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75 暗杀行动
    理查德.索普现在的身份是布雷曼矿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虽然只是一家空壳公司,但是他能掌控的资金却有上亿美元,卓有成效的工作让他受到幕后老板的赞许和嘉奖,从小在布鲁克林长大的索普没有忘本,新房子就买在皇后区的海边。

    这里靠近杰梅卡湾野生动物保护区,众多的岛屿,蜿蜒交错的河汊一到傍晚波光淋漓,景色优美,住在这里的大都是上流社会的政客、富商、影星等,治安良好,远比布鲁克林安全的多。

    索普是个机警的人,托马斯的死让他感到一丝危险,事实上早在三周前他就雇佣了一批保镖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四个人都是从纽约的专业安全顾问公司聘请的高手,为首的叫麦凯恩,是财政部特勤局退役的特工,以前给布什总统当过保镖,其余三人分别是前纽约警员、海军陆战队下士以及陆军游骑兵退役军士。

    保镖们经验丰富,配备最先进的安防器材和武器,gl自动手枪、mp5k微型冲锋枪,以及配备红外瞄准镜的m700狙击步枪,用麦凯恩的话说,四个人顶得上一支军队。

    周五是女儿黛米的十九岁生日,作为一个不称职的父亲,索普决定好好地弥补女儿,他请专业的演出公司筹划了生日晚会,有歌手表演、有焰火晚会,有大量的啤酒和软饮料供应女儿的朋友们,索普的想法是让女儿尝试一下备受瞩目的感觉,在朋友们面前好好出出风头。

    索普家的花园很大,足以容纳上百人,今天来的大多是黛米的高中同学和百老汇的朋友们,年轻人汇聚一堂,不时发出欢乐地爆笑,大人们则在屋里闲聊着,索普还没回来,负责接待的是他的女朋友,一个三十出头的精明强干的女律师艾米丽,黛米的母亲莉迪亚带着自己的男朋友,一位著名的制片人出席了女儿的生日晚会,并且对索普的迟到表示了不满:“理查德大概要等到蛋糕吃完才会来。”

    艾米丽莞尔一笑:“他去准备礼物了,应该马上就到。”

    “不是已经有礼物了么?”莉迪亚奇道。

    “理查德认为,汽车只是工具而已,算不上真正的礼物。”艾米丽微笑着说。

    话音刚落,一辆奔驰车在房子门口停下,保镖上前拉开了车门,索普先生走下汽车,看了看花园里的热闹景象,满意的说:“麦凯恩,今天感觉怎么样?”

    “很好,先生,公司听说你要开焰火晚会,特地派来三个人支援,我想我们足以应对任何突发场面。”

    “那就好,谢谢,麦凯恩。”索普拍了拍这位已经五十岁的前白宫特工的肩膀,整一下夜礼服的领子,走进了后花园。

    “索普先生到了,大家注意。”麦凯恩对着袖子里的话筒低声说了一句,走上了天台,端起望远镜开始观察四周,这里是高尚住宅区,家家户户都有完善的安防设施,如果杀手想对索普先生不利的话,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以蛙人潜水上岸攻击,再者就是从河对岸的空房子里用狙击步枪远程射击。

    蛙人攻击的方案太过匪夷所思,就连刺杀总统候选人都用不着这么麻烦,所以最大的威胁来自于河对岸的空房子,对此麦凯恩已经做了安排,布置了一些传感器在那里,如果有人闯入的话会及时发回反馈。

    想到这里麦凯恩松了耸肩,这位矿业公司的老板的安全等级几乎和州长候选人差不多了,足足七个专业保镖保护他的安全,难道全世界的杀手都要来取他的性命么,虽然这么想,但他没有丝毫的懈怠,专业的保镖任何时候都不会放松警惕。

    河对岸,亚历山大放下望远镜咧开嘴笑了:“我们的索普先生到了。”

    刘子光透过鲁格m77的瞄准镜看过去,只见人头攒动之间,一个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正是刺杀目标理查德.索普。

    后花园中人太多,索普的脑袋不时被人挡住,刘子光的手指搭在扳机上好几次又松开了。

    而此时索普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瞄准镜锁定,他谈笑风生,风度翩翩,来到女儿的朋友们面前,微笑着说:“好吧,我们可以切蛋糕了。”

    工作人员用小推车推来一个三层大蛋糕,所有人聚在一起,熄灭灯光唱起了生日歌,烛光荧荧,气氛温馨,瞄准镜的十字光圈套准了索普的脑袋,只要一扣扳机,这颗罪恶的脑瓜就会变成熟透的烂西瓜。

    但是这一刻,刘子光无论如何也无法扣动扳机,不光是因为现场浓郁的父女情,而且他终于看到,生日晚会的主角竟然是和自己有过露水姻缘的黛米.索普。

    生日晚会上杀掉别人的老爸,似乎有些不人道啊……

    亚历山大嘴里咬着一截草梗,怀里的轻机枪早已子弹上膛,他看了看刘子光,眼中尽是探询之色。

    “好吧,我们今天暂且放过他。”刘子光说,顺手盖上了瞄准镜的镜头盖。

    索普家天台上,麦凯恩忽然注意到河对岸一个奇怪的反光点,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他依然拧起了眉毛,拿起对讲机说:“杰克,对岸的传感器有什么动静。”

    杰克是负责监控设备的保镖,此时正在地下室里听着音乐摇头晃脑,桌上还摆着一罐啤酒,听到头儿的召唤,这才想起根本没开启传感器的显示仪,赶紧跳起来骂了一声狗屎,打开显示仪盯了几秒钟,抓过对讲机喊道:“头儿,对岸空房子里有两个人!”

    “法克!”麦凯恩骂了一声,一边冲下楼梯,一边对着袖口迅速下达命令,此时索普正在花园里和女儿一起切蛋糕呢,工作人员同时点燃了焰火,一枚枚烟花冲上天空,黛米开心的抱着父亲,幸福的像个小女孩。

    “黛米,爸爸给你准备了另一份礼物。”索普先生一招手,工作人员正要把礼物奉上,忽然保镖冲了过来,直接将索普先生扑倒在地,周围的人都呆住了,不知道这是安排的什么节目。

    另外几名保镖冲上了码头,跳上索普先生的快艇,解开缆绳启动马达向对岸冲去,同时楼上的狙击手也进入了战位,红外瞄准镜锁定了对岸的空房子。

    “糟糕,被发现了!”亚历山大迅速瞄准快艇开枪,机关枪猛烈的火力打在快艇上,玻璃钢的船体立刻出现了无数弹孔,“是机枪!”陆战队出身在伊拉克服过役的保镖一头扎进了河里,麦凯恩咬着牙还在坚持,但是回头看到己方的狙击手没有任何动静,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也跟着跳进了河里。

    烟花还在燃放,绚烂的礼花在空中绽放,少男少女们眼睁睁看着索普先生被保镖们护卫着逃进屋里,快艇拖着波浪驶向对岸,然后突然间枪声就响了,快艇在密集的弹雨打击下变成了一团火球,他们愣了一下,随即尖叫着四散奔逃。

    藏在屋里的索普脸色铁青,生日晚会被搅得一团糟,杀害托马斯的凶手竟然来到了美国,看来自己低估了对手。

    亚历山大用炽热的机枪火力打沉了索普家的游艇,刘子光则打掉了屋顶上的狙击手,暗杀已经变成了火力交锋,再继续下去毫无益处,刘子光一声令下,两人抛掉武器扬长而去,幸运的是,索普家的焰火掩盖住了枪声,短暂的交火并未造成太大的混乱。

    五分钟后,警署的巡警抵达现场,半小时后,更多增援人员抵达,索普家门前屋后全是警车,红蓝警灯闪烁不断,警察拉起黄色的警戒线,所有参加晚会的人都要录口供,落水的保镖裹着毯子喝着热咖啡,接受着警察的询问,而天台上的狙击手因为肩膀中了一枪已经被送院急救。

    一辆政府牌照的轿车停在门口,腰间别着联邦调查局徽章的探员掀起警戒线钻了进来,想警察们出示了证件后找到了索普。

    “理查德,似乎不太妙啊,听说他们连重武器都动用了。”fbi警官说道,他是索普的老熟人了,对这位朋友惹麻烦的本事相当了解。

    “埃德蒙,我要你保证我和我家人的安全。”索普咬牙切齿的说,黛米母女以及艾米丽都坐在他身旁焦虑无比。

    埃德蒙说:“警方会保护他们的,但是我建议你最好去国外躲几天。”

    索普咬牙切齿的说:“我哪也不去,逃避不是办法,我要把把这些养的揪出来,折断他们的胳膊塞进!”

    埃德蒙耸耸肩走了,莉迪亚却不安的说:“理查德,对不起,恐怕我不能答应让女儿和你们住在一起,这里太不安全了。”

    索普忍不住暴怒道:“她是我的女儿,她已经十九岁了,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我才是她的监护人,你不是!”莉迪亚针锋相对的嚷道。

    黛米在一旁泪眼婆娑,不知道说什么好,事情太突然了,好端端的生日晚会变成了大灾难,幸亏没有人死,不然自己真的会内疚一辈子。

    ……

    “今天没能成功,下次恐怕就更难了。”亚历山大驾驶着汽车行驶在纽约的夜色中,有些沮丧的说道。

    “暂时没有下次了,我们离开美国。”刘子光说。

    “为什么?难道不杀他了。”

    “是的,杀了一个索普,还会有更多的索普出现,而这个索普,起码我们还比较了解他,如果换一个更难缠的对手,一切都要重新来过,反而更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