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58 非洲的战争之王
    李斯特罗夫斯基是俄国人,早年曾经在卢比扬卡工作过,那时候他还是一名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克格勃,后来克格勃变成了俄联邦安全局,而混的不如意的李斯特罗夫斯基则被派往中非情报站打时间,从此由一个犬儒主义者变成了现实主义者而恰在那时,非洲内战频,安哥拉、苏丹、卢旺达、塞拉利昂打得一团糟,头脑精明的李斯特罗夫斯基顺势做起了军火生意,用安东诺夫运输机从俄国运来大批淘汰的自动步枪、火箭筒、手榴弹,甚至还有装甲车和坦克,后来质优价廉的中国货涌入了非洲,李斯特罗夫斯基的生意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两边还你来我往的干了几场,再后来因为中情局的介入,两边不得不联起手来对付共同的敌人,这才交上了朋友。

    李斯特罗夫斯基在非洲混了二十年,连卡扎菲上校都是他的朋友,寻常军阀、**者更是尊称他为“战争之王”。其实这个四十多岁的大胖子很是平易近人,看起来丝毫不像传说中的克格勃,而更像是一个脑满肠肥的阿拉伯富商。

    因为赵辉的引荐,所以李斯特洛夫斯基破格接待了刘子光,他挥手驱散了舞女,让佣人摆上两个坐垫,开始和刘子光谈起了生意,军火商的英语虽然流利,但毕竟不如母语用的随心所欲,更能表达确切的想法,所以他们用俄语进行交流,而精通俄语的东方恪则充当起翻译来。

    “听说,你准备武力夺取某个国家?”李斯特罗夫斯基漫不经心的问道,但刘子光知道,越是装的不在乎,其实心里越是重视,他这是等着自己提出请求呢,但越是这样越不能掉价。

    “这个世界真的毫无秘密可言,是这样的,我已经筹措了大批资金,征召了无数战士,就等您的武器了。”刘子光自信满满的说道。

    李斯特罗夫斯基哈哈大笑,笑的肚皮上的肉如同波浪一样翻滚着,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东方恪惊疑的看看刘子光,后者不动声色。

    “亲爱的朋友,你以为现在还是八十年代么?靠几十支ak47就能夺取一个国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尤其当有某些强大势力介入的时候,拿着自动步枪的士兵在坦克和战斗机的炮口下和靶子没什么区别,哈哈哈。”李斯特罗夫斯基继续狂笑着,刘子光嘴角却浮起一丝揶揄的微笑。

    “李先生,您是如何确定我没有购置重武器的计划呢,事实上我们国家的坦克和战斗机是全世界性价比最高的,我可以花最便宜的价格买到最合适的坦克,还有不亚于F16性能的枭龙战斗机,您应该懂的。”

    但是俄国胖子继续狂笑,他用雪茄烟点着刘子光说:“小伙子,我像你这大的时候和你一样爱国,后来才现国家不会像你爱她那样爱你,您的祖国虽然比四十年前强大了许多,但是胆子也小了许多,我想他们是不会容许国造重武器出现在某个热点地区的,您知道,中国-威-胁-论可不是一句笑话,你们外交部的人听到这句话就会吓得像鹌鹑一样。”

    “那么,您有什么忠告?”刘子光换了一个角度来回答,其实他心里也明白李斯特罗夫斯基说的是实话,赵辉就连北方工业出品的自动步枪都不敢卖给自己,就是怕出政治上的问题,更别说购买枭龙战斗机这种足以登上当年军售头条的玩意了。

    “小伙子,您的对手或许比您想象的要强大的多,我的消息渠道显示,最近有人订购了一批全球最先进的武器弹药,到港地点就是西非……嗯,西非某个很小的国家,你懂的,同时他们还雇佣了全世界最凶猛、最敬业的雇佣兵,他们一个人足以顶的上一个连的黑人士兵,我想您如果不预备点硬货,怕是很难和他们抗衡啊。”李斯特罗夫斯基笑呵呵的说道,一副长者的派头。

    “会考虑的,先让我看一看您预备的轻武器吧。”刘子光还是拒绝了对方的提议,因为他知道,如果贸然答应的话,这个贪婪的俄国胖子一定会狮子大开口,不但把一批用不着的重武器卖给自己,还会索要铁矿股份之类的条件,这可是自己无法接受的,起码在目前的条件下不会考虑。

    “好吧。”李斯特罗夫斯基拍了拍肥厚的巴掌,叫来一个高个子的保镖:“亚历山大,带客人们去看看我给他们准备的小礼物。”

    亚历山大是个很帅的小伙子,金色头,褐色眼睛,体格彪悍,穿着沙漠靴和迷彩裤子,他带着刘子光和东方恪来到几十米外的一所帐篷前,掀开门帘请两人走进去,里面堆得满满的全是军绿色的铁箱子,箱子上印着德文字母。

    亚历山大打开一口箱子,取出包装完好的akm自动步枪,油封纹丝未动,机件光滑闪亮,虽然是二十年前的东德产品,但是保养得极好,丝毫不影响使用,刘子光知道,东德产的ak,性能甚至比俄国货还要好,更别说中国货、朝鲜货、罗马尼亚货这些仿造品了。

    用棉纱擦掉了枪上的油封,亚历山大又拿来一个棕红色的实弹夹,让刘子光出去试枪,一百五十米外已经竖了几个人形靶,刘子光娴熟的上膛,瞄准,先打了一校准,然后连续打了几个三短点射,钢靶全部应声而落,亚历山大不禁露出赞赏的神情来,要知道ak步枪可不是二战时期那种准确度很高的单步枪,虽然有效射程是四百米,但是在一百五十米外能弹无虚的击中靶子已经算是优秀射手了,况且刘子光用的是一把不熟悉的,没经过校正的老枪,还是立姿无依托射击,这足以说明他是一位训练有素的精锐士兵。

    大概是手痒痒了,亚历山大接过枪换了一个弹匣也打了几个点射,成绩自然不俗,他放下枪和刘子光握了握手,大有惺惺相惜之意。

    李斯特罗夫斯基是业内知名人士,自然不会像东欧黑帮那样那报废的破铜烂铁来忽悠刘子光,他许诺的二百只akm自动步枪全都是现货,虽然价格稍贵,达到每支一千美元,但仍在刘子光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军火这种东西从古至今都是暴利商品,明知道实际成本很低,但你却不得不买,而且军火的价格随着地区的不同,战争的烈度高低也有不同,比如在索马里这种地方,一支ak47的价格估计比一只母鸡高不到哪里去,而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北部,一支ak却能高达一千五百美元,这还是中国产的价格,如果是苏联货,价格更高,东德产品的话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李斯特罗夫斯基为每支自动步枪配了六个子弹匣,都是那种棕红色的聚合物弹匣,另外奉送十万子弹和一批俄国造手雷,最重要的是他包运输,没有什么比军火运输更令人头疼的事情了,要面对各国警察、海关、情报机关以及国际警察的追踪和盘查,而李斯特罗夫斯基和非洲各国政府的关系相当之好,他的专机可以肆无忌惮的在非洲上空翱翔,而不必担心什么国际警察。

    军火商的安东诺夫12运输机从利比亚的沙漠机场起飞,机上载着二百套akm自动步枪,包括帆布枪带和多功能刺刀,以及奉送的子弹,但刘子光也为此付出了一笔高昂的费用,二十万美元的基本货款,五万美元的运输费用,以及其他各项开支,算起来还是节省了许多,因为如果用卡车运输的话,光是通过非洲这些国家边境线所耗用的打点钱就不是个小数目,还不算半路上会出现的危机概率。

    安12的飞行员正是李斯特罗夫斯基的保镖亚历山大,小伙子穿了一件白色短袖衬衣,肩膀上扛着四道金色的杠杠,很有机长的派头,他的副驾驶是一位黑人,据说当年曾在利比亚空军飞过米格机。

    刘子光和东方恪坐在狭窄的机舱里惴惴不安,这两位飞行员怎么看都不像是专业人士,飞机在云层中摇摇晃晃,简直就像过山车,堆积如山的自动步枪包装箱要不是捆扎的结实,早就滚满整个机舱了,而悲惨的东方恪已经用他的呕吐物涂满了机舱的地板。

    “亚历山大,你确定你学过飞行?”东方恪气喘吁吁的问道。

    “是的,我曾经在莫斯科航校学习过。”亚历山大得意洋洋的答道。

    “请问,毕业了没有。”东方恪问了一句不该问的话。

    亚历山大脸色变得严峻起来,忽然猛推操纵杆,飞机向下俯冲而去,东方恪继续吐得七零八落。

    刘子光却不禁笑了,率性的亚历山大让他想起了贝小帅,这小子拿了七十万块钱去航空学院学飞行,都一个学期了竟然还没被开除,看来不久的将来自己也会拥有专机飞行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