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4 追击*
    阿富汗荒凉的高原上寸草不生,雄伟的崇山峻岭之巅白雪皑皑,荒无人烟的道路上除了尘土还是尘土,刘子光他们没有通讯设备,没有地图,没有gps,没有交通工具,只能依靠着关野的记忆往回走。

    “小子,你确定这是回去的方向?”赵辉显然对关野的野外生存技能不是很信任。

    关野抓着sVd的枪管扛在肩上,看起来就像个阿富汗老兵,他晃晃肩膀,什么也没说,有资格进入T部队的人自然不是寻常菜鸟,他不需要用语言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远处似乎驶来了一辆汽车,三人立刻警觉起来,刘子光把昏迷的哈米德放到道路中央,然后站在原地等待,赵辉和关野就地隐蔽起来,准备过一会出其不意的杀出来。

    不大工夫,那辆汽车开到眼前,众人却大跌眼镜,这是一辆车头严重挤压变形的丰田皮卡,轮胎也瘪了,一边开一边冒着黑烟,更可笑的是驾驶室里坐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眼睛忽闪忽闪看着他们。

    关野没动,赵辉一瘸一拐走过来,和开车的小孩交流了几句,得知这辆车是他在附近捡的,而这个孩子则是附近某个部落的放羊娃。

    “这样,孩子,我出钱把这辆车买了好不好?”赵辉用不是很流畅的普什图语外加手势说着。

    “好,我要美元。”身处这种环境,连孩子都知道美元才是硬通货。

    赵辉耐着性子被小孩讨价还价半天,终于谈妥了价格,用二十美元买下了这辆仅仅和废铁没有太大差距的皮卡,然后小孩欢天喜地的跑了,刘子光把哈米德放到了车厢里,赵辉爬进了驾驶室,开始尝试动汽车,可是该死的皮卡居然熄火了。

    “让我试试。”刘子光朝动机部位猛踹了几脚,说:“再动。”

    赵辉狐疑的拧转钥匙,汽车居然动起来了,他欣喜的朝刘子光竖起了大拇指,关野此时也爬到了车厢上,但刘子光却站在原地不动。

    “你们先回去,我去看看能不能把东西带回来。”刘子光淡淡的说着,低头点了一支烟。

    “你,一个人?”赵辉匪夷所思的一拍方向盘,问道:“吃顶了吧兄弟,玩命不是这么玩法。”

    关野也催促道:“快上车!不要擅自行动。”

    刘子光把机枪扛在肩头说:“关野你什么军衔?”

    关野一愣道:“我是陆军少校。”

    “老赵你呢?”

    “我,我有军衔么?好像证件上也是少校吧。”赵辉道。

    “我们三个都是少校,不存在上下级概念,既然是军人,就要以任务为重,我已经决定了,谁也别劝我。”

    见刘子光一副毅然决然的架势,赵辉先妥协了,丢了个弹匣给他说:“小心点。”然后一踩油门开着破车走了。

    烟尘散尽,刘子光才现路边站了一个人,是扛着sVd的关野,T部队的新队员一副拿你没辙的口吻说:“你真应该加入老T,而不是什么公司。”

    “算了吧,相比起来我更习惯这种散漫的生活。”刘子光说完,扛着机枪向大山深处走去。

    关野是军人世家出身,十六岁参军,十八岁进陆军学院,毕业后在福建前沿担任过一段时间的步兵排长,后来多次深造进修,当过军区副司令的警卫参谋,军区特种大队的中队长,狙击教官等,最近又选入总参直属的T部队,年纪轻轻就是少校,绝对算得上是军中骄子。

    而赵辉他们则是属于总装下属的机构,整天花着国家的钱穿梭在灯红酒绿之中,游走在华盛顿、巴黎、东京这种地方,他们的生活充满了夜礼服和香槟酒,豪华汽车和私人飞机,与T部队完全属于两个战线上的人,霓虹闪烁的都市属于永昌贸易,而荒漠和丛林则属于老T。

    而现在,一个半路出家的贸易公司职员都敢直面武装到牙齿的部落军阀,身为荣誉感极强的T部队一员的关野,又怎么甘心落后呢,刘子光说的对,他们都是少校,谁也命令不了谁,而通讯工具又坏了,在得不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必须充分挥自主性,利用一切条件完成任务,这才是一名合格的老T应该做的事情。

    两人一路无语,走到刚才生战斗的山洞旁边,看到战场已经被打扫干净,就连空弹匣也被捡走了,武装分子没有北约军队那么财大气粗,一枚子弹,一颗手榴弹他们都不会浪费。

    关野在军队中学到的技能终于派上了用场,在阿富汗这种干旱而没有植被的地形下,寻找踪迹不是很难,他沿着车辙印向前搜索而去,两人就这样一直走到了晚上,漫天繁星璀璨无比,阿富汗的夜空几乎是透明的。

    关野坐了下来,好奇的望了一眼刘子光:“你不累?”

    “不累。”刘子光拿出水壶递给关野。

    关野接过来晃了晃,惊讶道:“是满的,你一直没喝?”

    “喝吧,休息五分钟继续前进。”刘子光没有废话,趴在一个岩石上用望远镜搜索着远方。

    关野掏出高能量巧克力棒咬了一口,喝了点水,揉了揉小腿肚子,就站起来说:“走吧。”

    刘子光一副铁人般的架势,他又怎么能示弱呢。

    夜间搜索前进绝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就连T部队的关野也不例外,继续前进了两公里后他就放弃了。

    “不能再走了,看不到敌人的踪迹,走岔了路就前功尽弃了。”

    于是两人就地休息,找个了避风的土窝,在兴都库山脉的寒冷中睡眠是很不舒服的事情,因为搞不好就会因为失温而在半夜冻死。

    也不知过了多久,关野忽然感到有人在推自己,他立刻睁开眼睛抓起枪,刘子光小声说:“你听。”

    关野凝神屏气倾听着,风从北方吹来,带来阵阵枪声,听起来交火非常激烈。

    “至少五公里以外,我听到有德什卡大口径机枪和Rpg7火箭弹爆炸的声音。”关野说。

    “咱们没有其他线上的部队在这一带活动吧?”刘子光问。

    “应该没有。”

    “那继续睡吧。”刘子光

    关野看看夜光手表,记住了时间,凌晨两点钟。

    天蒙蒙亮的时候,两人就出了,这回方向绝不会搞错,他们一直向北进,大约五公里后终于抵达一个小村落。

    这是一个典型的阿富汗村庄,错落有致的土坯房屋,土坯围墙,和大地浑然一色,袅袅炊烟升起,看不到任何武装人员或者车辆的踪迹,即便无人机侦察到这里也只会认为这是一个普通的小村落。

    “车辙印,和山洞前的一样。”关野把望远镜递给了刘子光说,此时两人趴在距离村庄六百米外的一堆岩石后面,正仔细观察着这个可疑的小村子。

    刘子光接过望远镜看了看,皱起眉头道:“他们昨晚抓了几个承包商。”

    关野通过狙击步枪的瞄准镜望过去,果然看到一间土房内有人影晃动,两个穿着511裤子,鲨鱼皮软壳和奥克利沙靴的白种人被押了出来,两人都是血头血脸,手无寸铁,标准的承包商打扮。

    武装分子们则包着头,穿着肮脏的阿拉伯长袍,手里拿着ak47,他们喝令两个白人靠墙站好,然后又从屋里拉出一个披头散的女人来。

    “靠,原来是他们抓了英国女医生。”关野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激动。

    刘子光也想起临来之前在家里电视上似乎看过这条新闻,国际社会一致谴责恐怖分子的卑劣行径,要求他们迅放人,没想到背后的解决方式竟然这么激烈,可惜的是这帮承包商打败了。

    望远镜里的女人似乎在哭喊着,挣扎着,看不清她的面目,武装分子们开始殴打两名承包商,用脚踢他们,用枪托砸他们的脸,还有一个人端着小巧的数码摄像机在一旁拍摄着,一群抱着枪的武装分子冷漠的在一旁注视着。

    似乎有人出命令,一个武装分子开枪了,当着女人质的面用自动步枪扫射两个承包商,打得他们在地上抽搐不已,尘烟扬起,哒哒哒的枪声传了过来。

    “他们在杀人!”关野的呼吸有些急促。

    “干你该干的事情。”刘子光冷冷的说,他继续用目光搜索着村子,现了一个同样拿着sVd的家伙,那家伙大大咧咧的坐在土墙上,手中sVd的红色护木极其醒目,真正的狙击手绝不会如此张扬的出现,所以可以确定他是一个菜鸟。

    “你掩护,我上,动手的时候我会给你信号。”刘子光说完,端着机关枪就要过去。

    “等等,他们在明面上就有二十个人,村子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兵力。”

    “那又怎么样,我们两个人足够了。”刘子光拔出斯捷奇金自动手枪打开保险,又放回胸前的皮质枪套内,掰开匕鞘上的按扣,检查了Rpd的弹链,义无反顾的向小村子走去。

    “可是……”关野想阻止他,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如果情况不妙,你可以先行撤退。”刘子光停下又补充了一句。

    关野暗暗咬牙,拉动sVd的机柄推上了子弹,瞄准镜的十字牢牢罩住了六百米外土墙上的敌人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