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54 卡洛斯湖屠戮
    数十个黑影悄无声息的接近了医疗队营地,他们手中的自动步枪反射着微弱的光芒,帆布筒军靴小心翼翼的踩在积满树叶的腐殖土上,贝雷帽下是漆黑的一团,只有偶尔露出的白牙才显出这是一张人脸。

    领队的是个肩膀上三颗花的军官,他注意到了营地上空飘拂的红十字旗,从挎包里拿出防水地图看了一下,指挥士兵绕过了营地,继续向前进,斥候现了部落聚居地,军官下令士兵们散开,将村落团团围住,然后派出了喷火兵。

    两个高大的士兵背着燃料罐,手里拿着长长的喷火器,看起来就像是农药喷洒员,但他们所要灭杀的不是害虫,而是活生生的人类。

    噗的一声,长长的火苗喷了出来,桔红色的高温火焰瞬间吞噬了土著民的茅草棚,睡梦中的部落居民惨叫着从茅草棚里奔出来,身上还带着熊熊火焰,喷火兵狞笑着继续喷洒着烈火,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

    部落的房子多采用泥巴和芦苇、树枝搭建,丝毫不具备防火能力,火借风势,一下就点燃了整个部落,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犬吠和哭叫声混成一团,不时有火人冲出来,然后倒在地上挣扎着,痛苦的死去。

    但部落毕竟有上百座房屋,不是两个喷火兵就可以烧完的,悍勇的部落战士从睡梦中惊醒,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就抓起床头的弓箭起了反击,一支尾巴上黏着羽毛的箭矢射中了喷火兵,但是原始的骨制箭镞无法洞穿厚实的石棉防护服,英勇的战士反而被一股火龙烧成了焦炭。

    这种苏式的火焰喷射器只能持续几次射,所以喷火兵把大火点燃之后就停止了喷射,任由火势蔓延,那些侥幸逃出去的部民则被埋伏在外面的军人用步枪射杀或者用刺刀捅死。

    看着自己制造出来的炼狱,文度族军人们露出了满足的表情,熊熊烈火映红了他们的黝黑而狰狞的面庞,一双双瞳孔里倒映的全是挣扎的火人。

    枪声响起的时候,刘子光和方霏正在值班室里聊天,方霏每隔十分钟就会拿手电去雨棚下看那些正在疟疾的病人,溜达一圈回来身上就多几个大包,非洲的蚊子可不是吃素的,比国内的同类体格大了好几圈,吸血也特别给力,望着方霏身上的大包,刘子光心疼的说:“这一年多真是辛苦你了。”

    方霏说:“还好啦,我觉得挺充实的,这一年多所经历的事情,学到的东西,比在江北住十年学到的都多,我在考虑回去之后是不是听妈妈的话,去英国继续进修呢,臭坏蛋,你支持我么?”

    “当然支持,学费我来出,你可能不知道吧,你当初借给我那五十万块钱,现在已经翻了好几倍了。”

    “骗人,你就喜欢骗我,嘻嘻,不过我喜欢,对了,你妈妈催你没有,你也老大不小了,再不结婚家里该急了。”

    “没事,三十出头正当年,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哪能被家庭拖累呢。”

    “真的?不许骗人哦,骗人的话鼻子要长长的。”方霏嘻嘻笑着来拧刘子光的鼻子,忽然瞥见窗外火光熊熊,半边天都映红了,她忽地站起,抓起手电筒说:“出事了!”

    刘子光也站了起来,先将靠在墙角的霰弹枪提了起来,哗啦一声推上子弹,这才出来查看。

    医疗队的医生们也从各自房间里出来,震惊的望着远处的火势,谷队长大喊一声:“别愣着了,快去救火!”

    “等等!”刘子光大喊一声,众人都望着他。

    “这是凝固汽油燃烧才有的火焰!”刘子光说,话音刚落,枪声就响了,大威力FnFa1自动步枪的枪声在夜色中格外刺耳,无数的宿鸟飞上了天空,黑压压的如同一团黑雾。

    “不好,是政府军!”谷队长反应很快,马上做出部署:“老汪,马上叫醒所有人准备撤离,小方,你负责病人,小麦,你带几个男同志和保安一起守住大门。”

    麦嘉轩却忽然愤怒的嚷起来:“都是他不好,要不是他杀了哨所的士兵,也不会把军队招来!”

    “够了,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军队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但要们也要防范于未然!”谷队长倒是个精明干练的人,立刻判断出军队的目的,令刘子光不由得怀疑起这个女人是不是有军方的背景。

    医疗队有两个当地保安,是从圣胡安雇来的文度族人,穿着卡其制服,拿着双筒猎枪,吓唬吓唬动物还行,在军队面前就只能是挨打的份儿了,两个保安嗅到了空气中烤人肉的味道,早就吓得面无人色,当麦嘉轩来到门卫室的时候,现地上丢着两杆猎枪,保安已经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不好了,保安跑了!”麦嘉轩再次大惊小怪的咋呼起来,刘子光径直走过来,一把将他推开,捡起两只猎枪,塞给两个看起来靠谱点的男医生:“拿着,扣扳机就能射,明白么!”

    两个男医生紧紧握住猎枪,如同握住手术刀一般,用力的点着头,但刘子光却看到他们的双腿在颤抖。

    “放心,不会有事的。”刘子光说完就要往外走,却被谷队长喝住:“你干什么去!”

    “我去救他们。”刘子光脚下不停,边走边说。

    “不许去,我是营地的领导,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这里就要服从我的管理,我决不许任何人的任何行动给我的人带来危害!”谷队长声色俱厉,竟然将刘子光镇住了。

    方霏也冲了过来,紧紧拉住刘子光的胳膊,满眼都是紧张。

    “难道放任那些士兵屠杀民众么!”刘子光怒吼起来,虽然只相处了一个晚上,但他也被这些善良淳朴的人民所打动。

    “我说了,不许去!”谷队长依然严厉,但刘子光却看到她的眼中晶莹闪烁,是啊,在这里行医这么久,对部落的感情总是比刘子光要深厚的多得多,做出这种决定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看着满院子惊恐万分的中国籍医护人员,还有紧紧拉扯着自己的方霏,刘子光也陷入了僵局,他不清楚对方有多少兵力,也不熟悉这里的地理环境,虽然有信心救出一部分人,但没有把握全歼这些军队,但他却不能同时又救人又保护营地,如果被激怒的军人袭击了医疗队,方霏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最终刘子光还是选择了自私,他的内心从来没有像这样煎熬过,紧紧握住霰弹枪蹲在营地门口,耳畔全是烈火中的惨叫声,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地拉着他的衣服,回头,是方霏的泪眼。

    “你只是一个人,救不了那么多人……”

    刘子光没有说话,此时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他唯有揽过抽泣的方霏,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医疗队的家当本来就不多,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儿,谁也顾不得收拾行李了,仓促把珍贵的医疗样本放进背包,把病人抬上汽车,所有的坛坛罐罐都不要了,司机动着卡车,准备逃离这个炼狱。

    忽然,一队军人向这边过来了,为的士兵朝天放了一枪,营地里顿时鸦雀无声。

    这些人是政府军的精锐,从他们头上翠绿色的贝雷帽就能看出来,士兵们举着枪闲庭信步,根本没把营地里的人当回事,他们封锁了营地的大门,并不进去,而是站在门口虎视眈眈,医疗队员们现这些士兵腰带上竟然悬挂着血淋淋的人头,锋利的丛林砍刀还往下滴着血,而这些杀人魔王竟然谈笑风生,若无其事。

    医疗队每个人都陷入深深地恐惧之中,包括镇定自若的谷队长眼中也流露出一丝不安,刘子光手握霰弹枪藏在人群之中,估量着对方的战斗力,如果没有这些医疗队员的话,他尚可放手一搏,但是有这么多手无寸铁的同胞在,自己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他暗自做好了打算,待会如果动起手来,就算拼了命也要保大家安全。

    等了一会儿,军官来到了现场,刘子光不认识西萨达摩亚的军衔,但是从这个人傲慢的态度和肩膀上的三颗小星星可以判断出他起码是个上尉,是这帮军人的长官。

    军官穿着美式四色迷彩服,腰间系着草绿色的帆布腰带,帆布枪套里是一把勃朗宁1935型手枪,老欧洲殖民地的人都喜欢这种经典的武器,他腋下还夹着一根藤条,力图使自己有一股欧洲职业军官的味道。

    一辆横肉的上尉用文度族语言嚷了几句,医疗队的翻译说:“军官先生说要进来搜查卡耶族叛军。”

    谷队长站在门口,冷峻的说:“你告诉他,这是国际红十字会的营地,带武器的人不能进。”

    翻译战战兢兢的把话翻过去,上尉果然恼羞成怒,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他的士兵们也叫嚣着往前冲,拉动着枪栓恫吓着医生们。

    面对血淋淋的刺刀和黑洞洞的枪口,谷队长竟然寸步不让,上尉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硬气,他感到自己军官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抽出手枪对准了谷队长的鼻子。

    正在千钧一之际,一张百元面值的美钞出现在眼前,一个陌生的东方男子微笑着把钱递了过来,在上尉鼻子底下晃了晃,并没有说话。

    上尉眉毛倒竖,凝神屏气,恶狠狠地盯着刘子光,刘子光毫无惧色的和他对视,另一只手藏在背后,食指就搭在霰弹枪的扳机上。

    ……

    有位朋友投了三千贵宾,让我压力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