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33 亚洲之心
    陈总是玄武集团的创始人,五十出头的他保养的很好,身材瘦削结实,看起来只有四十岁,白色鸭舌帽下一双眼睛深邃而忧郁,极具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早年曾经是江东省京剧团的武生,练得一手漂亮的后空翻,却因作风问题被判了流氓罪入狱三年,释放之后开始跑单帮,从广州贩运服装,生意刚有起色,合伙人就卷款跑了,然后又仗着在京剧团打下的底子参加全国青年歌手大赛,这一次霉运依然伴随着他,陈汝宁名落孙山,眼瞅着那个和自己名字仅差一个字的幸运儿捧走了青歌赛冠军。

    上帝关上了这扇门,却开了另一扇窗,就在陈汝宁即将对命运绝望之时,老天终于眷顾了他,一个被他舞姿与歌喉所打动的女孩主动找上了门,陈汝宁在京剧团的时候就是个出了名的****,对女孩子的投怀送抱向来本着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态度,但这一次他却不得不认真对待,因为那女孩姓麦,是市长家的千金。

    从此陈汝宁的人生道路变得光明无比,当别人都在开摩托的时候他已经开上了波罗乃滋,别人还在住筒子楼的时候,他已经住上了带电梯的三居室套房,生意也做的顺风顺水,靠着市长女婿的金字招牌,他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此后更加一不可收拾,即使在岳父退居二线之后,已经摸到了生意诀窍的陈汝宁的事业依然是蒸蒸日上,随着儿子的诞生,玄武公司也横空出世,成为省内第一家注册资金百万的私营企业。

    玄武集团展到今天,已经是全国闻名,省内数一数二的巨型企业集团,资产高达数百亿,领域涉及房地产、矿业冶金、物流运输、机械制造等行业,而陈汝宁本人,也成了各种排行榜上的名人,业界的传奇人物。

    陈汝宁的球技很棒,挥杆的动作相当拉风,一杆击出,博得一片掌声,而李主任的球技就略微逊色一些,挥动球杆的动作会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挥动锄头的老农,但无论国资委主任的姿势多么笨拙,博得的掌声丝毫也不亚于陈汝宁。

    李主任这一杆很给力,高尔夫球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他摘下帽子扇着风说:“这一下够远,老陈你落后了。”

    陈汝宁笑了笑,赞道:“老李的球技越来越精湛了。”

    正聊着呢,赵秘书从远处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部手机,冲李主任说道:“主任,省里电话。”

    李主任脸色凝重起来,接过手机开始通话,陈汝宁不经意的踱到一旁,和赵秘书闲谈起来,赵秘书自从上回被人痛殴一顿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萎靡了许多,后来李书记下野,他也跟着做了一段时间的冷板凳,经历了挫折之后人总会变得成熟,如今赵秘书的脸上就少了一份骄横跋扈之色,多了一份淡定与谦和。

    接完电话,李主任把手机交给赵秘:“你呀你,是不是对我不放心啊,还让你大舅哥来压我。”

    陈汝宁道:“这不也是他分内的工作嘛,咱们省的老大难国企可就剩这几家了,再没有起色的话,你不急,我不急,最急的是他啊。”

    说罢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

    江北市,璇宫饭店,玄武集团办事处的牌子重新悬挂起来,此前那起打砸案件已经告破,涉案的十余名社会闲散人员被警方拘留,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在稳定投资环境方面,江北警方向来不遗余力。

    华清池彻底歇业关张了,一方面是因为屡次遭到警方扫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卓力的事业重心转移,主要业务都放在滨江大道上那家新的娱乐总汇上,处于边角旮旯的华清池本来就在放弃之列。

    这几天道上风平浪静,卓二哥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举动,有传闻说玄武集团找人说和,给了卓老二五十万,让他放过陈玄武,有人说卓老二这回碰上了硬茬子,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回怕是打掉牙齿和着血往肚里咽了,这不,连卓老二的人影都见不着了。

    最近一段时间卓力确实不在江北,他跟着刘子光来到了东方之珠——香港,一来是考察学习港澳深圳东莞的娱乐行业,二来是陪刘子光参加拍卖会。

    两人入住了东方文华大酒店,房间是卫子芊帮他们订下的,当他们进入酒店的时候,正好有一群人前呼后拥的从里面出来,统一的T恤和棒球帽,健硕的胳膊和锐利的眼神,礼貌而又坚决的阻拦着客人们,保护着一个戴墨镜围纱巾的女子匆匆走出酒店,外面一群狗仔队顿时躁动起来,疯狂的按着快门,墨镜女子钻进保姆车绝尘而去,卓力还啧啧连声的叹道:“香港就是明星多,刚才那妞身材真不赖,不知道是哪家的当红花旦。”

    卫子芊微笑了一下说:“那个不是明星,是新加坡船王继承人,欧氏家族的大小姐。”

    卓力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摇摇头说:“不认识。”

    “前段时间她在阿富汗跟随一个**教医疗队行医的时候被塔利班绑架,是他家里施展影响力,动用了驻阿美军的特种部队将她救出来的,这件事你也不知道?”卫子芊歪着头看着卓力,目光中充满了惊讶,心说这人怎么一点也不关心时事啊。

    “我不看电视不上网,这些事儿才不关心。”卓力满不在乎的说道,刘子光却插嘴问道:“奥莉薇到香港做什么?”

    卫子芊赞许的看了刘子光一眼,心说还是刘总给力,不但关心时事,甚至连人家的名字都能记得。

    “她来香港和我们有些关系,明天的拍卖会,奥莉薇将会是主角之一,东南亚的富商向来喜欢对翡翠之类的珍宝很感兴趣,那么大的一块顶级翡翠,肯定会引起他们的关注,据我估计,这次拍卖定然会有一场惨烈的搏杀。”

    入住酒店之后,刘子光打通了梁骁的电话,昔日西九龙重案组专门负责买盒饭的新人已经成为挑大梁的警官之一,他一下就听出了刘子光的声音,寒暄之后却遗憾的表示,最近在跟一桩案子,已经没日没夜的干了一周了,实在没空出来相聚。

    “等我拉到那班贼,一起出来饮茶,我买单。”梁骁这样说。

    刘子光也不勉强,带着卓力去了一趟澳门,去见识葡京赌场的排场与国际赌客们的豪爽。

    拍卖会在香港举行,那块极品翡翠经过了佳士德拍卖行的专业鉴定,估价为四百万美元,每次竞价不得低于十万美元,拍卖现场云集了大批富商显贵,有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的豪门,也有香港本土的巨富,但更多的却是从国内赶来的新贵们。

    拍卖师宣布这块暂名为亚洲之心的翡翠底价为一千万美元之后,竞价开始,先是香港本地的一位大亨出价,这位年近古稀的老先生举起了牌子,表示愿意以五百一十万美元买下这块极品翡翠。

    陆续又有几位港台富商举牌,但真正志在必得的人都按兵不动,直到价格抬到四百五十万的时候,一位耐不住性子的拍客终于出手,直接加了五十万,报价五百万美元。

    富商们这才注意到这位坐在角落里的年轻人,他身穿礼服,打着白色的领结,神采飞扬,气势逼人,尤其是那张年轻到令人妒忌的面孔,更是令在场的富商们感慨,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作为卖家的卫子芊也在现场,她随着众人的目光看过去,却惊讶的现出价者竟然是陈玄武!

    玄武集团的少东家显然也看到了卫子芊,他矜持的冲卫子芊笑了笑,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事实上他在江北闯了祸之后,就被他爹派到香港公干,主要任务就是买下这块极品翡翠,对于这种炫富斗富的事情,陈玄武再擅长不过了。

    陈玄武出价之后,拍卖才进入了高氵朝部分,一位电话委托人紧跟着出价六百万美元,直接抬了一百万上去,陈玄武的脸色就有些难看,紧跟着叫了六百五十万,对方用电话沟通了一番后,毅然加价二十万,抬到了六百七十万。

    陈玄武眼中冒出了绿光,本来志在必得的拍卖忽然被人搅局,他心里这个气啊,要是在本地的话早就掀桌子揍人了,但是这里是香港,必须按照人家的规矩来,于是他强忍怒气,勉强跟了十万美元,此时价格已经抬到了六百八十万。

    对方显然更有底气,也不举牌了,直接喊价七百万,此时陈玄武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临来的时候父亲有过交代,不惜一切代价把这块翡翠拿下,有大用场,但是父亲也给了价格底线,那就是一千万美元,虽说翡翠无价,但总归有个心理价位在那里摆着,过这个数字就不值得买了。

    陈玄武一狠心,站起来喊道:“一千万美元!”

    满场皆惊,东南亚的豪门富商们震惊的望着这位大陆来的新贵,心说斗富也不是这种玩法啊,难道说大陆商人的钱来的就比别人容易?一千万美元,那可是六千万人民币啊,就买一个翡翠在家里摆着?

    一千万美元的价格叫出来之后,连拍卖师都愣了一下,然后开始落锤:“一千万第一次。”

    没人回答,陈玄武得意洋洋的看着四周,如同斗胜的公鸡,尤其让他开心的是,神秘的电话委托人终于认输,向自己做了个您请的手势,坐在那里不再举牌了。

    卫子芊一言不,默默地坐着,虽然拍卖价格令人满意,但是亚洲之心落在陈玄武手里,总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一千万第二次,还有没有出更高的价格?”拍卖师环顾四周,再次问。

    “两千万美元。”一个淡淡的女声在角落里响起,一直没有举牌的新加坡船王之女终于出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