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70 *再次显神威
    索普先生尽享天伦的时候,可怜的托马斯.达比正坐在飞往伦敦的飞机上,虽然是头等舱,但是这种来回的折腾也让托马斯极其的恼怒,他恨博比这个野蛮的非洲酋长,恨那些给他惹麻烦的中国佬,也恨索普这个苛刻的老板。

    但此刻他只能乖乖的飞回伦敦,想方设法将那几个可恶的家伙干掉,虽然托马斯是个律师,但是在杀人灭口方面却颇有造诣,事实上他从小在伦敦东区长大,认识不少杀人放火的黑手党朋友。

    回到伦敦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到巴谬尼饭店,看看博比到底搞了什么花样,托马斯听索普先生说过一句中国谚语,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博比不耍滑头的话,那些中国人也找不上他。

    不出所料,这个狡猾的非洲酋长对托马斯的质问采取了置若罔闻的态度,甚至威胁要解雇他,这让托马斯更加恼怒,但是他依然保持了谦谦绅士的风度,很有礼貌的告辞离去,然后开始打电话动员他所能掌握的力量。

    原先的两名保镖被辞退,取而代之的是四个来自东区的大汉,他们可不是什么退役的特种部队,而是正儿八经在市井中杀出来的黑帮分子,实际上他们比那些所谓的特种兵更能应付复杂的场面,因为这里毕竟是伦敦,而不是巴格达。

    博比殿下很快意识到自己被变相软禁了,不管他去哪里都有人盯着,索普的势力很强大,报警是没有用的,而博比在伦敦几乎没什么派的上用场的朋友,这时候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刘子光了。

    博比拿出藏在钱夹深处的sim卡,放进了个电话:“刘先生,我认真考虑了您的提议,我很同意您的看法,在战局最关键的时刻,国王应该和他的臣民们并肩战斗。”

    刘子光似乎并不惊讶:“殿下我很欣慰您能做出英明的决定,我和我的朋友将保证您旅程的安全。”

    放下电话,刘子光问道:“情况怎么样?”

    “饭店那边有四个人,都是本地黑手党,其中一个是中量级拳击冠军,可能身上带着枪,就这样。”负责留守的东方恪报告道,张佰强他们几个全都出去踩点了,这帮悍匪行事风格相当稳健,做事前必须做到知己知彼,不然绝不轻易下手。

    雷拓集团的总部就设在伦敦,但是冲进去大杀一通的想法肯定是行不通而愚蠢的,除了索普这个名字之外,几乎没有证据证明雷拓集团涉及此事,根据东方恪的分析,索普很有可能是替雷拓集团里某位重量级的董事做事,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但是揪出真凶何其困难,别说是调查雷拓集团的董事了,就是索普的行踪都难以调查清楚,这些高端商务人士神龙不见收尾,再加上狡兔三窟,没有强大的情报系统支援,只靠着网络上只言片语的消息,很难抓住他们的尾巴。

    刘子光的计划是把博比殿下带回西萨达摩亚,掌握了王储,就等于掌握了政权,变被动为主动,不怕索普不现身。

    傍晚时分,出去采购武器的亚历山大回来了,他在伦敦有几个很给力的俄国朋友,经销黑市军火,刘子光专门给了他一万欧元的现钞,但亚历山大带回来的军火却让他大失所望。

    三把九毫米自动手枪,两支357口径的左轮,一支锯断了枪管和枪托的双筒猎枪,就是亚历山大带回来的所有东西。

    “我要的狙击步枪呢,冲锋枪呢?手榴弹呢?”刘子光问道。

    “搞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英国虽然不禁枪,但是枪支管制极其严格,尤其是自动火器和爆炸物,很难搞到,即使是枪贩子也不会轻易碰那种东西,因为会被人当做恐怖分子来处理。”亚历山大做了一番解释,总算让刘子光相信那一万欧元都花到了正道上。

    半小时后,出外公干的人陆续后来,最先回来的是褚向东,刘子光对这位江北老乡比较器重,两人的关系也更近一些,下午他被刘子光派出去单独执行任务,连张佰强都不知道他去干了什么。

    “搞定了,老板。”褚向东冲刘子光点点头,扫到了桌子上的手枪,顺手掂起一把说:“挺趁手的,子弄的?”

    “这个不是给你准备的。”亚历山大夺过褚向东手中的枪,把双筒猎枪塞给他道:“这个适合你的气质,我的朋友。”

    褚向东呵呵笑起来:“子挺有意思,居然知道哥喜欢玩重火力。”

    亚历山大听不懂他说的什么,但从他的笑容里可以看出对方还算满意,他耸耸肩,把那支造型别致,枪管修长的木柄手枪递到了刘子光面前。

    “老板,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

    刘子光接过量了一下,从套筒上的铭文可以看出这是一把瑞士西格的p210型九毫米手枪,恐怕有些年头的。

    “唔,专门为我准备的,有什么讲究么?”刘子光把玩着手枪问道,用力晃动手枪,居然听不到任何声音,说明零件之间啮合相当精密,瑞士概是把制造钟表的手艺拿来来制造武器。

    “当然,一把p210的造价比得上一支冲锋枪,因为它的套筒内有导轨,射击的时候极其稳定,精度可以比得上步枪,换句话说,这把枪到了神枪手的手中,是可以压制步枪的。”亚历山大卖弄似地说道,虽然他的话有些夸张,但这把枪的精度确实不容小觑。

    说话间,张佰强等人也回来了,除了在饭店监视博比的陆海之外,所有人都坐在桌子旁商议起行动计划来,想把博比从英国运出去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的对手可以轻而易举的调动全英国的黑白两道力量来堵截追杀他们,伦敦的黑手党虽然比不上南美的贩毒团伙那样丧心病狂,但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英国的治安监控摄像头密度更是全球之最,区区六个人想要对抗这么强大的力量,难度相当之大。

    桌上摆满了啤酒瓶和香烟,还有刚买来的子弹,大家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装填着弹匣,五把手枪,一支四号霰弹猎枪,火力实在太弱了,不过这难不倒悍匪们,张佰强瞅着桌上的啤酒瓶,计上心来。

    电话铃响了,是赵辉打来的,他向刘子光通报了一个最新情况,根据特殊渠道得来的情报显示,当日i安哥拉的空军基地确实起飞了两架战斗机,编号正是37和45,而且是满载弹药而去,空载而归。

    “不过他们并不是去对付你的,你还没有触及到他们的核心利益,我想他们想轰炸的应该是那座机场,唔,还有伊凡的运输机面有些人是睚眦必报的,更何况他们先损失了一架喷气机。”赵辉这样说。

    “好的,谢谢了,我有个电话进来,待会打给你。”刘子光将另一个电话接了进来,是陆海打的。

    “老板,饭店来了几个人,都带着家伙,可能是冲着咱们来的。”陆海压低声音道。

    “一共几个人,什么特征?”

    “目前有四个人,不好,他们冲着我过来了。”

    电话没挂,就听到那边传来激烈的打斗声,三分钟后,电话似乎被另一个人捡了起来,瓮声瓮气的伦敦东区口音传来:“听着,小子们,你们的朋友在我手里,想要他活命的话,你们立刻过来!”

    电话挂断了,单调的忙音传来,刘子光关上免提,环顾满脸怒容的同伴们,淡然问道:“怎么处理?”

    张佰强杀气四溢,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干”字几乎脱口而出,但却生生忍了下来,望着刘子光说道:“老板,你说咋办?”

    “去,不过要准备点东西。”刘子光说。

    半小时后,巴谬尼饭店前停下两辆出租车,四个亚洲人下了车,昂然走进饭店,大堂里一个膀大腰圆的金发男子看见他们进来,起身做了个手势,带着四人来到位于二楼的会议厅。

    会议厅里坐着几个西装革履的家伙,他们是伦敦老牌的黑手党,经常替体面人解决一些麻烦事,伦敦是个世界性的大都会,充斥着贩毒、暴力、色-情,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死去、失踪,泰晤士河里多几具无头尸体算不得什么大事,他们干这个驾轻就熟,完全没有难度。

    塑胶手套、无声手枪、装运尸体的汽车,还有清洗血迹的化学药剂早已准备好,黑手党们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在饭店房间里等着,西区虽然不是他们的地盘,但已经通过上面和当地的黑帮头子达成了谅解,只要不惊动警察什么都好说。

    鼻青脸肿的陆海坐在椅子上,虽然他强悍无比,但是亚洲人的体质毕竟拼不过吃牛肉奶酪长大的欧洲人,看到伤痕累累的兄弟,张佰强等人怒形于色,不由之主的伸手向腰间摸去。

    几把手枪立刻瞄准了他们,黑手党们个头都在一米八五以上,气势比他们高出一大截来。

    “谁也别动,我不想脏了地毯。”黑手党狞笑道。

    但是这四个亚洲人竟然不为所动,刷的一声扯开了衣服,会议室内的黑手党们顿时吓呆了!这些不要命的暴徒们竟然绑了满身的雷管来谈判。

    一排排捆扎严密的红色雷管,花花绿绿的电线,还有拿在手上的松发式开关,都让黑手党明白,这伙人来头不小,绝对不是他们的雇主所描述的那样,是一伙人生地不熟的中国籍小混混。

    “尽管开枪,我相信这里的**足够把饭店炸塌。”刘子光傲然说道。

    黑手党们慌了神,求财而已,谁也犯不上拼命啊,正在这时,他们的头目觉得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伸手抓了一下没抓到,一个手下惊讶的说道:“头儿,你脸上有个红点。”

    “不用怀疑,你已经被激光瞄准器锁定了,我一声令下,你,还有你的伙计,都会被狙击枪打爆头。”刘子光冷冷的说。

    黑手党的头儿忍住愤怒,举起双手说:“好吧,我退出。”

    “把枪留下,谢谢。”刘子光说。

    头儿深深呼出一口气,今天算是载大了,本以为处理几个小杂鱼而已,没想到遇到了敢玩命的江洋大盗,他甚至怀疑遇上的是恐怖分子,这已经严重超出了伦敦黑手党所能控制的范围。

    “把枪给他们。”头儿说。

    黑手党们悻悻的将枪丢到了地上,正要离开时,陆海突然暴起,挥拳在黑手党头目的脸上猛击一拳,打得他鼻血横流。

    头目捂住鼻子,伸手拦住怒目圆睁的手下,恨恨的说:“没什么,咱们走。”

    “我让你们走了么?”刘子光捡起那支带有消音器的自动手枪,微笑了一下,突然连发数枪,黑手党们腿上鲜血四溅,全都哀号着倒了下来。

    “绑起来,嘴堵上,乌鸦,跟我上楼接人!”刘子光把枪丢给褚向东,带着乌鸦出门向博比所在楼层奔去。

    黑手党们的双手和双脚都被塑料手铐绑住,嘴里塞了袜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愤怒的扭动着,陆海冷笑着说道:“别扭了,越动血流的越快,等我们走了,自然会让人救你们。”

    张佰强他们却把风衣里捆绑着的雷管解了下来丢在一旁,褚向东感慨的说:“妈的,老板真是高明,火腿肠加电线就把这帮鬼佬吓得屁滚尿流。”

    幸亏黑手党们听不懂他的江北话,不然一定会气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