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7-36 一万把割胶刀
    老妈不由分说就把胡蓉给拉进屋里了,按在沙上,笑眯眯的给她倒茶,端西瓜,开空调,热情的不得了,英姿飒爽的胡警官被这种招待搞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连连推辞:“大妈,我不渴,不热。”

    “看你一头汗,哪能不热,赶紧吃点西瓜解解暑。”老妈手里晃着蒲扇,眼睛笑成两条缝,看着胡蓉的眼神让刘子光很熟悉,当年老妈也是这样看方霏的。

    “小胡啊,今年多大了?家里还有谁啊?”此言一出,刘子光就知道要坏事,赶紧打岔:“妈,人家是来找我协助办案的,你瞎掺乎啥。”

    老妈不满道:“哪有那么多案子,哦,合着除了办案,人家小胡就没点个人时间串串朋友了?”

    又指着冰箱旁边的大西瓜说:“你看,那西瓜还是人家小胡上次来买的呢。”

    越说越没谱了,刘子光赶紧打岔:“好了,说正事吧,我刚回江北胡警官就登门了,不会这么巧吧?”

    胡蓉说:“我正好路过,看到你的车停在楼下,就上来找你了。”

    正好路过?怕是每天都正好路过好几次吧,刘子光心中暗想,但嘴上却说:“那还真是巧,说吧,到底什么事。”

    “是这样的,一周前省厅人事处来人对你进行政治审查,有风声说是省厅有领导点名要你,局里也帮你说了些好话,希望你能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

    “谢谢,干不了。”刘子光直截了当的回绝了。

    胡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不考虑一下?”

    “没什么好考虑的,不感兴趣,另请高明吧。”

    “你真的不考虑?”胡蓉歪着头看刘子光。

    “我很忙,哪有空去搞这个,不送了。”

    胡蓉起身便走,老妈刚端了一盘葡萄从厨房出来,赶紧挽留道:“怎么这就走了?吃了饭再走吧。”

    刘子光说:“妈,胡警官很忙的,你别耽误人家办案。”

    老妈一推刘子光:“还愣着,去送送人家啊。”

    刘子光无奈,只好将胡蓉送下楼,电梯里两人默默无语,小胡是个倔脾气,虽然心里很想让刘子光加入到公安队伍里来,但对方拒绝了一次,她就绝不会说第二遍。

    到了楼下,胡蓉还是忍不住说:“你还记得去年冬天金碧辉煌那件事么?”

    “记得,怎么?”

    胡蓉望着远方,眼中充满了憧憬:“我曾经想,如果能和那样一个英勇无畏,急智灵活的战友并肩战斗在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第一线,将会是多么令人振奋的一件事啊。”

    能说出这番话来,已经耗尽了胡蓉的矜持,如果刘子光还听不懂人家话里的意思,那他的脑袋就可以和榆木媲美了。

    “小胡,我有我的难处,以后你会理解的。”刘子光淡淡的说。

    “好了,不打扰你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胡蓉头也不回的走了,纤细的背影有些风中凌乱。

    刘子光回到家里,老妈就开始埋怨他:“小光啊,怎么对人家那么冷淡,小胡为了你的事情忙了好几天呢,天天从楼下路过,我都遇见她好几回了,我看这孩子心眼挺不错的,年龄也合适,就是不知道家庭情况咋样……”

    “打住,妈您又想到哪里去了?”

    “不是妈多心,方霏那孩子去了一年多了吧,到现在没个消息,再说她家里还反对,你也该早作打算了,小胡是公安局的正式工吧,公务员铁饭碗,人长得也不比方霏差,我看……”

    刘子光赶紧打岔:“妈,我告诉您吧,胡警官的父亲是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里没结婚的都在追她。”

    “这样啊……那算了,咱家高攀不起,对了,上次你们集团总裁办的那几个年轻女职工不错啊,得空妈找李总谈谈,让她给你物色一个。”

    刘子光实在忍不住了,站起来说:“妈,我看您是想儿媳妇想疯了吧,这样吧,年底之前我一定把个人问题解决,您就别再唠叨了。”

    “好好好,你心里有数就行,别老成天在外面疯,动不动十天半个月的不回家,让人家担心,对了,李总往家打了好几次电话找你,你想着回个电话,唉,其实李总这孩子人也不错,寡妇失业的还拉扯个孩子……”

    “妈,您越扯越远了,李总哪里失业了,人家是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好不好,那啥,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了,在外面有个饭局,先走了啊。”

    说完,刘子光就逃也似地奔出门去。

    先去了华清池找卓力他们,哪知道到楼下一看,依然是冷冷清清,停车场上没几辆车,大门里几个服务员正蹲着甩扑克,看见刘子光进来赶紧起来招呼,刘哥长刘哥短的,又是让座又是上烟,刘子光扫视一圈,见店里萧条的很,柜台上的灰尘都好久没擦了,便问道:“老二呢?”

    “二哥在厂里上班呢。”

    “技师们呢?”

    “都回家歇着了,现在严打呢。”

    “这都几月了,还严打?”

    “自从上回严打之后,这股风就没过去。”

    刘子光明白了,宋剑锋厉害啊,当上公安局长后就下大力气整顿全市范围内的黄赌毒现象,现在每到晚上街上总有荷枪实弹的执勤武警,每个十字路口都有警车闪烁着警灯值班,治安现象确实比以前好多了,不过像卓力这样吃江湖饭的就倒了霉了,一连几个月揭不开锅,小弟们吃不上饭也都散了。

    驱车来到厂门口,却看到热火朝天的场面,大门口打扫的干干净净,厂房上挂着红色横幅,上面写着:大干三十天,额完成出口任务。

    刘子光咧嘴笑了,陆天明有一手啊,这就拿到了出口订单,真不简单,他开车进厂,门卫热情的和他打了个招呼,了一张临时通行证。

    “哟呵,越来越正规了啊。”刘子光笑呵呵的接过临时通行证放在风挡下,开进办公区停下,上楼去找陆天明,来到厂长办公室,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马丁.奥巴马身穿体面的西装坐在沙上,袖子上赫然是报喜鸟的商标,翘着二郎腿,脚上穿着新买的森达皮鞋,还一抖一抖的,手里夹着香烟,茶几上放着冰镇可乐,陆天明和几个生产干部正陪坐左右,曲意逢迎。

    见刘子光进来,陆天明赶紧起身介绍说:“子光,我来引见一下,这位是来自非洲的外商奥巴马先生,他可是我们厂的大客户。”

    刘子光笑骂道:“还算你小子有良心,我还以为你卷了货款跑路了呢。”

    陈马丁赶紧说:“大佬,江北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怎么舍得离开这里呢,你看,我成立跨国公司后第一单生意就来照顾你们了。”

    “那么,你的第一单生意是些什么呢?”

    “一万把割胶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