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5 鏖战阿富汗村庄
    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小股的旋风掠过干燥的地面,吹起大片烟尘,刘子光利用地形作掩护,迅的向小村落接近,整个人如同一只敏捷的猎豹。

    “靠,战术动作赶得上我们教官了。”关野嘟囔了一句,继续观察着敌情,忽然一辆丰田皮卡从村落中驶出,车厢上架苏式大口径高射机枪,黄澄澄的弹链吊在下面,吓得他一个激灵。

    这可是远程压制武器,如果面对的只是拿ak的武装分子,关野有信心用手中的sVd制造一场单方面屠杀,但是对方的大口径机枪却可以完全扳回劣势,用强大的火力把自己打成碎片。

    他不由得隐隐担心起来。

    刘子光借着刺眼的阳光掩护,从东面接近了村庄,他靠在一堵矮墙后面,把轻机枪背在身后,拔出军用匕从矮墙后面走出,悄悄靠近一个靠在墙角抽烟的武装分子,走到他背后忽然勒住他的脖子,把刀从脖子侧面刺进去,喉管登时被割断,人软绵绵的躺下了,ak47掉到了地上。

    把人拖到墙后面,他又拽出了斯捷奇金自动手枪,这把枪是7o年代后期生产的aps型,枪管略有延长,枪口处有螺纹可以外接快卸式消音器,他从容的拧上消音器,冲着远处的关野做了个手势。

    关野从瞄准镜中看到了刘子光的手势,立刻开枪射击,第一枪击中了对方狙击手的头部,当场将其击毙,然后又打死了处于刘子光前进路线上的几个武装分子。

    枪声传来,武装分子们顿时警觉起来,两个机枪手丢下烟蒂刚跳上皮卡,还没来得及掉转机枪口就被关野准确的射击命中,7.62毫米钢芯弹击中机枪手的脑袋,旋转着从他后脑勺钻出去,血和脑浆糊满了土墙。

    刘子光迅靠近关押着人质的房子,这是一栋封闭式的阿富汗式建筑,不用想都知道里面肯定有几只枪口在里面等着自己,他把手枪插回枪套,顺着土墙悄无声息的爬上了房顶,从天窗望进去,几个穿长袍的家伙正紧张兮兮的瞄准着房门,两个人质蹲在墙角。

    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斯捷奇金开火,手枪在这种狭窄的环境下远比轻机枪要便利好使的多,不到两秒钟时间,屋里的武装分子甚至都没来得及抬头看一眼就全被打死了,每人都是头顶中了两子弹爆头而亡。

    墙角的女人质吓得尖叫起来,另一个承包商打扮的男子却只是抬起被血糊满的脸看了一眼,刘子光脸上蒙着阿拉伯围巾,身上穿着肮脏的军用外套,根本看不出身份来。

    刘子光拍了拍女人质的脸,用英语说:“收声!”当他看清楚女人质面庞的时候,却愣了一下,这不是自己曾经在马六甲海峡和新航班机上见过的华裔女子奥莉薇么,怎么转眼又变成英国籍志愿医生了?

    来不及细问,他拔出匕割断绳索,又把那个承包商解开,这个倒霉的白人男子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都被血污糊住,他的左腿裤管里露出一截合金假肢来,刘子光又是一愣,这家伙不是自己曾经在缅甸见过的雇佣兵么,当时他的小腿被炸断,已经奄奄一息,没想到又咸鱼翻生,跑到阿富汗挥余热来了。

    承包商伤得很重,已经不能走路,他迷惑的看着刘子光,用微弱的声音说:“给我一支枪。”

    刘子光捡起一支ak47丢给他,问道:“你还行么?”

    “你们走,我掩护。”承包商说。

    忽然外面传来普什图语的问话声,刘子光根本不答腔,直接把背上的强机枪拽过来冲着门口就是一个长点射,门外哀号连连,但是一枚手榴弹也丢了进来,黑黝黝的苏式手雷在地上滴溜溜打着滚,刘子光的瞳孔迅缩小。

    这么狭窄的空间内爆炸,谁也逃不了,对方是经验丰富的士兵,肯定不会留出让敌人捡起手雷反丢回来的时间。

    妈的,大意了,刘子光心中暗骂,可就在爆炸前的一瞬间,断腿的承包商猛扑上去,用身体压住了手雷,轰然一声响,血肉糊满了墙壁,刘子光脸上身上也沾满了碎肉。

    奥莉薇刚要尖叫就被刘子光捂住了嘴,他指了指门外,奥莉薇眼珠子动了动,惊恐的眨眨眼睛表示明白。

    几个武装分子接近了屋门,有人轻轻推开门,一张脸迅出现了一下,看到室内一片狼藉,还以为全被炸死了,便又放心的走了进来,哪知道迎面一刀刺来,刀刃从眉心间刺入,当先一人仰面朝天倒下,后面的人还未动作就被暴风骤雨般的子弹扫倒,武装分子们纷纷后撤,又遭到关野狙击步枪的打击,死伤惨重。

    如同刘子光所说的那样,他们俩对付二十名武装分子绰绰有余,十五分钟后,所有敌人被肃清,关野背着枪跑过来,两人搜索了整个村子,却失望的现,无人机不在这里。

    “他们不是普通的部落军阀,而是塔利班。”关野检查了尸体之后得出结论。

    “普通军阀以求财为主,不会轻易绑架外国人,即使绑架也是以勒索为主。”关野指着缩在墙角的奥莉薇说。

    “无心插柳啊,先把她送回去吧,好歹是条生命。”刘子光说,他从死人身上搜出一些烟叶,撕了张旧报纸卷着抽起来。

    “会有人救她的。”赵辉指着丢在角落里的一堆武器说,那是承包商们的sR47自动步枪,那是一种使用ak47弹匣的美式斯通纳步枪,适合深入敌占区的特种部队使用,还有一些卫星电话和高频电台之类的玩意,不过都已经被砸坏了,塔利班早就被美国人的精确打击打怕了,最恨这种会暴漏目标的高科技玩意。

    屋里还有塔利班们吃剩下的烤羊肉和馕,两人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刘子光撕了半张馕递给奥莉薇,可她却只是死命的摇头。

    “不吃没体力逃命。”刘子光把馕塞到了奥莉薇手里,转头问关野:“准备好了么?”

    关野灌了两个水壶的羊奶背在身上,拍了拍身上装满的弹药袋说:“ok”

    可是刘子光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他做出一个奇怪的举动,趴在地上用耳朵倾听着,听了一会直起身子说:“有五辆汽车从东北方向来。”

    “会不会是北约军队或者阿富汗警察?”关野的神情也变得严峻起来。

    “不知道,你带她先走,我掩护。”刘子光端起一挺缴获的pk通用机枪说,这是一种苏联制式的压制武器,使用7.62x54R子弹,25o弹盒,威力和火力持续性远ak47和Rpd轻机枪。

    “一起走!”关野不由分说的吼道。

    “别废话,一起走谁也逃不了,我拦他们一会,你们进了山就安全了,我随后就到。”刘子光说着,又从角落里捡了一些杂七杂八的武器。

    关野咬咬牙,不再坚持,拉了奥莉薇就走,刘子光不慌不忙的在村口布置起来。

    五辆造型粗犷的苏联造军用卡车从远方驶来,隔着老远就能看到烟尘滚滚,或许是出于职业军人的敏感,车队距离村长还有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武装分子们吵吵嚷嚷着从车上下来,呈散兵队形包抄过来。

    趴在制高点上的刘子光当即用德什卡大口径机枪开火,第一辆卡车撕裂,还没来得及下车的士兵被打的血肉模糊,车厢里肢体内脏横飞,惨状极其恐怖。

    武装分子立刻展开回击,两Rpg7火箭弹呼啸而来,刘子光一个翻滚从土房子顶上滚下去,小屋在爆炸中变成一堆废墟,重机枪也成了废铁。

    ak的枪声密集的响起,武装分子三面包抄过来,当中一股刚走到村口,为一人看到摆在路中央的定向炸弹,顿时大吼一声卧倒,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无数颗钢珠把他们打得千疮百孔。

    刘子光拿出几枚烟雾弹,拉开保险销,走几步就丢一颗,村庄里顿时弥漫着各种颜色的烟雾,能见度变得极低,武装分子们的人数优势被抵消了,只能靠大声喊叫来互相联系,这就为刘子光提供了便利,哪里有脚步声和喊声就往哪里开枪,pk机枪有节奏的枪声在烟雾中时不时响起,每响一声就有一个武装分子哀号着倒下。

    此时关野刚带着奥莉薇走到山脚下,他回望狼烟四起的村庄,从腰间拿出手枪和烟弹递给奥莉薇说:“拿着!”

    一阵狂风改变了局势,烟雾被一扫而空,武装分子们的视线变得清晰起来,他们渐渐锁定了对手的位置,用疯狂的扫射封住了刘子光所有的去路,然后一个家伙扛着Rpg7出现了,朝着刘子光藏身的屋子扣动了扳机。

    刘子光在房子被击中的前一秒跳了出来,同时用机枪猛扫面前的敌人,火箭弹爆炸的气浪掀起无数瓦砾尘土,他的视野渐渐变得模糊起来,眼前的敌人动作似乎变慢了,子弹壳一枚枚从抛壳口跳出来,带着灼热的白烟落在地上,缠着头巾的武装分子喊着什么,但是只能看见他们的嘴一张一合,却完全听不到声音。

    耳膜被气浪震得暂时失聪了,刘子光一个翻滚半跪在地上继续扫射,可是pk机枪的弹盒却很不巧的打光了,扔掉机枪再去拿手枪已经来不及了,眼瞅着都能看见敌人狰狞的面孔和黑洞洞的枪口了,熟悉的sVd枪声终于响起,面前的几个家伙全都一枪爆头死掉。

    刘子光趁机捡了一挺Rpk74.检查了弹药之后和关野背靠背站着,问道:“怎么回来了?”

    “你欠我个人情还没还,不能让你这么死了。”关野说着,举枪打死了五十米外冒头的一个家伙。

    “我怎么不记得欠你人情。”刘子光也端起枪一阵猛扫,把几个武装分子压在了土墙后面。

    “回去再说,走!”关野暴喝一声,接连抛出两枚手榴弹,向西南方向冲去,刘子光紧随其后,两人互相掩护,用精准而凶悍的火力杀伤着对方,眼瞅着冲到了村口,两辆皮卡却突然冲到面前,两挺大口径机枪喷着火舌扫射过来,两人不约而同的向后扑去,地上升起一排尘烟。

    武装分子们在重机枪的支援下再度围了过来,几十只ak47一起开火,密集的枪声如同暴风骤雨,藏身的土墙被打得尘烟滚滚,想露个头还击都不可能。

    “他们又来援军了,这下完了。”关野丢下打空了的sVd,把手枪拽了出来,拉动套筒,一颗子弹跳了出来,他伸手抓住塞进口袋说:“留给自己的。”

    “没到那时候。”刘子光冷冷的说道。

    一架米24雌鹿武装直升机鬼魅般出现在武装分子们背后,邪恶的头部造型和短翼下的火箭巢显得杀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