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4 那年冬季
    老实说,今天这场会面大大超出了韩冰的预期,比他设想的最好结果还要好上十倍都不止。

    韩冰出身世家,爷爷是副国级领导人,虽然已经逝世,但是余威还在,几个叔叔姑姑在政界、商界都是头面人物,奶奶比爷爷年轻二十岁,但也是离休高级干部,副部级待遇,配备专车、秘书和保健医生,不过这个奶奶却不是韩冰的亲奶奶。

    韩冰的亲奶奶是个农村妇女,解放前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嫁给了韩冰的爷爷,爷爷参加革命一走就是十年,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人民政府的领导了,而且娶了一位年轻的女大学生,也就是韩冰现在的奶奶。

    爷爷是个有良心的人,和奶奶办了离婚手续,帮几个舅爷爷都安排了工作,临了还把儿子,也就是韩冰的生父安排进了部队当兵,也算尽到了做父亲的义务,这也是韩冰父子间年龄差距极大地原因。

    韩冰的父亲三年前因癌症去世,享年七十岁,韩冰上面还有几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他是全家族最小的一个,但却不是最受宠爱的一个,副部级的奶奶显然更疼爱那些她亲生的孙子孙女们。

    家族中有着太多的秘密,太多的恩怨,作为小辈的韩冰并不了解,也不愿意去了解,他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英国去读书,受的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基础教育,中学阶段在著名的伊顿公学度过,也造成他性格孤傲的因素之一。

    但自从见到温雪之后,冷若寒冰的少年竟然变得阳光起来,这个变化让大家都感到惊讶,尤其是溺爱儿子的母亲薛丹萍,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要见一见儿子的小女朋友。

    说实话,韩冰是不愿意让小雪和母亲见面的,因为他读过心理学,知道婆婆和儿媳是天生的敌人,尤其是母亲这种女强人加慈母的性格,肯定不会给小雪好脸色看,但是同时他性格中叛逆的一面又起了作用,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不管母亲怎么看待温雪,他都不会改变初衷的,如果这一天迟早要到来,那就让暴风雨早点来吧。

    结果事实和想象的差距极大,大到熟悉母亲脾气的韩冰都觉得匪夷所思,母亲是什么人,杀伐决断的上市企业老板,一个微小的决定就能关系到上万人的生计,这种人和古代领兵打仗的将军没什么区别,慈不掌兵义不掌财,韩冰深知,母亲表面上虽然和风细雨,但骨子里却是个暴烈无比的铁娘子。

    可是,今天母亲竟然表现的如此温和,如此善良,善良的近乎于柔弱了,光是眼泪就不知道流了多少,这就让做儿子的摸不着头脑了,难道说母亲真的喜欢上温雪了?或者说被她的身世所打动?

    “咳咳”韩冰终于开口了,他问道:“妈妈,你怎么知道我比温雪小呢?你又没问过她的年龄。”

    薛丹萍一时语塞,竟然无法回答儿子的问题,难道告诉他说,温雪是你的亲姐姐不成?

    她有些恍惚了,仿佛回到了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九十年代初,国际社会对我封锁严重,国内经济形势恶化,各种思想激烈对撞,那时候薛丹萍还是个年轻的部队医院护士,经人介绍嫁给了基地一位姓温的年轻军官。

    温君伟是浙江人,哈工大的高材生,基地的技术骨干,肩膀上扛着一杠三星的金牌牌,却又擅长吹拉弹唱,再加上相貌英俊,前途无量,是无数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薛丹萍嫁给他的时候,全基地的人都为他俩祝福。

    婚后薛丹萍才知道,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也许会是唐僧,温君伟虽然表面上看来英俊潇洒,温文尔雅,但是骨子里却很木讷,而且事业心极重,每天和自己说不到三句话,所有时间都扎在实验室和靶场上,完全把家当成了旅馆,甚至连女儿降生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而是带着导弹去野外试验。

    那年隆冬,正是大雪纷飞之际,他们的女儿降生了,以雪为名,起名温雪。

    就在女儿降生后不久,这个温馨的小家庭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基地出了一起恶故,数名高级技术人员当场牺牲,造成的经济损失和国防技术上的停滞更是不可计量,总部调查组进驻基地,经过一番博弈,最终没有背景的温君伟承担了责任,职位、军衔、党籍一撸到底,从人人敬仰的技术骨干,中层干部变成了等待军法审判的犯人。

    丈夫身陷囹圄,女儿嗷嗷待哺,六神无主乱了阵脚的薛丹萍病急乱投医,孤身前往首都,找到了一位相熟的首长求援。

    说是相熟,其实也就是泛泛之交,首长姓韩,少将军衔,不到五十岁的年纪,正是年富力强的少壮派,三年前曾经在薛丹萍任职的军区总院住过一段时间治疗胃病,当时韩将军就挺喜欢薛丹萍的,没事总喜欢拿这个二十出头的丫头开玩笑,那些老首长和医生护士什么的,也都半开玩笑的说,干脆让韩将军把小薛收了当儿媳妇算了。

    后来韩将军调到总部工作,双方有过一段时间的书信联系,薛丹萍结婚的时候,韩将军还特地打来电话祝贺,当然随着工作的紧张和女儿的诞生,双方的联系也就断了。

    当看到薛丹萍带着满满一大包土特产出现在家属大院楼下的时候,韩将军的反应简直可以用惊喜来形容,他把薛丹萍请到家里,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当即给有关部门打电话询问此事,由于事件太过严重,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将军便把小薛安排在招待所居住,每天嘘寒问暖,照顾的非常周到,可谓有礼有节,尽到了一个做长辈,做首长的职责。

    随着高层的介入,温君伟的案子有了转机,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军衔撤销,开除军籍,调离原单位,本以为事情就此平息,一家人又可以团聚,哪知道薛丹萍却等来了丈夫的一纸离婚诉状。

    原来基地已经传开了关于薛丹萍和某首长的桃色事件,虽然谣言在领导的强力介入下很快烟消云散,但给温君伟造成的伤害却是无法弥补的,他不能原谅妻子,也不想再留在这个伤心地地方,离婚之后就带着女儿调去了其他军工企业。

    薛丹萍是个烈性女子,她无法忍受被人误解的痛苦,更无法忍受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她决定服毒自杀,但却在昏迷了三天三夜后醒来,当时已经身在首都了,事后她才知道,因为她服用了剧毒药物,洗胃都无济于事,在总部首长的命令下,基地动用了三叉戟专机将她送到了首都救治,这才挽回了生命。

    伤痕累累的薛丹萍没有其他选择,只好嫁给了对自己一往情深的韩将军,很快就生下了一个儿子,韩将军老来得子,对母子俩倍加宠爱,薛丹萍靠着丈夫的人脉,在一家有军方背景的企业担任了中层干部,有关系又有魄力,一时间混的风生水起,不到三十岁的她就担任了企业老总,从此一帆风顺。

    这段时间,薛丹萍不是没想过寻找前夫和女儿,但是那段回忆让她无法释怀,一来二去,多少年过去了,当年的基地已经封闭,战友同事纷纷转业退伍,就在她流露出想寻找女儿下落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封存的基地人事档案烧了个一干二净,冰雪聪明的薛丹萍也曾怀疑过现任丈夫动过手脚,但是事到如今,就算真的是他干的,自己又能如何呢,老韩对自己可谓千依百顺,爱护之际,遇到这样的丈夫,也算是幸运了。

    没想到十余年后,亲生女儿竟然被儿子带回家来当看到女儿的第一眼起,她就有一种莫名亲切的感觉,母女连心,这是斩不断的骨肉情,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安排,根本不用什么dna检测,她就能断定,这个叫温雪的女孩绝不是重名,而是切切实实的亲生骨肉!

    在后面的交谈中,她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温雪小时候是在东北长大,后来辗转来到好几个城市生活,但都是军工企业,最后才转到江北晨光机械厂,这家工厂薛丹萍有印象,早年隶属总后,也是老军工了。

    尘封的回忆一旦打开了闸门就收不住,多少往事历历在目,女儿的到来让她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些纠结于心底的陈年旧事,早该让它们随风而去了。

    “妈,妈妈,你想什么呢?”韩冰的呼声将薛丹萍从往事中拉了出来,她莞尔一笑道:“不好意思,走神了,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对了,就要放暑假了,你们有什么安排么?”

    不等他们回答,薛丹萍又说道:“我们公司组团去欧洲旅行,如果你们两个女孩子有时间的话不妨一起去玩,当然费用是全免的,阿姨请客。”

    “妈妈,你真伟大!”韩冰兴奋地说着,在薛丹萍脸上亲了一口,说到底他还只是个十七岁的男孩,一连串的惊喜让他有些忘乎所以。

    “好了好了,亲了妈妈一脸的口水。”薛丹萍作势要打儿子,举起手来还是笑了,看到他们母子亲密无间的样子,温雪竟然有些恍惚起来,如果自己也有妈妈的话,是不是也能这样呢。

    “温雪……”陆谨悄悄捣了一下自己的室友,所有人中她是最清醒的一个,这个很有天赋的女孩子敏锐的意识到,今天在场的这几个人似乎都不太正常,薛阿姨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发呆,韩冰兴奋地找不到北,小雪也有些恍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阿姨问咱们话呢。”陆谨提醒了一声,温雪赶紧答道:“哦,谢谢薛阿姨,我得回家照顾爸爸,所以不能陪你们去了。”

    兴头上的韩冰一摆手:“没关系,让温叔叔也一起来吧。”

    他没注意到,母亲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