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52 直飞欧洲
    4刘子光确实没有闲散时间搞这些破事,根据赵辉提供的信息,他必须在一周内解决海船的问题,并且亲自前往杜拉斯提货,要知道这六个集装箱里装的全部是军火,交给别人他根本无法放心。(.)

    从咖啡厅出来,先去了皮天堂那里,自从刘子光帮皮天堂和关涛拉上关系之后,老皮的生意就一不可收拾,进出口生意做得相当红火,办公室也搬到了市中心最高档的写字楼里。

    坐在三十九层豪华办公室里,皮天堂意气风,从沙箱里拿出雪茄抛给刘子光:“来一根,正宗哈瓦那货,据说是古巴小攀西在大腿上卷成的。”

    刘子光接了雪茄,问道:“上次的事情没什么影响吧,刚才我路过阿布拉,里面还是一片狼藉呢。”

    皮天堂若无其事的说:“小事儿,做事的人都是郊区找的,没有熟面孔,再说了,上面也早看他们不顺眼了,只是不方便自己出手罢了。”

    “谢了。”刘子光把雪茄放在鼻子底下嗅着说道。

    皮天堂一摆手:“客气啥,上次我媳妇和她同事就在阿布拉附近被几个小孩掏了包,被现了还他妈耍横,我就纳闷了,这省城到底是谁的地盘,说实话我早想修理他们了,这回就算你不打招呼我也会找人弄他们的。”

    “没给你惹麻烦就行。”

    “哪里话,这帮货就是欠修理,都他们一帮贼胚子,新疆人的名声都让他们搞臭了,我听说阿布拉餐厅这回要彻底关张了。”

    “就因为这事儿?”

    “不全是,原因很复杂,大概上面也有人打招呼了吧,反正是开不下去了,关张了也好,清净。”

    感慨了一会,刘子光问道:“老皮手底下有没有会说阿尔巴尼亚语的人才?”

    皮天堂一愣,说:“兴许有吧,我问问。”随即拿起电话拨通了人力资源部,扯着大嗓门问道:“老李,手底下有会说阿巴什么语……”

    “阿尔巴尼亚语。”刘子光在旁边说了一句。

    “对,有会说阿尔巴尼亚语的翻译么?”

    不大工夫,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敲门走了进来,皮天堂一看就愣了:“你不是综合部打杂的么?”

    年轻人没搭理他,直接张口来了一段流利的外语,然后睥睨着刘子光,期待他的反应,但是刘子光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说的是哪国的语言。

    “这是阿尔巴尼亚语中的托斯克方言,我叫东方恪,德国亚琛工业大学毕业,曾在欧洲十五个国家游历,熟练掌握法语、德语、俄语、土耳其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以及其他一些小语种,现在在天堂贸易公司综合部负责专职倒咖啡。”东方恪傲然道。

    “你不会英语?”皮天堂纳闷道,并不介意他话语中的讥讽。

    东方恪看了自己的老板一眼,鄙夷道:“我高二的时候就替人代考六级了。”

    刘子光有心考考他,随口说了一段法语,东方恪眼中星光一闪,似乎找到了知音一般,也用地道的法语对答如流。

    刘子光冲皮天堂赞许的点了点头,皮天堂一拍巴掌:“好,就是你了,从现在起,你跟着刘经理开工,工资我这边还给你开,等你回来就去业务部上班,升职加薪。”

    东方恪却冷笑一声:“对不起,五分钟前我就不是贵公司的人了,恕不奉陪了,再见。“说完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皮天堂当场就愣了,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才打电话把人力资源部和综合部的头头叫来痛骂,责问他们为什么辞退这样一个语言天才。

    “皮总,您是不知道啊,这个人除了会说几种外语之外,什么也不会干,脾气又臭,当时在业务部惹得天怒人怨,我们也是念他是个人才,才调他去综合部上班的,没想到在那边也是什么也干不来,我们是实在受不了他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人力资源部的头头哭丧着脸说道。

    综合部的部长也忙不迭的点头证明他说的是实话。

    “你看?”皮天堂将目光投向了刘子光。

    “此人必有过人之处,才会如此狂放,把他的档案资料给我吧。”刘子光说。

    随后两人又商讨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天堂贸易下面有一家挂靠的二级货运代理公司,从事租船、报关之类的工作,和省城海关的关系不错,刘子光的香港瑞丰商行只是一个空壳公司而已,这些具体事务还是要委托专业机构来做。

    ……

    辞别了皮天堂,刘子光驱车回到了江北市,进入市区的时候正好是傍晚时分,路过市立医院的时候他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公共汽车站台上,于是一打方向盘过去停下,降下车窗打招呼道:“卫总,上车。”

    那人正是红旗钢铁厂的副总经理卫淑敏,卫总看到刘子光顿时笑了,拉开车门坐进去说:“正愁打不着车呢,你把我捎到富豪广场就行,我和子芊一起回家。”

    “好嘞。”刘子光一踩油门向前冲去,不经意的看了看后视镜说:“卫总脸色不大好看哦,要多多注意身体。”

    卫淑敏将手中紧紧捏着的一张纸塞进了包里,说:“人老了,精力不如当年了,休息休息就能恢复过来,倒是你们年轻人更要注意身体,别仗着有资本就透支体力,等老了再后悔就晚了。”

    “你说的对。”刘子光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又问了一些关于钢铁厂迁址的事情,卫淑敏说红旗厂上下抵制搬迁,领导充分照顾到了老职工们的感情,这件事已经暂时搁置下来了,聊着聊着就到了富豪广场楼下。

    刘子光给卫子芊打了个电话让她下来,不到五分钟,卫子芊就提着包下楼了,见到母亲就责问道:“妈,听说你又在厂里昏倒了,这样可不行啊,明天说什么咱也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卫淑敏说:“今天正好来市里开会,我抽空去查了查,医生说没事,休息休息就好。”

    卫子芊根本不信:“别骗我了,您这种才不会主动去医院呢。”

    “不信你问小刘啊,我们就是在医院门口遇到的。”卫淑敏笑道。

    “是的。”刘子光点头证明,这下卫子芊无话可说了,转而对刘子光说:“麻烦你了。”

    刘子光说:“是我麻烦你才对,你帮我准备阿尔巴尼亚的商务签证,另外再帮我挖一个人,准确的说是聘请一个人。”

    “好的。”卫子芊跟刘子光当了一段时间的助理,已经养成了处变不惊的风格,别说是去阿尔巴尼亚,就算刘子光要上月球她都不会吃惊。

    ……

    晨光机械厂全厂上下忙的热火朝天,全部车间开足马力生产,工人三班倒不分白天黑夜的干活,食堂二十四小时供应热菜热饭,就连宣传科的干事们都忙的脚不沾地,拉横幅,办黑板报,为工人师傅们加油鼓劲,全厂数百名工人都奔着一个目标去,那就是争取早日完成出口任务。

    五十辆改装多功能汽车的订单对于晨光厂来说是一笔很大的生意,不但能出口创汇,还能锻炼技术人员和工人,更重要的是,这笔天上掉下来的生意可以极大地刺激全厂职工的积极性,让他们看到希望。

    虽然晨光厂的机器设备已经赶不上世界潮流了,但是工人们的聪明才智和艰苦奋斗的精神却永不落伍,缺乏数控机床,就让技术经验丰富的老工人手工切削,缺乏焊接工人,工程师技术员就亲自上阵。在他们的努力下,一辆辆装甲车被打造出来,停在厂区空地上,威武雄壮,路过的工人们都不免多看几眼,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与此同时,玄子的汽车修理厂也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桩修理生意,十辆北京吉普需要全方位改装,拆座位,加武器底座,安装防弹钢板,拆掉除了车灯外的一切电子设备,喷涂军绿色油漆,这批汽车将会随着晨光厂的装甲车一起装船出口,至于运到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赵辉联系的六个集装箱已经停放在阿尔巴尼亚杜拉斯港口码头上,供货方催促的很急,要求尽快装船结账,赵辉说让刘子光去找新加坡女船王联系货船事宜,实际上只是点拨他一下,这层关系不要浪费掉,但实际上租赁一艘船这种小事儿,根本用不着麻烦到船王级别的人物,刘子光让卫子芊联系了一家香港航运公司,恰巧他们有一艘六千吨的货轮停在雅典,而且三天后正要去杜拉斯配货。

    时间很紧张,而阿尔巴尼亚的签证却要十天后才能去面试,刘子光等不及了,索性拿出自己的香港护照去订了一张飞往意大利的机票,此时卫子芊已经顺利将语言天才东方恪招聘为红石控股的专职翻译,试用期月薪就高达两千美元,转正后据说各种福利更加优厚,早就待价而沽的东方恪没有丝毫犹豫就接受了这份工作。

    刘子光是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再次见到东方恪的,小伙子穿了一件很有欧洲范儿的花呢西装,戴了一顶鸭舌帽,当他看到刘子光的时候并没有露出震惊的表情,而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淡定,似乎早已预料到招聘自己的人会是刘子光。

    国际航空的ca967班机直飞意大利米兰马尔彭萨国际机场,经过长途飞行之后飞机降落在美丽的意大利城市米兰,两人在机场直接转意航班机飞往地拉那里那斯国际机场,又经过数小时飞行后,疲倦万分的两个人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巴尔干半岛上的阿尔巴尼亚共和国。

    在里那斯机场通关的时候,刘子光注意到东方恪的护照几乎盖满了各国签证,而他的阿尔巴尼亚语更是熟稔无比,以至于海关人员对他都很照顾,在刘子光递上一张欧元之后,两人的待遇更好了,连行李都没有认真检查就放了过去,而同机抵达的另一位中国人就受到了严格的盘缠,包里的两包老干妈牛肉酱都被没收了。

    有东方恪这位欧洲通在,原本麻烦无比的行程变得简单了许多,两人先打车前往地拉那市区,然后搭乘一辆公共汽车前往海港城市杜拉斯,刘子光的六个集装箱货物就放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