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30 市政府之行
    李志腾被押上了警车,金盾公司的伙计们也戴上手铐押走,囚车闪着警灯离开的时候,金盾公司的总经理驱车赶来,等待他的只有宋剑锋**的一句话:“明天到我办公室来。”

    宋局长不护短,下手狠,是系统内出名的,对于害群之马他是不遗余力的严打,今天这个事儿让他很生气,不但是因为节日的关系,而且因为闹事者大多数是公安局三产金盾公司的人,金盾公司这个单位比较特殊,员工可以合法持枪,如果让这么一帮素质败坏的人持有枪支,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外省不是没有例子,押运员与行人口角,然后开枪打死行人,再不严抓管理,下一个出事的很可能是金盾公司。

    坐在车里,宋剑锋就想好了处理方案,李志腾和金盾公司的这些押运员,一律开除,治安拘留十五天,然后再进行严格的政审,那些流里流气的小青年,绝对不能再用。

    而那个派出所的司机小王,看起来素质不错,好像听刘子光提起过几次,据说还是正经警校出身的,下次有机会和政治处的负责同志说一下,解决一下编制问题,也不是不可以的,毕竟公安系统急需新鲜血液嘛。

    停车场上的警察们收队离去,派出所长老宋拍了拍新来的工勤司机王星的肩膀,颇有深意的说了句:“小伙子,好好干。”

    老王也走了过来,快退休的他早已经宠辱不惊了,不过此时也为王星感到高兴,竖起大拇指说道:“小王,有前途。”

    王星含蓄的笑笑,摸摸大脑袋,啥也没说。

    几家欢喜几家愁,李政委远远地望着王星,狠狠地将手中的烟头掐灭在花坛上,宋局长对自己有成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只要他在位一天,自己就难往上升,正是老宋要调走的节骨眼,自家侄子来了这么一出,这不是成心毁这个当叔叔的么。

    歹徒全被抓走,警察们陆续撤离,饭店门口看热闹的群众也散了,马晓慧一家人上了雨燕车,小车空间太小,坐他们家四口人正好,哪还有叶知秋的位子。

    “叶知秋,今天谢谢你啊,改天请你吃饭。”马晓慧说。

    “行,再联系啊。”叶知秋挥着手说。

    饭店门口恢复了平静,经过这次事件后,道上混的兄弟也渐渐明白了一件事,高土坡刘哥已经洗白了,现在人家打架不派自己小弟上了,直接报警让反恐中队处理,这能量谁能比得了,以后碰见高土坡的人得避着点。

    ……

    第二天,刘子光独自前往市政府,作为江北市的核心机关之一,市政府的大门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平时不光有武警站岗,保安守门,还有三个派出所的便衣在附近转悠,防止那些恶意上访的刁民。

    刘子光此时就比较符合刁民的形象,背着一个旅行包,穿的很朴素,直接就冲着大门走过来,还没靠近大门十米之内,就被三位便衣拿下了。

    “干什么的?”便衣问道。

    “你干什么的?”刘子光反问道。

    便衣从怀里掏出黑皮证件晃了一下:“公安局的。”

    “公安局的你在市政府门口干什么,谁给你的任务?你领导是谁?你叫什么名字?”刘子光连珠炮一样的质问道。

    三个便衣对视一眼,知道这个刁民很难缠,搞不好还懂点法律啥的,便耐心说道:“市政府门口是****,局领导安排我们在这里,是保护市政府的正常工作秩序,这是我们的证件,你可以看清楚。”

    见他们态度还算和气,刘子光才说:“我是晨光机械厂企业代表,江岸区**代表刘子光,来找胡副市长有事情,这是我的证件。”

    “你就是刘子光啊,失敬失敬,怎么不早说,我们把你当上访的了,呵呵。”为的便衣做恍然大悟状,也不看证件了,挥挥手请刘子光进去。

    “谢了。”刘子光径直冲着大门去了。

    另外两个便衣悄声问道:“这人是谁啊?”

    “你们俩啊,开会的时候耳朵哪去了,刘子光都不知道,真失败。”

    刘子光来到市政府大门口,在传达室进行了登记,门卫拿起内线电话通知了胡副市长的秘书,说门口有个**代表叫刘子光的,想见胡副市长。

    做秘书的消息自然相当灵通,胡副市长的秘书小李早就听说过刘子光的名字,并且知道他和胡副市长的女儿关系不错,他迅查看了一下今天胡副市长的日程安排,在两个会议之间有个十分钟的空缺,便对门卫说:“让他进来吧。”

    李秘书想了想,还是走到胡跃进办公室门口,轻轻叩了叩门,走进去说:“胡副市长,刘子光来了。”

    “刘子光?”胡跃进的神情有了微妙的变化,说:“你先接待吧,我还有个会。”

    “好的。”小李转身欲走,身后又传来胡跃进的声音:“等等,高科技产业促进会那边,你打个电话过去,说我晚到十分钟。”

    小李点点头:“是不是让刘子光现在就进来。”

    “可以。”

    刘子光的档案,胡跃进看了不下三遍,这个人如同一匹黑马出现在江北市黑白两道,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就从一个无业游民变成大型企业副总,区**代表,和政法机关也有紧密合作,就连自己的女儿也成了他的好朋友,据说中秋节前一天,胡蓉这丫头还提着礼物去了刘子光家。

    这很不正常,自己女儿的脾气,胡跃进不会不清楚,直爽、骄傲、敢爱敢恨,打小胡蓉这丫头就心高,别人追星,她不追,别人早恋,她不恋,对此胡跃进是既欣慰又担心,不过当父亲的总是希望女儿幸福,胡蓉的人生道路他早就谋划好了,派出所实习,刑警队锻炼,积累一些工作经验和功劳,再转到政工岗位上,等年龄差不多了,再找个门当户对的清白男孩子嫁了,这才是正确的人生道路。

    至于刘子光,完全不在胡跃进的考虑范围之内,这个年轻人太锋芒毕露,太过招摇了,早晚有一天会毁了他。

    从香港回来之后,女儿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居然去买了一堆化妆品和时装回来,开始学打扮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即使今天刘子光不来找自己,胡跃进也会找个机会和这个年轻人聊聊的。

    今天刘子光主动登门,让胡跃进顿感好奇,这小子善于钻营,莫不是来找自己谈胡蓉的事情?不过那是私事,应该去家里才对啊,于是一贯沉稳的胡副市长也耐不住性子了,索性推迟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会议,先来会会这个刘子光。

    不大工夫,李秘书带着刘子光进来了,倒了一杯水放到茶几上就出去了,并且将门轻轻带上。

    胡跃进打量着这个在江北市呼风唤雨的年轻人,掂量着他的份量,胡跃进是刑警出身,看人最准,转入政界之后又亲身经历了一些尔虞我诈的残酷斗争人的功力更加深厚,寻常人他一眼就能看透,用秘书小李的话说,被胡市长盯着,就像没穿衣服一样,浑身不自在。

    此刻胡市长就用他凌厉无比的眼神审视着刘子光,而刘子光则像没事人一样微笑着和胡副市长对视,只是眼神的交锋就让胡跃进明白,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刘子光,我就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啊,哈哈。”胡跃进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走到沙前坐下,这样两人的距离更近一些,也显得融洽些。

    “我也是久闻胡市长大名啊,记得我上五年级的时候,市里出了连环杀人案,专杀穿红衣服的女人,搞得人心惶惶,谁都不敢穿红,是您用了十天的时间就把案子给破了,从此犯罪分子听到胡跃进这个名字无不闻风丧胆啊,我们小孩子玩游戏,也总要一个人演歹徒,一个人演胡跃进哩。”

    “哈哈哈。”胡跃进仰天大笑,他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又是副市长,这些年来听过的马屁不知道多少,对献媚奉承早就没感觉了,但刘子光这种奉承却让他由衷的感到舒畅,在公安局当刑警大队长的时候,是自己人生中最辉煌的一段岁月,难得现在的年轻人还记得啊,突然间,胡跃进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感觉就好多了。

    “老黄历喽,现在跑不动腿,拿不动枪了,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听蓉蓉说你破案很有一手,在香港的时候工作开展的很有成效嘛?”胡跃进从茶几下拿出一盒苏烟来,请刘子光抽。

    刘子光接了烟笑道:“多亏了胡蓉协助,我一个人是没那个能力的。”说着帮胡跃进点燃,自己也点了,两人在屋里吞云吐雾,相谈甚欢。

    不知不觉,十分钟过去了,李秘书推门进来,看到屋里两人谈得正开心,欲言又止,胡跃进看看手表说:“让他们再等半小时。”

    刘子光听了赶紧说:“光顾着聊天,忘了正事了,我今天来,是给胡市长您送礼的。”

    “给我送礼?”胡跃进的目光落到了沙旁的旅行袋上,心中狐疑,送礼哪有这样的送法,背着大口袋送到单位来,生怕纪委不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