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9 招兵买马不容易
    晨光厂仿造的苏式btr40装甲运兵车,造型威猛,犀利无比,车头呈尖锐的楔形,车尾方方正正,车身周围还加装了一圈栅栏形装甲,这是厂里集体智慧的结晶,参照驻伊美军轮式装甲车的式样制造的防火箭弹装甲。

    打开厚重的驾驶舱门钻进去,车内整洁利落,散发着廉价塑料制品特有的味道,车辆底盘和操控设备都是外购的民用卡车系统,所以方向盘和仪表盘略显孱弱,速度表,油料水温指示表都是机械指针式的,一目了然,方便维修,方向盘不带助力,没有点臂力很难转动,座椅是人造革面料加弹簧,坐上去嘎嘎作响,怕是在非洲潮热的环境下感觉不会太舒适,但是总的来说完全符合,甚至部分超出了招标的要求。

    刘子光虽然不在厂里上班,但还兼着厂长助理的职务,所以成品库的师傅站在旁边热情的说道:“刘助理,要不开出去遛遛?”

    “好啊……”刘子光试着发动了汽车,一阵轰鸣声传来,发动机的震动通过座椅传到身上,很有重型卡车的感觉。他挂上二档缓缓将装甲车开出了仓库,在厂区里匀速前行着,驾驶舱前方有两块方形的有机玻璃车窗,视野不是很好,但是军用车辆必须如此设计,在战斗环境下,车窗上方还有两块铁板可以放下,仅凭铁板上的缝隙进行驾驶,若不是经验丰富的驾驶员,恐怕操控起来有些困难。

    忽然路边有人大吼一声:“停下!谁让你开出来的?”刘子光急忙停车,打开车门笑道:“老邓哥,是我。”

    来人正是一车间的主任邓云峰,他见是刘子光,脸色和缓了许多,爬上车说:“试车啊?”

    “是啊,溜一圈看看,为用户体验一下感觉……”刘子光说。

    “绝对岗岗的,咱厂出品的装甲车,哪能不好。”邓云峰自豪地说,“原型用的是直列六缸汽油机,八十马力,咱们用的是四缸重卡柴油机,一百六十马力,动力强劲又省油,柴油机中弹也不容易爆炸,比汽油机强得多。”

    “哦,油耗怎么样?”

    “百公里三十升左右,对这车来说,不算高,毕竟自重就五吨了。”

    装甲车在厂区试验场地里转了一圈,过障碍壕沟的能力比想象的要强,防弹能力也符合要求,但另一个问题却浮上了刘子光的心头,上哪里去找五十名会开汽车的人?

    ……

    从晨光厂出来之后,刘子光直接回到红星公司,办公桌上放着厚厚一摞调查表,是他不在的时候安排公司对全体员工做的基本调查,从红星公司创立起,刘子光就刻意收拢优秀退伍军人,冒着亏损的风险养了一批人,为的就是关键时刻派上用场,但是这份调查表却让他有些失望……

    退伍兵的综合素质确实比较高,受过军事训练,纪律性强,有团体荣誉感,但是却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中没人喜欢打仗。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当兵是一种曲线就业的方式,虽说现在国家已经不再安置退伍人员就业,但地方上总有各种各样的照顾政策,退伍军人就业也比社会青年有优势,参军可以有一百种理由,对他们来说,学技术,入党,上军校,锻炼意志,甚至保家卫国也是合理的理由,但绝没有哪个人能说,我是为了学习杀人的技术而去当兵的……

    刘子光揉揉太阳穴,拿起内线电话让手下领班石涛上楼谈话,石涛是海军陆战旅的退伍兵,受过两栖作战训练,会使用多种轻重武器,驾驶汽车和快艇,综合素质很高,是刘子光最寄予希望的一个苗子。

    不大工夫,门外传来一声大喊:“报告!”

    “进来。”刘子光说。

    石涛昂首挺胸走进来,利索的敬了一个礼,笔直的挺立着。

    “稍息。”刘子光道。

    石涛两手放在背后,双腿岔开与肩同宽,雄赳赳的站在刘总面前等候问话。

    刘子光让石涛坐下,拉家常一般问道:“最近工作上,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么?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

    “报告刘总!我很满意目前的状况,公司效益不好还养着我们,同志们都很感激,刘总有什么命令,我们绝对执行……”

    望着坐的笔直的石涛,刘子光轻轻地笑了,丢了一只烟过去说:“别拘束,聊天嘛,现在每月能拿多少钱啊?找对象了么?”

    石涛拿出打火机先帮刘总点着烟,自己才点着抽了一口,说:“每月基本工资一千五,加班费、午餐补贴、夜班补助,乱七八糟加在一起,每月能有两千出头,女朋友嘛……嘿嘿。”

    “笑什么,说说看,看上谁家闺女了?”刘子光笑道。

    石涛挠挠头:“认识一个女孩,在饭店端盘子的,长的不错,处的还行。”

    “不错,啥时候吃你的喜糖啊?”

    “早呢,现在没房子怎么结婚,人家愿意嫁,我也不好意思娶啊,我想再努力两年,争取买个小点的二手房,日子就得这样过才行……”

    刘子光赞道:“看不出来小石还挺会过日子的,不过现在房价年年疯涨啊,就凭你俩的工资,两年怕是难以拿出首付吧。”

    石涛皱起了眉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我爸妈说了,把家里的老房子卖了,再把这几十年的积蓄都拿出来,要是不再涨的话,兴许能够首付的,大不了多贷点款,到时候还得让公司出收入证明啥的,可能要请刘总帮忙。”

    刘子光说:“收入证明公司随时可以帮你开,不过你想过没有,咱们红星公司效益不好,每况愈下,如果你失业的话,贷款谁来还?”

    石涛一下子愣住了,他忽然意识到刘总找自己谈话的原因,难道说公司真的不行了?

    沉思了一会,石涛叹口气说:“刘哥,你是好人,大家都明白,公司出境艰难,我们整天闲着没事,其实大家心里都有准备了,就算公司不在了,我们也是刘哥的人,不管什么事,只要你一句话!”

    “别谈我,说说你的打算,万一公司倒闭了,你怎么谋生?”

    “也不是没想过,我想帮人开出租,当二驾,在夜市摆个摊子,让我对象干,现在工作难找,我俩学历都不高,也没啥一技之长,只能这样了……”

    “是这样的,小石,有个朋友托我找个司机,不过工作地点有点远,在非洲,而且那地方有点乱,整天打仗,工资不低,起码八千以上,你看要不要考虑一下。”刘子光试探着抛出了这个话题……

    石涛低头猛抽烟,没有立刻回答问题,半晌才道:“如果是上次缅甸那样的工作,我恐怕不能胜任。”

    “行,没关系,你先回去吧,帮我把林浩叫进来。”刘子光说。

    林浩也是红星公司的骨干员工,曾经在高炮旅当过两年义务兵,军事素质相当过硬,刘子光曾经推荐他给当初的周代市长当过一段时间的司机,后来周市长上调省城做了教育厅长,林浩也就回到红星继续当保安了。

    和石涛一样,林浩也是城市兵,不过他的性格更随和一些,走进办公室点头笑道:“刘总您找我啊?”

    “是啊小林,找你聊聊,最近过的还行吧,有什么苦难要及时找组织解决啊。”刘子光说。

    “谢谢领导关心,最近过的还行吧,工资够花的,时间也充足……”林浩是公司的司机,薪水和石涛差不多,也是两千块左右,这个水准在江北市来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如果不买房不养家的话,对一个单身男人来说确实够用了。

    林浩是个机灵的小伙子,刘子光就不绕那么多弯子了,直接问道:“公司这两年业务开展的不算很好,大家也都知道,我有个朋友,在非洲有生意,需要一些司机,月薪八千以上,有各种保险,不过那地方有些不太平,你有兴趣干这个么?”

    “我……刘总,这个太突然了,能给我一点考虑时间么?”林浩答道。

    “行,这事儿不急,你回去考虑吧。”刘子光打发他回去,不再叫人上来,石涛和林浩的反应足以代表大多数人,他们图的是安稳,平静的生活,哪怕过的清贫一些,也总比赚了大钱没命花强……

    刘子光下楼的时候,注意到保安室里气氛似乎有些压抑,一些人在交头接耳,一些人在长吁短叹,大概是两次谈话让他们预感到,公司的大限到了。

    说实在的,刘总对他们真的不错,红星公司成立以来业务量很少,物业保安岗位大多照顾那些四五十岁的下岗工人,他们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偶尔拉出来帮刘总撑撑场面而已,每月两千多块的工资拿着,这样的好工作还真是难找。

    看到刘总下楼,小伙子们全涌了出来,一双双期盼的眼睛望着刘子光,欲言又止,刘子光知道他们想说什么,笑笑道:“大家不要有什么想法。”

    “刘总,不如我们也开个洗浴中心吧!”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刘子光明白他的意思,如今最赚钱的行当还是捞偏门,洗浴中心、娱乐会所、黑赌场之类的场子来钱快,也需要大量能打敢拼的好手,按照刘子光所能掌握的资源,干这个才是正道。

    他们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刘总似乎对偏门生意丝毫也不在意,洗浴中心丢给卓力了,挖沙场是让王志军的媳妇经营,土方车队也包给了几个朋友,自己却开了个不挣钱的保安公司,还有一家没有业务的航空公司,每月大把的钱砸进去,一点效益也不见,想来真是奇怪。

    刘子光伸手压了压,安抚大家道:“公司一时半会也垮不了,就算关闭的话,我也会帮大家安排出路的。”

    ……

    怀着满腹心事,刘子光来到玄子的汽修厂,十辆战旗吉普车在这里进行简单改装,车顶上焊接了用于安装机枪的枢轴,车门和软顶被拆掉,对于轻型越野车来说,减轻载荷才是最重要的,单薄的车体根本无法抵挡子弹,还不如拆掉来的方便。

    玄子说:“刘哥,上次你和我说的在外国开汽车维修站的事情,我想好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活儿能干,我已经找了十几个人,只要你一句话,分分钟都能拉过去。”

    刘子光问:“你没告诉他们,工作比较危险么?”

    玄子不屑的说:“危险?干啥不危险,谁能保证自己不出门让车撞死,我找的这些人,别说是去战乱地区工作了,就是让他们扛枪打仗,这帮小子都没二话。”

    刘子光纳闷了:“我说玄子,你哪里找的这帮亡命之徒啊?”

    玄子笑道:“哥哥嘞,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种人到处都是啊。”

    ……

    除夕夜,再来一章给大家就着年夜饭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