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8 省港奇兵
    胡蓉活了二十四年,从未像此刻这样深感无力和屈辱,在大学里,她是校花,参加工作以后,她是警花,一直受到男同学,男同事们的追捧,由于父亲的特殊身份,领导也对她格外照顾,后来进了刑警二大队这个强势的集体,连续破了几个大案,获得了刑警之花的盛誉,更是让她骄傲而自负。

    可是现在,骄傲的女警官竟然被几个下三滥的矮骡子按住手脚,撕烂衣服,胸前一对傲人的玉兔跃然跳出,惊得古惑仔们大叫波霸,嘿嘿淫笑起来,远处,砍杀韩光的声音依然不绝于耳,绝望、愤懑、屈辱的感觉如同激浪一般敲击在胡蓉心头,一股血冲到了头顶,眼泪也夺眶而出,她奋力挣扎,但如同落入狼群的羔羊一般,无谓的挣扎只能换来恶狼的兴奋。

    胡蓉经常锻炼身体,裤子被撕开之后,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古惑仔们的涎水横流,彼此交换一下惊喜的眼神,心中大赞,北姑身材就是好,领头的古惑仔身材健硕,身穿白色背心,脖子上挂着粗大的金链子,他已经按耐不住了,掏出胯下黑黝黝的凶器喝道:“阿昆,阿,帮我按住她。”

    阿昆和阿一左一右把胡蓉架起来,头冲着墙,屁股对着外面,笑道:“基哥,你用完也让我们尝尝北姑的味道。”

    基哥得意的一笑,感到一丝异样,回头一看,后巷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四个人,昏黄的路灯将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四人都穿着长长的风衣,提着沉重的旅行袋,脸上架着墨镜看不清面目,一派风尘仆仆的感觉。

    “和连胜办事,行开!”基哥气势汹汹喊了一句,似乎根本没把这四个人放在眼里。

    基哥的声音惊动了那几个正在砍人的古惑仔,他们停了手,提着血迹斑斑的西瓜刀望着那四个陌生人,虎视眈眈。

    这四个人,分明就是大圈,对于大圈,古惑仔们人根本不当一回事,这里毕竟是尖沙咀,是和连胜的地盘,更何况现在他们人多,十几把开山刀在这里摆着,还怕四个大圈么?

    “行开啊,扑街!”古惑仔们用滴血的开山刀指着那四个不识趣的大圈骂道,眼中凶光毕露,地上鲜血横流,韩光早已没了生息,胡蓉那边还在奋力挣扎着。

    “乌鸦,和连胜什么来头?”站在最前面的男子又点上一支烟,漫不经心的问道,烟是白色万宝路,打火机是黄铜ZIppo,火机点亮的那一瞬间,能看到他脸上一道明显的刀疤,口音带有明显的西北味,但古惑仔们根本分辨不出,他们只知道,香港以外的人,全是北佬。

    “小堂口,跟在新义安和14k后面混饭的低级矮骡子。”乌鸦倒是一口标准香港口音,他以前就是在油尖旺一带混饭吃,对于势力格局自然很清楚。

    “把人放了,滚蛋!”刀疤脸的语气依然很淡,像是老师在训斥不听话的学生。

    “斩他!”基哥也不是善男信女,正要享用身材火爆的北姑呢,哪能容得别人打扰,他一声令下,众古惑仔蜂拥上前,十几把开山刀高高举起,气势惊人。

    四个大圈不慌不忙的站在原地,从沉重的旅行袋里拎出了家伙事儿,一把折叠枪托的ak47,一把锯短了枪柄的雷明顿霰弹枪,还有两把大黑星。

    古惑仔们的瞳孔迅缩小,脚步硬生生的停下,板鞋和地面摩擦着出类似刹车般的声音,他们转头拔腿就跑,如同见了阎王一般,四个大圈也不追赶,拿雷明顿那人端起枪朝他们头上放了一枪,火红的膛口焰和巨大的枪声吓得古惑仔们的脚步更快了。

    基哥惊呆了,万没想到这几个大圈是悍匪!抓住胡蓉的阿坤和阿也愣了,不知不觉手中力道松了,胡蓉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她奋力挣脱的同时,看到阿坤别在裤带上的开山刀,顿时眼睛一亮抓了过来,脑子里没有一丝犹豫就砍向了基哥。

    基哥的身手不差,要不然也混不到和连胜的小头目地位,从他十四岁出道以来,在江湖上和人对砍还没吃过亏,这得益于他敏捷的身手和强悍的体魄,胡蓉挥刀砍来,动作在他看来就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一般,毫无危险性可言,他敏捷的向后一撤身子就避过了刀锋。

    不幸的是,为了享用这个身材火辣的北姑,基哥的牛仔裤已经褪到了脚脖子位置,他是避过了刀锋,但脚下却不稳了,仰面朝天摔在地上。

    胡蓉疯一般扑过去,高高举起了开山刀,基哥下意识的抬手阻挡,可是血肉之躯哪里挡得住锋利的开山刀,手腕当即被斩断,白生生的骨头都露了出来,基哥疼的大叫一声,一个咕噜向旁边翻去,完好的左手去提裤子,胡蓉哪里容得他逃跑,变砍为刺,一刀刺了过去,正中基哥的肛门。

    开山刀并不像西洋剑那样有尖利的锋刃,它的形状总体是长条状,顶部呈钝角状,主要以劈砍为主,但并不是说不能刺,反而钝角的刀锋刺入人体之后,会带来的更大的伤害。

    要说胡蓉这小娘们可真够狠,开山刀捅进去之后,她居然还转了一下,这下基哥疼的连叫都叫不出来了,而是直接昏厥过去,千万别以为肛门只是拉屎的地方,没有什么重要的器官,其实这一刀下去,肛门受损还在其次,里面的前列腺以及传宗接代的主要玩意全毁了,在开山刀的搅动下变成了一堆烂肉。

    阿坤和阿这才反应过来,想去救援基哥,可是那四个拿枪的大圈已经过来了,电光火石之间,他俩就做出了英明无比的决定,丢下老大撒腿就跑。

    “陆海,乌鸦,你俩把风。”褚向东说完,扛着还在冒烟的雷明顿走到胡蓉面前,开口问道:“江北人?”

    胡蓉没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褚向东,手中捏紧了开山刀,她已经认出,这个悍匪就是曾经杀害了杨峰,并在江北市公墓和自己进行过枪战的褚向东,没想到他们竟然跑路到了香港,如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哪怕一死,也不能受辱。

    但是褚向东并没有认出胡蓉来,他只是缓缓将风衣脱下,丢给衣不蔽体的胡蓉,又从裤子口袋里摸出几张五百元的港币看了看,转脸喊道:“谁身上有钱?”

    张佰强把ak47收进旅行袋,在口袋里摸索了一番,拿了几张钞票出来,陆海和乌鸦也在身上搜索一番,四个人凑了万余港币,红红黄黄的钞票丢在胡蓉面前。

    “小妹,早点回家乡。”褚向东说的是一口标准的江北话,看来他是把胡蓉当作在香港做皮肉生意的老乡了。

    不知为何,听到悍匪口中的这句话,胡蓉竟然热泪满眶,泣不成声。

    褚向东没有再说什么,起身走了,四个悍匪如同来时一样,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远处,阵阵警笛响起,刚才的枪声惊动了附近的市民,有人打电话报警,香港警察的效率不是吹的,不到三分钟,四名徒步pTu就赶到了现场。

    pTu是香港警方的机动部队,和普通pc不同的是,机动部队警员戴贝雷帽,穿高腰军靴,帽徽下面有闪电图标,通常四人为一组进行徒步巡逻,是香港警方打击和预防犯罪的机动力量。

    鉴于报案者声称听到枪声,pTu们都拔出了重枪管点三八左轮手枪,互相掩护着前进,来到案现场,现地上躺着两个血肉模糊的人,墙角坐着一个女人,用普通话冲他们喊道:“快救人!”

    带队警察立刻用对讲机说道:“总部,pTu2557沙展李永森报告,尖沙咀加廉威老道太子大厦后巷现有人斗殴,两名中国籍男子重伤,一名中国籍女子轻伤,请派白车,oVeR。”

    不久,冲锋队和巡逻pc也到了,封锁现场,搜集证物,对讲机的噪音不绝于耳,红蓝闪烁的警灯下,胡蓉面色苍白,无言的看着奄奄一息的韩光被抬上了救护车,他鼻子上罩着氧气面罩,眼睛紧闭,生死未卜。

    往日的一幕幕浮上心头,韩大队长的音容笑貌是那么熟悉,胡蓉忍不住再度落泪,一个女警上前给她披上毛毯,几个重案组的cId上前刚想问话,却现受害者居然是大陆来查洗钱案的同行。

    事情大条了!

    ……

    香港,圣玛丽医院,韩光正在紧急手术中,还未脱离危险期。胡蓉在两位警察的陪同下坐在手术室门口的长椅上,时间已经是深夜,但胡蓉一点睡意都没有,她眼中遍布血丝,太子大厦后巷内的那一幕不时在脑海中闪过,每一次回想,都像针一样扎着她的心。

    东方渐明,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灭了,疲惫不堪的医生走了出来,胡蓉立刻冲上去问道:“医生,他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胡蓉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医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补充道:“病人的外伤很严重,但并不致命,致命的是他脑后挨的那一下钝器重击,颅内大量淤血,你要做好他永远醒不过来的心理准备。”

    ……

    江北市,秋意渐浓,黎明前的黑暗中,清洁工人挥动大扫帚扫着街道上的法国梧桐落叶,扫地之声沙沙作响,晨练的人们互相打着招呼,早起上班的人在早点铺子里吃着热腾腾的包子油条。

    公安局宿舍的围墙外,身穿运动服的宋健锋正漫步跑着,转业之后,他依然保持着晨跑的习惯,每天雷打不动,就算刮风下雨也不例外。

    今天是局里大喜的日子,在昨天举行的全国公安系统大比武中,江东省公安厅代表队的选手刘子光在手枪射,手枪慢射,自动步枪和狙击步枪模拟实战射击等四个项目中技压各省种子选手,拿到了四个个人冠军,并且为团体赛争取到了一枚金牌,江东省代表队实现了历年来公安大比武射击类比赛金牌零的突破,对此省厅领导非常高兴,点名表扬了刘子光同志,作为“慧眼识才”的市局一把手,宋健锋自然也跟着脸上有光。

    这个刘子光还真有一套,没看到他比赛前进行过任何热身练习,居然到了赛场上就能拿冠军,不得不说,这家伙天生就是打枪的材料,宋健锋由衷的感叹着,度渐渐慢了下来,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擦汗,开始考虑一天的工作安排。

    上午的时候,市局大礼堂将会举办表彰大会,通报表扬参赛的同志们,完了之后市里还有一个工作会议,内容还是那些,督促自己尽快追回损失什么的,市里领导很急,宋健锋的压力也很大,不过根据昨天韩光他们的汇报来看,这案子比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还真急不得。

    忽然,腰间的手机震动起来,宋健锋拿出手机按了接听键,听筒里传来胡蓉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抽泣。

    “宋叔叔,韩光他……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