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8-65 纽约交易
    办公室里没有暖气,空调也没开,窗户大开着,股股冷风从外面吹进来,王志军身穿一件单薄的运动服,头上却有热气升腾着,他听完刘子光的话,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刘哥,打打杀杀的生活,弟兄们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刘子光摆摆手,拿出烟来抛给王志军:“志军,我所说的冒险,并不是在江北市混黑道开场子,那种打打杀杀太小儿科,现在混社会混的都是一个钱,哪有多少真需要玩命的机会,我说的是真正的冒险,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的那种,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的战斗。”

    王志军抽着烟,仔细思考着刘子光的话,半晌才道:“当兵的时候,都是图退伍能安排工作,跳出农村,没有谁真喜欢当兵,不过再部队过了三年之后,才真正热爱上那种军旅生活,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机会,又能赚钱的话,我愿意参加,但是别人我不敢保证,毕竟出来工作谁也不想随时把命送了。”

    刘子光说:“我懂了,天生喜欢戎马生涯的人并不存在,他们需要在过程中爱上这种生活,没有经历过怎么谈得上热爱呢,这样吧,你帮我找五个军事素养过硬,胆大心细的伙计,有趟公差要出,春节怕是不能在家过了,不过出差补助很优厚,每月一万二千块,公司负责买意外伤害保险,你问问有谁愿意干。”

    王志军眼睛一亮:“待遇这么优厚,我这就下去问他们谁愿意干,对了,去哪里出差?”

    “非洲,战乱频的地区。”

    刚送走王志军,电话铃就响了,竟然是市公安局的号码,刘子光拿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嗲里嗲气的女声:“刘子光,猜猜我是谁?”

    刘子光一愣,心说胡蓉啥时候喜欢开这种玩笑了,不过他迅反应过来,笑道:“我猜你肯定不是苗可可。”

    “坏死了,一猜就准,对了,我找你有事呢,新官上任三把火,韩局长的头一把火就是清退手续不齐全的临时聘用人员,组织部门审核了你当时从警的手续,现差了很多,所以……”

    “所以我也被清退之列是吧,没关系,回头你来拿我的警服和证件就是了,本来就是帮老宋的忙客串一下而已。”刘子光豁达的说道,虽然他心里有一点点的不痛快,但也没必要和人家小女孩作。

    “你能理解就好了,韩局这个老狐狸,把得罪人的活儿都交给我干了,连你这样立过功的人都要清理,真是飞鸟尽良弓藏啊,唉,不说了,有人来了,再见啊。”

    放下电话,刘子光拉开抽屉拿出一个金属构件,骑上自行车去了晨光机械厂,找到邓云峰说:“老邓大哥,我这有个东西,你帮我用优质钢材加工一下,不惜成本,一定保证质量,记住,你一个人加工,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邓云峰现在已经是车间主任了,但是手上的活儿可没拉下,他翻来覆去的看着金属件,皱起眉头欲言又止。

    “看出来是啥了?所以我让你保密,不过你放心,这玩意不在国内使用,绝对不会出事。”

    邓云峰这才舒展了眉头说:“光啊,你可吓到我了,咱晨光厂虽然有这能力,可是造枪可是犯法的事儿,现在正严打呢你听说没?”

    刘子光哈哈一笑:“果然是老邓哥,一眼就看出来什么东西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是63式的机匣,这玩意我小时候见过,那时候跟老爷子在部队随军,这枪不行,用了没几年就撤编了,你要造多少来着?”

    “先造五十个吧。”

    “五十个!”邓云峰倒吸一口凉气,五十个机匣就意味着五十支自动步枪,别说是混黑道的了,就连市公安局怕是没这么强的火力,刘子光是个办事靠谱的人,绝不会乱来,看来这批零件真是为外国客户加工的。

    “行,我亲自帮你做,全用钢材铣出来,绝对保证质量。”邓云峰信誓旦旦做了保证。

    随后刘子光又询问了那批长矛弓箭的生产情况,邓云峰告诉他,那批货是加班生产出来的,早就装集装箱省城海关去了,不知道现在出海没有。

    ……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地矿五队方面出了五个勘探技术员,刘子光这边出了五个保卫人员,一共十个人,护照签证一应事务都交给卫子芊办理,临行之前,刘子光拿出两部Isatphonepro海事卫星电话交给带队的王志军说:“一部你们拿着用,另一个交给李建国,他会在边境接你们。”

    这种海事卫星电话价格便宜,信号覆盖全球每个角落,可以和普通电话互通,适合远洋渔业、沙漠荒原、野外勘探使用,就是价格稍微贵点,每分钟通话费高达十元人民币,不过相对它不可比拟的优越性,这点钱刘子光还是出得起的。

    卫子芊还帮他在开曼群岛注册了一家离岸公司,名字叫红石控股,在上海和香港开设了银行账户,方便资金来往。

    ……

    就在刘子光忙碌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纽约街头,冬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黄色涂装的出租车成列停在路边,供热管道上方,乞丐竖起大衣领子,不时仰脖子灌下一口用食品卷换来的烈酒。

    马丁.马尔罗尼是纽约一家矿业勘探事务所的营业部副主任,四十五岁的他和很多纽约人一样,在新泽西有自己的房子,妻子儿女以及一条叫卡尔的狗,每天开着一辆半旧的雪佛兰轿车去纽约上班,生活过的无忧无虑,富足美满。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马尔罗尼喜欢赌博,他已经欠下了九万五千美元的赌债,这笔钱等于他一年半的薪水,而他的信用卡已经负债累累了,更加严重的是,如果让事务所的老板知道他是个赌徒,那么工作也会丢掉。

    就在马尔罗尼一筹莫展之际,一件来自遥远非洲的快递帮了他的大忙,安德森.布莱恩特是矿业勘探事务所的一名工程师,马丁到这家事务所任职的时候,安德森已经为他们在非洲工作了十年,是当之无愧的非洲通。

    可怜的安德森.布莱恩特在圣胡安的骚乱中死去,遗体已经运回他的堪萨斯老家,而作为公司资产的笔记本电脑则被送回了纽约,正好落在马尔罗尼手里。

    马尔罗尼尝试着打开安德森的电脑,看看是否存在有价值的资料,电脑设置了密码,马尔罗尼尝试了好几次,最后用安德森儿子的生日才打开了电脑,进入文档浏览了一番后,他只觉得一股血涌到了头上,看看四周同事都在忙碌,悄悄拿出优盘下载了电脑里的一个文件,然后将其彻底删除。

    今天,马尔罗尼穿上了新西装,来到了纽约第五大道上的一家很上档次的饭店,他的大学同学,如今在澳洲一家巨型矿业集团担任小头目的理查德.索普请他的客。

    索普点了两份龙虾,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这顿饭起码要吃掉马尔罗尼半个月的薪水,要不是索普请客,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这种高级饭店用餐的。

    “理查德,看来你当初选择去澳洲工作是对的。”马尔罗尼不无羡慕的盯着索普身上考究的西装和领带说,这是巴黎时装周最新的款式,没有几千美元是买不到的,据说索普还没结婚,每星期都要换一个新鲜的妞儿,这让马尔罗尼又痛恨又嫉妒。

    “我很幸运,负责亚太地区,你知道,亲爱的马丁,中国钢企是一团散沙,他们的钱最好赚,托他们的福,我的职务升迁的很快,现在已经可以参与高层决策了。”

    “你真是好运气,理查德。”马尔罗尼幽幽的说。

    索普先生状态很好,他爽朗的说:“说说你吧,马丁,有什么新闻?”

    “是这样,我这里有一份文件,我觉得你大概会感兴趣。”马尔罗尼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份打印文件递过去道。

    索普先生漫不经心的接过来扫了两眼,眼神立刻变了,聚精会神的又看了一遍,惊叹道:“马丁,你确定这上面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这是用生命换来的资料,你看到的都是真的。”

    “为什么要给我看?”索普把文件递回去,身子往后一靠,看着老同学的眼神已经变幻莫测了。

    马尔罗尼勉强一笑:“理查德,你知道我薪水不高,凯特又看上了一套新窗帘,孩子们长大了,也需要新的卧室家具,所以,我需要钱。”

    “马丁,你想把这个秘密卖给我对么?”索普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的,是这样,我想你应该是最好的买家。”马尔罗尼被索普咄咄逼人的眼神逼得有些退缩,他的这种行动如果让事务所知道了,辞退是不可避免的,而且还会遭到起诉,身败名裂。

    “好吧马丁,你开个价,我看看能不能接受。”

    “五十万美元,我觉得值这个价。”马尔罗尼一狠心报出了这个数字,实际上他也是狮子大开口,说出来就有些后悔,怕吓到索普,毕竟这只是一份初步的勘探报告而已,能不能开采出来,能不能运出来,甚至能不能取得开采权都是未知数。

    没想到索普只是淡淡一笑:“五十万美元,我给你一百万美元,但是你要绝对保证,这个秘密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我可以用凯特和孩子们保证,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原始资料我已经删除了,而可怜的安德森,昨天才在堪萨斯下葬。”

    “是么,太好了,我这就给你开一张支票。”索普拿出支票本刷刷写了个数字递给对方,马尔罗尼接过来一看,喜出望外,眉开眼笑。

    索普让侍者拿了两杯香槟过来,和马尔罗尼碰杯道:“今天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