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7 大陆师姐好嘢
    案子陷入了僵局,天王娱乐公司的后台大老板是在港澳娱乐界都颇有名气的大老板,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程国驹,连特区行政长官都要给三分薄面的,更何况这些小警察。

    但警方还是传唤了程国驹,程先生在三名私人律师的陪同下来到西九龙重案组,和警方谈了大约二十分钟就被放了出来,此时门口已经聚集了大量狗仔队和新闻记者,闪光灯不断,记者们的话筒如同小树林一般密密麻麻。

    “程先生,您对警方的这次传唤有什么看法?”

    “程先生,听说您和旗下女艺人传出绯闻,请问是否属实?”

    “程先生,坊间传闻您下一部电影准备邀请内地一线女星F冰冰加盟,请问是否确有此事……”

    尽管程国驹是因为涉嫌洗黑钱和一级谋杀而被警方传唤,但娱记们似乎对此并不感冒,他们感兴趣的依然是程先生的花边新闻和业界八卦,问起案件相关的记者只有一个,对于诸多问题,身着西装面目和蔼的程先生一律不做回应,两个人高马大的助理在前面开道,张开双臂阻拦着汹涌而来的记者们,提着公事包带着黑框眼镜的皇家大律师面无表情的说着无可奉告,一干人等护着程先生钻走向一辆银色劳斯莱斯轿车。

    警局门口,一帮cId抱着膀子看着程先生离开,做警察的悲哀莫过于此,明知一个人有罪,却不能抓他,程国驹这个人极其精明,档案在警察局已经积累了五尺多高,但是警察从没抓到过确实有效的证据,这次也是如此,警方手上没有证据表明,程国驹和洗黑钱案以及黄启的死有关系,面对大律师的唇枪舌剑和数名太平绅士的联名担保,警方只有放人。

    “所有线索都指向他,为什么不把他扣下审讯?”胡蓉忿忿不平的提出了疑问。

    “没办法的,这些事情程国驹都是吩咐手下人去做的,他有充分不在场的证据。”重案组督察李sIR说。

    “那就抓凶手,一步步的往上寻。”

    “凶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凶手早就跑路去了菲律宾或者台湾,正嗨呢。”

    “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程国驹的档案,在警局有五尺多厚,能拉他的话,我们早就拉了,香港是法制社会,没有证据不能抓人,所以只能看着他逍遥法外。”

    胡蓉眉心拧成一个川字,望了望韩光,刑警大队长也只能长叹一口气,如果是在江北,不管有什么样的阻力,他们都敢直接把人逮捕,可是这里毕竟是香港,大陆警察没有执法权,虽然内心充满愤怒,也只能默默接受。

    “算了,晚上我请你们吃饭,深井的烧鹅很有名的。”李sIR拍拍韩光的肩膀,转身欲走,却看到这位大陆来的女同行突然直奔程国驹而去。

    在香港出差,代表的是大陆警察的形象,胡蓉没有象以往那样穿T恤牛仔,而是干练的白衬衫低腰修身长裤外加高跟鞋打扮,她不由分说分开众娱记走到劳斯莱斯前,大喊一声:“程国驹!”

    刚坐进汽车的程先生神情一怔,程国驹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人喊过了,最早他在湾仔码头当古惑仔的时候,大家喊他驹仔,后来因为拼力博出位,能打能杀,摇身一变成了驹哥,再后来生意越来越大,社团变成了公司,名下还开了影视公司,贩毒、赌博的黑钱通过拍电影洗成了合法资金,申请了牌照,购买了赌船,生意横跨港澳大陆,白道黑道都给面子,道上兄弟见了总要恭恭敬敬喊一声驹爷,就算西九龙总警区的一哥来了,也要尊称一声程先生,现在忽然跳出来一个小妞大喊程国驹,如何不让他惊讶。

    娱记们的反应能力出奇的快,镜头纷纷对准胡蓉,胡蓉正气凛然的对坐在车里的程国驹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要以为你能逃脱的了法律的制裁!”

    闪光灯顿时闪成一片,程国驹虽然是江湖成名的人物,但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着鼻子呵斥,混江湖的最讲一个面子,这不是等于当众抽驹爷的脸么。

    驹爷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刚想暴起骂人,却被律师拦住,示意这是公众场合,任何不合时宜的表示都会影响自己的形象,所以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胡蓉一眼,便升起车窗离开了,他的一个律师却留了下来,当场向胡蓉难:“麦达姆,请问你的姓名阶级,我要向你的上司进行投诉,告你诽谤程先生。”

    胡蓉傲然道:“胡蓉,江北市公安局刑事警察,你尽管去告好了。”

    记者们注意到,这位女警讲的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原来还是大陆来的师姐,他们顿时象现了新大陆一般围了上去,撇着蹩脚的普通话问长问短,但他们关心的却不是案情,而是大陆师姐本身。

    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胡蓉根本不予回答,她斩钉截铁的对着镜头说:“我们的任务是追回赃款,那些钱是我们江北市民的血汗钱,所以不论面对多少困难,我们决不退缩!”

    “师姐,您刚才对程先生说的那些话,是在恐吓他么?”一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娱记故意问道。

    “不是恐吓,是事实,任何敢于挑战法律和正义的宵小之辈,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不管是张国驹还是李国驹,只要犯法,就要坐牢!”

    “师姐,如果警方依然找不到证据起诉程先生,你打算怎么办?”又有一个记者问道。

    “我相信香港警方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胡蓉说道,似乎这句话还不足以表达她的信心一般,胡蓉拿过记者手中的话筒,对着摄影机镜头说道:“程国驹,你最好把屁股洗干净点,准备坐牢吧。”

    胡蓉说完这些话,丢还话筒转身就走,身后闪光灯和快门声响个不停,警局门口那些重案组的同事们,心惊肉跳的望着这位大陆同行,心说胡警官真敢说,如果是香港警察对着媒体这样说话,恐怕立刻就要被停职。

    ……

    香港,山顶某别墅,电视机里正在播放刚才警局前的一幕,驹爷狼狈不堪的嘴脸,和大陆女警嚣张无比的表情,以及最后对着镜头的那段讲话,都深深刺伤了驹爷手下一帮人的自尊,驹爷的弟弟阿豪当即表示,要派人把女警给做了。

    “任何人不许乱来!”驹爷端着一杯红酒出现了,他严肃的看着阿豪和小弟们,用教训的口气说:“早上播新闻,晚上差佬就出事,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大家,事情是我做的?阿豪,你也不小了,脑子能不能放聪明点?你这么鲁莽,我怎么敢把生意交给你?”

    阿豪已经三十多岁了,眉眼之间戾气十足,穿一身银色的洋装,身材甚是雄壮,他是驹爷的亲弟弟,长久以来一直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下,驹爷飙,他半个字也不敢顶撞,但是等驹爷走了以后,他却把几个得力手下叫了过来。

    “阿强,你找几个生面孔,把那个大陆来的差佬给做了。”

    “豪哥,老大不是说不让我们动她么。”

    “笨蛋,我又没说杀她,在后巷把她轮了,拍成录像放到网上,看她还敢嚣张。”

    “可是,老大说了……”

    “驹爷老了,有些事情放不开手脚了,需要我们这些当小弟的替他做,如果这件事没有一个说法的话,以后那些堂口的人就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还怎么出来混!”

    “知道了,豪哥。”

    ……

    胡蓉在记者面前大放厥词的事情传到了上面,一直在关注此案的江东省公安厅领导打来电话,对胡蓉进行了批评,告诫她在香港说话要小心,不要被别有用心的媒体抓住小辫子云云,胡蓉知道这是领导对自己的关心,所以虚心接受了批评。

    韩光倒是不以为然,他深知自己这位搭档的臭脾气,胡蓉是警察世家出身,其父胡跃进在江北警界也是个传奇人物,从普通户籍警到刑警队长,再到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副市长,胡蓉从小是被当成男孩子养的,有些脾气不奇怪,盛怒之下在记者面前说了些不太含蓄的话,更是再正常不过了。

    但是这里毕竟不是江北市,说狠话是一码事,抓人又是另外一码事,没有证据拉人,继续呆在香港也没有必要,而且在香港出差的费用很高,住宿吃饭每天花销很大,所以他们准备打道回府了。

    出于节省费用的考虑,两位大陆刑警住在西九龙一处快捷宾馆内,房费不高,每天只要四百港币,但软硬件环境都不是很好,香港寸土寸金,宾馆房间极小,床的尺寸也很小,打开窗户就是邻近的楼,楼下的巷道狭窄无比,窗外霓虹闪烁,纸醉金迷。

    第二天就要离开香港了,胡蓉想去附近的商店买些小玩意带回去送给同事们,韩光虽然不大乐意,但还是勉为其难的跟着她一起去了。

    两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欣赏着香港繁华的街景,忽然对面一人匆匆走来,和胡蓉擦肩而过的同时,两只手指伸进了她的手提包,将钱夹子提了出来。

    到底是警察出身,胡蓉立刻感觉不对,一把抓住了毛贼的衣领,但贼子的动作更快,来了个金蝉脱壳,把衣服褪掉拔腿就跑,消失在附近一条漆黑的小巷内。

    胡蓉紧追不舍,韩光心中一沉,也追了过去,刚冲进巷口,就看到胡蓉被人用利刃架在脖子上,靠在墙边怒目圆睁。

    韩光下意识的去拔枪,却摸了个空,忽然他觉得背后一股风声袭来,急忙低头躲闪,原来是一根棒球棍带着劲风扫过来。

    遇到埋伏了,韩光暗暗叫苦,黑暗中冲十余个身影,手中都拿着棒球棍和西瓜刀链子锁,劈头盖面的打过来,韩光奋力还击,但双拳难敌四手,在打倒好几个人之后,后脑挨了重重一击,整个人遍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韩大队!”胡蓉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想冲上去救他,但是面前两个面目狰狞的汉子用雪亮的砍刀抵住她的脖子,根本无法动弹,这里是某大厦后巷,灯光黯淡,遍地垃圾,正经人绝不会踏足此处,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现。

    古惑仔们围着韩光不停挥动着砍刀,利刃劈开皮肉的声音不绝于耳,胡蓉泪水长流,绝望的哭喊着:“不要啊,不要!”

    她面前两个古惑仔相视一笑,骂道:“臭三八,让你再嚣张!”其中一人伸手将胡蓉的白衬衣扯开,另一人开始褪自己的牛仔裤。

    古惑仔们忙的不亦乐乎,却没注意到巷口头出现了四个高大的身影,穿着风衣提着旅行包,四个烟头在黑暗中忽明忽暗,沧桑而又神秘。

    “强哥,这帮小子玩的真嗨啊。”

    “阿东,井水不犯河水,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可是,我好像听到家乡口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