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9 打狗还要看主人
    理查德.索普风尘仆仆从阴冷的伦敦飞往火热的红海之滨也门共和国之际,遥远的东方终于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

    除夕,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笼罩了江北市,将整座城市塑造成银装素裹的冰雪江城,今年冬天特别冷,江面上结了厚厚一层冰,调皮的孩子在上面奔跑玩耍着,冻得红的小脸上尽是兴奋。

    厂矿学校,机关单位都已经放假,各单位门上贴起了欢度春节的红纸黑字,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刘子光的父母都分别参加了厂里的腰鼓队和送温暖小组,这个春节就和同事们一起过了,并且威胁儿子说,要是再不把儿媳妇确定下来,以后也不和他一起过节了。

    孤独的刘子光漫步在大街上,给李纨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给方霏打了电话却被袁霖抢过来磨机了半天,搞得他很是郁闷,下午街上基本上没几个人,只有江面上有一群初中生在堆雪人玩。

    刘子光忽然现江边长椅上坐着一个人,正望着结冰的江面呆呢,这不是胡蓉胡大警官么,没想到居然也会有如此安静的一面,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双手托腮看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子光在江滩公园小卖部买了两杯热可可,走过去坐在胡蓉身旁说:“想什么呢?”

    胡蓉并不惊艳刘子光的到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公安人员的基本素质,她早就现刘子光了,只是没心情搭理罢了。

    “每年春节,都是我最孤单的时候,妈妈很早就不在了,从我很小的时候起,爸爸就没在家吃过年夜饭,他从刑警队长做到公安局长,再到政法委书记、副市长、市长,职务越来越高,时间越来越少,每年除夕都是在外面过的,而我,只能一个人在家下饺子吃。“

    胡蓉淡淡的叙述着悲惨的经历,刘子光不禁感叹起来:“看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未必就一定欢乐啊。”

    “那你呢?怎么也一个人跑出来了?她们呢?”胡蓉好奇的问道。

    “别提他们了,来,我们打雪仗去。”刘子光忽然拉起胡蓉跑到了江面上,对那帮小孩说:“打雪仗吧!”

    “你不会吧,咱们俩对付他们一大群?”胡蓉惊道。

    “没关系,有我呢。”刘子光狡黠的一挤眼睛。

    一场场面壮观的雪仗开始了,几十个中学生对阵刘子光和胡蓉两个,雪球漫天飞舞,表面上看是学生们占据优势,但是他们的雪球力道和准头都严重不足,而刘子光打出的雪球则又准又狠,只是可怜了胡蓉,只顾帮刘子光捏雪球了,挨了好几下,身上头上全是雪,虽然挨了打,但是她却开心的不得了。

    忽然一声怒吼传来,江岸上出现一个戴墨镜穿黑衣的家伙,指着被雪球砸中的奔驰轿车大骂道:“谁他妈砸的?”

    那帮孩子们愣住了,都不接话,墨镜男子径直走下来,揪住一个少年的衣领子喝道:“是你么?”

    “不是我!”那孩子不过十四五岁,白白净净的戴副眼镜,应该是一中的学生,如果是晨光子弟中学的孩子,早就一哄而散了,哪能傻呆呆的站在那里让人家抓。

    “还他妈犟嘴!”墨镜男一巴掌扇过去,这一巴掌还真不含糊,少年脸上顿时出现五道指痕,又疼又怕,少年哇哇大哭起来。

    胡蓉看不过眼了,上前喝道:“干吗打人!”

    “你眼睛瞎了?我上百万的车都被他砸坏了。”墨镜男人高马大,眉宇间江湖气息很浓,听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

    “雪球而已,能打坏汽车么?把他放开!“胡蓉厉声喝道。

    “你他妈又算哪根葱?”墨镜男一把将少年推倒在地上,狞笑着逼近胡蓉,胡蓉大喝一声,抓住对方的手臂顺势来了个利落的过肩摔,将墨镜男摔在冰面上。

    要知道冰面并不是那么平整,一些杂物也跟着冻成冰疙瘩,一块坚硬的冰坨子就在墨镜男落地之处,硌的他闷哼一声,墨镜也飞了。

    胡蓉紧接着一个标准的擒拿动作,就墨镜男制服,那帮少年噼里啪啦的鼓起掌来,有人喊道:“姐姐好厉害!”

    胡蓉得意的笑了,看了看在一旁看热闹的刘子光,刘子光伸出大拇指挑了挑,也跟着鼓起掌来。

    墨镜男气的破口大骂,江堤上出现了三个和他同样打扮的人,黑西装加墨镜,魁梧的身材,剃的青的头皮,一看就不是善茬。

    三人气势汹汹的走过来,这回那帮孩子学聪明了,一哄而散跑得远远的看热闹,胡蓉笑道:“这回该你了。”

    但是三个黑西装没打算和他们动拳脚,而是直接拿出了asp甩棍,呈品字形包抄过来,动作娴熟而专业。

    胡蓉一凛,知道碰上专业选手了,她掏出证件喝道:“放下凶器,警察!”

    三人连步伐都没有减慢半拍,直接冲着刘子光就上去了,看来他们临战经验很丰富,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先把男的干翻再对付女的,至于警察不警察的,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

    刘子光身边还有几个没用完的雪球,他轻蔑的看了看三个黑西装,用脚尖勾起一枚雪球抓在手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投过去,正中当先一人的面门,雪球团的很结实,初极快,砸在脸上的感觉和被门撞了差不多。

    那人停下脚步,摘下断了腿的墨镜,擦了擦鼻子上的血,朝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他的牙掉了。

    “丫挺的,拿石头砸我,打死他!”西装男暴怒道。

    突然,江堤上传来警笛的尖叫声,一辆桑塔纳警车停在奔驰车旁边,穿着多功能防寒服的警员用电喇叭喝道:“住手!不许打架。”

    春节期间警方加大了巡逻力度,每辆警车都有两名公安民警和两名协勤,看到警车出现,那三人才悻悻的停了下来,但气势分毫不减,毫无顾忌的拿着甩棍恶狠狠地盯着刘子光和胡蓉。

    来的是派出所巡逻民警,老王带队,王星和两个协勤随车,四人走到冰面上,现当事人一方竟然是胡蓉和刘子光,顿时重视起来。

    “为什么打架?”王星严肃的质问道,四个执勤人员中,也只有他有点威慑力,老王快退休的人了,两鬓斑白腿脚也不利索,两个协勤都是社区下岗工人出身,四五十岁更没有战斗力可言。

    黑西装中领头的一人蛮横的说:“他们砸坏我的车,还打人,今天要不拿个说法出来,这事没完!”他块头很大,足有一米八五,但并不笨拙反而有一种猎豹般的敏捷和凶猛。

    胡蓉根本不和他们废话,对老王说:“王叔,把他们全押回去,我怀疑这些人涉黑。”

    “**的,说老子涉黑!”猎豹男是个火爆脾气,一点就着,嘴里骂着手就伸过去了,自从韩光小巷遇袭受伤之后,胡蓉一直在苦练格斗技术,不是那种能上比赛的花拳绣腿,而是实打实的一招制敌,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但是有刘子光在场,哪里轮得到他出手,刘子光一把捏住对方的手向后反折,咔吧一声骨头就断了,其余三人刚要动手,老王早把左轮警枪拿在手里喝道:“谁动打死谁!”

    他可不是虚张声势,虽说这几个家伙看起来挺有来头,但是再牛也牛不过市长啊,如果胡市长的女儿被他们打伤,那老王能不能顺利退休安度晚年都是个问题,所以老王打定主意,如果这几个家伙敢于铤而走险的话,那就在退休之前让枪再见一回血。

    好在这几个人还没傻到和警方正面对抗的地步,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和王星手中噼里啪啦乱闪的电警棍,他们乖乖的放下了甩棍,双手抱头上了江堤。

    所里支援的车辆抵达了,四个犯罪嫌疑人被押上面包车带回派出所,王星饱含歉意的说:“刘哥,胡中队,真是不好意思,大过年的还得麻烦你俩去所里做个笔录。”

    胡蓉说:“自己人,应该的。”

    刘子光挑了挑王星的肩章说:“不错嘛,三级警司,转正式编制了。”

    王星摸摸后脑勺笑了,他能在宋剑锋调离之前突击转正,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警察,背后肯定少不了刘子光的帮助。

    但是当他们来到夹江派出所的时候,那几个穿黑西装的家伙已经被所长亲自送了出来,他们冷冷的看了刘子光和胡蓉一眼,上了一辆雪佛兰巨无霸越野车走了。

    “老宋,这是咋回事?”刘子光问道。

    宋所长是刘子光的老朋友了,以前在交警队当中队长的时候两人就是朋友,现在更不见外,老宋鄙夷的说:“这几个是玄武集团的保安,局长亲自打电话让放人的。”

    “可是他们袭警啊。”胡蓉愤愤不平道。

    “小胡,打狗还要看主人呢,玄武集团可是咱们江北招商引资的大客户,再说了,人家上面有人。”老宋神神秘秘的说。

    “谁?”刘子光和胡蓉异口同声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