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43 县长的苦恼
    回到县政府办公室,一份报销单已经摆在了县长的案头,这是省里考察团两天来的花销清单,望着合计数字栏内的壹十万两千八百元整的字样,周文觉得格外的刺眼,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死难学生家长悲恸的目光。

    十万块,一条鲜活的小生命不过就是这个价啊。

    本来这些琐碎的事情是不需要县长亲自过问的,但是周文和别人不同,他把财权和人事权紧紧抓在手里,哪怕一分钱的开支都要让他知道,南泰县财政紧张,再也不能大手大脚的花钱了。

    报销单上把所有开始列的清清楚楚,一目了然,金帆大酒店二十个标准间,五个高级套间,两个总统套房,四十八小时的住宿费用就是两万五千块,还是打折以后的价格,两次午宴一次晚宴,酒水菜品都是最好的,光是喝掉的五粮液就不下两件,还有临别赠送的那些所谓“土特产”,都是价值不菲的名烟名酒品牌皮具啊,这还不算县里各单位工作人员的补贴,以县交警队为例,全体人员上路执勤,光是加班费就要上万呢。

    所以,十万块还真不多,为了让玄武集团的客人体会到南泰县人民的一腔真诚,这笔钱花的值!

    在报销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周文又给县委徐书记打了个电话,召集常委一班人开会商议如何处理朱王庄乡学校垮塌致人死亡**。

    县委小会议室里,常委们眉头紧皱,一言不,等着周文讲话,周文见大家不愿言,便笑笑说:“我的意思是县财政出钱,给每个死难学生家属十万元抚恤金,其他方面,能照顾的尽量照顾吧。”

    常委们交头接耳一阵,县政法委王书记说:“这个头一开,以后的工作就难做了啊。”

    众人纷纷点头,县里对于这种**历来采取的都是铁腕政策,如果这个赔钱消灾的先例一开,以后赔钱的事儿就多了。

    朱副县长看看徐书记的脸色,老徐依然如同老僧入定般稳如泰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和王书记的看法一致,对于这帮刁民决不能姑息,抬着棺材围堵政府大门,导致政府机关无法正常办公,这已经触犯了法律!如果不从严惩处,政府的威信何在,公检法的威慑力何在,我建议,公安部门介入,抓几个带头闹事的,以儆效尤!”

    周文知道朱副县长向来和自己唱对台戏,他针锋相对质问道:“中央三令五申,在处置群体**件中,要坚决防止因用警不当,处置不妥而激化矛盾,老百姓死了孩子,心里委屈,想讨个说法罢了,而且这次事件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我们现在讨论的只是善后问题,而不是秋后算账,继续激化矛盾,制造对立情绪。”

    朱副县长冷笑道:“用钱买来的和平不是真正的和平,绥靖主义要不得啊,当年英法就是采取绥靖政策,姑息纵容德国纳粹,才酿成了巨大的恶果。”

    周文鄙夷的一笑,答道:“看来朱副县长也是博览群书,熟读历史的,我想您一定知道绥靖这个词的来历,这个词出自《三国志?吴志?陆逊传》:“君其茂昭明德,修乃懿绩,敬服王命,绥靖四方。”其意思是“安抚平定”,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关系,又怎么能和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相提并论呢,自古刁民酷吏是一对孪生兄弟,政府怎么对待百姓,百姓就怎么对待政府,我想这个辩证关系,朱副县长一定明白吧。”

    两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朱副县长一点也不怵,他是市管干部,只要没有小辫子被人抓住,就算是县长也奈何不了他。

    徐书记干咳一声,制止了这场辩论,他是县里的三朝元老,威信很高,见他要言,会议室里立刻鸦雀无声。

    “大家意见不是很统一,我看还是举手表决吧,我个人是不太赞同周文同志的意见的。”徐。

    朱副县长眼睛一亮,暗道徐书记真是深明大义,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毫不含糊啊。

    哪知道徐:“十万元抚恤金太少了些,老百姓养一个孩子不容易,我建议再增加五万元,另外让计划生育部门给他们下个生育指标,别让人家绝了后嘛。”

    说完举起了手,扫视会议室一周,道:“同意的请举手。”

    除了朱副县长之外,常委们全都举起了手,周文在举手的时候,向徐书记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朱副县长迟疑了一秒钟,还是举起了手,说:“我尊重集体的决定,但保留个人看法。”

    会议结束,常委们散去,会议室里只剩下书记和县长,徐书记语重心长的说:“小周啊,今天你处置的很好,如果干部们都能像你这样看问题,咱们南泰县也不至于如此啊。”

    周文感动地说:“老书记,谢谢你的支持。”

    徐书记摆摆手:“别谢,我这把老骨头也就剩这点作用了,你放开了去干,后方我帮你坐镇,工业园的事情是重中之重,一切问题都要为它让路,就像这次学校垮塌事件,处置不当的话直接影响到征地进程,如果到了那一步,可就不是花几十万能解决的问题喽。”

    “老书记,还是您看得长远啊。”周文由衷的说道。

    “好了,别拍马屁了,明天去市里开会,帮我给秦书记胡市长带个好。”徐书记微笑着说。

    ……

    第二天,周文坐上自己的桑塔纳,前往市里开会,以往从南泰县城到江北市开车起码要两个半钟头,收费站多,交警多,维修路段多,是影响车的三大原因,现在为了招商引资,收费站裁撤了一多半,县里下文明令禁止交警部门为了罚款而罚款,至于这条总也修不好的公路,在交通局长被捕之后就立刻完工了,而且至今没有再修过。

    在市政府开会的时候,周文见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才想起来,这人是以前大开的总裁聂万龙,如今大开已经被玄武集团兼并,聂万龙也成了玄武集团江北开公司的总经理。

    会议过后,周文回到了滨河小区的家里,刚进门就现沙上坐着一个人,正是自己的小舅子刘晓铮。

    见到姐夫回来,刘晓铮赶紧掐灭烟头,站起来客客气气打招呼道:“姐夫,回来了。”

    “嗯,坐吧。”周文很冷淡的招呼了一声,这个小舅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开过公司,当过老板,后来因为滥赌败光了家产,快三十岁的人了,还和爹妈挤在一起住,他上门准没好事。

    果不其然,小舅子开门见山的说道:“姐夫,听说你们县要搞开区,正好我有个哥们是干建筑的,能不能给点工程干干啊。”

    周文冷冰冰的问道:“是你哥们还是你想干?”

    “嘻嘻,那不是一回事嘛,姐夫你放心,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刘晓铮搓着手,讪笑着说道。

    “那就参加竞标吧,别老想着走后门。”

    “姐夫,到时候你给批个条子就是……”刘晓铮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嘴脸。

    正说着呢,门铃响了,刘晓铮赶紧去开门,来的是周文的岳父岳母,俩人手里提着鸡鸭鱼蟹,还有两瓶好酒。

    原来听说女婿回家,老两口特意带着不成器的儿子赶过来,想借着吃团圆饭的机会,请女婿拉刘晓铮一把。

    过了一会儿,刘晓静也带着孩子回来了,母女俩在厨房里煎炒烹炸,饭厅里摆了些花生米、;凉拌黄瓜拉皮之类的先喝着,老岳父高谈阔论,小舅子拍马溜须,儿子在一旁玩耍嬉闹,本该是欢乐祥和的时刻,可是周文却觉得心乱如麻,想找个由头躲避出去。

    “周文呐,你弟弟的事情,稍微上点心,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能帮就帮一把,晓铮这孩子还是很知道上进的,给他个机会,绝不会给你这个姐夫丢脸的。”老丈人咂了口白酒,语重心长的说道。

    刘晓铮顺势举起酒杯道:“姐夫,我敬你一杯,我的前途就全仰仗你了。”

    周文无奈,举杯勉强和小舅子碰了一下,浅浅的抿了一口,岔开话题道:“爸,你刚才说你们厂里最近怎么着了?”

    “哦,是这么回事,厂里接了国外的订单,生产一批特种汽车,我去看了一下,好嘛,这哪是什么特种汽车啊,分明是装甲车啊,不过最近看参考消息,没现世界上有哪里爆大规模战争啊。”

    周文心中一动,脱口问道:“为国外生产装甲车,看来晨光厂的生意很红火嘛。”

    岳父夹了口菜吃着,赞道:“可不是么,陆天明这小子挺有本事的,上任没多久就接了大批的订单,硬是把个频临破产的厂子给盘活了。”

    “如果晨光厂复兴的话,以现有的厂区和设备怕是会成为阻碍展的瓶颈啊,不知道陆厂长他们有没有兴趣迁址呢。”周文脑海中浮起一幅蓝图,晨光厂也迁到了南泰县工业园,高大的厂房,整洁的园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菜来喽。”刘晓静和岳母端着热气腾腾的盘子走了过来,桌上琳琅满目全是菜肴,全家人坐在一起吃起饭来,大概是在厨房里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对话,岳母说道:“周文啊,晓铮这孩子也不是做生意的料,要不这样,让他去你们县里上班,随便找个机关单位就行,有你这个姐夫看着,我们老两口也放心,晓铮这两年是疯的没边了,得找个人管管他了。”

    “哦,知道了,妈,吃菜。”周文木然的回答着,嘴里嚼着菜,却没尝出是咸是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