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10难道江湖已经将我们忘却
    玄子的汽车修理厂地段很好,在老商业局大院内,前面是洗车场,后面是修理厂,一年四季生意都红红火火,门庭若市。

    院子里停着几辆经过自动洗车机冲洗的轿车,穿着工作服和胶靴的工人拿着大幅的麂皮擦拭着车身,修理厂里,充斥着油污的味道,脏兮兮的小工们趴在车底下放着机油,墙角还有个瓦楞铁皮搭的厕所,一股尿骚味隐隐的飘了过来。

    玄子给刘子光递了一支烟,说道:“你看我这些工人,和你手下那些保安有什么不一样?”

    刘子光望着这些忙忙碌碌的年轻工人们,老板在场,他们干活都很麻利,没人说话,也没人抽烟,只是卖力的干着活,这一刻,刘子光忽然明白了,和红星公司的退伍保安相比,这些人才是真正的社会最底层,他们和毛孩、马超一样,大多来自贫困农村,没读过书,没当过兵,除了父母给的一条命之外,别无长物……

    他们不敢奢望什么社会保险,正式工作,买房结婚,他们要的仅仅是一碗饭,一个栖身之所而已,辛辛苦苦挣扎在社会边缘,日复一日重复着简单的劳作,但是他们的内心深处,也在渴望出人头地的一天,别说是出国劳务这样的好工作了,如果有人蛊惑,即便是杀人越货恐怕他们也会铤而走险的。

    “刘哥你看,那个擦车的伙计,对,就是那个脸上带疤的,身上不知道背了什么事,我每月给他开五百块钱,管吃管住就行,你说这样的人,你要是让他出国,他高兴都来不及,那还和你提什么条件……还有那个拿扳手上螺丝的小子,今年才十六,他爹犯了杀人罪,前年毙了,他娘疯了,至今不知道下落,还有那个腿脚不利索的哥们,儿子被人拐跑了,老婆改嫁,他一个人走遍全国寻找儿子,挣点钱全都花在这上面,你说像他们这样的人,只要能赚钱,哪儿不敢去啊,国外再危险,能比小煤窑还危险?”

    “行,我懂了,玄子,这事儿就交给你办了,不过咱也不是什么人都要,心术不正的人走哪都是坏事的料,这种人除外,你尽量帮我招工,手脚利索会开汽车的优先,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你忙着。”刘子光起身便走,玄子在后面送他:“行,哥,我心里有数……”

    刚从汽修厂出来,迎面开来一辆黑色雅马哈公路赛摩托车,六月底的天气车手竟然穿了一件皮夹克,从刘子光身边呼啸而过,忽然急刹住,车手摘下头盔扭头喊道:“光哥!”

    刘子光回头一看,顿时笑着上前擂了他一拳:“小帅,毕业了?”

    “没呢,这可是民航学院正式飞行员班,三年才毕业呢。”贝小帅一脸得瑟的说道,他这个自费生三年的学费可不便宜,足足有七十万之巨,当然大部分费用是飞机驾驶的成本,难得贝小帅有飞行的天赋,所以刘子光也就帮他付了高昂的学费,老贝大叔他们可不知道学费这么贵,还以为儿子学乖了,上的是蓝翔技校呢。

    刘子光看了看贝小帅皮夹克背上的青天白日星条旗笑道:“学汤姆克鲁斯呢……”

    “那是,玩的就是topgun的调调,光哥你这是去哪儿,我送你。”

    “刚从玄子那里出来,正想去华清池坐坐呢。”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刘子光做了个稍等的手势,接了电话道:“刚回来,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就会骗人,还是小诚告诉我说,爸爸给幼儿园送了两头草泥马,我才知道你回来了。”说到这里,刘子光都能想象电话那边李纨的脸红了一下。

    “晚上等你吃饭啊。”李纨挂了电话,刘子光回头就看到贝小帅一脸的讪笑:“是哪个嫂子的电话啊?”

    “什么哪个嫂子,哥是单身……”刘子光跨上了摩托车后座:“去新华清池!”

    老华清池的建筑结构已经成为束缚发展的桎梏,虽然现在还在营业,但卓力的主要战场已经转移到了滨江大道上的新华清池,这是一所综合餐饮、住宿、洗浴的综合性会所,在江北市乃至整个淮江经济圈内都算数一数二的。

    摩托车飞速飙到新华清池楼下,穿着制服的保安打着手势引导摩托车进入停车场,贝小帅却突发奇想,猛然拧动油门,摩托径直闯进了一楼大堂,顿时一片哗然,前台后面的保安室里冲出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为首一人指着贝小帅骂道:“捣乱是吧,信不信打断你的狗腿!”

    贝小帅摘下头盔狰狞笑道:“有种你就动我一下试试,拆了你的店!”

    “马勒格壁的,还就不信了,在老子的地盘上还有人敢撒野……”那汉子卷起袖子气势汹汹走过来,冲后面喊了一嗓子:“刀!”

    一把带鞘的马刀丢了过来,汉子头也不回,伸手接住了刀,拉出寒光闪闪的刀刃威吓道:“剁了你个。”

    贝小帅从袖子里抽出一把锋利的短刀,冷冷道:“谁剁谁还不一定呢。”

    下午四点多种,店里客人不多,大堂里几个正在换鞋的浴客早就悄悄地溜走了,礼仪小姐和门童也藏到了安全的地方,汉子身后的黑西装们拿着对讲机低声说着什么,大概是呼叫支援,而刘子光则从摩托上下来,抱着膀子冷眼看他俩表演……

    两把刀撞到了一起,擦出一串火花,横眉冷目的汉子忽然哈哈大笑,把刀一扔抱住了贝小帅:“死小子,还知道回来啊。”

    “二哥,我还是那么嚣张啊。”贝小帅也丢了刀笑道。

    从楼上哗啦啦冲下来一帮人,手里都提着刀棍,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领头的混的比较早,认识是贝小帅,赶紧拦住众人,轻松地说:“没事,这哥俩逗咱们玩呢。”

    大多数新来的保安并不认识贝小帅,但是听领班这样说,也只得狐疑的离去。

    “光子,听说你下午过来,我老早就在门口等着了,怎么不开车了,还坐小贝的摩托?”卓力过来和刘子光拥抱了一下,问道……

    “低碳减排嘛,走走路对身体好。”刘子光说。

    “走,楼上请,先洗个接风澡,捶捶背捏捏脚,光子最近可忙坏了吧,赌船生意还好吧。”卓力便走便问。

    “呵呵,我就是为这事儿来的,上次多亏大家帮忙,老二你打电话约一下,到今天为之,差不多有半年了吧,我把大家的姑息给结算一下。”刘子光说。

    “太好了,光子就是仗义,前天木三水那小子还问我呢,说刘哥的赌船怎么也没消息了,他还想上去玩玩呢。”

    “你怎么说的?”

    “我说赌船在阿拉伯那边营业,想上船玩起码十万美元起,他就怂了……”

    “呵呵,都叫过来吧,大家乐呵乐呵,老长时间没见了。”

    傍晚时分,老朋友们陆续赶到,都是各行各业的大忙人,平时很难聚到一起,但是大家都看刘哥的面子,除了几个在外地出差的人之外,全都来到了华清池,卓力安排了一个最大的房间,伙计们在里面吹牛谈天,等着待会儿吃饭,刘子光一看这个场面就知道晚上走不了,于是打了个电话给李纨,说是晚饭不能一起吃了,夜里再过去,只听李纨那边幽怨的叹了一声,电话就挂了。

    晚上这顿饭,足足喝了三箱白酒,十箱啤酒,很多人喝的酩酊大醉,因为大伙儿高兴,刘哥做事实在太讲究了,半年时间就连本带利归还了借款,虽说当时没约定利息,但是人家却给了十个点的高息,五十万出去,半年就赚五万利息,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刘哥的生意蒸蒸日上,日进斗金……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纷纷去浴池泡澡,刘子光和卓力、贝小帅在桑拿房里蒸着,的酒气随着淋漓的大汗慢慢蒸发着。

    “小帅,学的怎么样?”刘子光随口问道。

    “还行吧,比上次培训学的深入,我们学的是大飞机,新舟60,国产涡桨支线客机,六十座的那种。”贝小帅答道。

    “还得两年毕业是吧?”

    “也不一定,主要是开飞机和开汽车差不多,就得多练才行,不过飞机飞行成本太高了,一个起降起码就要烧掉上万块钱的油。”

    “那你干脆跟我实习得了,我正好有架飞机。”

    “哥,你那种小飞机不给力啊。”

    “谁说是小飞机了,正宗的庞巴迪公务机。”

    贝小帅瞪大了眼睛:“等等,光哥你说啥,庞巴迪?你都混上庞巴迪了!”

    刘子光还没回答,卓力的大嗓门就在旁边响起:“什么,在我的场子里砍人?抓住了么,什么!跑了?,你们怎么看的场子!”

    回头就看见卓力腰里围着一条浴巾,手里拿着电话正在怒吼。

    “二哥,怎么回事?”贝小帅爬出池子问道。

    “几个外地来的小崽子在酒吧里闹事,动了刀,把一个客人的脑袋给开瓢了,我这就过去。”卓力脸色严峻,匆匆往外走,虽然已经是一方老大,但是出了这种恶件,还是要亲自出马才行。

    刘子光和贝小帅也跟着往更衣室走,卓力的手下过来劝他们道:“两位哥哥,不劳你们出马,我们就搞定了。”

    刘子光微笑着将那人推开,此时他和贝小帅心里想的都是一件事:很久没在江北市出现了,难道江湖已经将我们忘却。

    ……

    大年初一,给大家拜个年,随着兔年的来临,刘子光轰轰烈烈的橙红色生涯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他和大家一样,即将宏图大展,一飞冲天,重新登上巅峰,目前鲜花点击pk暂时都位于首位,让我们把优势保持下去,让各种票来的更猛烈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