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35 作秀县长
    大会议室中,人还没来全,县委县政府有资格来开这个会的干部着实不少,副县长、副书记、秘书长和副秘书长们就是洋洋洒洒三四十口人,干部们腆着肚子,夹着笔记本,端着锃亮的不锈钢老板杯,不慌不忙的来到会议室坐下,三五成群的坐下,摊开本子拧开钢笔帽,打开茶杯盖,等着服务员来续热水。

    这个过程中,周文就坐在门口的位子上,每个进来的干部都很有礼貌的和他打声招呼,但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冰冰的礼貌却让周文感到彻骨的寒冷。

    办公室主任看人来的差不多了,便把在隔壁休息室的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和县委徐书记请了进来,会议正式开始。

    组织部房副部长讲话水平很高,他先把周文叫到自己身旁落座,然后开始讲话,肯定了南泰县委县政府近期的工作成绩之后,宣布了市委常委会的决议,调周文同志为南泰县县长,接下来介绍了周文的简历和工作成绩,台下一片寂静,等房部长说完,干部们这才鼓起掌来。

    房副部长讲完,县委徐书记表讲话,先是代表县委欢迎周文同志加入到南泰县的经济建设工作中来,然后要求大家紧密团结在县委县政府班子周围,扎扎实实抓工作,认认真真高落实,争取经济建设迈上新台阶,早日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徐书记讲完,轮到新县长表态了,周文拿过话筒放在面前说:“组织上调我到南泰县主持工作,我感谢组织的信任,同时也感到压力很大,任务很重,众所周知,南泰县经济展较慢,工业底子薄弱,农业也欠达,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一戴就是十几年,农民和城镇居民的收入水平较低,作为南泰县新一任领导班子成员,我认为大家应该齐力同心,在徐书记的领导下开展工作,把招商引资放在位,为南泰县的经济腾飞添砖加瓦。”

    就这短短的几句话,周文的表态就算结束,他又把话筒转给了徐书记,下面的干部们没料到有笔杆子之称的周文居然讲话这么简洁,愣了片刻后才开始鼓掌不过大多数人对他的讲话不以为然,脱贫致富的口号都喊了十几年了,套话而已,没什么新意,看来这位省委一号看中的年轻干部,也没什么斤两啊。

    徐书记做总结言,他又洋洋洒洒的讲了一大堆,这才宣布散会。

    送走房副部长和刘子光,周文来到了自己的新办公室,这是县政府白宫大楼里最宽敞的一间办公室,以前唐县长就在这里日理万机的,办公室布置的很豪华,桌椅都是红木的,整整一面墙都是书架,上面摆满各种崭新的典籍,彰显着主人的博学多才,墙上显眼的位置,挂着一幅字,据说是某位名家的手笔,唐县长被逮捕之后,个人财产被没收查封,可是这幅字却留在了办公室。

    几个工人正往外搬家具,新县长自然不能用老县长用过的家具,而且唐县长是犯事下台的,晦气。

    周文看着几乎还是崭新的红木办公桌和真皮沙问道:“这些家具怎么处理?”

    “搬到储藏室先放着。”办公室主任解释道。

    “哦。”周文点点头,倒背着手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转了两圈,这间大办公室足有五十平方,分内外套间,外面办公室,里面套一个卧室,卧室里有洗手间,灯具地毯家具洁具用的都是最高档的产品。

    “周县长,这是家具名录,你先参考一下,如果不满意,还可以订做。”办公室主任递上彩色印刷的家具产品名录,请县长大人钦点,周文看也不看就说:“不用了,把我县长助理那间屋里的桌椅拿过来用就可以。”

    “那些办公家具太简单了些……”办公室黄主任直搓手,这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在办公室位子上做了十五年了,处事圆滑八面玲珑,哪能不理解周文的意思,新县长这是特立独行,显示自己的廉洁清明呢,可是照这样搞法,自己朋友办的家具厂可就没生意了。

    “用熟了,习惯。”周文淡淡一笑,县长大人一言九鼎,黄主任不再多言,指挥工人把周文原来的桌椅搬了进来。

    中午,县机关食堂,小办事员们闹哄哄的排着队,手里端着不锈钢餐盘,依次从窗口前经过,让大师傅往他们的餐盘里打两块肉,一勺子青菜,一陀米饭或者两个馒头,青菜豆腐鸡蛋汤用不锈钢保温桶盛着,勺子就搁在桶里,每人可以舀一勺子。

    别看南泰县政府修的富丽堂皇,食堂装修的也像豪华大饭店,可是这伙食实在不敢恭维,一方面是因为县财政紧张,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食堂承包人是办公室黄主任的内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姐夫,那就吃定这些小办事员了,反正科级以上的干部从不到食堂吃饭,也得罪不到谁。

    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白衬衣黑裤子,和蔼的笑容,斯文的面庞,从桌子上拿了一个不锈钢餐盘就走到了队伍中,排队吃饭的都是县政府里最底层的人,诸如保安、打字员之类的,但他们的消息可一点也不闭塞,立刻就认出这个人是原来的周助理,现在的周县长。

    “周县长好!”

    “县长好。”

    大家让开一条道路,请周文先打饭,周文却笑道:“排队排队,总有个先来后到嘛。”

    轮到周文的时候,大师傅格外多给了两勺子肉,青菜也尽量打了些菜叶子,可是即便如此,周文看到这菜还是微微皱眉。

    实在太寒酸了,两块莫名其妙的肉看起来不知道是内脏还是淋巴,青菜上还有虫眼,看了就倒胃口,米饭是那种最便宜的杂交米,煮出来松散不黏,口感很差,至于青菜豆腐鸡蛋汤就更可怜了,用漏勺都捞不出什么干货来,估计这整整一锅汤用料不过一个鸡蛋。

    周文以前当旅游局长兼县长助理的时候,和其他局长一样,从不到食堂用饭,这还是他第一次到食堂来,饭菜质量之差让他大为诧异,但是当领导的这点城府总是有的,饭菜质量差,总不能怨人家大师傅,这里面牵扯的道道多了,在基层工作过不少年的周文自然心里亮堂的跟明镜似的。

    端着餐盘,周文举目四望,正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这俩小伙子是县政府的保安,退伍兵出身,上回**时,他俩护着周文赴汤蹈火,当时周文曾经许诺过转正之类的条件,可是随着后来下乡镇,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里没人吧。”周文笑着问道,把餐盘放到了桌上,两个保安受宠若惊,赶紧站起来说:“没人,没人,周县长您坐。”

    周文坐下,一边吃饭一边和两个保安拉着家常,家里都有什么人,结婚了么,每月能拿多少钱之类的,两个保安有些拘谨,也不敢吃饭了,两手垂着老老实实回答着县长的提问。

    “这么严肃干什么,吃饭聊天而已,快吃,一会儿都凉了。“周文笑着说,就像个和蔼的兄长一般,慢慢的气氛融洽起来,其他小职员也都嘻嘻笑着凑了过来,县长那就是天一般高的存在,能和县长一起吃饭,回去之后至少有吹嘘半年的谈资。

    吃完了饭,周文站起来笑道:“我得赶紧走了,再不走被你们当成大熊猫参观了。“

    一阵哄笑,办事员临时工们都被风趣幽默的周县长逗笑了,等他走了才三三两两的议论起来。

    ……

    下午两点,县政府牌照的轿车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局长科长们喝的满脸通红的走进办公室,中午周文在食堂用饭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他们耳朵里,不到下班时间,“作秀县长”的绰号就出炉了。

    仿佛为了坐实这个绰号似的,周文第二天就在县电视台的午间新闻里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和电子邮箱公布出来,搞了个所谓的县长热线,县长邮箱,接受广大群众的投诉与建议。

    一时间县政府里又是嘲讽声一片,尤其是那些实权派副县长们,丝毫也不掩饰对周文的轻蔑,论年纪论资历论政绩,他们哪个不比周文强,就是因为周文善于作秀,善于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才越级当上这个县长,自从任命宣布以来,原本斗得不可开交的副县长们此刻却结成了同盟,矛头一致对准了周文。

    上任一周,周文没有任何举动,每天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其间只陪着老婆孩子在县城转了转,吃了顿野猪肉,还是自己掏钱付账。

    就这样平静了一周,周文终于有所动作了,他在政府工作会议上提出,要为大河乡修建一条公路,解决老百姓雨天出行难的问题,话音刚落,交通局长就开始哭穷,说局里一点钱也拿不出来,周文质问每年上面拨付的扶贫修路款哪去了,为什么一条公路修了三年还没修好。

    主管交通基建和主管财政的副县长都出来打哈哈,说周县长你不了解具体情况,南江公路是南泰县煤炭外运的重要通道,现在货运成本居高不下,运输卡车载限严重,屡禁不止,公路当然要年年养护了。

    说这话的时候,几个副县长看周文的目光都带着怜悯和鄙夷,好像在说,这么简单的基本情况你都不了解,还当什么县长。

    周文果然被呛得没话说,会议草草结束。

    第一回合全胜,副县长们对周文更加鄙视了,就这水平还当县长呢,当个县长秘书都嫌他不够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