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11 重武器劫匪
    探视完韩光和胡蓉之后,宋健锋一行继续乘坐梁骁的汽车赶往西九龙警察总部。

    从圣玛丽医院到位于亚皆老街19o号的西九龙警察总部并不遥远,一路之上众人领略了特区的繁华,香港道路并不宽阔,但是车辆都很守规矩,车来车往,有条不紊,即使生拥堵,无处不在的警察也会立刻出现进行疏导。

    很不凑巧,前面就生了一起交通意外,两辆汽车刮擦,巡逻pc最先赶到现场,然后是交通摩托警赶到,事故很快处理完毕,车流在警察的疏导下向前小心翼翼的行驶,一辆对面开过来的白色通用货柜车贴着梁骁的花冠驶过去,两边车上的人都没注意到对方。

    香港的警察区划分为六个总区,西九龙只是其中之一,但是因为管辖地区是香港最繁华的商业地带,夜店、娱乐场所、商铺、酒楼较多,而这些地点通常都会成为犯罪的温床,所以在TVB的影视作品里,西九龙重案组和o记是出现频率最多的,现在宋健锋就出现在西九龙总部的大门口。

    西九龙行政部的一哥,高总警司冯sIR亲自在电梯口迎接大陆同行,双方握手寒暄,然后梁骁引着他们进入会议室,他的任务便到此结束了,毕竟这是高层会晤,他一个小小的督察没有资格参与。

    总警司工作繁忙,不参与这次会晤,负责接洽宋健锋的是刑事部高级警司杨sIR,以及商业罪案调查科、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还有重案组的负责总督察们。

    一帮或是帽檐上有花,或是西装革履的高级警官们落座之后,会谈开始,先是香港警方介绍案情,一位年轻的高级督察拿着案卷用不怎么流利的普通话介绍说,经警方侦破,案当晚,社团组织和连胜的骨干成员周国基伙同十余名马仔路过价廉威老道后巷,遇到案件当事人追赶受到社团保护的窃贼蛇皮仔,于是与两名当事人爆冲突,冲突中韩光被殴成重伤,周国基也被胡蓉刺成重伤,没有证据表明,这起案件与此前的程国驹洗钱案,黄启谋杀案有关联。

    宋健锋眉头皱紧了,但还是继续往下听。

    那个高级督察继续介绍案件后续展:案后,警方赶到出事现场,当场逮捕了周国基,并捡到大量行凶刀具等物证,继而根据线报抓捕大批和连胜成员,扫平和连胜旗下所有娱乐场所,逼迫和连胜的抗把子**哥交出了行凶者三人,目前三名疑犯已经供认不讳,承认受害者是他们斩伤的,并且愿意承担医疗费用。

    如果是自己部下的警官说出这番话来,宋健锋早就抓起桌上趁手的东西劈头砸过去了,这也太能推卸责任了,这么明白的案件,还不趁机起一轮严打活动,把黑社会组织扫荡干净,该枪毙的枪毙,该劳改的劳改,哪有那么多的破事。

    可是这里毕竟是香港,别人有别人的一套方法,案情进展如此,看得出来香港同行们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事实上他们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和连胜全面屈服,交人交钱,而且案件中并未死人,如果不是当事人身份比较特殊的话,根本算不得什么大案。

    但这个结果并不是宋健锋他们想要的,双方的心理预期差距比较大,宋健锋很客气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表示希望见到真凶伏法,而不是顶缸者服罪。

    双方就此展开了深入的讨论,宋健锋逐一提出自己的疑点,香港警方一条条的予以解释,省厅的小陈和局办的苗可可时不时的插一句,只有刘子光一言不,默默听着他们的辩论。

    ……

    与此同时,九龙尖沙咀,海港城购物中心门口,一辆白色通用货柜车驶入了地下停车场,找了个位置停下之后,司机并不下车,而是坐在位子上抽烟,墨镜后面的那张脸上,一道刀疤分外可怖。

    五分钟过去了,司机看了下手表说:“准备干活。”车厢里另外三个人立刻从座椅下面拖出绿色的帆布包,拿出枪械装上弹夹,拉动枪栓,打开保险。

    这边刚准备好,一辆黑色厢式货车便开进了停车场,车身上的标记显示这辆车属于某家私营押运公司。

    押运车径直驶了过来,白色货车的推拉车门猛然拉开,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跳了出去,站在道路中央举起了手中的霰弹枪,哗啦一声推弹上趟,一枪正中押运车的左前轮,独头弹的威力相当可观,押运车当即失控,撞到了停在旁边的汽车上,那汉子动作不停,继续上膛开火,瓢泼一般的霰弹击中押运车的前风挡玻璃,顿时打出一大片裂痕,司机和押运员吓得蹲下身去,大叫不止。

    另外几个汉子也从货柜车里出来了,刀疤脸手中拿得是折叠枪托的ak47,他看似随意的打出一个长点射,子弹在押运车上敲出一串洞眼,但这辆车上敷设的防弹钢板很厚,里面的人应该无恙。

    另外一个瘦高个拿出四个军用烟罐,拔掉保险四处乱丢,停车场里顿时烟雾弥漫,能见度变得极低,那辆押运车困兽犹斗,司机躲在玻璃下倒车,可是由于看不清道路,加之前轮爆胎,向后倒退的过程中再次撞到了旁边的汽车,这回终于熄火了。

    悍匪们逼近了押运车的后车厢,押运员们用雷明顿从里向外射击,并且高喊:“我们已经报警了,不要过来!”但悍匪不为所动,拿霰弹枪的那个人走到押运车后门处,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块灰色油泥状物体,糊在车门上,转身不慌不忙的离去,走出去几步远就按动了手上的起爆器,c4炸药的威力不同凡响,一小块就把押运车坚实的车门炸开了,车里四个保安员被起浪炸的昏迷不醒,七窍流血,失去了抵抗能力。

    两个悍匪在远处把风,刀疤脸走了过来,检查着押运车里的情况,一个穿西装的男子倒在车厢里,手上紧握着一口皮箱,手腕和皮箱之间还用手铐连着。

    刀疤脸毫不犹豫拔出手枪,一枪打断手铐链条,伸手拿起了皮箱,皮箱很重,拉的他肩膀都朝一边倾斜了。

    “扯呼!”刀疤脸低声喊道。

    忽然,拿霰弹枪的汉子掉转枪口对着刀疤脸猛轰一枪。

    刀疤脸转身,看到车厢地板上一个印度裔保安员胸前中弹,手中的雷明顿落到了地上,他不满的哼了一声,说道:“阿东,下次开枪前说一声。”

    褚向东耸耸肩,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枚枚霰弹,开始往枪膛里塞,远处传来喊声:“警察,放下武器不许动!”

    负责把风的两个伙计立刻举起手枪连续扣动扳机,打得最先赶到的两个巡逻警察躲在柱子后面不敢冒头。

    褚向东拿出一枚催泪弹,顺着地面丢过去,圆滚滚的催泪弹叽里咕噜滚到了两个警察面前,吓的他们大喊一声:“炸弹!”赶紧趴下。

    但是滴流打转的所谓炸弹只是冒出一股股呛人的辛辣烟雾来,呛得两个警察不停咳嗽,眼泪鼻涕横流,失去了战斗力,而那四个悍匪却戴上了防毒面具,提着皮箱从容走来,路过两个警察的时候,刀疤脸还用枪托重重在警察头上来了一下,两个警察软绵绵的倒下不动了。

    四个悍匪上了车,迅动向出口奔去,但此时海港城购物中心停车场已经接到了警报,出口栏杆放了下来,两个保安紧张无比的站在门口,刚才的枪声他们已经听见,给警署也打过电话了,但职业操守依然使他们坚守在这里。

    白色货车疯狂的冲过来,柴油驱动的通用车马力强劲,一下就撞断了栏杆,冲出了停车场,但是此时外面已经警笛大作,大批警察赶到了现场。

    香港警队是全亚洲最先进,效率最高的警队,三万九千名纪律部队保卫着东方之珠的繁荣与安全,震慑犯罪分子的就是警方无与伦比的反应度和强大的实力,飞虎队、冲锋队、机动部队,以及无处不在的巡逻警察,将会在接到警报后最短的时间内赶到现场,扑灭犯罪,这也是为什么香港甚少生恶性暴力案件的原因,因为或许你可以成功犯罪,但必定逃脱不了后面的追捕。

    最先赶到的是冲锋队的人,两辆梅赛德斯奔驰的sprinter冲锋车横在路上,十名冲锋队警察已经戴上了头盔,穿上了避弹衣,端着mp5冲锋枪和雷明顿m87o躲在车后面,一看到从停车场里冲出的白色货车,立刻以凶猛的火力进行拦阻射击。

    货车被打得砰砰作响,如同夏日雷雨中的铁皮屋,开车的是乌鸦,他将身子低伏下来,猛踩油门,车厢里的张佰强卸掉三十弹匣,给手中的ak47装上了75弹鼓,直接拉开车门把枪探出去扣动了扳机,瓢泼一般的弹雨撒过去,冲锋队们顿时被压制住,那边,褚向东也单手伸出霰弹枪,一一的打着,12号霰弹打出去就是一大片,冲锋车的玻璃哗啦啦全碎了。

    如此强大的火力是警察们从未见到的,他们手中的重管点三八左轮和mp5冲锋枪,m87o霰弹枪根本抵挡不住,马力十足的小货车撞开了冲锋车的包围,但是前保险杠也落到了地上。

    狼狈不堪的警察们就看到那辆白色货车的后门打开了,里面露出一张带着面具的脸,似乎还向他们笑了笑,然后就看到数枚黑黝黝圆溜溜的东西丢了过来。

    “隐蔽,手榴弹!”带队的沙展高声疾呼。

    这回真的是手榴弹,三枚国产防-1式无柄手榴弹连续爆炸,冲锋车被炸的千疮百孔,火焰冲天,幸亏是柴油车,要是汽油车,恐怕早就炸上天了。

    警察们抖掉身上的烟尘爬了起来,面面相觑,带队沙展哑着嗓子向总部报告:“总部总部,海港城购物中心停车场生枪战,有人中枪受伤,劫匪手持军用重武器,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

    西九龙总部,高级警官们已经略有些不耐烦了,但他们还是保持着礼貌,向内地同行解释着香港和内地警察处理方法上的异同,忽然,会议室的门开了,一个便装女警官急匆匆走了进来,对高级警司用粤语低声说了几句,杨sIR立刻推开椅子站起来说:“不好意思,失陪了。”

    不到三分钟,会议室里的高级警官们走了个精光,只剩下宋健锋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