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59 尸山血海
    乔治.伍德从旁边的女士手中接过那个从庄园中救出来的黑小孩,道声谢,又对道格拉斯律师说:“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道格拉斯说:“你的庄园负债累累,光是政府的税款就欠了几十亿比索,还不算那些工人的薪水,没付款的机器设备和工具,你只用了一比索就把这么大的负担转移给了一个无辜的年轻人,难道不是黑心么?”

    伍德先生耸耸肩,说:“威廉,你不能这样看问题,我经营不好不代表别人经营不好,我看这个年轻人很有干劲,说不定会在西萨达摩亚闯出一番名堂。”

    道格拉斯律师苦笑道:“我怕他这个新种植园主活不到那一天了,西萨达摩亚的乱局恐怕要维持很长的一段时间了,这里没有石油,没有黄金,只有贫瘠的土地和无所事事的暴民,国际社会会抛弃这里的,你等着瞧好了,乔治,你这份合同会害了他的。”

    “那倒未必,合同又束缚不了他,他完全可以离开圣胡安,回到自己的国家,难道库巴将军还能追到中国去索要税款么?我只是给了他一个机会而已,同时也是给我的庄园一个机会,我不希望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种植园毁在那些黑鬼手里。”

    “但愿上帝保佑他的。”道格拉斯闭上了眼睛躺在座位上,不再说话。

    白人们乘坐的大客车离开了,饭店大堂立刻显得空荡荡的,倒不是因为人员减少了,而是缺了主心骨,虽然西萨达摩亚独立多年,但是白人依旧是圣胡安上流社会的主体组成部分,他们大多从事医生、律师、企业家、大商人的职业,把持着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而且他们拿的都是欧洲国家的护照,军警也不敢轻易触犯他们,有白人在,圣胡安大饭店的安全就有保障,他们走了,饭店也就岌岌可危了。

    饭店的白人总经理也跑了,只剩下黑**堂经理维持运作,他把保安、厨子、司机、服务员都召集起来训话,说用不了多久圣胡安就会恢复平静,白人经理还会回来,希望大家不要参与骚乱,做好本职工作,到时候一定会有奖励。

    饭店工作人员们惶恐不安的听着他训话,没有一个人说话,等他讲完就各自回去工作了,临时组织起来的保安队拿着棒球棍、高尔夫球杆在饭店门口值班,大门口已经用沙袋垒起来了,只留下一条车道。

    刘子光坐在沙上,手里捏着那份合同,脑子迅盘算着,在这样一个战乱的国家经营种植园绝非什么好生意,否则伍德那个老狐狸绝不会以一万比索的象征性价格把产业白送给自己,唯一能指望的是安德森现的矿产,想到这里,他捏了捏口袋里一小块黑色的矿石,准备起身去教会医院把安德森的笔记本电脑拿来,矿藏的秘密一定在那里。

    刚要起身,大堂经理过来了,向刘子光伸出手道:“刘先生您好,能和您谈几句么?”

    刘子光和他握手道:“当然,圣地亚哥先生。”

    “叫我保罗就可以,我想现在的局势您也很清楚,饭店里只剩下你们这些外国人了,有你们在,那些暴徒就不敢进来,所以我冒昧的恳求你们,不要抛弃我们,我知道这很过分,但是……”

    说到这里,保罗叹了口气,抱住了头,这位年轻的黑人经理承受了极大地压力,连日奔波透支了他的精力,连西装脏了都没来得及换。

    “我不是领队,所以我无权做主,你可以去找那位女士试试。”刘子光指了指正在救死扶伤的谷队长。

    “谢谢。”保罗过去找谷队长,刘子光也起身去找方霏,把合同和那块矿石递给她说:“拿着,这是咱家的新产业。”

    方霏郑重其事的接过来,问道:“你又要去哪里?”

    “去教会医院看看,暴徒很可能会袭击那里。”

    “千万小心。”

    ……

    当刘子光开着路虎穿越极度危险的街区抵达教会医院的时候,这里已经被暴徒们洗劫一空,卡耶族病人被斩杀在病床上,血流的满地都是,屋子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没有一个活着的人。

    刘子光手持雷明顿小心翼翼的搜索着,终于在停尸房里现了安德森,可怜的地质勘探员已经变成冷冰冰的尸体,而暴徒并没有放过他,把他的衬衫和皮鞋剥走了,空背包丢在地上,只有几个黑色的矿石,笔记本电脑不知所踪。

    无奈,刘子光只得驱车回去,在距离医院不远的道路上,他现了一辆翻倒的救护车,车身上的红十字极其醒目,车尾印着的标志和教会医院门口的一摸一样。

    他赶紧下车察看,现维多利亚医生被困在车里,车体变形,一条钢梁压住了她的腿,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

    “医生,再坚持一下,我来救你。”刘子光返身回路虎车上拿了撬棍和铁锨,但是却失望的现这两样工具完全派不上用场,任何震动都会给维多利亚带来更深的伤害。

    他灵机一动,取出几枚子弹,拔下弹头倒出火药,堆在钢梁的末端点燃,搞了一个小型的爆破将钢梁炸断,这才救出了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医生腿部受了重伤,幸运的是没伤到大动脉,救护车上有急救包,她指挥刘子光帮自己扎住腿部,每隔十五分钟放开一次。

    “必须马上缝合伤口,不然我这条腿就保不住了。”

    “没问题,我马上送你去圣胡安大饭店,那里有医疗队。”

    说着刘子光就抱起维多利亚连同她的背包放到自己的车上,风驰电掣向饭店驶去,可是前方的道路被燃烧的公共汽车堵塞了,远处还有成群的暴民向这边走来,他们手中的武器已经鸟枪换炮,从棍棒砍刀变成了ak47。

    刘子光赶紧倒车绕道,尽量走偏僻的小路,走着走着,他注意到建筑物上蹲满了乌鸦,黑漆漆的大鸟如同地狱的使者,冷酷无情的注视着他们。

    汽车转过一道弯,刘子光忽然踩了刹车,维多利亚挣扎着起来问道:“怎么了?”

    刘子光没说话,指了指前面,维多利亚坐正身子一看,顿时捂住嘴巴惊呼道:“上帝啊!”

    满街都是尸体,层层叠叠人摞着人,血腥味直扑鼻子,成群的乌鸦在上空盘旋,惨状宛如地狱。

    刘子光下了车,震惊的望着这一切,这些遇难者无疑都是卡耶族人,男女老少都有,黑压压一片足有上千人之多。

    “哦上帝啊,上帝啊。”维多利亚颤抖起来,眼泪夺眶而出。

    “这是种族灭绝。”刘子光说。

    “你帮我把他们拍下来好么?我想让国际社会知道这里生的一切。”维多利亚颤抖着递过来一架单反相机。

    刘子光默默接过相机,从多种角度拍摄了大屠杀后的现场,足足拍了几十张照片,这才把相机还给维多利亚,动了汽车,深吸一口气说:“我要从他们身上压过去。”

    “不!求求你,不要再伤害他们了。”维多利亚掩面哭泣道。

    “没办法,文度族民兵已经现了我们。”刘子光指指后视镜,一群挥舞着武器的乱民正奔过来。

    路虎从整整一条街的尸体上压过去,车厢起起伏伏,车轮下传来的感觉让人心情极度不适,维多利亚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刘子光双目直视前方,钢牙咬碎。

    终于摆脱了追兵,路虎的轮胎上血迹斑斑,开到饭店门口的时候,那帮服务员清洁工都吓呆了,保罗闻讯出来,也惊呼道:“天啊,你们是从尸山血海里出来的么?”

    “你说对了,保罗。”刘子光跳下车,将维多利亚抱了下来,两个服务员立刻奔过来接住伤员,送进去急救。

    “医院的其他人呢?”保罗看看车里没有其他人了,疑惑的问道。

    “都死了,这边局势怎么样了?”刘子光说。

    “情况又恶化了,库巴将军在电台里号召所有文度族人起来杀光卡耶人,建立文度族单一民族国家,他宣布成立了文度族民兵组织,亲自担任总司令,据说这支军队有足足五千人!”保罗紧张的向刘子光介绍着局势,现在饭店里能商量事的人不多了,刘子光算一个。

    “库巴不相信军队了么?”刘子光问。

    “军队中卡耶族士兵倒戈了,警察系统也瘫痪了,他只能依靠民兵了。”

    正说着话,外面一阵嘈杂,原来是乘车去机场的白人们狼狈而回,他们涌进饭店,散坐在大厅里惊魂未定,乔治.伍德跑到酒吧一连要了三杯威士忌灌下去才压住惊慌,擦着脸上的血对刘子光说:“机场里一架飞机都没有了,到处都是民兵,天知道他们从哪里弄到那么多的武器,竟然有自动步枪。”

    “没有飞机?马利根的飞机也不在?我记得他的飞机引擎出了故障,应该没那么快修好的。”刘子光问道。

    “老珍妮还在,不过被军队充公了,我也没有看到马利根,也许他被士兵打死了吧。”伍德又灌了一杯酒下去道。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喧闹,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生了,文度族民兵前来接收饭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