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48 世家子弟
    其实此刻最开心的还是销售经理,北汽系列的车销量都不太好,除了越野车俱乐部的人买来改装之外,也就是一些驾校培训中心买来给新手折腾了,这两天车展,别人家都是日销数十辆,他们家至今还是零销售,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客户,还不小心伺候着。

    “行,给您个优惠价,付现金的话,五万九的基础上再便宜一千,另外送两千块的装潢,您看这个政策怎么样?”经理手按计算器说道。

    “可以,马,点钱。”刘子光一声令下,马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了六扎现钞,数了五万八递给了销售员。

    经理眉开眼笑:“老板豪爽人,要不要帮忙上牌照,免费服务。”

    “不用了,我想问问,外面那些车是怎么回事?”刘子光指着店外那一排风吹雨打的汽车问道。

    经理顿时愁眉苦脸起来:“别提了,那些是老款的战旗,先前有个老板订的货,半年没来提货,后来一问,人进去了,这批货在我手里都压了快一年了。”

    “我全要了,你开价吧。”刘子光说。

    经理心头狂喜,怪不得今天左眼皮老跳,遇到财神爷了,他故意面露难色道:“价格已经很低了,其实真便宜不到哪去,这样吧,五万七千块一辆,你全开走。”

    “光哥,你过来一下,我和你说点事。”玄子突然走过来,不由分说把刘子光拉到一旁低声道:“你真打算买这些车?”

    “对,我有用处。”刘子光说。

    “我的哥哥嘞,这些老战旗排放不达标,车管所根本不给上牌子,除非那些封闭场地训练的驾校才买,不过现在驾校管理的也严格了,就算是不上路的教练车也让上牌子,要不然他这些车哪能压这么久?刚才我看了一眼,全他妈锈了,能不能动起来都是两说。”玄子说完,朝地上啐了一口,以示对这些破车的鄙夷。

    刘子光笑了:“再烂点也没关系,反正是消耗品,就算开不动也能拆了当备件嘛。”

    玄子恍然大悟:“我懂了,行,我帮你砍价。”说完走到经理面前大大咧咧道:“拉倒吧你,有人要你还摆起谱来了,这车停产都两年了,摆这儿风吹雨打的,电瓶全都得换不说,其他小毛病肯定更多,车不怕开,就怕放,你知道不?”

    经理知道遇到懂行的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老板是爽快人,我也给个爽快价,五万四,再低不行了。”

    “五万二,不行拉倒。”玄子步步紧逼。

    “老板你太会杀价了,给我留条活路吧,各让一步,五万三行不?”

    “不行,就五万二,多一毛都不给。”

    两人在这里唇枪舌剑的讲着价,那边大院弟子们已经笑岔了气,五万多块钱的破车,还在这里斤斤计较,真丢份儿啊。

    韩珏微笑不语,本以为方霏这位传说中的男朋友是多么凡脱俗的一个人,没想到原来是个市侩啊。

    二线城市的小老板,带着现钞到省城买廉价汽车,而且一买就是十辆,大概这人是开驾校的吧,嗯,也只有驾校才会买这种便宜又皮实的吉普车给学员练手。

    想到这里,韩珏嘴角的弧度又往上翘了翘。

    “五万二一辆,售后不需要你负责了。”刘子光斩钉截铁般说道,经理愣了一下,明白刘子光才是真正当家的人,他拿起计算器按了一通,咬牙道:“行,我就当赔本交朋友了。”

    “成交。”刘子光和经理握了握手道。

    韩珏走过来说道:“刘先生,您是江北市的吧,如果想开驾校的话,我可以帮上忙。”

    经理插嘴道:“对啊,现在驾校可难申请了,上面没人的话根本批不下来。”想来他也认定刘子光买这么多车是为了开驾驶培训班的了。

    刘子光瞥了他一眼:“你认识江北交通系统的人?”

    “不是,你们市公安局局长是我的堂兄。”韩珏很真诚的说道。

    韩珏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炫耀的意思,刘子光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公安局长这个级别的干部还没达到能让他放在嘴上吹嘘的地步,他只是真心的想帮刘子光的忙。

    “谢谢,不用了。”刘子光婉言谢绝,倒不是他客气,而是真的用不上这层关系,从他买下这些吉普车的那一刻开始,就决定了这些汽车的归宿必然是在广袤的非洲草原恣意驰骋,而不是在某个小城市的驾校场地里自生自灭。

    刘子光的反应并没有让韩珏感到意外,他大度的笑笑说:“哦,如果需要的话随时联系我。”

    看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不是看他穿什么衣服,开什么车,而是要看他的朋友圈,韩珏虽然年轻,但是在长辈的耳濡目染下,还是有一套察言观色的本领的,他从玄子和马的气质上可以看出,袁霖口中神通广大的“姐夫”实际上不过是在二线城市混的风生水起的一个大混混罢了,有些人脉,有些本事,但是绝对没有达到能和自己分庭抗礼的水准。

    对这种人,他也没有一争长短的**。

    “有时间一起喝咖啡。”韩珏转身正要离去,却看到袁霖站在原地不动,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便问道:“霖霖,我们现在要回去了,你不准备帮我磨合一下新车么?”

    袁霖低头沉思,天人交战,终于还是抵挡不了牧马人的**,对方霏说:“姐姐,我和珏哥哥一起走,回头咱们在大院门口会合吧。”

    “嗯。”方霏点了点头,依旧亲昵的挽着刘子光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大院子弟们看了都气得七窍生烟,但又无可奈何。

    韩珏等人走了,这边刘子光也交了定金,拿了临时牌照,开着那辆崭新的角斗士离开展厅,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车展会场渐渐冷清起来,刘子光让玄子和马开昂克雷先走,自己驾驶着新车,载着方霏一路呼啸而去。

    在加油站加油的时候,后面来了几辆车,打头的就是袁霖驾驶的牧马人,正值春暖花开之际,香车美女,一路之上吸引了不少回头率,跟在牧马人后面的,是韩珏驾驶的朗逸轿车,然后是小白的奔驰敞篷跑车和一辆红色的奥迪TT跑车。

    方霏冲那边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走,但是袁霖却打着手势让姐姐开道,方霏无奈,只好眼巴巴的看着刘子光。

    “没问题。”刘子光加满了汽油,跳上车二档起步,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角斗士是钢板弹簧减震,路面上的任何情况都能清晰的传递到驾驶员身上,开着这辆车,会感觉人车合一,仿佛血管里流动的不是血液,而是汽油,刘子光开的不亦乐乎,可苦了方霏,座椅人机工效极差,人造革坐垫又硬又不透气,更别提颠簸之感了,不过如同袁霖所恶意揣测的那样,此刻方霏心里别提多美了。

    “臭坏蛋,你还记得那次带我去1912玩的事情么?”方霏忽然问道。

    “记得啊,那个喝红酒兑雪碧的家伙,叫什么来着我忘了,后来还在酒吧门口打了一架。”刘子光答道。

    “就记得打架,我是说,我们一起去酒吧的路上,你骑着自行车带着我,飘雨的天空,湿漉漉的小巷石板地,哎呀,想想多觉得浪漫啊,对了,你那辆自行车呢,什么时候再带我出去玩,我还要坐在大梁上。”

    刘子光伸手捏捏方霏的小脸:“没问题,自行车就在我公司楼下放着,就看你什么时候回江北了,咱们一起骑车去兜风。”

    方霏掰着手指盘算着时间:“下星期姥姥过生日,再下星期学校有活动,下下下个星期可能有时间吧,哎呀,怎么上学比上班还忙啊。”

    “觉得上学开心么?”刘子光问道,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袁副厅长安排女儿读医科大的硕士班就是减少女儿和自己的联系,这点小手段他才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方霏的感觉。

    “嗯,上学挺开心的,又找到了那种校园生活的感觉了,妈妈说,我学历太低,如果不加紧充电的话,就要被社会淘汰了,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那同学们知不知道你是袁副厅长的女儿啊?”刘子光问道。

    “刚开始不知道,后来我经常坐霖霖的摩托,被他们现了,你也知道我小舅舅一家人平时都挺高调的,于是……”说到这里,方霏耸了耸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于是老师同学们从此对你刮目相看,对吧,还特别照顾你。”

    “嗯,从此我的麻烦就来了,当然大多数老师同学还是好的,只有个别老师挺讨厌的……”

    刘子光立刻警惕起来:“怎么回事?有人骚扰你?”

    “不是啦,就是一个年轻的男老师经常写奇怪的诗给我,什么四十五度啊,淡淡忧伤啊什么的。”

    “他叫什么名字?”

    “不用紧张啦,臭坏蛋,自从珏哥找他谈过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烦过我。”方霏感觉到刘子光的关心,开心的回答道。

    “韩珏,挺乐于助人的啊。”刘子光冷笑道。

    此时正值交通拥堵高峰时期,省委家属大院又坐落在最繁华的地区,道路上堵成了长龙,方霏的手机响了,是袁霖打来的:“姐,堵车,先别回家了,去阿布拉吃新疆菜,带着姐夫买单。”

    吉普车里轰鸣声太吵,方霏没听清楚:“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说,先不回家,去阿布拉吃饭!”电话那端,袁霖扯着嗓门喊道。

    方霏捂住话筒大声问刘子光:“他们要去吃饭,咱们去么?”

    看方霏那副眼巴巴的样子,刘子光哪里还能拒绝:“去,当然去。”

    说定之后,就看到后面牧马人上下来两个人,直接搬开道路中间的隔离墩,在众目睽睽之下驶入了旁边的车道,既然他们都不怕摄像头拍摄,刘子光这辆没上牌的汽车就更无所谓了,倒车跟随他们而去。

    阿布拉是一家新疆菜馆,位于闹市区,街面狭窄不方便停车,于是众人便把汽车停到了两个街区外的马路上,一帮人闹哄哄的下车,从后备箱里搬出啤酒和饮料来,两个高鼻凹眼的少数民族少年站在不远处静静地打量着他们,很快锁定了目标,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