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47 校园求爱晚会
    晚饭时间,朱毓风的身影出现在食堂里,但他并没有打饭,而是找了张桌子默默的等待着,一直等到学生们吃完饭,三三两两的离去,收拾桌子的女服务员出现的时候,他才猛然站起,走过去一把抓住温雪的手腕说:“别做了,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温雪吓坏了,用力把手往回抽,但朱毓风的手劲太大,挣不开,她慌张的喊道:“你干什么!”

    “我叫朱毓风,中文系的,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相信我,我会帮你。”朱毓风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对女孩他一向很霸道,做出这种举动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一下午的深思熟虑,这个女孩触动了他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仅仅是中午的惊鸿一瞥而已,这个纤细柔弱的身影就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中,当听到她那悲惨的身世时,一股强烈的保护欲涌上来,让他几乎想立刻冲到食堂去对那个女孩说:“我会保护你!”

    朱毓风高大威猛,学习优异,家世显赫,从初中时期就是被女孩子倒追的对象,只要勾一勾手指,什么班花校花自然会投怀送抱,他从没有追女孩子的经验,但信心却很足,这个女孩不是因为家庭贫困勤工俭学么,从此后她的一切花销用度,朱毓风全包了,甚至连女孩生病的父亲他都考虑在内了,不就是肾病么,换肾不过三十万而已,两个月的零花钱罢了,只要女孩开心,朱毓风什么都舍得。

    看到女孩惊慌失措的样子,朱毓风下意识的松开手,说:“对不起,我……”

    咣当一声,朱毓风觉得后背生疼,回头一看,食堂的大师傅拿着煎包子的平底锅怒容满面的站在他身后,厉声喝道:“泡妞泡到食堂来了,你哪个学院的!你辅导员是谁?”

    朱毓风大怒,劈手就把平底锅夺了过来,怒道:“敢动我,信不信我把你食堂买了。”

    这个食堂主要是服务数学系的学生们,理工科的大学生都不怎么爱看热闹,更不认识在大一新生中声名显赫的朱毓风,但他们却认识温雪,别看理工宅男们不善于表达,但不代表心里没有,不知道多少学长已经把温雪当成了自己的梦中情人,此时见到心中的女神遇到麻烦,顿时围拢过来,窗口内的工作人员也拿着擀面杖和菜刀走了出来,虎视眈眈的看着朱毓风,还有人打电话报告了学校警务室,用不了几分钟,保安就会赶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朱毓风悻悻的把平底锅放下,用手指点了点围住他的人,又对温雪说:“没关系的,我等你。”说完径直向外走去,他生得高大威武,眼神彪悍,围观学生不由之主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雪啊,没事吧?”张师傅关心的问道。

    “没事,谢谢你张师傅。”小雪答道,脸色都有些白,看来吓得不轻。

    “大家都散了吧,没事了没事了。”张师傅拿起平底锅回去了,一边走一边摇着头叹息了一句:“唉,生个漂亮女儿也是麻烦事儿啊。”

    温雪心神不宁的干完食堂的工作,拿了一袋剩下的包子馅,推着自行车回宿舍,出了食堂不远,就看到路边围着一堆人,一辆造型粗犷的黄色越野车停在路边,车头上坐着一个人,破洞牛仔裤,翻毛山地靴,怀里抱着一把吉他,正在低头弹唱着许巍的《蓝莲花》。

    看到温雪从面前经过,那人的歌声忽然高亢起来:心中那自由地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

    略微沙哑的嗓音将这蓝莲花演绎的美轮美奂,围观学生们的目光随着歌手的眼睛转移到了温雪身上,他们这才明白,原来这是一场校园求爱啊。

    温雪只觉得脸上烧,低着头推着自行车一溜烟的跑了。

    朱毓风放下吉他,潇洒的一甩头,跳上酷路泽FJ,转移阵地继续去女生宿舍楼下演唱。

    当他驱车来到女生楼下的时候,阿武等人已经赶到,买了整整一万多白玫瑰铺在女生宿舍楼下,本来这种求爱应该用红玫瑰才合适,但是风少觉得只有白色的玫瑰才能衬得上心中女孩的气质,所以斥巨资将北清大学方圆十里内的白玫瑰全都包圆了。

    这栋宿舍楼的主体住户是理工学院的女生,而理工学院向来以盛产恐龙著称,平时来个男的都稀罕的什么似地,更何况这种校草级别的美男了,全楼的女生都轰动了,端着饭碗趴在窗口看西洋景。

    阿武他们卖力的布置着,将一万朵白玫瑰布置成一个巨大的心形,花海占用了整条道路,但是来往车辆都很配合的绕道而行,这种校园求爱是大家最喜闻乐见的事情,就在他们布置鲜花的时候,学校各个新闻社的记者们闻风而动,喜欢看热闹的学生们也不远数里从远处赶来,一时间女生宿舍楼下人山人海,来晚的连位置都找不到。

    最高兴的是楼上的女生们,居高临下可以看到这场胜景的全貌,温雪所在的3o8室三个女生都趴在窗口紧紧盯着楼下的花海,嘴里啧啧连声。

    “看,那就是朱毓风,好帅啊,不知道哪个女生这么有福气。”王月琪的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星来了。

    宁馨儿心中飞快的盘点着宿舍楼中能和自己相比的女孩,算计了半天也得不到结果,难道说朱毓风是冲着自己来的?她又有些不敢相信。

    豪车、花海、帅男,情歌,女生花痴梦里的一切元素都在,让人不疯狂都难,朱毓风依然坐在车头,这回换了一把电吉他,线路连在汽车的音响上,车头灯大开,功率十足的氙气灯照着花海,拨弄一下吉他,出嗡嗡的声音,围观女生们顿时尖叫起来,为朱毓风充当免费拉拉队。

    一切就位之后,朱毓风开始演唱,依然是以情歌为主,深情而饱含沧桑的歌声,忧郁的眼神,绚烂的花海,以及女生宿舍楼上配合打开的所有灯光,夜色中的女生宿舍楼下,简直就是一场情歌嘉年华音乐会。

    而此时温雪却不在宿舍里,她拿着包子馅走在偏僻的花园里,这里有一座假山,是北清大学的野猫们的欢乐家园,每逢傍晚时分,温雪就会拿着一些吃的东西来喂猫。

    膘肥体壮的野猫们看见温雪过来,顿时喵喵叫着围拢上前,温雪拿出包子馅放在石板上,但是野猫们闻了闻竟然不吃,扭头跑了。

    温雪很纳闷,跟着野猫们的脚步来到假山另一边,现一个少年正拿着塑料袋往地上倒,是那种市里卖的猫粮,怪不得这些没良心的野猫不愿意吃包子馅了。

    少年听到有人来,抬头一看,四目相对,两人都愣了。“

    “是你?”

    “是你。”

    两人都笑了。

    “我叫韩冰,中文系大一。”

    “我叫温雪,数学系大一。”

    两人都觉得很巧合,温雪寒冰,对仗工整,一个中文一个数学,对应的也很贴切。

    “我……”

    “我……”

    两人同时开口,却又同时改口道:“你先说。”

    “你喂它们多久了?”还是温雪先问了。

    “在北清附中上学的时候就开始了,后来因为去外地耽误了一段时间,前天刚回来,就又开始喂了。”少年答道。

    “是么,那你一定都认识它们了。”

    “嗯,那只最胖的,我叫它猫王,因为它最厉害,别的猫都怕它。”

    “是么,我也叫它猫王,这么巧啊。”温雪惊喜的叫起来,眉飞色舞。

    “不会吧,这么巧,那只三花母猫,我叫它伊丽莎白,你呢?”韩冰笑着说道。

    “我啊,我叫它顾大嫂。”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慢慢前行,聊了一路,不知不觉到了分别的地方,昏黄的路灯照耀下,小径上铺满了落叶,荷塘里倒映着月色,韩冰踌躇了一下,说道:“明天你还来么?”

    “如果你来到话我就不用来了,食堂的肉馅不是每天都剩的。”温雪认真的回答道。

    “这样啊。”韩冰怅然若失,停了几秒钟又问道:“那你每天都在食堂打扫卫生么?”

    “是的。”

    又是一阵沉默,温雪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我先走了。”

    “嗯,再见。”韩冰却站着不动,一直等到目送温雪的背影消失在远方才离开,不远处的树荫下,一辆黑亮的轿车正静静地停着。

    韩冰坐进汽车,半天不说话,干练的司机望了望后视镜内少年忧郁的脸庞,开口问道:“少爷,去哪里。”

    “回去。”

    司机刚刚启动汽车,韩冰又改了主意:“去樱花大道。”

    ……

    当温雪回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晚会正进行到**,阿武他们搞了几百只红蜡烛,围在花海边际,红烛摇曳,玫瑰飘香,朱毓风卖力的演唱着《野百合也有春天》,他已经唱了十三歌了,但是心中的女孩却还没有出现,连观众们都有些着急了。

    温雪不知道宿舍楼下正在搞活动,她推着自行车在人潮中艰难前行,却被车头上的朱毓风一眼看到。

    朱毓风当即按住了电吉他的弦,停止了演唱,音乐戛然而止,四下一片哗然,随即他们就意识到,正主儿来了!

    “温雪,I1oVeyou!”朱毓风大声喊道,阿武他们也跟着大喊:“I1oVeyou!I1oVeyou!”

    在他们的鼓动下,现场的男生都跟着起哄般大喊起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温雪身上,女生们也跟着喊道:“答应他吧,答应他吧!”

    3o8里三个女生都惊呆了。

    “哇!温雪竟然是今晚的主角!”陆谨惊叫道。

    王月琪呆呆的不说话,撅起了嘴巴。

    宁馨儿冷着脸把头缩回来,戴上了耳机开始听英语。

    ……

    正当温雪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时候,学校保安队及时赶来了,手电筒的光芒乱照,保卫处的人用电喇叭喊道:“马上恢复道路原样!不相干的学生赶紧回自己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