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13 登门拜访
    次日一早,梁骁准点来到警局的时候,现办公室里竟然空无一人,他刚想找人询问,却现同事们三三两两从楼梯上下来,原来他们刚才是在天台上开晨会,梁骁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鼓起勇气过去敲响了苗sIR的屋门。

    “进来。”苗sIR在里面喊了一声,梁骁走了进去,现两个同事正端着咖啡杯和苗sIR讨论着案情,他不好意思插嘴,只好站在一旁听他们讲着什么线索介入点,过了老半天苗sIR才现站在一旁的梁骁,便问道:“有事么?”

    “长官,我想知道,我分配在哪一组?”梁骁挺起胸膛大声说道。

    “你去陪同内地同行游览香港,他们来香港一次不容易。”苗sIR很随意的说道,然后继续讨论起案情来,过了一会儿忽然现梁骁还没走,便皱起眉头问道:“有问题么?”

    “报告长官,有!”梁骁站得笔直,两眼盯着前方说:“我请求参与案件侦破。”

    “这里人手足够了,不需要你。”苗sIR有些不开心,但依然保持着风度。

    “长官,请问你是不是对我有成见?”梁骁这回真的是破釜沉舟了,竟然直接质问起苗sIR了。

    “梁骁,派员陪同内地同行游览香港是警务处助理处长的决定,如果你对我的安排有不满,可以向高警司投诉,如果你觉得重案组不适合你,可以申请调离,ok,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梁骁脸色铁青,大声道:“明白了,长官!”然后转身出去,在同事们的侧目中离开办公室,来到更衣室隔壁的洗手间,找了个隔间把自己藏进去,足足过了十分钟才出来。

    更衣室里,清洁工看到他便问道:“阿骁,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没事达叔,进了虫子。”梁骁掩饰道。

    “阿骁,做人呢,最重要是开心,努力做好每一份工,对得起自己的心就行。”清洁老伯语重心长的劝解道。

    “知道了达叔,我出去工作了。”梁骁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墨镜戴在脸上,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

    来到马哥波罗港威酒店,宋健峰他们已经整装待了,宋局长换了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也是一件黑色的衬衣,他本来就身材伟岸,气质不凡,穿上这身衣服更显霸气逼人,不像是公安局长反像是黑道大亨。

    “小梁来了,今天的行程怎么安排的?”宋健峰问道。

    “游览维多利亚湾,参观湾仔警察总部,在铜锣湾购物,吃午饭,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还可以去澳门兜一圈,不过那样时间会占用很多,安排大致就是这样。”

    “咦,昨天我的建议你没考虑?”宋健峰奇道。

    梁骁知道他说的是拜访程国驹的事情,但是这件事苗长官已经话了,到此为止不需再碰,如果自己擅自带大陆警察去找程国驹而惹出什么麻烦的话,恐怕更要穿苗长官的小鞋。

    “长官,安排是上面定的,我不好更改。”

    “我们又不是小学生,行程不需要别人安排,如果你不愿意带我们去的话,我自己可以去。”宋健峰要挟道。

    梁骁很快就妥协了,实际上他也觉得内地警方来港之后应该干些正经事,而不是游览参观。

    “好吧,我带你去,但是你要保证,绝对不可以搞事。”梁骁说。

    “可以,我答应你。”宋健峰笑笑,走到旁边的房间敲了敲门,他们开了两个房间,苗可可陪着胡蓉住一间,宋局和省厅的小陈住一间,刘子光这家伙一向无组织无纪律,头天晚上并未和大家一起住在酒店,而是不知道溜到哪里混了一夜,好在他心里总算有点数,一早就赶过来了。

    敲开房门,里面三个人正在聊天,省厅的小陈是个很开朗的小伙子,笑话说了一个又一个,把苗可可和胡蓉逗得笑个不停,宋健峰像个慈祥的父亲一般笑了笑说:“小陈,待会你带小胡和小苗出去转转,买点东西散散心,这是我的卡,你们拿着。”

    说着就拿出自己的金卡交给小陈,苗可可顿时乐开了花,跳着脚喊道:“走走走,去铜锣湾血拼!我正愁没衣服换了呢,蓉蓉你一定要陪我去啊。”

    胡蓉惦念着韩光的伤势,本来不想去的,但是耐不住苗可可的央求,总算答应下来,但是她很快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便问道:“宋局,你去做什么?”

    “我和小刘去警察总部参观,怕你们觉得枯燥,就不带你们去了。”宋局多少年老江湖了,一句话就把胡蓉骗过去了。

    ……

    把胡蓉他们支走之后,宋健峰和刘子光上了梁骁的汽车,直奔程国驹的豪宅而去,驹爷作为身家几十亿的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自然不会住在闹市区那些狭窄的单位,他的宅子坐落在深水涉某片山林绿地之中,道路干净整洁,别墅洋房掩映在繁茂绿树之中,黑色的大铁门彰显威严气派,围墙上摄像头全方位监控。

    梁骁把汽车停在路边,带着两人走向大铁门,距离还有十几步远就听见里面凶猛的犬吠之声,围墙上的摄像头也调转方向对准了他们。

    “砰砰砰。”梁骁敲响了大门,铁门上打开一扇小窗,一张阴沉的面孔露出来问道:“干什么?”

    “差人,我们想见程先生。”梁骁亮出自己的证件。

    “等一下。”小窗户关上了,里面大概是在打电话联系什么,过了几分钟门开了,四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站在大门里面严阵以待,两头面目狰狞的杜宾犬奋力向前扑着,两只前爪都腾空了,血红的大嘴里滴着涎水,不住的啸叫着,威胁着站在门外的陌生客人。

    很巧,今天程先生在家,正和自己的私人律师磋商法律上的问题,刚好门口保镖报告说条子来访,程先生通过监控器看到外面站着三个男子,其中一个生面孔中年人身材高大,器宇轩昂,程先生不由得一怔,问道:“听说西九龙调来一个新的警司,是不是这个人?”

    律师凑到监控屏幕上看了一下,摇摇头说:“没见过。”

    “让他们进来。”程国驹对着话筒说了一句,又对律师说:“你替我见见他们。”

    刚被律师保释出来的阿豪忽然推门进来说:“大佬,听说条子又来了?”

    程国驹呵斥道:“这里没你的事,你回自己房间呆着,不要乱动。”

    ……

    宋健峰三人进了客厅,一个文质彬彬的金丝眼镜男看见他们进来便起身招呼道:“我是程国驹先生的私人律师黄玉郎,不知道警官怎么称呼?”

    梁骁知道这个律师很难缠,先亮出自己的证件说:“西九龙重案组,梁骁。”

    又指着宋健峰和刘子光介绍道:“这两位是内地来的长官,想见一下程先生。”

    黄律师轻轻哦了一声,重新打量一番宋健峰和刘子光,嘴角挂起了不加掩饰的讥笑,他说:“程先生很忙,他没有时间见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说。”

    说这些话的时候,黄律师用的是粤语,宋健峰微微皱眉道:“对不起,请将国语。”

    黄律师笑了,说:“不好意思,本人从小在英国长大,除了粤语就只有讲英文了。”

    然后就以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望着宋健峰,抱起了双臂。

    哪知道宋健峰竟然耸耸肩说:“那好,现在我们来谈谈程先生在内地建设的楼盘问题,我听说上周出了点事故死了人,怕是不好解决吧。”

    黄律师的脸色有些难看了,因为这些话宋健峰是用标准的美式口语讲出来的,黄律师在纽约某小律师行当过半年助理,能听得出这是正宗的纽约腔。

    “好吧,我这就请程先生下来。”黄律师不得不重新掂量一下这个内地警察,程国驹此前和朋友在广东投资了一处楼盘,想趁着内地楼市火爆捞一桶金,哪知道因为质量问题,楼板垮塌压死几个工人,死者家属闹着要赔偿,建设局下令严查,工程现在还停着,程先生的几个亿投资压在里面抽不出来,而且一点办法也没有,最近正为这个愁呢。

    来到楼上把这个情况一说,程国驹也陷入疑惑当中,他搞不清楚这两个内地人是为何而来的,难道说是广东的警察,为了事故的事情特地来找自己?

    程国驹决定还是下去见一见他们,但是不能失了自己的气势,他在上面又耽搁了一会儿,摆足了架子才下楼。

    正主儿终于出现,宋健峰仔细打量着这位涉足博彩、影视、房地产、金融业的大老板,马球衫,宽松灯芯绒裤子,手里拿着烟斗,俨然一副太平绅士的模样,但是从他袖口隐约露出的纹身可以看出,这位老板早年也是混过的。

    “坐,喝什么?咖啡还是奶茶?我看还是咖啡好了。”程国驹往沙上一坐,翘起二郎腿说道。

    四杯咖啡端了上来,程国驹开门见山问道:“刚才这位长官说到我在广东的楼盘,不知道您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解决?”

    宋健峰说:“方法有很多,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重新开工,但帮忙只需要代价的。”

    程国驹把烟斗从嘴里拔出,豪爽的笑了:“爽快,你想要多少?”

    “我只想拿回黄启在你那里洗的黑钱,不算你利息,二十亿。”

    程国驹的二郎腿放了下来:“你到底是谁?”

    “江北市公安局局长,宋健峰。”

    程国驹的脸色变得铁青无比,搞了半天原来是要债的啊,他忽地站起来冷冷道:“失陪,阿强,送客。”

    一直垂手站在门口的保镖要过来撵人,宋健峰忽然笑了:“其实我今天来,主要是想看看,程国驹是个什么样的人,据说回归之前的香港社团人士都很爱国,现在回归这么久了,刘德华都快当特了,社团人士怎么反而倒退了,你记住,那笔钱不属于你,拿了,会烫手。”

    程国驹说:“黄律师,记下他的话,告他诽谤,恐吓。”

    黄律师立刻上前,指着宋健峰的鼻子说:“我警告你,你现在所说的一切都将在法庭上成为供证……”

    话没说完,就听“啪”的一声,一直沉默不语的刘子光不知道啥时候抄起了桌上的大号水晶烟灰缸,劈头砸在黄律师脸上,顿时血花飞溅,金丝眼镜也崩飞了,人当场就懵了,软塌塌的倒在地上。

    “马勒格壁的,怎么和领导说话的。”刘子光拍拍巴掌,彪悍无比的说道。

    站在一旁的梁骁,张大了嘴瞪着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