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7-39 信仰
    刘子光拍拍潘彪的肩膀说:“不让你为难,你给魏强打个电话让他过来道个歉,什么事都没有。”

    潘彪想了想,还是拿出了手机走到一边打了一通,然后满脸歉意的过来说:“真对不住刘哥,魏强今天一早跟领导飞去海南考察项目了,暂时回不来。”

    “哦,那还真是不巧,你告诉他,我给他半天时间飞回来处理这事儿,就这样了,这个坏掉的玉石屏风我照价赔偿,回头你到我办公室来取支票,记着带原始票啊。”

    然后刘子光就带着四个少年在众目睽睽下离开了kTV,上车动,少年们已经激动地语无伦次了。他们有幸亲眼目睹了刘老师黑白两道通吃的光辉事迹,回去之后至少能吹半年。

    听着孩子们在后座上激动万分的赞叹和议论,刘子光忽然问道:“今天这个事儿,你们有什么想法,一个个的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邓渺凡先来。”

    “刘老师你太厉害了,我崇拜你!以后我要跟你混!”邓渺凡几乎是激动地喊出来这句话的。

    刘子光无奈的摇摇头,又说:“王栋梁你呢?”

    王栋梁是另一个学生,他想了想说:“我以后要做刘老师这样的人,黑道两道通吃,替天行道除暴安良。”

    刘子光哑然失笑:“还有么?”

    “还有还有,要泡很多的妞,结交很多生死兄弟,赚很多很多的钱。”

    “还要开大公司,买豪车,买飞机,游艇!”

    刘子光忽然猛打方向盘冲到江边草坪上把车停下,回头望着四个满脸惊讶的少年,循循善诱道:“你们几个去饭店吃饭,被人家打了,报警,结果警察抓你们,放他们,这正常么?”

    “正常啊,他们派出所有人。”孩子们答道。

    “那么,我也没带律师,就这样去派出所把已经正式拘留的你们给捞出来,这正常么?”

    “正常啊,刘老师您黑白两道通吃嘛,谁敢不给你面子。”

    “那么,我去kTV砸坏他们的玉石屏风,又让他们互相抽嘴巴子,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这正常么?”

    刘子光语气越来越严厉,少年们面面相觑,不敢做答了。

    “我告诉你们,这很不正常,黑社会横行无忌,司法机关贪赃枉法,公器私用,民众崇尚地下暴力,以违反法规为荣,破坏秩序为傲,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这是一个畸形的社会!”

    少年们从没见过刘老师如此痛心疾,更加吓得不敢说话。

    “我们来假设一下,如果你们四个不是我的学生,而是无权无势的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你们在饭店吃饭和人生口角,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然后被抓到派出所不分青红红枣白判了治安拘留,然后会生什么情况?”

    邓渺凡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儿说:“我会被一中开除,然后或者复读,或者上技校,但是我会努力学习,将来考上公务员,当大官,然后报仇!”

    王栋梁也跟着说:“可能我会拿刀去找他们报仇,捅死一个够本,捅死两个算赚的。然后我会进监狱,蹲个十年八年出来再混社会,当老大,然后和邓渺凡联手报仇。”

    其余两个孩子也预测了可能生的情况,孩子就是孩子,想象力丰富无比,在他们的想象中,自己总是故事的主角,总能卧薪尝胆出人头地,然后报仇成功,并且成为刘老师这样的风云人物。

    但是刘子光立刻冷酷无情的打破了他们的幻想:“好了,别做梦了,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先说你,邓渺凡,上技校是没办法考上大学的,不上大学是不能当公务员的,就算你考上名牌大学拿了毕业证,你知道现在考公务员有多难么?全社会的精英都去挤这条独木桥,为了捧上铁饭碗各显神通,你能保证自己考上了不被别人顶掉?就算你成功当上国家干部了,你也不会想着报仇,而是会整天钻研如何讨好领导,因为这样你才能升官财,如果你混得好的话,有生之年或许能混上个副处级,不过就目前你的情商来说,过于耿直了,我看能混个副科就不错了。”

    “然后是你,王栋梁,你见过几个混黑道混出人模样的?好勇斗狠的下场不是被政府敲沙罐就是被仇家劈成一堆烂肉,再或者在牢里终老一生,混黑道的成功比例比考公务员当上市长还低,而且我看你的魄力也不够,最多就是摆几张台球案子混饭吃,老大一声招呼拿着西瓜刀出去砍人的料,出了事还得帮老大顶缸,一蹲就是七八年,等再出来谁还认识你?”

    少年们无语了,沉默了片刻,刘子光又说:“虽然你们年纪小,但是已经耳濡目染沾染了许多社会上不好的东西,这怪不得你们,因为社会主流风气就是这样,信仰缺失,利益至上,毫无道德底限,许多人连活着的意义都不明白。”

    “那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邓渺凡壮着胆子问道。

    “人活着,不是为了索取,而是奉献,如何人人都自私自利,那么人类社会就无法存续下去。”

    少年们若有所思,忽然王栋梁问道:“刘老师你不让我们当官混社会,可是你自己怎么又当**代表,又开公司呢?”

    这话问到少年们心坎里了,他们都瞪着眼睛等待刘子光的回答。

    “我所身处的这个社会已经如此了,我没有能力改变它,只能尽力改变自己和身边的人,让他们尽量不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我能做的仅此而已,不错,我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把你们从派出所捞出来,让打你们的人吃苦头,但是我并不为此感到得意或者兴奋,我只有深深的悲哀,我不希望生活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没有法制的社会里,我希望每个弱小的人的权利都能得到保障,遇到麻烦的时候先想到的是警察而不是熟人和靠山。”

    “刘老师您都无能为力,那谁能改变这一切呢?”学生们问道。

    “你们,改变这一切的只有你们这一代人。”

    “我们……”少年们再次陷入深深的思索中,刘子光动了汽车驶离江岸,秋风从车窗灌进来,让他们兴奋的昏了头的脑袋清晰了许多,这一堂思想政治课让他们对以后的人生道路有了新的方向。

    ……

    把四个孩子送回家之后,刘子光驱车路过富豪广场的时候,现十八楼灯火通明,就知道李总肯定在加班。

    刘子光停车上楼,他现在也算是集团董事会成员了,但是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公司里很难能见到这位董事的身影,当他出现在电梯口的时候,前台招待员都不免低低的惊呼了一声。

    “刘总,您迟到了,董事会已经开了好一会儿了。”

    “有点事耽误了,李总在么?”

    “在,李总亲自主持会议。”

    “谢谢。”刘子光抬脚往会议室走,后面两个前台招待低声议论起来。

    “那就是刘副总么?今天第一次见真人呢。”

    “是啊,帅吧,咱们集团的女生都迷他。““嗯,比尹副总还帅!”

    来到会议室门口,悄悄从后门进去找个椅子坐下,就如同当年迟到了往教室里钻一样,台上正在讲话的李纨看到刘子光进来,故意顿了顿,说:“有些董事会成员因故来晚,我再把今天会议的议题简单重复一下,市里现在有五个Ipo名额,我们至诚集团有希望得到其中一个名额,但代价是参与国际新机场的建设,为此我们要投入一亿资金。”

    “我有问题。”刘子光高高举起了手。

    “请讲。”

    “现在Ipo成了萝卜白菜了么,像江北市这样经济不达的地级市竟然能获得五个名额,我不知道这个消息从哪里来的,但我认为这一定是在胡扯八道,还有国际新机场,江北市距离省城才四个小时车程,根本不需要国际机场,这种投资完全是一种重复性质的浪费,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认为这个项目国务院会批准,说句不好听的,连带那个什么中国第一高楼,级cBd项目还有明清古城,都是圈钱的骗局!”

    董事们一阵交头接耳,为刘子光惊世骇俗的言而惊叹,实际上谁也不傻,这几个项目吵吵嚷嚷也有好几个月了,一直没见霍先生的资金投入,都是各个开商和银行在忙里忙外,不亦乐乎。

    而且据消息灵通人士说,因为市里一些实权人物看至诚集团不顺眼,所以项目没至诚的份儿,现在却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又是Ipo名额又是参与项目建设,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谁也不敢说。

    但是这几个项目是市领导一把手亲自抓的,协调会不知道开了多少次,美国考察过了,香港也考察去了,上海的国际投资金融峰会也开过了,市政府的秘书长和大开的聂总更是搭过霍先生的顺风机去了都,据说某位中央长还接见了他们呢,这一切,怎么可能有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