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7-57 红色后代
    果不其然,从迈**里下来一个戴墨镜的青年男子,嚼着口香糖走过来,瞧了瞧赵辉,摘掉墨镜问道:“昨天打人撞车的是你?”

    赵辉理也不理他,继续和刘子光谈笑风生,刘子光也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他知道都是赵辉的地盘,何况还有警察在场,这场架绝对打不起来。

    便衣刑警见状上前,拉着墨镜男低声说了几句,墨镜男高声叫道:“部队的怎么了,部队的吓唬谁啊,哎我说你他妈到底是哪头的啊。”

    警察满脸赔笑不敢说什么,望了望迈**后座里的神秘男子苦笑着,又望了望赵辉,无奈地的摇摇头。

    墨镜男走到赵辉跟前,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吐出口香糖问道:“我他妈问你话呢,你聋了?”

    赵辉看看他,骂道:“你丫挺的吃几头蒜啊,嘴那么臭,当马仔的不配和我说话,叫你们老板过来。”

    墨镜男说:“邱老板也是你能见的?小子,你行,等着啊,别走。”

    赵辉说:“我不走,也看你能怎么着,你还能把我车砸了不成?”

    墨镜男骂骂咧咧回到迈**旁,轻磕车窗,车窗降下一条缝,一张养尊处优的脸庞露了出来,心平气和的问道:“怎么回事?”

    “邱哥,有点意思了,丫挺的是总装的军官,路子挺野,警察都帮他说话,人也挺狂的,还想让您过去说话。”

    “呵呵,总装的啊,那好办了,把他军官证扣了,回头找他们军务处的领导,让他**服,人就别动了,车砸了,让他长点记性,千万别和惹不起的主儿叫板。”神秘男子说完,升起了车窗,示意司机可以离开了。

    墨镜男拍拍巴掌,把跑车里十几个打手招了出来,说是打手,其实也就是一帮锦衣玉食的公子衙内,这伙青年手里都拿着铁棍斧头等家伙,气势汹汹走过来,上来照着赵辉的奥迪风挡玻璃就是一斧头,防弹玻璃没这么容易碎,但是也出现了裂纹,汽车警报器立刻鸣叫起来,刘子光瞄了赵辉一眼,现他在恶意的笑,心里就有了数。

    其他人也挥动兵器一阵乱砸,可怜这辆奥迪a8立刻就千疮百孔了,警报声响个不停。

    赵辉没出手,抱着膀子在一边看热闹,刘子光也冷眼旁观,现场只有三个警察,势单力薄也无法制止这帮人施-暴。

    迈**里的神秘男子从后车窗看到这一幕,满意的笑笑,从沙箱里取出一支雪茄刚要点燃,忽然看到对面车道上有一辆熟悉的汽车开了过来,车倒不是很高档,普通的奥迪a6,但车牌很扎眼,京ag6打头,后面是1xx的数字,风挡玻璃下只贴了一张不起眼的出入证,内行人都知道,这号段的车牌,总共不过二百副,主要供政协副国级以上领导人使用,放制度极其严格,绝对不是有关系就能办出来的。

    难道……一股不祥的预感浮上了神秘男子的心头。

    “回去!”他立刻拍了拍司机的肩膀。

    ……

    当奥迪车开过来的时候,在场的几个警察都惊呆了,腰杆也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身为京城捕快,他们自然知道这种车牌号的含义,如果说京a8系是皇亲国戚,格格贝勒、红顶商人的话,那京ag6就是正宗的铁帽子王!举国上下也就是能排出那么小百十号的人物,这种人动动嘴皮子,京城的地都要晃三晃。

    奥迪缓缓停稳,司机是个四十多岁很干练的中年人,便装打扮眼神犀利,一看就知道是开车多年的专职司机,后门打开,一个穿家居服装的汉子走了下来,冲赵辉喊了一声:“小明,这么急找我什么事?”

    赵辉说一指自己正在被砸的汽车说:“这不被人欺负了么,找风子哥您来帮我平事儿来的。”

    风哥故作义愤填膺状:“翻了天了,京城四少也有人敢欺负,还有王法么!”

    赵辉说:“歇了吧,这都哪年的老黄历啊,咱都快成京城四大傻了,人家才是新鲜出炉的京城四少呢,牛比着呢。”

    这时砸车的青年们也注意到对方援兵到了,而且只是一辆毫不起眼的奥迪a6,顿时气焰上来,拎着铁棍就气势汹汹就过来了。

    “怎么着,连我的车也要砸啊?”被称作风哥的男子气的都笑了,点燃一支烟说:“小明,这帮孙子哪冒出来的啊?”

    赵辉说:“你问我,我还问你呢,我记得三年前有小子跟你混过一段时间,后来玩的还不错,还开了号称京城头号娱乐会所的,叫什么来着?”

    风哥挠挠脑袋,说:“跟我混的人多了,谁知道他妈是哪个啊,不过你说开夜总会的,我倒是想起来一个,好像是叫邱什么来着,丫挺的前天还托石头找我帮忙,想把他的营业执照捞回来呢。”

    赵辉问:“石头现在干嘛呢。”

    “地王,丫挺的上个月才拍出三百亿拿了一块地皮。”

    打手们见这两人丝毫没有被打者的觉悟,不禁大怒,挥动棍棒刚要扑过来,却被急匆匆赶到的邱老板喝止。

    “住手!”邱哥没等车停稳就推门跳了下去,一溜小跑奔到风哥面前,点头哈腰掏出名片说:“风哥,我见过您,我叫邱晓强,平时和石哥、小东他们几个处的都不错,经常一块儿打高尔夫球的。”

    风哥笑道:“好像是有点印象,有段时间整天跟在石头后面屁颠屁颠忙前窜后的是你吧。”

    “对对对,是我是我,风哥您想起来了。”邱老板激动地擦着汗,一脸狗见到主人的表情,如果他有尾巴,此时摇动的频率一定会非常的高。

    “呵呵,行啊,石头也出息了,手底下人都敢动我们明哥了,有意思,明哥你知道不?石头小东都是跟他玩大的。”风哥冷笑着说。

    邱老板汗流浃背,手足无措,故作镇静道:“误会,都是自己人。”

    风哥指着那辆被砸烂的奥迪车说:“车都砸了,自己人也没用,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也不说什么重话了,石头小东他们办事的作风你也知道的。”

    邱老板脸都变成猪肝色了,伶牙俐齿也变成笨嘴拙舌了,赵辉倒是淡淡的笑了:“风子,别吓着人家。”

    风哥鄙夷的哼了一声,拉着赵辉上了自己的a6,又望着刘子光问道:“你朋友?”

    “同事,我们一个公司的。”赵辉说。

    “哦,那就是自己哥们,上车。”

    三人上车绝尘而去,警察们见没戏看了,也上车离开,只剩下邱老板和一帮傻了眼的马仔在原地呆。

    两个脖子上吊着纱布,胳膊上打着石膏的年轻人从车里钻出来,愣头愣脑的问道:“哥,咋不砸了。”

    邱哥回身,眼睛都不眨一下,抬手直接“三宾得给”,七八个大耳帖子打得两个年轻人直趔趄。

    “打你们是为你们好!以后长点记性,千万别和惹不起的人叫板,真他妈晦气!碰上你们两个倒霉兄弟!”邱老板丢下一句话,钻进了迈**,豪华轿车流畅的转了一个弯走了,车里的邱老板拿出pda,一边调取有力人士的电话号码,一边脑子里急的盘算着,看看手头上有哪些资源能和人家搭上话,看看能不能把这次交恶变成不打不相识,哪怕花上几百万呢,能交上朋友就是赚的。

    ……

    副国级领导人的座驾只是普通的奥迪a6,排量也不过是2.8,但是坐起来感觉却大有不同,先是司机的素质很高,中年司机举止得体,车适中,四平八稳,严格遵守交通规则,风挡下面也没有象一些特权车辆那样放置这样那样的车证,仅仅是贴了一个不起眼的标记而已,但正是这个不起眼的中南海出入证,却是真正的牛逼所在。

    “什么玩意,还他妈跟我称兄道弟,他也配!不就是家里有个长辈混到副部级么,四毛也真是的,整天跟这种人混在一起也不嫌掉价,要他妈真牛逼,场子怎么让条子扫了?说到底还是假牛逼,小明你瞧好了,这回我要不让他大出血,不,内出血,我就不姓马。”

    “你让他赔我一辆新a8就行,这辆上次在广东泡水了,有些电子器件不大好使了,我正想砸了换新的呢,他也算帮忙了。好了风子,我给你介绍一下,刘子光,马峰峰,马峰峰,刘子光。”赵辉打断风哥的话给他们做了一下介绍。

    “叫我风子就行。”马峰峰伸手和刘子光握了一下,虽然嘴上挺客气,但是能看出来只是看赵辉的面子而已,其实并没把刘子光当回事。

    “风子,你们家老太爷身体怎么样了?”赵辉问道。

    “还行,大夫用药给吊着命呢,不过也差不多该进3o1了,然后是八宝山,唉,别管官当的再大,也免不了走这条路啊。”马峰峰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道。

    “你们家也该早作打算了,老太爷这面大旗一倒,难保人走茶凉啊。”

    “别说以后了,就是现在都有人不给我们家面子了,上回我一船货就让香港海关扣了,找特都不好使。”

    “你歇了吧,香港那是法制社会,**制不讲政治,这还要我教你,亏你丫的还是红色后代呢。”

    “唉,早知道当初跟你当兵去了,咱也弄个肩牌抗抗,就凭哥们这实力,起码混个少将五的……对了,你找我到底啥事,不会真的找我帮你平事儿的吧,邱晓强这种水平的混混,你两个手指就捏死了。”

    赵辉在风子肩膀上擂了一拳:“少他妈抬举我,我找你真有事,把你飞机借我使两天。”

    风子吓得一哆嗦:“哥哥哎,您饶了我成不?我置办点产业容易么我,上回你也说借,结果我那架崭新的庞巴迪让您直接飞海里去了,这回说啥也不借了。”

    赵辉骂道:“我他妈不是后来赔你一架新的么,要论价钱不比你那破庞巴迪便宜。”

    风子都快哭了:“哥哥,你送我的是什么啊,米格29战斗机,我他妈倒是敢飞,哪个机场敢他妈让我降落啊。”

    “那我不管,下星期我有急事要用飞机,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小明,你少唬我,我还就真不吃你这一套了,你丫还能有什么反制措施不成?”

    “让我看看啊,咱们的马先生上个周末是跟谁在一起渡过的,好像是演过《还珠格格》的某位女明星哎,两人在夜店流连忘返,后来还去了香格里拉开房,你说你们家老爷子要是知道你丫在外面乱搞,是不是得打断你的腿?”

    风子一听这话,马上举手投降:“明哥,我服了你还不成么?你丫把对付阶级敌人的手段拿来对付革命战友,真他妈黑!”

    “少来,你早点答应不就结了,这回哥保证不给你栽海里去还不成么,那啥,你香港海关查扣的那船货物,我也帮你办回来,这总行了吧,别哭丧着脸了,给哥笑一个,哎,这就对了,张师傅,下个路口停车。”

    奥迪稳稳当当的停在路口,赵辉带着刘子光下了车,冲车里笑比哭还难看的马峰峰摆摆手,转脸走了。

    都的街头,人来人往,赵辉脸上那股嬉笑怒骂游戏人生的表情此刻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庄重的神情,他说:“刘子光,下周公司有重要公务交给你,这次任务相当艰巨,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家里有什么事情最好都交代一下。”

    “要去很远的地方?”刘子光问。

    “对,去非洲,所以我才找风子借飞机。”赵辉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