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9-76 卖命者得血酬
    刺杀事件虽然失败了,但却让索普终生难忘,他感觉自己从未距离死亡这么近,根据现场留下的证物,杀手竟然准备了杀伤力强大的机关枪和能精确射击的狙击步枪,若不是以麦凯恩为现得早,恐怕自己难逃一死。

    事后索普给麦凯恩涨了薪水,并且迅速买了一所新房子,所有的手续都是秘密办理的,除了最亲近的人,就连自己的秘书都不知道新家在哪里,同时他又拜托雷蒙德警官调查此事,不过破案的希望不大,那挺机关枪的弹道和三个月前布鲁克林区一桩黑帮火并案件中出现的枪支一致,据信是从墨西哥随着毒品一起偷运来的武器,这就让案子更加复杂化了。

    索普还加强了对身边人的保护,他给艾米丽派了一个保镖,又让一个年纪稍大的保镖负责黛米的安全,因为他知道,黛米肯定很反感保镖的出现,一定会想方设法摆脱掉,所以要派个经验丰富的人才行。

    不出他的所料,野性惯了的黛米驾驶着她那辆最新款的法拉利,不费吹灰之力就摆脱了保镖的汽车,独自一人来到位于布鲁克林学院附近的舞蹈训练中心,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她感到后面有人在跟着,本以为是保镖跟过来了,扭头一看却只见两个脖子上挂着银链子,头上戴着黑皮鸭舌帽的黑人,黛米顿时毛骨悚然,撒腿就跑,两个黑人拔腿就追。

    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黛米后悔不迭,慌忙中差点扭了脚,正当她慌不择路之时,忽然撞在一个人身上,吓得她尖叫一声,扭头再跑,哪知道却被来人一把抱住,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黛米,是我。”

    黛米定睛一看,顿时大喜过望:“布鲁斯,是你!”

    来人正是刘子光,他微笑着点点头:“是我,又见面了,你还好么?”

    “不太好,有人追我。”黛米慌忙躲到了刘子光的身后,但却不再逃跑,布鲁斯的身手她是知道的,那两个黑人绝对讨不到好果子吃。

    果然,两个黑人刚把腰间的剃刀拿出来,还没来得及耍个刀花什么的,就被刘子光亮出的手枪吓的不敢动了,作为布鲁克林区长大的黑人,见惯了各色人等,区区一把手枪才吓不倒他们,真正让他们害怕的是这个神秘亚洲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

    黑人撒腿就跑,黛米嫣然一笑:“布鲁斯,你是特地来找我的么?”

    “是的,我们可以谈谈么,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刘子光说。

    “当然,你住在哪儿,我去你那里。”黛米兴致盎然的说道,她现在并不和父亲住在一起,想在哪里过夜都没关系。

    但刘子光显然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把黛米带到了一家安静的咖啡厅,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刘子光开门见山的说道:“事实上是这样的,我这次来美国主要是做一件事,杀死理查德.索普。”

    黛米呆住了,餐牌掉在了桌子上,她十九岁生日那晚的经历可谓刻骨铭心,父亲的家遭到了机关枪的扫射,游艇爆炸,保镖受伤,来了整整一个街区的警察,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是布鲁斯做的。

    “你……你……不会是想……”黛米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但她的意思刘子光是明白的:“不是,我并不想绑架你,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父亲没死,那是因为你,当我在瞄准镜中看到你的时候,我改主意了,就这么简单。”

    “可是,你为什么要杀理查德,他只是一个商人而已。”

    “好了,不多说了,将来你会明白的,我该走了,迟了你父亲的杀手就该追过来了。”刘子光说完,起身便走,黛米站起来问道:“我能再见到你么?”

    “也许吧。”刘子光头也不回的走了,坐进亚历山大的汽车绝尘而去,只留下失魂落魄的黛米。

    五分钟后,黛米的保镖来到了咖啡厅,看到雇主安然无恙便放心的坐在了门外的汽车里,黛米心中一动,翻开提包搜索了一番,终于在夹层里找到了一枚电子元件,这肯定不是提包里的东西。

    是无线电追踪器,黛米不禁深思起来,看来自己对父亲并不了解啊。

    ……

    “那小妞对你似乎一往情深啊,为什么不留下来过一夜呢,我们有的是时间。”亚历山大说。

    “她是索普的女儿。”刘子光面无表情的答道。

    亚历山大一个急刹车,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就为了这个小妞,你才不杀索普!”

    “或许吧,开你的车,记住你是拿薪水的人,而不是发号施令的人。”刘子光冷冷的说道。

    亚历山大闷闷不乐的开着车,忽然刘子光递上一个信封:“给你的。”

    单手拆开信封一看,里面是一张旅行支票,亚历山大的苦瓜脸顿时神采飞扬起来:“五万欧元,都是给我的?”

    “是的,小伙子,你干的不赖,这是你应该得的。”

    “哦,谢谢老板,我想为您工作,可以么?”亚历山大兴奋极了,在李斯特罗夫斯基手下,他每月只能拿五千美元,年轻人开销大,每月剩不下几个钱,现在忽然遇到一位豪爽又对脾气的老板,怎能让他不生出跳槽的念头。

    “我会考虑的。”刘子光说。

    “去哪儿,老板?”亚历山大依然精神十足。

    “去非洲。”

    “是!老板,我想问一下,为您工作是不是每月都能拿这么多钱?”亚历山大似乎很有谈性,看来五万欧元对他的刺激很大。

    “不一定,打工者得薪酬,卖命者得血酬,根据你的最近的工作性质,我觉得五万欧元不算多。”刘子光答道。

    亚历山大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当刘子光和亚历山大坐上纽约飞往达喀尔航班的时候,索普家被袭击的案子终于有了一些眉目,根据前日警察的记录,事发现场附近曾经有两个外籍男子长时间驻留,警察还向他俩指点了河对岸的空房子,另外据布鲁克林分局的一位警官说,他的线人有可靠情报显示有两个外国男人买了重武器,其中一个是亚洲人,另一个是俄国佬或者北欧人。

    各方面的情报汇聚起来,渐渐有了眉目,亚裔男子,身高五英尺十英寸,三十岁上下,善于伪装,俄罗斯裔男子,六英尺高,金发,相貌凶恶,正是这两个人实施了对索普家的袭击行动。

    索普许下重金,要求埃德蒙警官利用一切资源彻查此事,他深知联邦调查局的能量有多么惊人,尤其是在反恐形势严峻的当今,真想调查两个人的底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不巧的是,曼哈顿发生了一起爆炸案,死了十几个人,据说是某中东激进组织所为,美国本土所有执法力量都将精力投入到这件事上,就连索普的老熟人埃德蒙都被抽调过去,哪还有精力管索普家的闲事。

    忐忑不安的索普只有乘坐私人飞机前往澳大利亚,在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继续遥控指挥,西萨达摩亚的战争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他丝毫不能放松对局势的把握。

    刘子光和亚历山大抵达塞内加尔之后,转机飞往贝宁,在科托怒郊外找到了一文不名,靠朗姆酒打发时光的聊到飞行员马利根,刘子光的到来让他非常兴奋,爽快的答应了飞往西萨达摩亚的要求。

    数小时飞行后,刘子光终于回到了西萨达摩亚,这次依然是降落在圣胡安机场,但是这里已经没有库巴将军的海关人员和警察了,取而代之的是福克纳上校麾下的雇佣军们,他们利用这座机场接收空运补给,并且作为进攻圣胡安的前进基地。

    没有人难为刘子光和老马利根的飞机,福克纳是个纯粹的军人,并没有牵扯进那些阴谋诡计里,根据合同,他的雇主是博比殿下而非什么公司,这也是福克纳的原则之一,只为合法政府打仗,而索普先生的布雷曼矿业公司,只是作为博比的信用担保出现的,这一点刘子光已经从托马斯的口供和博比的合同中确信无疑了。

    死里逃生的博比殿下在陈马丁和李建国的陪同下亲自到机场迎接刘子光,前呼后拥的博比似乎恢复了自信,握着刘子光的手感慨不已,想到汉普群郊外的生离死别,王储的眼圈都红了。

    “我将会授予他们勋章。“殿下这样说。

    此时,张佰强等人正伫立在遥远的海边,望着潮起潮落,椰林之中新起了一座坟茔,埋葬的是乌鸦使用过的物品和一件衣服。

    “兄弟,这就是你的新家,我们以后会经常来看你的。”三个悍匪点起香烟放在坟前,又烧了一本《》杂志,杂志的灰烬很快被海风吹散,海鸥在天际翱翔,蔚蓝的大海上停泊着一艘货轮,此时每个人心里都在养着同一件事:

    难道我们的余生就要在这里度过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