外的一片废墟,忽然停住,苫布下面赫然是一支枪管,对枪械精通无比的藤井二尉迅分辨出那是一支没有加装光学瞄准镜的美制m4卡宾枪,而枪口似乎正对准着自己。

    狙击手的优良素质在这一刻得以体现,藤井二尉迅推弹上膛,刚要扣动扳机,就看到对方枪口火光一闪……

    藤井二尉最后的意识是无限的自责,脑海里响起中野学校教官的呵斥,藤井,作为一个狙击手任何时刻都不能懈怠,你反省吧!

    “一号,一号,回话。”荒木直人用对讲机呼唤着塔吊上的狙击手兼观察手。

    耳机里传来轻咳的声音,荒木无奈的笑笑,真拿这帮陆军的家伙没办法,荒木是早稻田毕业,本来有一份前程远大的工作等着他,但是他却毅然加入了特殊公务员行列,为国家效命,并且他喜欢私下里把海上保安厅称作海军,把陆上自卫队称作陆军,内阁那帮尸位素餐的家伙每次否决海外派兵法案,荒木总要拍案大骂,他的铁血性格让同事们敬而远之,领导也大为头疼,这才把他配到鸟不拉屎的马尼拉来当机关长。

    本来荒木的仕途到此就算终结,搞情报的最多能干到一佐,将补想都不要想,毕竟现在不是土肥原前辈那个时代了,但是前几天来自内阁情报调查室的一封密令却让这个四十岁的老特工重新振作了起来。

    海上自卫队生重要**案,上面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拿回东西,命令是内调室主任亲自下的,全日本的情报系统都归他管,据说相也知道了此事,荒木直人闻此消息,激奋不已,多年打下的基础终于派上用场了,他要让情报课的那些家伙知道,荒木君并没有在马尼拉的灯红酒绿中堕落,他依然是强大无比的荒木。

    “加油吧,荒木。”荒木直人这样对自己说,根据情报显示,对方还不知道这次交易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那帮穿着漂亮警服的米虫太废柴的话,这次行动已经成功了。

    现在的情况是,买家卖家都失踪了,荒木想要的东西不知道在哪里,但他手上有牌,那就是颂镰的儿子和藏在仓库保险柜里的金砖,这是颂镰从事多年军火贸易赚下的家底子,荒木不相信颂镰会舍得这些。

    荒木需要的只是交换而已,他已经通过渠道把消息放给了颂镰,让他中午过来交接,至于那帮神秘的买家,荒木也没有掉以轻心,马尼拉荒木机关的人手很少,又都是一般情报特工,没有战斗经验,所以紧急从国内调来一些精干的人员,藤井二尉就是其中之一,有了他们的加入,荒木不惧怕任何挑战,毕竟菲律宾是主权国家,谁也不可能大规模的派遣特种部队过来打仗。

    门口传来消息,颂镰的车到了,荒木冷笑一声,说让他进来。

    颂镰是硬着头皮来的,他不相信银行,不喜欢股票和债券,这辈子最爱的就是黄金,最相信的就是自家的保险箱,半辈子以来积攒下的钱财都藏在五号仓储区,还有他的儿子,他最亲爱的小儿子,今年才五岁,如果这两样东西失去的话,颂镰也不想活了,所以他收到风之后还是赴约了。

    陪同颂镰前来的是十几个本地枪手,全副武装杀气腾腾是,手里是旧版的m16a1和加兰德半自动步枪,甚至还有一个m79榴弹射器,颂镰答应他们,事成之后免费给他们换装最新式的美制自动步枪,还奉送大批子弹,这才请来这帮本地枪手。

    载着颂镰的卡车慢慢驶入了五号仓储区,这是位于集装箱码头偏僻位置的一个仓库区,很少有人来,荒木一个人站在道路中央等待着颂镰,衬衣被海风吹起,显示出他没带武器,他想让颂镰相信,自己没有恶意。

    汽车停下,穿着防弹衣的颂镰战战兢兢冒出头来,大声问道:“我儿子呢?”

    “就在这里,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你们就可以回去了,当然,带着你的金子一起。”荒木的英语说得很流利,但是像大多数日本人一样,把R成了1,听起来很是别扭。

    几个戴墨镜的平头汉子从四面八方出现,其中一人手里抱着颂镰的儿子,卡车上的枪手们顿时紧张起来,举起枪械哗啦啦的拉着枪栓,荒木一点也不紧张,他知道藤井二尉那个闷葫芦一定用他的m7oo瞄准着最危险的枪手的脑袋,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开枪。

    “颂镰先生,我只要东西,不要命。”

    颂镰不傻,早已猜出对方来头,他犹豫了一下喊道:“货不在这里,在海上。”

    “那就带我去。”

    “你先把儿子给我。”

    “颂镰先生,这是一个交易,见不到货,你什么也拿不到。”

    争执一起,众人心情再度紧张起来,正在这时,一辆大型货柜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疯一般毫不减,众**惊失色,经验丰富的荒木对着袖珍麦克风吼道:“一号,开枪!”

    塔吊上静悄悄的,只有海鸟在轻轻嗑着已经魂归西天的藤井二尉的麦克风。

    一场枪战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