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7-47 旅途.,漫画家
    窗外的树木飞也似地倒退着,火车出有节奏的声音,远处是一望无垠的田地,高天阔野,都是城市里见不到的景致。

    到底是成年后第一次出远门,小雪好奇的趴在窗户边上看个不停,离愁别绪很快就被兴奋所代替,她不停的指着外面问东问西,像个不懂事的孩子,刘子光笑眯眯的给她讲解着,真有点长辈的感觉。

    夏末初秋的季节,天黑的晚,虽然已经是傍晚时分,原野上的景物依旧清晰可见,远处的田舍,牧归的农人,乡间道路上行驶的农用车,池塘里的鹅群,还有铁路沿线农舍围墙上的别具特色的计划生育标语等等,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有趣,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列车员推着小车从走道里吆喝着路过,刘子光打算买两份盒饭,一问价钱,二十五一盒,再看小雪,脑袋已经摇成了拨浪鼓。

    “太贵了,叔叔,我带了饭的。”小雪说着,从行囊里拿出两个铝制饭盒,里面装的是她亲手做的盒饭,白米饭和各色炒菜放在一起,颜色鲜艳香味浓郁,令人食指大动。

    正要开动,包厢的门被拉开了,一个矮墩墩的中年汉子两手拖着行李走进来,嘴上还叼着一张车票,他看看铺位上的铝制号牌,再从嘴上拿下车票瞄了一眼,擦擦额上的臭汗,喜笑颜开:“就是这儿。”

    新来的人把行李放好,坐在自己的铺上,热情的拿出烟来请刘子光抽,刘子光指指车厢上贴着的禁烟标志,他就憨厚的笑笑,把烟收了,从旅行包里掏出小瓶装的二锅头,火腿肠、真空包装的鸡爪子、卤蛋,花生米,很客气的招呼道:“来,吃。”

    “谢谢,带了。”刘子光婉拒。

    中年人呵呵一笑,拧开小酒瓶自己喝起来,一边喝酒一边攀谈,天南海北的一通神侃,不大工夫就逗得小雪咯咯直笑,他还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两人,果然,是东北某乡镇企业的业务员。

    “兄弟,你结婚真够早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中年人感慨道。

    “我有这么显老?这是我侄女,我送她去上大学。”

    “呵呵,哪个大学?”

    “北清大学。”

    “哎哟,那可是咱中国最好的大学,啧啧,恭喜恭喜,为这个就得喝一杯。”

    说着从包里又拿出一瓶二锅头,非要请刘子光喝,看他这副人来熟的样子,刘子光也不好拒绝,就陪着他喝了两杯。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列车员进来换卧铺票的时候,又带进来一个临时补了卧铺票的女子,这女子打扮入时,戴着太阳眼镜,拉着1V旅行箱,嘴里嚼着口香糖,一副县城达人的架势,看到她进来,中年业务员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那女子大大咧咧的谁也不理,往铺上一坐,拿出一瓶营养快线拧开放在小桌上,戴上耳机开始听歌。

    吃了晚饭,列车员换了卧铺票关了大灯,列车内只有温馨黯淡的夜灯亮着,窗外的天色已经全黑了,车轮和轨道撞击出单调而枯燥的声音,催人入眠。

    小雪和衣爬到上铺,有外人在场她就不怎么爱说话了,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忐忑睡着了,一觉睡醒的时候,列车已经行进到河北省境内,再有百十公里就进京了,而同包厢的业务员和女旅客,已经不知道哪一站下车了,列车尽头的洗手间门口排满了等待洗漱的旅客,幸亏软卧车厢人少,如果是硬座车厢,怕是等到了目的地都排不上。

    洗漱之后,整理衣服和行李,再看窗外的景色,已经有些北方的感觉了,手机里也收到都移动来的短信,列车慢慢的开着,竟然停了下来,列车广播解释说是临时停车,让大家耐心等待,过了十几分钟,后面一列*白色的动车和谐号开过去之后,这列普通特快列车才接着开动。

    都很大,从进入城市边缘开始,到最终进站竟然用了半个小时,望着窗外繁华的大都会景象,小雪有些痴了:“这里……就是都么?”

    都到了,列车停稳之后,旅客们拉着行李陆续下车,外面人潮涌动,密密麻麻黑压压一大片全是人,网架结构的火车站庞大无比,壮丽非凡,小雪茫然无措,紧紧拉着刘子光生怕跟丢了,两人带着行李跟着人流来到出站口,此时都还处于黎明前的黑暗,天边隐约能看到启明星,站前广场上全是人,警车停在角落,全副武装的警察牵着警犬站在一旁,警惕的注视着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旅客。

    刘子光只在十年前来过都一次,记忆早就模糊了,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忽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跳动的双马尾,苗条的腰肢,像个小女孩一般可爱的笑容,正是一中陈老师的女儿夏夜。

    “小雪,刘叔叔,我代表都人民欢迎你们。”夏夜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和两人握了一下,看到对方有些惊愕的表情,得意的说:“我爸爸通知我来接你们的,就知道你们不认路,跟我走吧。”

    三人直奔地铁站而去,都治安就是好,坐地铁也要过安检门透视行李,所幸的是凌晨时分的旅客不是很多,基本上都有位子,小雪是第一次坐地铁,看什么都好奇,这里望望,那里瞧瞧,但是并不开口问,而是看别人怎么做,自己也怎么做,刘子光看在眼里,心中明白这孩子自尊心还是挺强的。

    夏夜介绍道:“最近正是新生入学高峰期,本来火车站门口有学校的接待人员的,但是坐学校的大巴要等一段时间,不如趁这个机会坐坐地铁,品味一下都的风土人情。”

    下了地铁,又转乘出租车来到夏夜的家,这是一栋位于高校宿舍区的出租屋,八十年代的老楼房,过道狭窄,房间里凌乱无比,到处都是画笔和画布,还有吃剩下的方便面碗和空可乐瓶子,桌上的烟灰缸里积满了烟蒂,触目惊心。

    “夜姐姐,你就住在这里?”小雪惊愕道,拿手捂着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没办法,太忙了。”夏夜耸耸肩,无所谓的说,但看她可爱纯洁的外形,和这乱七八糟的房间根本联系不到一起。

    “凑合吧,坐了一夜火车,先洗个澡,换件衣服,吃点东西,然后我带你们去学校。”

    小雪拿了换洗衣服去洗澡了,夏夜还叮嘱道:“红的是洗头的,绿的是洗澡的,白的是护素,别弄错啊。”

    小雪答应一声,进盥洗室了,外面就剩下刘子光和夏夜两人了。

    “刘叔叔,你是坐在这里看书呢,还是跟我一起去买早点?”夏夜很自来熟的问道。

    刘子光看到整整一面墙上放满了书,便说:“我还是留下看书吧。”

    “呵呵,慢慢看,里面有很多是我的作品哦。”夏夜挤挤眼睛,拎着购物袋出去了。

    刘子光走到书架前浏览一番,别看夏夜生活毫无规律,书架倒是整理的一丝不苟,各种书籍分门别类,有些贵重的典籍还包了牛皮纸的封面,大部分都是和她美术专业相关的书籍,其中一部分是她的漫画作品。

    随手抽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封面是厚重的黑红为底色,上方四个极有切气势的大字:橙红年代刘子光好奇的翻开扉页,上面写着这样的前言:这是一本男人的书,它无时无处不撩拨着血性男人的敏感神经。当你捧着这本书的时候,你就会现自己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盈灌着热血和冲动的男人的世界。

    刘子光肃然起敬,接着往下翻,却不禁哑然失笑,原来这本漫画书竟然是以江北市为背景,以高土坡众好汉为原型的青春热血类漫画,夏夜用细腻的笔法勾勒出一群漏*点洋溢的社会底层青少年如何拼搏,如何奋斗的故事。

    不得不说,夏夜的绘画功底和编剧能力不是盖得,翻着漫画,让刘子光找到了当年初中时看《城市猎人》时的感觉,越看越觉得有意思,看到有趣处莞尔一笑,感慨夏夜这丫头真能瞎掰,都把自己画成陈浩南了。

    不大工夫,夏夜拎着煎饼果子和豆汁儿胶圈上楼了,累得气喘吁吁把东西往桌上一放,感慨道:“人家看见我都纳闷,几年都没见我这么早出现过了,我也不知道你们爱吃什么,就随便买了些,有都特色早点,还有常规的,你们自便好了。”

    小雪正好也洗好澡从洗漱间出来了,湿漉漉的长,白里透红的脸蛋,吹弹可破的细腻肌肤,以及洁白的连衣裙,让夏夜看傻了:“哎呀小雪,你别动!”

    说着从一堆废纸里翻出台单反相机,噼里啪啦拍了十几张,这才满意的说:“又有素材了,你不会反对我把你当成下一本的原型吧。”

    “呵呵,随夜姐姐的意思。”

    “我反对。”一个声音响起。

    夏夜扭头看着刘子光,又看到他手里拿着的漫画书,顿时明白过来:“我声明啊,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绝对巧合。”

    “这也巧合的太离谱了吧,你是不是应该分我一些版税呢?”刘子光开玩笑道。

    “唉,说道这个我就头疼,这套书扑街了,码洋才十几万,出版社都抱怨死了,到现在没和我结算呢,这次青春热血题材的尝试,我算是彻底失败了。”夏夜从刘子光手里拿过漫画书,随意翻了一遍丢到了废纸堆里。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看血性男人的故事呢,非要看**,看女同……”夏夜垂头丧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