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22 铁达尼号一幕重现
    一瞬间,满赌厅几百号人全都蹲下了,有那机灵的荷官,早就按动了通向保安室和船长室的报警器,但是此时保安室早就变成了尸山血海,值班的保安全都被打死在座位上,连掏枪的机会都没有。

    “有劫匪”监控室里的工作人员看到屏幕里的景象,急忙抓过电话,可是听筒里鸦雀无声,线路已经被截断了。

    “砰砰砰”一连串枪声响起,监控室的门被暴力打开,举着手枪的匪徒站在门口喝道:“出来!”

    与此同时,轮机舱、客房、餐厅等舱室的扬声器传出船长的声音:“各位乘客,各位工作人员,由于船上出了一点小小意外,为了您的安全,请留在舱室不要随便走动,谢谢合作。”

    顶层高级套房内,正搂着身材火辣的洋妞泻火的豪哥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匆忙拿起搭在床头的裤子往腿上套,嘴里骂道:“出事了也不告诉老子!这帮废柴!回去把人全换了。”由于动作过猛,拉前门拉链的时候夹住了球皮,疼得他闷哼一声,但还是毅然拉上拉链,抓起柜子里的金色特制m1911,匆忙冲了出去。

    赌厅内,筹码兑换处已经被砸开,这里装潢的如同银行金库,大铁门,铁栅栏,指纹锁,保安严密,用霰弹枪一连射了三独头弹才打开大门,褚向东用灼热的枪口顶着兑换员的脸说:“打开保险柜。”他挂在胸前的一串铁链子上,一枚硕大的银质狼头,青面獠牙格外显眼。

    兑换员是个手脚利索的青年,手指颤抖着从抽屉里拿出钥匙,一不小心掉在地上,又忙不迭的去捡,褚向东不耐烦的拉动套筒吼道:“快!”

    与此同时,一个拿手枪的匪徒用枪点着两个看起来很精明利落的荷官,丢过去一个口袋:“你俩拿着这个,跟我走。”

    两个荷官战战兢兢拿起了口袋,跟在了悍匪身后,赌厅里鸦雀无声,这些赌客都是有头有脸的内地大老板、高级官员,财大气粗但是胆子却比芝麻还小,遇到这种事情早吓得心肝颤了,哪还敢反抗。

    “把你们身上值钱的玩意全拿下来,手表、戒指、镯子、项链,当然还有钱包。”劫匪边走边说,赌客们老老实实褪下身上价值不菲的饰,毫不犹豫的丢进口袋,和性命相比,几万块的劳力士,几克拉的钻戒又算什么,有个贵妇,手上的指环太紧,拼命褪也褪不下来,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匪徒走到她面前站住了,吓得她浑身颤抖求饶道:“就好,就好。”

    匪徒看了一眼,大度的说:“这枚结婚戒指您留着吧,太太。”

    “谢谢,谢谢!”贵妇松了一口气,其余赌客们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一点点,劫匪的绅士风度让他们明白,这伙人确实是求财,而不是要命的。

    一切通讯手段都被截断,公海上也没有手机讯号,所有的保安都被解决,全船各个角落都在监控之中,而此时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钟头,时间相当充足,如果劫匪愿意,把这条船洗一遍都是可以的。

    打劫赌客们身上的浮财只是玩玩而已,劫匪真正关注的还是保险柜里的现钞,这可都是拿出去就能用的不连号半新钞票,以美元和港币为主,也有大量的人民币、澳门元、港币、英镑和日元等,用纸条捆扎的整整齐齐,一沓沓的放在保险柜里,匪徒也不急躁,用枪指着工作人员慢慢往包里装,先装那些票面大的钞票,千元面值的港币、五百面值的欧元,然后才是其他钞票。

    洗劫仍在继续,监控室里的刘子光忽然现客房走廊尽头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这不是豪哥么,他嘿嘿一笑说:“有他客串,这场戏就更完美了。”打了个响指把褚向东叫过来低语一番,褚向东点点头出去了。

    “按计划行动。”刘子光用对讲机低声说了一句。

    豪哥的手心里全是汗,m1911的枪柄湿滑无比,他从十四岁就跟着大哥在庙街混,也算是一路拼杀出来的硬汉,但那都是江湖斗殴,西瓜刀为主的群斗,和这种用枪的战斗截然不同,他不知道对方有几个人几把枪,只是凭着一腔悍勇冲了出来,毕竟这艘赌船对社团来说太重要了,而自己又是第一天被大哥派上船看场子,出了事难逃责任。

    走廊里静悄悄的,豪哥捏了捏枪柄,继续朝前走,忽然前面跳出一个穿迷彩服的人来,豪哥刚把枪举起来,对方的枪就响了,子弹穿过豪哥的手腕,枪落到了地上,对方又是两枪打过来,豪哥的两个膝盖中弹,骨头碎裂,人当场跪在地上。

    迷彩服蒙面人用枪指着豪哥开始大骂:“干**,姓黄的我帮你杀,押运车我帮你抢,你还敢阴老子,你去死吧。”

    豪哥双眼大睁,不明白这番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对方也没打算让他明白,直接砰砰两枪打在豪哥的脑袋上,一颗大好头颅在近距离内被爆开,白的红的糊的满墙都是,灿烂的如同瓜田里烂掉的大西瓜。

    豪哥身后的天花板上,一个摄像头忠实的记录下这一切。

    褚向东啐了一口,转身回去,刚走进赌厅大门,就被一颗子弹打倒在地,然后全船的灯火全灭了,顿时尖叫声不绝于耳,密集的枪声响起,快跑动的声音,身体重重倒地的声音,拳头打在人体上的声音频频传来,赌客们全都吓得趴在地上,只恨自己出门之前没看黄历。

    枪声响了大约十分钟终于停止,照明也恢复了,赌厅门口血流满地,几具穿迷彩服的尸体倒在地上,一个拿枪的男子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赌台上,大声喊道:“大家别怕,我是警察,救援马上就到!”

    赌客们热泪横流,像看天神一般望着这个英俊神武的救世主,毫无疑问,劫匪已经被他消灭,这一点从丢在地上的赃物口袋就能看出,一个口鼻窜血的蒙面人倒在地上,背部两个枪眼还在流血,口袋里的钻戒手表项链滚得满地都是。

    “我的金劳!”

    “我的钻戒!”

    赌客们顿时蜂拥上去猛抢起来。

    突然之间,轰隆一声巨响,船身剧烈的抖动着,爆炸似乎是从船底传来的,那个年轻警察大喊一声:“船要沉了,快跑!”

    赌客们慌了神,也顾不上抢手表钻戒了,一窝蜂的往甲板上跑,此时其他船舱里的水手、服务员也都跑了出来,雨还在下,夜色漆黑,穿晚礼服的客人、白色水手服的船员、紧身衬衫的荷官全都挤在甲板上,眼巴巴的望着船员往下放救生艇,大呼小叫此起彼伏。

    “让我先上,我是xx市的书记!”

    “让我先上,我给你们钱!”

    “谁他妈也别和我抢,我爸爸是xx!”

    鬼哭狼嚎乱乱作一团,场面堪比泰坦尼克号沉船,好在东方女皇号的载客只有几百人,救生艇的位置足够,海水的温度也没那么冰冷,如果按照秩序来,大家都能顺利逃生。

    爆炸声接连不断的传来,浓烟从船舱里飘出来,东方女皇号在慢慢的下沉了,忽然有个妇女尖叫起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还在船舱里!”

    没人搭理他,赌客们都一脸严峻的盯着救生艇,只有那个警察奔过来问道:“太太,你的孩子在几号舱?”

    “5o16号,我把她锁在房间里了。”妇人哭道。

    警察二话不说,拿了块湿布蒙住脸,飞奔进船舱,结果现船舱里居然还有不少迷路的客人,正像没头的苍蝇一般哇哇大哭着乱撞,赌船的布局很大才,各种巷道房间错综复杂,第一次上船的客人迷路也不奇怪,于是警察又给这些人指明了出去的道路,这才来到5o16号房间,就听见里面孩子的哭闹声。

    警察转动门把手,打不开,此时船舱底部的火焰已经烧上来了,浓烟滚滚,呛得人喘不过气,警察大喊一声:“离开房门!”拔出蓝色的竞技手枪朝门锁连射两枪,然后一脚踹开门,把里面哭泣的小女孩往肩膀上一抗,飞逃离。

    当他出现在舱门口的时候,甲板上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众人看到烟熏火燎的英雄出现,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孩子的妈妈痛哭流涕,张开双臂扑了过来。

    警察勉强笑了一下,刚要走出去,忽然一声巨响,气浪将他和小孩推了出去,落在十几米外的甲板上,孩子没事,警察却闭上了眼睛。

    “快上救生艇!”船长大声吼道。

    五分钟,最后一艘救生艇离开了东方女皇号,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东方出现一抹鱼肚白,众人默默无语,望着邮轮的船一点一点下沉,纸醉金迷,奢华无比的国际赌船,带着满船尸体、金钱和罪恶,消失在浩瀚的大海中。

    被救出的孩子泪痕未干,英勇的警察依旧昏迷不醒,远处,香港水警和海事处的救援船正高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