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45 定型
    晨光机械厂总经理办公室内。

    “迁址?暂时没有这方面的考虑。”陆天明很委婉的回绝了周县长的提议,作为一家刚刚起死回生的企业,要任务是夯实基础,而不是盲目扩张。

    周文说:“陆厂长,以长远眼光来看,城市中心不断向外辐射,市中心是不会允许重工业企业存在的,所以晨光厂的迁址势在必然,我觉得凡事还是未雨绸缪的好。”

    陆天明也不是那种鼠目寸光的人,他哈哈大笑道:“车道山前必有路,眼下的事情都没做好,又怎么去考虑将来的事情呢,周县长你放心,如果晨光厂迁址的话,我们的选肯定是你们南泰工业园。”

    “那我就等着陆厂长的好消息了。”周文起身告辞,今晚的拜访是非正式的,也不一定要谈出什么结果,向晨光厂传递了这样一个信号就算是成功了。

    此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工人们依然在车间内忙碌着,为了明天试车不出岔子,车辆需要进行严格的检测和调试,这三辆样车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加班加点生产出来的,每辆车都凝结着技术人员和一线工人的心血,若是关键时刻掉了链子,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刘子光开车把周文送回了家,然后来到宾馆找到了郑晨。

    一年前,嗜赌成性的广东珠宝商人郑晨在缅甸扎迈央特区被人绑架,和一个叫玄子的内地人关在同一座水牢里,度过了他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段岁月,正当他绝望的时候,两个英雄出现了,血溅五步、当街驳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将他救了出来,从那以后,郑晨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

    他戒掉了赌博的恶习,兢兢业业做生意,一次赌石成功让他了大财,成为广东乃至香港都小有名气的玉石商人,这次亚洲之心拍卖会,郑晨也参加了,以他的实力当然不可能参与竞拍,只是想感受一下现场的气氛,见识一下近年来罕见的绝品翡翠而已。

    无巧不成书,郑晨在拍卖会上看到了刘子光,但他不敢确定那就是曾经把自己从深渊中救出来的大恩人,后来才通过朋友联系上了刘子光,两人都是大为感慨,郑晨在香港颇有人脉,而刘子光正想找人打理瑞丰洋行这个皮包公司,索性就交托给郑晨管理了。

    郑晨是翡翠鉴定专家,对于装甲车一窍不通,不过这也无妨,反正刘子光这个能拍板做主的人就在眼前。

    刘子光向郑强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才回家,一进家门就看到老爸坐在沙上长吁短叹,烟灰缸里已经积攒了一堆烟头。

    “爸,您这是咋的了?”刘子光问道。

    “选型的事情闹心啊,我参与设计制造的型号要是选不中,多丢人啊。”老爸又点了一支烟叹道,刘子光不禁哑然失笑,老爸居然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样患得患失,不过这样也好,老年人有点事干总比闲在家里闷出病来强。

    “爸,您放心好了,甲型肯定能入选。”刘子光言之凿凿的说道。

    “你又不是外商,怎么这么肯定?我听说外商对乙型很感兴趣呢。”老爸可不好糊弄,晚上生的事情,他早通过老工友了解的一清二楚了。

    “不信咱们打赌,明天就能见分晓,甲型和丙型都能入选,乙型反而没戏。”

    老爸还是摇头:“像你说的这样就好了,听说外商什么也不懂,是个外行,他哪里知道东西的好孬啊。”

    “好了好了,赶紧休息吧,明天早上还要上班呢,说好了啊,如果外商选了乙型,罚我刷一个月的碗。”刘子光连哄带赶把老爸送回了卧室,自己进了书房打开电脑进行参数比对。

    晨光机械厂提供的这三种型号的装甲车可谓各有千秋,每一种都大有来头,甲型的原型就是苏式BTR4o装甲车,这种装甲车虽然设计年代久远,但是工艺简单,造价低廉,外形威猛,威慑力强,适合改造成多种武器平台,实际上是最符合选型要求的,为了赶制出样车来,陆天明动用了部队的老关系,从某部的废品堆里翻出了一辆苏联原装的BTR4o装甲车,用平板车拉到厂里反向测绘,用了最短的时间就仿造了出来。

    丙型更是晨光厂的骄傲,这一款防地雷装甲运输车实际上是八十年代就立项的型号,原型是南非的卡斯皮系列防雷车,后来因为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国内体制改革,这个项目也就无疾而终了,但是技术却被储备了下来,当瑞丰洋行的订单下来的时候,陆天明先想到的就是这款车型,实际上这款车比甲型更要适合低烈度的战斗,通过性强,机动性高,能防地雷和轻武器,唯一的缺点是价格稍高。

    至于不被刘子光看好的乙型山寨悍马,其实也是大有来历的,这是一款1975年南京某汽车厂以嘎斯底盘为基础研的中型四驱运输车辆,后来改革开放,这个项目也就下马了,但是技术资料却被保留下来,并且辗转来到了晨光厂,这次为了选型,技术人员也把这个图纸从故纸堆里翻了出来,希望能废物利用一把。

    样车的生产过程,刘子光是亲自参与的,孰优孰劣,他心中再清楚不过了,按照他的构想,西萨达摩亚反抗军装甲部队应该是一支以轮式装甲车为主体的,轻型化的机动力量,高中低档互相搭配,不可能只装备一种车型。

    这就是他让晨光厂拿出三种型号备选的原因,一事不烦二主,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能把所需车型一次性解决的话岂不是皆大欢喜。

    国际军火市场上,装甲车和坦克属于相对高端商品,大多由国家级的军火商人把持,这种层面上的交易往往带有复杂的政治因素,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况且刘子光也没有几个大子儿,市场上一辆很普通的4x4装甲车都要卖到百万以上,如果是履带式的,再装上一门25毫米自动机关炮的话,恐怕刘子光砸锅卖铁都买不起。

    至于售价起码千万以上的坦克,刘子光根本就没动过那方面的念头。

    在西萨达摩亚这种鸟不拉屎的非洲小地方,弄几辆国产山寨装甲车充充场面足矣。

    经过认真分析,他决定订购三十辆甲型装甲车,二十辆丙型防雷车,另外再在国内市场上采购一批民版四驱越野车充当通勤车辆就能把这支轻型装甲部队构建起来了。

    计划确定之后,刘子光了个邮件给郑晨便去休息了,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

    第二天一早,香港瑞丰洋行的郑总再次光临晨光机械厂,他在厂领导的陪同下观看了三个型号的样车在各种复杂地形上的行驶表演后,当场拍板决定,订购三十辆甲型,二十辆丙型。

    陆天明面露难色:“郑总,如果是这样的话,价格方面肯定会有适当的变动,因为订货量直接和成本是。”

    郑晨很大度的说:“价格方面我们可以继续谈,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谁都明白,事实上昨天晚上我已经把参数传真给最终客户了,这份订单就是他们决定的。”

    “谢谢理解,理解万岁啊。”陆天明欣慰的拉着郑晨的手摇个不停,他知道晨光厂的机会就要来了,甲型是仿造老掉牙的苏联装甲车,自然没什么花头可言,但是丙型可是物美价廉的防雷车啊,这种车辆的用途远比单纯的装甲车多得多,如果在国际上一炮走红的话,以后订单雪片般飞来,晨光厂就真的崛起了。

    “价格方面,我们会努力压到最低,希望我们的合作能成功!”陆天明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辉,其他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们也彼此交换着欣喜的目光,多少废寝忘食的日子啊,终于得到了回报,晨光厂的复兴眼瞅着就要实现了。

    后续的事情刘子光就不再操心了,反正不管晨光厂开出什么价格来,郑晨都会照单全收,即便比预算多出几百万来也不在话下,如今刘子光账上两千万美元,合成一亿多人民币,财大气粗着呢。

    他带着汽车专家玄子驱车去了本地的一家汽车销售市场,想寻找一款物美价廉的四驱越野车,那些挂着suV字眼的车辆全都不在考虑范围内,挑来挑去只有几款国产越野车合适,但是据玄子说,国产车还是不靠谱,要说能在恶劣环境下长期工作还不出毛病的越野车,那还得是丰田的陆地巡洋舰。

    “这车不行,绝对不行。”刘子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玄子纳闷了:“哥,没想到你还挺激进的,抵制日货啊。”

    刘子光说:“我觉悟没那么高,这车太贵了,动辄上百万,用不起啊。”

    玄子没注意到刘子光说的是“用不起”而不是“买不起”,继续辩道:“这车真的不赖,甘肃青海那边,路上跑的全是陆地巡洋舰,一分钱一分货啊,你车上花了大价钱,可省了修车费啊。”

    刘子光摇摇头:“我不是那意思,这么贵的车,要是被炸了还不心疼死。”

    “炸了?好好的炸了干嘛?”玄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