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62 英雄载誉归国
    卡耶族反抗军占领了机场,营救了大批难民,尽管这些难民中也有不少文度族人,但他们并没有展开报复行动,而是带着难民们返回丛林,因为圣胡安方向烟尘滚滚,政府军大部队杀来了。

    刘子光随反抗军一起撤离,临走前他把机库里的塞斯纳小飞机拖了出来,找了五个黑人士兵用绳子拖着走了,也算是对自己的小小补偿。

    回到反抗军大本营,陈马丁把刘子光引荐给了自己的舅舅,老国王的儿子,卡耶族领导人,西萨达摩亚王储博比殿下。

    博比是个四十岁的沉静男人,身穿干净整洁的米色短袖猎装,举手投足之间颇有英国绅士派头,据说他曾经在伦敦上过大学,是王室里的开明派,这也是他成为王储的重要原因。

    王储能说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正儿八经的伦敦牛津腔,因此和刘子光的交流很顺畅,事实上他曾一度怀疑刘子光也是牛津大学毕业的,但刘子光向他解释说,中国中学里教授的英语的都是这个味儿,殿下虽然不太理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亲爱的朋友,您对卡耶族的帮助将铭记史册,我会颁给您一枚勋章,为您在圣胡安街头立一座铜像,但是先我们要推翻库巴的暴政才行,您说是么,我的朋友。”

    刘子光当即表示同意,他说:“殿下,我很乐意为您服务。”

    “马丁告诉我说,你们的工厂正在为我们生产武器,而且价格很优厚,我很感激你们为西萨达摩亚解放事业所做的一切,如果您不反对的话,我还想聘请李先生做反抗军的步兵教官,他说您是他的上级,需要您的同意。”

    刘子光看看李建国,后者微微点头。

    “王储殿下,事实上我拥有一家安全防卫公司,可以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军事训练服务,当然价钱也是很优厚的。”刘子光见机说道。

    但博比殿下可不是陈马丁那种只去过中国的土条,他眉毛一扬道:“谢谢您的好意,这方面我已经有安排的,我将会聘请全欧洲最好的雇佣兵为我打仗,当然还有美国人,您知道,这方面他们更专业。”

    王储见多识广,处世干练,虽然他谢绝了刘子光的提议,但还是用高规格的礼仪款待了这位卡耶族难民的保护者,在殿下的陪同下,刘子光检阅了卡耶族反抗军的仪仗队。

    这是王储能拿得出手的最像样的部队了,数十名彪悍的黑人小伙子,穿着绿色的T恤和迷彩军裤,表情严峻的站成两排,手中平举着ak47。

    刘子光注意到他们手中的ak47的准星护圈是整个圆环,而且护木下方有折叠刺刀,顿时明白这是中国造的56式冲锋枪,这种武器在非洲极为泛滥,价钱便宜量又足,很容易搞到。

    检阅了部队之后,刘子光享用了一顿不一样的美食,虽然是流亡王室,但也保留着贵族排场,管家佣人齐上阵,银餐具和白餐巾都少不了,王储殿下彬彬有礼,说话滴水不漏,但刘子光却觉得他总有点不对劲的地方,想了又想终于想到一个贴切的词儿:纨绔。

    席间,王储高谈阔论,似乎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告诉刘子光,国际社会不会承认库巴的独裁政权,联合国安理会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派出维和部队介入西萨达摩亚事务,而残暴的库巴将会以种族灭绝罪被海牙国际法庭处于死刑。

    刘子光说:“既然和平即将来临,那么我们的合同是不是也要终止?”

    王储大度的说:“理论上来说,我们确实不再需要那批原始的武器,但是合同既然已经签订,那么还是执行好了。”

    看得出王储的情绪很高涨,刘子光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如果没有生圣胡安大屠杀的话,那么国际社会或许真的不会关心这里生的一切,是卡耶族国王当政还是文度族总统上台,对他们来说没有本质区别,但是当大屠杀生之后,国际社会就不可能继续沉默,他们必须做些事情出来。

    也就是说,库巴的昏招反而帮助了博比殿下,此刻殿下正为这件事兴奋不已,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忧伤,似乎死的只不过是几万个蚂蚁而已。

    饭后,王储殿下照例要进行午睡,刘子光和李建国在营地旁聊着天,原来李建国和马丁抵达罗安达之后,先去刚果找了赵辉介绍的那个叫李斯特罗夫斯基的俄**火商,购买了五十支中国造56式冲锋枪,马丁手头的资金实在有限,买不起俄国和东欧生产的ak,更买不起美国的m16,所以只能选择质优价廉的中国货了。

    这笔生意实在太小,李斯特罗夫斯基不提供货运服务,还是他们自己租了辆卡车一路从刚果运回来,好在非洲国家的边境线形同虚设,即使遇上盘查,塞一点钱也能应付过去。

    所以李建国出的虽早,实际上却比刘子光晚到两天,抵达之后他就开始训练那些只会使用长矛弓箭的土著士兵,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教会这些从没摸过自动武器的半原始人使用枪械,打得准不敢说,起码他们现在知道枪口应该对着敌人了。

    “看来你的任务很艰巨啊。”刘子光说。

    “给我时间,我一定能把他们练出来,虽然苦点累点,也危险点,但总比在江北烤羊肉串强吧。”李建国自嘲的一笑道。

    “有些人天生就是战士,你大概就是这种人吧。”刘子光很理解李建国的选择,安逸平凡的生活对他来说就是慢性毒药,这种人宁愿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也不愿碌碌无为的生活着。

    在丛林中过了一夜之后,刘子光启程返回贝宁,出乎他意料的是,王储殿下竟然要亲自送他,而且是开飞机送他。

    原来刘子光从圣胡安国际机场抢来的那架塞斯纳小型飞机是王储殿下的私人飞机,忙了半天还是帮了别人的忙,刘子光不禁有些失落。

    小型飞机的起降不需要专业跑道,士兵们清理出一块平坦的空地就能起飞,事实上王储殿下这次前往贝宁也是为了政治避难,他可不乐意呆在丛林里指挥作战,那是参谋长和国防大臣的活儿,王储的职责是筹集资金,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

    小飞机可以坐六个人,除了飞行员之外,还有王储的秘书、保镖和佣人,令刘子光惊叹的是,王储的佣人竟然是小阿瑟。

    不过想一想也就理解了,现在流亡王室人手紧张,小阿瑟在四星级酒店里当过服务员,好歹属于专业人士,自然是王储的最佳选择,而小阿瑟对这份新工作也极为满意。

    经过数小时的飞行,王储的飞机抵达了科托怒国际机场,王储一行随即转机飞往英国,伦敦是个政治氛围极为宽松的城市,很多国家的流亡统治者都在那里避难,作为曾经在英国留学的博比来说,伦敦当然是避难地选。

    辞别了王储,刘子光在机场储物柜中取出了自己的阿玛尼西装,又买了一份报纸看,头版上居然是自己拍摄的大屠杀照片,看来维多利亚实现了她的话,把照片交给了美联社。

    在机场饭店耽搁一夜之后,刘子光终于坐上了飞往国内的航班,漫长的飞行之后,终于抵达了寒冬中的都国际机场。

    从飞机舷窗中可以看出,北方大地已经银装素裹,一夜之间从夏天来到冬天的感觉很奇妙,出了航站楼,寒风扑面而来,刘子光竖起了西装领子,钻进一辆出租车,随手拿出了手机按了开机键。

    未接电话和短信息接踵而来,几乎把电话撑爆,有家里打的电话,有李纨打的电话,有胡蓉的信息,公司的业务汇报短信,刘子光没管这些,直接打了个电话给江北市立医院的方副院长。

    电话响了半天终于有人接了,接电话的人告诉刘子光,方院长去省城了,听说是去见他女儿。

    这下刘子光放心了,医疗队安全归来就好。

    来到东亚大酒店,刘子光才给李纨回电话,说自己有急事忙了几天,现在刚回都。

    电话那端的李纨显然很生气,埋怨刘子光把事情办砸了,本来约好和证监会领导的会面,他竟然放了人家的鸽子,打电话就是关机,整个人好像人间蒸了一样。

    “这几天我在国外,电话也不通,没办法和你联系,真的。”刘子光解释道。

    李纨冷笑道:“你不会告诉我说,你在那个什么西非小国救死扶伤吧。”

    “没错,我确实在西萨达摩亚呢这几天,和难民们在一起。”刘子光笑着说。

    “你还奋不顾身的和暴徒作斗争,保护了难民的安全,对吧。”李纨说。

    刘子光嘿嘿笑着:“报纸上都登了?咋说的?”

    “援外医生奋不顾身抢救难民,英勇牺牲载誉归国,还是盖着国旗回来的呢,不过,你叫麦嘉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