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7 合作共赢
    伊斯兰堡的冬天不太冷,病房里开了空调,温暖如春,赵辉从枕头下面拿出一条中华烟拆开说:“使馆武官送的,尝尝吧。”

    两人在严禁吸烟的提示牌下吞云吐雾,刘子光在烟雾燎绕着意味深长的看着赵辉,问道:“你知道多少?”

    “我全知道,从你找我买武器开始,我就开始跟踪这件事情,并且稍微的插手了一下,要不然你以为在西萨达摩亚干出那么大的事情,大使馆方面为啥一声不吭?”

    “还有呢?”

    “不是我说你,你找的勘探队也太逊了点,你们江北市的地矿五队,啧啧,亏你也能拿得出手,还有那条报废的破船,实在是烂到不行,兄弟,磨刀不误砍柴工,再穷也不能在这方面省钱啊。”赵辉说。

    刘子光一摊手:“没办法,资金困难。”

    “那是你不会操作,你知道如果勘探结果属实的话,那将是多么巨大的一笔财富?”赵辉掐灭烟蒂,看看四周压低声音说了四个字:“富可敌国。”

    “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当然,以你现在的实力,想把这块大蛋糕吃下去基本上不可能,且不说那个国家现在处于战乱之中,就算是和平状态,也有无数的国际矿产大鳄会想方设法置你于死地,你觉得凭着你手上的力量,能抗多久?”

    刘子光很淡定的说:“说要紧的。”

    “融资,寻找强有力的合作伙伴,人多力量大,只有整合多方资源才能把成功。”

    “你不会是要劝说我把庄园献给组织吧?”

    赵辉哈哈大笑:“献给他们?每年进口铁矿石占全球产量的五成以上,价格谈判还能被人家牵着鼻子走的政治家们,再好的牌都能打输,你愿意献,我还不愿意搭桥呢,这事儿找几个兄弟操作一下就成,回都的时候我帮你引荐几个朋友……”

    关野和叶组长的谈话声从外面传了进来,两人正在讨论阿富汗错综复杂的格局,看来相谈甚欢,走进病房之后,叶组长的鼻翼耸动两下,不悦的说:“这是医院。”然后从赵辉枕头下抽出那条中华烟冷着脸走了,只留下一串高跟鞋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的有节奏的声音。

    赵辉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又从床底下拿出一条苏烟拆开,丢给刘子光和关野各两包,关野说:“我不抽烟的,对了,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们打掉的是阿南部一股相当有名的军阀武装,他们的头目是坎大哈省长的堂兄弟,这一战甚至打乱了北约部队的部署,就在昨天晚上,部落武装和塔利班联手袭击了白沙瓦的北约仓库,炸毁一百多辆卡车,无数物资,这回北约克急了!”

    他讲的眉飞色舞,可是刘子光和赵辉却只是听着并不插话,看起来兴趣并不是很大,关野干咳两声道:“赵经理,叶组长的电话号码你有么?”

    赵辉瞅瞅关野,现他黝黑的脸上似乎有些红晕,便耻笑道:“谈的热火朝天,合着光讨论国际局势了,正事一点没办,我真替你丢人……”

    忽然刘子光低头猛咳,赵辉赶紧收声,叶组长铁青着脸走了进来,再次将赵辉的那条苏烟搜走,然后掏出一张机票放在桌上说:“刘子光,你受伤最轻,先回去吧,下次任务我不希望你再擅自行事。”然后又昂挺胸的去了。

    病房里一片沉寂,半晌后,赵辉才骂道:“下次?哪还有什么下次,小丫头最近有点狂,这女人啊,总是得找个男人压着才行,不然尾巴翘上天。”

    关野的脸又红了起来,赵辉瞥了他一眼说:“小关,不是哥哥说你,你怕是不够这块料。”

    然后别有意味的看着刘子光,让刘子光很是毛,拿起机票说:“快过年了,我先回去,有事电话联系吧。”

    “我刚才说的事情,你考虑一下。”赵辉在身后说道。

    ……

    搭乘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波音747飞往都机场,然后从都机场转机飞往江北市,年二十九傍晚,刘子光终于回到了家,掏出钥匙打开门,却看到家里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刘子光着了慌,赶紧给老妈打电话,老妈说:“我和你爸在厂里彩排节目呢,你这孩子,大过年的也不回家过,这回也知道家里没人的滋味了吧,等着吧,九点钟回家。”

    家里连口热饭都没有,刘子光在屋里走了几圈,开始给方霏打电话,哪知道方霏已经在三天前去省城了,因为她外公的病情有恶化,这个年怕是要在省城过了。

    电话里方霏的声音毫无异状,根本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刘子光松了口气,安慰了几句挂了电话又开始拨打李纨的手机,哪知道却被转到了秘书台,再打家里,竟然没人接。

    “铃铃铃”家里的电话响了,居然是卫子芊打来的。

    “刘总,这几天联系不到你,有些情况需要汇报,长乐轮在南海因故障抛锚,急需补充淡水、燃油和汽轮机部件,我已经联系了有关部门,但是春节期间海事救援部门的效率不高,还是我们自己积极展开自救比较稳妥,另一件事是李总带着孩子回都过年了,如果你联系不到她,就不要再打电话了。”

    卫子芊的语调总是那样的平静柔和,不紧不慢,不掺杂任何感**彩,但是这回刘子光却从中听出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他赶紧问道:“李总说什么了?”

    “如果刘总的意思是李总有没有提到您的话,那就什么也没有,李总选择在都过年是有原因的,集团公司Ipo的事情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农历新年是和证监会的相关负责领导沟通感情的好机会,所以……”

    “好了,别说那个了,你现在马上到我这里来,商讨一下怎么营救咱们的船员。”

    放下电话,刘子光又开始在屋里踱步,思前想后感慨万千,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是站着一个伟大的女人,而一个失败的男人背后总是站着一群女人,体制内的官员因为作风问题被人举报而落马的例子数不胜数,即便是不用担心法律问题和金钱问题的体制外老板们,也总是因为难以理顺的后宫而牵扯大量精力,自己现在还没怎么着呢就已经焦头烂额了,看来要拿出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才行。

    半小时后,卫子芊赶到,随身带了满满一皮包的资料,两人就在客厅茶几上摊开海图和长乐轮的结构图分析起来。

    “目前长乐轮在这个方位,主机坏了需要更换零件,但是春节期间想调动轮船和直升机都相当困难,有钱都找不到愿意去的人。”卫子芊说。

    “长乐轮有没有危险?”刘子光问道,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目前没有,但是船只没有动力,万一海况生变化就不好说了,而且按照原来的计划,船员们要在马六甲靠岸过年的,现在全泡汤了,说来全怪我,如果不是我坚持买旧船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卫子芊大包大揽,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却更让刘子光觉得她是个负责任的好下属。

    “好吧,这件事我来安排。”刘子光拿出手机拨通了赵辉的号码。

    “老赵,想合作的话就拿出实力来让我看看吧,如果长乐轮的船员们能在新加坡过年,我就答应你。”刘子光说完就挂了电话,和聪明人说话不用多说,赵辉肯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对了子芊,我的海事电话坏了,帮我再买一个,还用原来的号码。”刘子光说。

    “坏了?”卫子芊奇怪的瞄了刘子光一眼,那种海事电话可是能承受极端环境的,不管是高温还是低温或者暴力摔打都不会坏,怎么到刘子光手里就坏了呢。

    刘子光当然不会告诉她,海事卫星电话毁于一场爆炸,虽然卫子芊总是那么的镇定自若,但是如果她知道自己消失的时候总是在干一些杀人放火的勾当,恐怕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事情解决了,刘子光送卫子芊下楼,随口问道:“明天怎么过?”

    “我妈要和厂里的鳏寡孤独一起吃团圆饭。”

    “那你呢?”

    “和以前一样,自己在家过。”卫子芊说。

    刘子光接不下去了,卫子芊拉开车门回头问道:“还有什么要安排的?”

    “没什么……新年好。”刘子光搓着手说,远处零星爆竹声响起,除夕前夜,年的味道已经很浓了。

    ……

    凌晨五点钟,刘子光接到了陈金林的电话,从呼呼作响的海风可以得知是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在船上打的,陈金林兴奋地说:“老刘你行啊,南海舰队你都调遣的动,海军派直升机送来了急需的零件,我的船又能开动了,顺风的话今晚就能在新加坡靠岸。”

    “小事一桩,老陈你辛苦了,替我向兄弟们拜年啊。”放下电话,刘子光开始认真考虑和赵辉合作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