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7-35 胡警官登门
    刘子光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颂镰的层次,应该不能接触到这么高精尖的设备,这东西来的太过于简单了,我怀疑有诈。”

    姜总说:“这也算简单的话,那就没有复杂的任务了。”

    刘子光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以为如果他们真的不想让东西落到我们手里,会有很多种手段把货船连人一起毁掉,但他们放弃了,仅仅是做出了步步紧逼的态势让我们以为,这东西是费尽心血得来的,不会有假。”

    姜总笑笑:“研究所已经鉴定过了,确实是核潜艇上用的,反向测试正在进行,我们没那么好骗,他们也没愚蠢,这块仪表板就是他们主动送给我们的,怕我们不敢要才搞了那么多的花头,又是日本人又是海空军围追堵截的,搞得煞有介事,其实就是一场戏。”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不知道这东西落到我们手里会造成什么后果么?”刘子光其实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他还是要这样问。

    “要知道,军火商并不在意国家利益,他们要的只是订单,大量的源源不断的订单,以及国会批准的各项巨额研究经费,只有不断前进才能保持领先,国无外患者恒强,外国人虽然不知道这句话,但实际上却在做,那些有记载的没记载的**案,哪个不是他们默许的呢,他们需要一个强劲的对手,如果没有,他们就会制造一个出来。”

    “你是说,他们故意把机密泄露给我们,增强我们的海军实力,然后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向国会要钱了?”刘子光很识相的做恍然大悟状。

    “是这个道理,当然他们不会把最核心的机密抛给我们,TB23已经过时了,他们的研中心里一定有了更先进的产品。”姜总话锋一转,举起酒杯说:“不管怎么样,你们两人出生入死把货物拿到,这功劳是货真价实的。”

    两人碰了杯,刘子光浅尝一口红酒,问道:“那我现在可以休假了么?”

    “可以,事实上我们也不是天天都有业务,永昌公司的员工充分享有国家规定的各种节假日,加班费也是按照国家标准,现在你可以休息一周时间,然后进入待命状态,一旦有事,要立即放下手上的任何事情奔赴现场。”

    “大家都过来,照相了。”有人喊道,众人赶紧放下酒杯走到蛋糕旁,以陈金林两口子为中心摆出各种姿势,赵辉按下照相机快门,飞快的跑过来站在人堆里伸出手指做了个老套的胜利手势,大家一起喊“茄子”。

    “啪”的一声,镜头里留下了永久的纪念,至于这张照片会不会冲洗出来那就是两说了。

    陈金林的老婆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丈夫怀抱中,海军少校一边搂着老婆一边抱着孩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没边的笑容,刘子光问他:“陈工,准备给儿子取什么名字?”

    “想好了,叫陈子光,以此纪念和某人的菲律宾之行。”陈金林恶意的笑道。

    “陈工,我可还没儿子呢!”刘子光威胁道,众人一片欢声笑语。

    切蛋糕,开香槟,一番庆贺之后,终于还是恢复了平静,陈金林一家人提前离开,去过幸福的小日子去了,赵辉也开车送刘子光离开。

    省城的街道上有些飘雨,台风的影响还没过去,闹市区车流拥堵,汽车缓慢的爬行着,赵辉一边开车一边给刘子光讲解纪律:“干咱们这行,上瞒父母,下瞒妻儿,做过什么,去过哪里,绝不能透露半个字,你的军官证暂且保存在公司,实际上你也不需要这东西,因为你从入役到退役,身份都是保密的,你只需要在心里知道自己是一名现役军人就可以了。”

    “那么,我属于哪个部门呢?或者说,我们属于哪个部门,归谁领导?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这么被你们拉下水。”刘子光说。

    赵辉笑了:“我们谁也不属于,我们是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经济实体,如果你非要追溯一下渊源的话,那就国防科工委吧,不过并不是现在的国防科工委,原先的部门在1998年改组成了解放军总装备部,然后又成立了一个由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领导的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而我们单位在97年的时候就成立了,所以说这两家单位都是我们的娘家,你明白了么?”

    “我糊涂了。”刘子光说。

    “随便你怎么理解好了,反正在公司上班绝不会吃亏,有钱拿有妞泡还有免费的机票可以全世界旅游,想想都觉得惬意啊,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么?”

    刘子光耸耸肩膀:“我已经体验过这种生活了,确实刺激,但是一不小心就会因公殉职,顺便问一句,我有保险么?”

    赵辉哈哈大笑,忽然又沉静下来,淡淡的说:“公司的荣誉墙上,有成立以来牺牲的同事照片,有机会我带你去看一下,讲讲他们的历史,你会理解什么叫死的重于泰山。”

    窗外的雨还在哗哗的笑着,车队长龙堵着不动,对面车道空荡荡的,远远地看见交警在封路,新闻里说今天有中央大领导来本市视察,大概警察封路就是为了这事儿。

    赵辉等的不耐烦了,下车把两个车道中间的隔离栅栏拉开,上车一打方向盘就出去了,逆行开到路口,早有两个警察过来盘问,赵辉拿出一个特别通行证放在风挡玻璃下,又冲警察做了个手势,警察便敬礼放行了。

    “赵经理很吃得开嘛。“刘子光赞道。

    赵辉摇摇头说:“他们不是给我面子,是给这块省委警卫局放的通行证面子,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车证,在省城基本上除了不能撞人之外,别的违章都无所谓。”

    “这么好使的话,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用呢?”

    “没意思,特权这种东西,越是心里没底的人越喜欢,真到了一定地步,反而更想当个普通人。”赵辉若有所思的说着,驾驶着汽车一路狂奔,把刘子光送回了军区第一干休所。

    “我就不进去了,后备箱里有伞,你自己拿。”赵辉说着,伸出手和刘子光握了握。

    刘子光下车掀开后备箱拿出雨伞,却惊讶的现后备箱里放着起码五套车牌,有军牌、武警牌、公安牌和两副外地民牌,还有一口带密码锁的钢制箱子,想来里面或许是微型冲锋枪之类的玩意。

    刘子光没有大惊小怪,拿了雨伞就把后备箱盖上了,赵辉把手伸出车窗摆了摆,一踩油门绝尘而去,刘子光也打着伞向干休所走去。

    忽然身后一阵倒车的声音,赵辉径直倒了回来,这次把头伸出了车窗喊道:“有机会的话,咱们一起出差。”

    “没问题!”刘子光笑着挥挥手。

    ……

    虽然刘子光莫名其妙就消失了一星期,但是关山海一家人全都心照不宣的没有问什么,只是告诉他,老程头又回乡下了,关涛帮着找了个律师,已经在处理遗产捐赠的事情了,想必几个月内就有结果。

    既然老程头已经回家了,刘子光也就告辞了,开着自己的汽车从干休所出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让他们不用担心,哪知道老爸接了电话说已经有人来过电话了,说你在外地出差,不方便打电话,让我们放心。

    再给李纨打电话,不出所料,李总冷淡的很:“你还知道回来啊,我以为你把我们娘俩忘了呢。”

    刘子光心里咯噔一下,心说李总这口气像足了怨妇,情况可是不大妙。

    一路疾驰,不到三个小时就回到了江北市,这次出国的差使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给人留下的印象却是极为深刻的,刘子光心里也多了一丝为国尽忠的荣誉感。

    终于到家了,刘子光还是先回了父母家,因为知道儿子会到,家里已经预备了热饭热汤,此时已经是八月底了,几场大雨过后,秋意渐浓,好久没见到儿子的老爸老爸坐在餐桌旁絮絮叨叨,说着最近生的新闻,小雪那孩子当上高考状元之后,香港中文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都来了录取通知书,并且是带全额奖学金的,但小雪还是选择了她的第一志愿,北清大学。

    这算一个新闻,还有就是老贝家买了新房子,是滨江小区的高层江景房,一百五六十个平方呢,说道这个老爸老妈就啧啧称道,说小帅那孩子别看平时吊儿郎当没个正形,其实能干着呢。

    刘子光忽然灵光一闪,说:“咱们家这个过渡房也该淘汰了,回头咱也买新房,买个别墅,带花园车库游泳池的。”

    老妈慌道:“可不敢乱花钱,你还没结婚呢,先把婚房安排好再说别的,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刘子光被说得头昏脑胀,推说要去上班刚要逃走,忽然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竟然是有段时间没见的胡蓉胡警官。

    “胡警官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刘子光倚着门问道。

    “小光,人家胡警官来找过你两三次了,还不请人家进来。”老妈一把推开刘子光,笑容满面的邀请胡蓉进屋来坐:“小胡里面坐,有刚切的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