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51 强劲的对手
    货款到位之后,十辆价廉物美的四驱吉普车被拖上了平板车,一路拉回江北进行改装,刘子光忙完了这些事,驱车前往位于泛亚金融中心十七楼的永昌贸易公司去见赵辉。(.)

    很久没回公司了,一进大门就现前台接待换了人,这位相貌清醇的女孩冲刘子光甜甜一笑,招呼道:“刘经理您好。”

    刘子光一愣,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职务可能进行了调整,微笑着点点头,把眼睛对准门禁瞳孔锁看了看,打开里面一道玻璃门走了进去。

    赵辉正在办公室等他,一进他进来就拿出文件说:“你要的货已经准备好了,六个国际标准集装箱将会从杜拉斯装船,你把这个合同签了吧。”

    刘子光拿起合同浏览了一下,惊道:“价格这么公道?”

    赵辉笑道:“何止是公道,简直就是废铁价,你不是要便宜货么吗,这个价格绝对满足你的需要,不过事先说明,这是离岸价格,装船之前的一切法律文件他们都包了,但是装船完毕后全部的费用都由你负责,包括找合适的运输船。”

    刘子光恍然大悟:“怪不得……不过,我上哪里去找合适的船。”

    “你不是有一艘万吨货轮吗,对了,那是散装货轮,运不了集装箱,瞧我这脑子,忙的记忆力都减退了,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个名字,她可以帮你解决海运方面的问题。”

    “谁?”

    “你认识,事实上她欠你一个人情,要不是你出手,她就死在阿富汗了。”

    “哦,她。”刘子光心里有了底,看来广种善缘还是有好处的,如果奥莉薇肯帮忙的话,别说是一条货轮了,就是整支船队都没问题。

    刘子光在合同上刷刷签下了名字,丢给赵辉说:“谢了,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赵辉说:“好吧,你先回去处理你的事情,公司这边有什么业务的话我会帮你处理。”

    刘子光拿起衣服走到门口,赵辉忽然又说了一句:“阿布拉餐厅是你找人砸的?”

    “是我,有问题么?”刘子光回头问道。

    赵辉笑笑:“当然没问题。”

    刘子光心中一凛,隐隐猜到些事情,但他什么也没说,点点头离开了。

    ……

    从公司出来后,刘子光接到了袁霖打来的电话,说是想请姐夫喝咖啡,务必到场,要不然她的面子就没了。

    “没时间,你们自己玩吧。”刘子光这就要挂电话,那边袁霖急了,嚷道:“我有重要秘密告诉你!”

    “什么秘密?”

    “关于韩珏和我姐姐的,哼,你要是想知道,就赶紧到星巴克来。”这回轮到袁霖占据上风了,不等刘子光回答就挂了电话。

    刘子光不知道袁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想想没什么事就开车去了星巴克,袁霖和几个朋友早已等在这里,看到刘子光进来,袁霖高兴地站起来挥舞着手:“姐夫,这里!”

    她声音很大,几个安静的坐在桌旁喝着咖啡摆弄着macBook的年轻男子顿时投来不悦的目光,袁霖才不搭理这些专业装逼客,一溜小跑过去挽住了刘子光的胳膊,双马尾晃动着,幸福的如同春天的小鸟。

    把刘子光拖到座位上,袁霖自作主张帮姐夫点了一杯蓝山咖啡,然后介绍道:“姐夫,这位是陈柏,我们都叫他小白,你见过的,这个是他女朋友叶紫,这个是小白的朋友吕浩。”

    三人都起身和刘子光打招呼,时隔两日,小白身上那股隔得老远就能感受到的纨绔气息已经收敛了许多,至少看刘子光的眼神恭敬了许多,那个叫吕浩的年轻人身材高大,目光炯炯,江湖味道很浓。

    “你们好。”刘子光冲他们点点头坐了下来,问袁霖道:“说吧,有什么重要秘密。”

    “你让我说就说,那我多没面子啊,作为交换,你要先回答我们几个问题。”袁霖一脸得意的说道。

    刘子光眉头一展:“问吧。”

    袁霖递了一个眼色给小白,后者干咳一声低声问道:“我想知道,阿布拉那件事,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刘子光微笑道:“知道的太多对你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小白一挥拳头:“嘢,我就知道是做的,太棒了!这口恶气终于出了。”

    经过一番解释刘子光才知道,事之后这帮省委大院子弟的家长立刻各显神通,向有关部门施加影响,省厅这次办事效率也奇高无比,迅联系了新疆自治区公安厅,让他们派专人来将这批人犯押回原籍严加处理,并且开展了专项治理行动,严厉打击省城街头的扒窃、乞讨行为。

    但受了惊吓的大院子弟们并不满意,他们觉得是阿布拉餐厅收容了这些蟊贼恶棍,理应受到严惩,但是不管是工商税务还是公安部门,在这个时候却打起了太极拳,谁也不愿意去招惹阿布拉,于是气不过的小白就动用了自己的私人关系,找到了相熟的道上朋友吕浩,请他出面把阿布拉砸了。

    吕浩在省城娱乐行业颇有点名气,他以前是职业武师,专门在影视剧里为明星当替身演员,出了名的敢玩命,十层楼都敢往下跳,飞车爆炸等戏码更是小菜一碟,后来因为演出事故受了伤,从此隐退在省城当起了看场子的黑打手,几次道上火拼让他名声鹊起,人送外号拼命三郎。

    可就是这样一条汉子,当听说要对付的目标是阿布拉餐厅后都直摇头,说给再多钱都不干,因为这帮人实在惹不起,少数民族民风彪悍,打架真的是拿命上的,而且人家有政策保护,干起来吃亏啊。

    小白很郁闷,长这么大没受过气的他终于尝到了被人欺负了还没法报复的滋味,黑道白道都摆不平,这口气难道就这么忍下了,这不符合小白的行事风格,于是他找到身为团委书记的韩珏,希望他能出面主持公道,但这次珏哥哥依然让他失望了,已经走上领导岗位的韩珏当然不希望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坏了自己的前程,于是便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将小白打了回去。

    正当小白忿忿不平之际,忽然传来一个消息,阿布拉餐厅被人砸的稀巴烂,看场子的全被放倒,老板阿布都热也被打伤,当时小白就震惊了,然后立刻满世界打听这件事是谁做的,一定要认识这位豪杰。

    自然是毫无结果,对于此事,黑白两道都保持了缄默,于是小白更加敬仰这个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的神秘人,放话说谁能帮他找到这个人,请他吃喝玩乐一个月。

    于是袁霖就跳了出来,得意洋洋的告诉他,派人砸了阿布拉餐厅的正是自己的姐夫刘子光,小白半信半疑,尽管上次的事情已经证实袁霖的话水分不多,但这次出动的毕竟是百十号人手,如果不是在省城很罩得住的话,肯定不会如此风平浪静。

    袁霖说这好办啊,我把他叫来一问不就结了,所以才有了刚才这一幕。

    听到刘子光亲口“默认”此事,小白顿时激动起来,他今年还不到二十岁,正是盲目崇拜偶像的年龄,忽然遇到心目中的大英雄,岂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用力的点点头说:“我懂!什么也不说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

    忽然吕浩惊呼道:“我见过你,在皮爷的办公室里。”

    刘子光扫了一眼这个年轻人,确实有些印象,便问道:“你是小皮的人?”

    “上次皮爷那边缺人,我去顶了几天,当时都是统一着装,黑西装黑墨镜,大哥你可能没记住我。”吕浩激动地说。

    刘子光点点头道:“唔,都是自己人,你坐吧。”

    小白和吕浩都兴奋地不得了,要知道皮天堂可是省城道上重量级的人物,尤其是这两年来展极为迅猛,手底下上千万资金,几百号人马,吕浩这种级别的江湖人物,只能跟着当个保镖啥的。

    刘子光对他们的反应并不为奇,转头问袁霖:“你准备告诉我什么来着?”

    心理得到极大满足的袁霖这才不卖关子了,神秘兮兮的说道:“其实吧,珏哥是我奶奶给我姐安排的相亲对象!”

    “嗯,还有么?”刘子光若无其事的问道。

    袁霖气的直跺脚:“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一点也不着急,早知道不告诉你了。”

    刘子光说:“为什么要着急,很明显,韩珏对你姐姐没有那种意思,就算有,也得你姐姐同意啊。”

    袁霖气鼓鼓的说:“你怎么知道没有,我姐五岁的时候,珏哥哥就很喜欢她,当时两家人还订了娃娃亲呢,你要是不在乎的话,当心被人挖了墙角。”

    刘子光奇道:“你姐姐五岁的时候,你几岁啊,知道的这么清楚?”

    袁霖一时语塞,很快又反驳道:“姥姥和大姑在书房里商议事,我不小心听到的,当时珏哥哥刚从都进修回来,分配在组织部工作,姥姥觉得我们两家门当户对的,就是姐姐的学历差点,所以大姑才会安排我姐在医科大上硕士班,要不然你以为啊。”

    刘子光愠怒起来,袁家的人还是在想方设法阻挠自己和方霏的展,他沉声道:“所以韩珏才会经常和你们在一起了?”

    “大哥,其实是这样的。”小白在一旁插嘴道:“以我对珏哥的了解,你真的要防范于未然啊,珏哥是个很理性的人,平时也非常注意影响,从来不穿昂贵的名牌服装,不戴名表,不抽烟不喝酒,步行上班,私事出门的话也只是开家里的朗逸,但是那天他却毫不犹豫的买了辆牧马人,我看不是为了霖姐,而是为了霏姐。”

    “对对对,肯定是这样,你的出现让他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战,珏哥哥太优秀了,他不会容许有人过他,姐夫,这下你惨了,摊上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袁霖没心没肺的在一旁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明白了。”刘子光起身就走。

    袁霖赶紧拦他:“姐夫,你不会现在就去找他吧,那可是省委,会出事的。”

    “我回江北而已,你真以为我像你们一样闲?大人有大人的正事。”刘子光没好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