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7-59 刑警还是政客
    做刑警的神经都比较敏感,即便此时证据并未直接指明白霍英杰就是骗子,但是已经完全可以从侧面证明,这个人相当可疑,足以引起警惕和重视。

    “是再搜集有力证据,还是现在报告领导?”胡蓉问道。

    “还等什么,马上汇报!要不然市局大楼都让骗子给拆了。”韩光拿起传真就王外面走,胡蓉紧随其后,两人径直前往市局行政大楼。

    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和行政大楼合为一体,是一组耗资千万,占地颇广的建筑物,竣工不过三年而已,建筑还很新,但是已经进入市政拆迁规划,一切都要为了江北市跨越式展做出牺牲,市局自然也不能例外,局里正副几个局长和政委心里都有数,这回是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了,动迁大会已经开完了,办公大楼里一片忙乱,很多科室都在忙着搬家,市局整体搬迁可是一项极其浩大的工程,牵扯面太广,由于一些职能处室的搬迁,还会给老百姓造成很大的麻烦,不过为了展,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韩光把汽车停在楼下,带着胡蓉上了楼,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口,就看到胡蓉的同学苗可可从里面出来,手里还捧着一大堆文件,看见胡蓉来了,苗可可喊道:“快点帮我接一下。”

    胡蓉帮她分担了一半文件,问道:“可可,宋局在不?”

    “你们找宋局啊,真不巧,他去省里开会了,搬家的重任全落到我一个人头上了,累死了,哎,你们去哪?死蓉蓉,也不帮我一把。”

    胡蓉没等她说完,就把文件丢在走廊里,拉着韩光一溜烟跑了,来到楼梯口没人的地方开始给宋健锋打电话,可是对方一直关机,看来人还在会场上,胡蓉看看韩光摇摇头,韩光斩钉截铁的说:“找于政委。”

    于政委就是主持动迁大会的领导,此时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忙着收拾和领导的合影呢,看到两人进来便笑道:“二位神探,找我这个老头子有事么?”

    胡蓉开门见山的说:“于叔叔,有重要案子向您汇报。”

    后边韩光直接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防止有人听见。

    “哦,什么案子这么严重。”于政委做到办公桌后面,习惯性的打开了笔记本,摘掉钢笔帽准备记录,他虽然负责政工,但也是基层上来的,刑警这一套业务没丢下。

    于是胡蓉和韩光就把证据呈了上去,于政委看了也是震惊无比,他的手指在桌面上磕击着,显然是在思索着什么,下面胡蓉急了,问道:“于叔叔,赶紧立案调查吧,要不然国家财产就大量流失了!”

    “等一等,不要着急。”于政委脑海中思考的问题显然要比胡蓉复杂的多,他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升也升不上去了,对于破案立功的渴望也没有年轻时候那么强烈了,眼下这个案子疑点很多,凭着老刑警的直觉基本可以断定,这个所谓的美籍华人金融大亨就是个骗子,但是骗子的画皮不是那么容易揭开的,要知道正是市委市政府一帮领导充当了骗子的得力助手,才让他的骗局如此成功,如果自己拍板定案的话,就等于狠狠抽了李书记一记耳光,这个后果自己无论如何承受不起。

    “蓉蓉,这个案子确实很严重,但你于叔叔是分管政工的,不好越权啊,这样吧,你去谢国华,这是刑警支队分内的事情,你去吧,我给他打个电话。”

    胡蓉知道于政委快退休了不想惹事,也不强求他,一咬牙转身出去了,韩光也低声叹口气,转身出门。

    于政委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大侄女真像她爸爸年轻的时候啊,嫉恶如仇,心里搁不住事情,但愿岁月的磨砺不会让她变得和自己一样,他拿起电话想拨刑警支队长办公室的号码,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转而拨了局办公室的内线。

    “李主任么,我老于,搬家的事儿别忙,家属区暂时也不要动,很多同志脑子转不过来这个弯,局党委还要再进一步开展思想工作。”

    “可是于政委,你上午不是说……”

    “就这样吧,搬家的事情先放一放,不要急于一时嘛。”于政委不由分说放了电话,心中稍微舒服了一点,虽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自己总不能助纣为虐,让全局几千口子指着脊梁骨骂吧。

    ……

    胡蓉和韩光来到支队长的办公室,却现这里已经搬完了,原来谢支队长对动迁的事情很拥护,在他的带领下,刑警支队队部第一个搬完,现在已经搬到郊区一栋烂尾楼办公去了。

    于是两人只好驱车赶往郊区,好不容易找到谢国华,他正穿着工作服指挥工人布置办公室呢,见到胡蓉韩光来到,他很诧异的问道:“你们二大队也搬过来了?”

    胡蓉说:“谢支队,我来是向您汇报一桩特大诈骗案的。”

    “哦,什么案子?”谢国华心不在焉的问道,两只手忙着调整墙上挂着的条幅,立警为公,执法为民这八个质朴有力的毛笔字可是出自李书记之手,是谢国华办公室里价值最高的家当之一。

    “据我们调查,所谓的外商霍英杰很可能是一个国际诈骗犯,他的疑点很多,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

    谢国华本来还忙碌着,忽然两只手僵住,慢慢的回转身来,瞪着胡蓉一字一顿的问道:“小胡,说这话是要负责任的。”

    胡蓉从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和那份香港传真放到桌上说:“证据都在这里,谢支队您自己可以判断一下。”

    谢国华草草看了视频和传真,拧起眉毛问道:“视频是哪里来的?”

    “有人匿名给我来的。”

    “你怎么知道这个人不是别有用心?你怎么知道这视频不是ps的,我告诉你,现在科学技术达,别说ps一个人的脸了,就是ps出千军万马都是不可能,还有,这份传真怎么回事?oo852……还是香港来的。”

    “谢支队,这是我香港的警察朋友帮忙调查出的资料,所谓的寰宇投资公司名下注册资本只有一万港币,注册地址也只是民居单位,这个公司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皮包公司。”韩光解释道。

    “还有,谢支队,我去江北机场调查过,霍英杰乘坐的私人飞机,其实是金燕航空公司的包机,飞机呼号是航空管制部门统一管理的,绝不会弄错,这种包机业务按照小时收费,虽然价格不菲,但是对于一桩特大诈骗案来说,也是必要的投资。”

    “还有么?”谢国华沉着脸问。

    “暂时没有了,因为我们也是刚刚开始调查,如果能立案正式侦查的话,我想不用三天就能彻底水落石出。”韩光自信满满的说。

    谢支队从抽屉里摸出一盒烟来,点上一支抽着,脑子里也在迅的盘算着,按照这两个年轻人的说法,霍英杰确实值得怀疑,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在领导面前立上一大功而又不戳伤领导的自尊心,这是要问题。

    不大工夫他就做出了决定,面孔上也恢复了往日的自信,矜持的说道:“小韩,小胡,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把你们的证据留下,我会向上面反映。”

    一听这话胡蓉就急了:“还反映什么,直接抓人不就得了,一问什么都知道。,咱们是警察啊,又不是政客。

    “胡闹!”谢国华一瞪眼,斥责道:“在没有掌握绝对证据之前,霍先生依然是咱们江北市的贵客,招商引资的明星,警察的职责是什么?除了除暴安良,还要为经济展保驾护航,警察也要牢牢团结在以李书记为的市委市政府周围,服从大局安排不能乱来,你们先回去吧,等我通知,就这样吧。”

    胡蓉还想争辩,却被韩光拉着胳膊拽走了,到了外面,胡蓉气呼呼的说:“你拉我干什么?”

    “小胡,难道你看不出来,谢支队已经不是当初的谢国华了么,他现在不是一名刑警,而是一个政客。”

    胡蓉默然,她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胡跃进同志,何尝不是如此,这警察官当大了自然就会变味,脑子里不再想着怎么破案,怎么打击罪犯,而是处心积虑的想着如何讨好领导,怎么往上爬。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找我爸爸试试?”

    韩光摇摇头:“别给胡副市长添麻烦了,他也不容易,领导们有领导们的难处,但是咱们没有,咱们只是小警察而已,所以,咱们可以义无反顾的去办这个案子!”

    “好!”胡蓉眼中又闪现了希望的光芒,两位刑警头也不回的走了。

    ……

    市委办公楼,赵秘书正在和几位企业家谈笑风生,作为江北市商界的领军人物,聂万龙以及其旗下的大开集团是和霍先生合作最为密切的企业,为了能拿下明清古城项目和国际航空港的副楼工程,聂万龙可谓不惜血本,投入巨量资金不说,还鞍前马后的跟着市领导到处考察,这短短几个月以来,都上海去了无数次,香港澳门去了三次,美国去了一次,拉斯维加斯考察了个够,这些费用可都是聂总出的。

    当然了,李书记和霍先生都不是不讲究的人,李书记答应把所有的土建项目都给大开做,霍先生则信誓旦旦的保证,把大开包装一下在纳斯达克上市,这可比在沪市深市Ipo不可同日而语,一不留神的话,聂总很可能会登上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哩。

    聂总矮小肥胖的身子深陷在真皮沙里,手里拿了一支雪茄烟,从拉斯维加斯回来这后,他就喜欢玩这种作派了,以免以后当了国际富豪被人嘲笑土条。

    “霍先生说了,下个月帮我安排和巴菲特共进晚餐。”聂万龙眉飞色舞的说着。

    “啊,听说和这种富豪吃饭要花钱的,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美元?”另一位企业家马上出来充当捧哏。

    “也就是三百万美金吧,这笔钱巴菲特也是会捐给慈善事业的,所以无所谓了。”聂万龙风轻云淡,习惯性的将雪茄放在水晶大烟灰缸里磕了磕。

    周围几位身家不如聂万龙的企业家交换一下艳羡的眼神,啧啧连声的赞叹起来。

    赵秘书含蓄的笑了笑,刚想表两句**远瞩的看法,忽然电话响了,是刑警支队长的号码,他也就接了,走出屋门说道:“谢支队你好,有什么事么?”

    “赵秘书,有这么一个事情我想汇报一下,最近局里有些风言风语,说霍先生的投资有欺诈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