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7-43 民兵营拉出来遛遛
    一阵风吹过,地上厚厚的煤灰卷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尘烟,但两人依然没有动,刘子光很煞风景的按了按喇叭作为提醒,陆天明这才猛醒过来,上前两步伸出手:“卫总你好。”

    卫淑敏很大方的微笑着伸出手和陆天明握了握,陆天明感慨的说:“一晃就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变。”

    卫淑敏指着眼角细密的鱼尾纹说:“怎么没变,都老了,怎么,找我有事?”

    “对,我想了解一下红旗厂的经营状况,探讨一下咱们两家厂联手的事情。”

    “好吧,咱们边走边谈,这是你的车?”卫淑敏指着刘子光那辆造型粗犷的越野车问道。

    “就算是吧,上车。”陆天明很有绅士风度的拉开了车门,卫淑敏也不客气,直接上了车,先给坐在驾驶位子上的“司机”打了声招呼,刘子光也很客气的说声卫总您好。

    “走,去厂部大楼,小伙子认路么?”卫淑敏问道。

    “认识,刚才就从厂部过来的,再说了,我也是咱红旗厂的子弟呢。”刘子光说。

    卫淑敏很感兴趣的问起刘子光家长的名字,但是遗憾的是她并不认识刘子光的妈妈。

    “咱们红旗厂最鼎盛的时候有上万人,一个厂的工人走在街上都不认识,没办法,厂子太大了,三个厂区,两个矿山,就是管人事的也认不全啊。”卫淑敏感慨着,似乎沉浸在对往日荣光的回忆中,但是只有短短几秒钟,她就又恢复到女强人的神态,指挥刘子光说:“从左边这条小路穿过去,可以节省一分钟的时间。”

    回到厂部,卫淑敏和陆天明跳下车,迎面走过来的红旗厂工人看到卫淑敏都很恭敬地喊一声卫总,从他们的眼神中就能看出,这种尊敬是自内心的,而不是随口敷衍。

    卫淑敏也很随和的和工人们打着招呼,一路走进厂部大楼,刘子光停车落锁随后跟进,望了望身后步履矫健的年轻人,卫淑敏突然说:“这个小伙子当司机屈才了。”

    陆天明一愣,随即醒悟过来,但只是笑道:“他也不是专职司机,还担任着我们厂的民兵营长职务呢。”

    “这样啊……”卫淑敏也就不再提及此事了,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对里面打毛衣的大姐说了声:“马大姐,会议室的门开一下。”

    “好嘞。”马大姐利索的拿出钥匙过来开了会议室的门,又去打了一瓶开水,拿了三个茶杯过来,瞅着马大姐小心翼翼往茶杯里放茶叶的架势,陆天明就知道红旗厂的日子不好过。

    会议室设施有些陈旧了,但是打扫的很干净,窗子上装的还是八十年代流行的日立窗式空调,茶杯也是那种早年流行的白瓷杯子,上面还有红旗厂的标记。

    卫淑敏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小本子和钢笔,示意陆天明也坐下,这时候刘子光走了进来,自己拉了椅子在陆天明旁边坐下,从提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

    “好吧,谈谈你对咱们两家厂子合作的看法吧。”卫淑敏没有提及半句私人间的事情,开门见山就是工作。

    “是这样的,我们晨光厂最近盘活了资本,可是扭亏为盈了,你也知道,机械厂的原料绝大部分是各种金属材料,其中尤以钢铁为主,所以我想和红旗钢铁厂建立起一种长效的合作机制,就像是八十年代那样,你们供应原料,我们加工生产,出口创汇实现双赢……”陆天明侃侃而谈,卫淑敏不时在本子上做着记录。

    “普通钢材我们可以供应,但是特种钢不行,技术上达不到,如果你们需要的量比较大的话,红旗厂也无法供应,现在的红旗厂,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年产百万吨钢材的大厂了,现在铁矿石紧俏,作为中小钢企,我们连铁矿石都难买到,只有靠收购废铁来炼钢,焦炭的货源也日益紧张,这些都是不能回避的困难。”卫淑敏放下钢笔说,眉宇间有一丝悲凉,但很好的掩饰住了。

    “据我所知,红旗厂有自己的铁矿、煤矿,以及炼焦厂,为什么会在原材料方面受限呢?”陆天明追问道。

    “那都是老黄历了,矿山和炼焦厂,早就从红旗厂剥离出去了,现在被玄武集团控股,属于民营企业了,这是几年前重组后的结果,工人们空欢喜一场,值钱的被拿走,不值钱的一脚踢开,现在的红旗厂,只能艰难的维持生计而已,厂里的工人太多了,这个包袱谁也不敢接,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困难,很难克服的困难。”

    卫淑敏毫无保留的把红旗厂的困难说了出来,陆天明沉吟片刻道:“那么,你估计把厂子盘活需要多少资金?”

    卫淑敏苦笑一声:“天文数字,无法估计,投资重组的口号喊了多少年,越组越差,工人们都怕重组这两个字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小步快跑,兢兢业业,先把肚子填饱再提其他事情。”

    陆天明点点头:“懂了,现在注资和重组对红旗厂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们需要的不是鱼,而是鱼竿。”

    “对,工人对任何改变国企xing质的注资和重组都抱有抵触态度,这也是上次的重组造成的恶果,我们的矿山和炼焦厂,就像变魔术一样消失了,厂里一分钱都没拿到,玄武集团空手套白狼,一下子侵吞了数亿的国有资产,这场官司到现在还是无头案。”说到这里,卫淑敏深深叹了口气。

    “但是盲目的抵触是不对的,想盘活老企业,必须重组!”一直不吭声的刘子光忽然netbsp;现在卫淑敏猜出刘子光的真实身份了,他一定是陆天明的助理,而且是mBa毕业的高材生,因为他身上企业家的气场,并不比陆天明差。

    “我想和你们厂的厂长谈谈,当然,我代表的是晨光机械厂。”陆天明说。

    正好马大姐推门进来,哑然失笑道:“我们卫总就是红旗厂当家的啊。”

    陆天明顿时惊呆了,卫淑敏含蓄的笑笑:“上星期任命的,红旗钢铁集团常务副总经理,没来得及通知你,不好意思。”

    “那总经理是?”

    “老傅,就是原来的总会计师,他身体不行,在省城养病,家里就是我担待着。”卫淑敏说的轻松,但是陆天明可以想象她肩膀上的重担,红旗厂的规模比晨光厂更大,养活的嘴更多,问题也更麻烦,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真的很难想象从前那个温柔羞怯的年轻女技术员,竟然会变成雷厉风行,不畏艰险的企业老总。

    “淑敏……这些年你怎么过的?”陆天明还是真情流露,眼中尽是怜惜和痛心。

    “日子就是这样,熬一熬就过来了。”毕淑敏抱着膀子站到了窗前,天边乌云密布,一副山雨欲来之势。

    “女儿长大了,不用**心,每天吃住在厂里,看着一炉一炉的钢水练出来,看着工人们开资后欣喜的面庞,我就觉得这辈子活的不亏。你呢,老陆?”

    “我,当了一辈子兵,好不容易回到地方上了,感觉办企业比打仗还辛苦,还难……”

    “听说晨光厂在某位新厂长的带领下起死回生,焕了生机,我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竟然是你,你爸爸在天有灵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两人开始叙旧,刘子光就有些尴尬了,刚要推出去,马大姐再次进来了,急促的报告道:“卫总,有上百人把北门给堵了,车进不来也出不去,您看怎么办?”

    卫淑敏冷笑一声:“我就知道他们会来这一招,这帮蛀虫,买通门卫和过磅员,往废铁里掺砖石瓦块,数年来给我们厂造成了极大地经济损失,现在断了他们的财路就狗急跳墙了,哼,哪有这种道理,我这就给派出所打电话。”

    说着就拿出手机开始联系警方,几个电话打下来,情况似乎不太妙,此时乌云已经笼罩到了头顶,狂风骤雨倾盆而下,豆大的雨点打得外面的水泥地白花花一片,汽车的警报器也响了起来,卫淑敏面前的两扇窗户被风吹的呼呼作响,但她依然屹立不动,任由风雨交加。

    “什么,让我放人!他们打架闹事你们不管,我们在厂区内正当防卫你们倒管起来了,这是什么道理!”卫淑敏愤愤的挂了电话,显然和警方沟通的不是很畅。

    “马大姐,打电话让保卫科放人。”卫淑敏低声说,女强人在风雨面前也不得不低头。

    “这帮流氓,放了下回还闹。”马大姐不满的咕哝了一句,转身要去打电话,却被刘子光拦住了:“等一下,卫总,对付黑社会我比较有经验,不如让我试试。”

    “哦,是么,你需要什么协助?”卫淑敏眼中又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刘子光摆摆手,示意自己什么都不需要,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给了卓力:“卓科长,兄弟单位有难,咱们晨光民兵营也该拉出来遛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