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11江北龙堂
    私人城市酒吧也在滨江大道上,距离新华清池几百米之遥,原先是让王星管着的,后来王星去派出所上班了,酒吧就交给别人打理,生意一直很好,是江北潮人们午夜时分的好去处。

    卓力带着人赶到酒吧的时候,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门口拉了警戒线,地上还有一滩血,据说伤者已经送往医院急救,酒吧的工作人员正在接受警方的调查,监控录像也被派出所取走了,门外依旧围拢了大批看客,以至于马路上的交通都被堵塞了。

    如今的卓力再也不是当年那个穿着迷彩裤和旧西装的彪悍青年了,考究的名牌T恤,笔挺的西裤,一尘不染的鳄鱼皮鞋,剃的青的平头和红光满面的气度,以及微微腆起的小腹,都显示着成功人士的风范……

    再加上后面站着的那两位,道上已经许久没有了他们的传说,但是没有人敢将他们遗忘,当年的高土坡四大天王,今天就到场了三个,足见这事儿影响之大。

    派出所长宋廷元是刘子光的老相识了,自打从交巡警大队调到夹江所工作以来,和卓力他们这些老板打交道的机会也比较多,他走过来打了声招呼道:“进来说话,都站门口影响不好。”

    几个人进了酒吧,找了椅子坐下,让目击者叙述案经过,一小时前酒吧来了一伙客人,都是十七八岁年纪,外地口音,起初坐着喝酒,后来就下去跳舞,跳着跳着不知道怎么地就打起来了,这伙人从椅子底下抽出砍刀和斧头,围殴一伙客人,两帮人从舞池打到门口,把一个人当场砍倒在大门口,长刀都嵌在头骨里拔不出来了,伤者的同伴拔腿就跑,这伙人就追了出去……

    卓力一拍椅子扶手,怒斥道:“怎么看场子的,能让人把家伙带进来!”

    酒吧经理嗫嚅着:“谁能想到他们敢在二哥的地面上闹事啊。”

    宋所长说:“小卓你冷静点,仔细想想最近得罪什么人没有?”

    卓力摩挲着青的头皮:“没有啊,最近挺太平的,再说他们砍得也不是我的人啊,这俩伙人我根本不认识。”

    老宋说:“人家到你场子闹事,肯定要找生面孔,这样吧,案子交给警方处理,小卓你不要乱来,酒吧先停两天吧,就这样,我先走……”

    送走了宋所长,卓力让人把酒吧卷帘门拉下来,召集今天在场的人开会。

    空荡荡的酒吧里孤零零的坐着一帮服务员、dJ和保安,忐忑不安的望着大老板,卓力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弹着:“都说说吧,今天是咋回事?”

    一个保安站起来说:“二哥,这事儿您放心,这事儿跑不了他们,有人看见他们是坐出租车跑的,那出租车经常在咱们酒吧门口拉客,都是熟脸儿,回头找司机问问他们在哪下车就行。”

    卓力点点头:“行,回头你去查这个事儿,别人还有什么说的么,最近招惹什么事,什么人没有,麻溜的说出来,我帮你们解决,要是让我查出来,那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没有人说话,气氛有些紧张,忽然一个女服务员举起手说:“老板,我好像看到他们是为了一个女的出头,才动起手的。”

    “什么女的,认识么?”

    “不认识,不过脸熟,经常在咱们酒吧玩。”

    “找!不管是谁给我挖出来,他妈了逼的,敢在我地头上闹事,活腻了!”卓力把烟头一丢,狠狠地踩灭:“今天我不走了,这事儿不处理好,我睡不着觉。”

    二哥了话,手底下人哪能不拼力办事,道上朋友想查个人,比警方的手段多了去了,不到一个小时,拉那帮小崽子的出租车司机和惹事的女人都被带来了。

    司机很痛快,竹筒倒豆子全说出来:“那帮小孩不是本地人,好像是平川那边的口音,他们在滨江新村43号下的车,别的真不知道……”

    “伙计,你再想想,还有其他人么?”卓力问道。

    “嗯,好像有个瘸子,也不是很瘸,就是走路不大得劲,四十多岁的样子,在楼下等这帮小崽子。”

    “行,谢谢你了。”卓力让人把司机带出去,又把那个女孩带了进去,这是个二十四五岁的普通女孩,在帝豪商场上班,没有其他兼职,也没有道上的朋友,就是喜欢泡吧而已,这会儿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喋喋不休的辩解着,那帮人和自己真的没有关系。

    混江湖的人眼光老辣,一眼就看出这姑娘没有撒谎,卓力摆手让人把她送走,对刘子光和贝小帅说:“趁派出所还在调查,咱先把这帮小子逮了教训一顿……”

    两人就都说好,当即领了十几口子人,开着五辆汽车来到滨江新村43号,此时已经是深夜两点钟,小区道路上空荡荡的一个人没有,滨江新村是个九十年代初期建设的老小区,连门卫也没有,想打听事儿都找不到人,正愁呢,贝小帅指着楼上亮着的窗户说:“就是那家,肯定没错。”

    众人抬头一看,二单元六楼窗户里灯火通明,还有刺耳的《凤凰传奇》歌声传出来,卓力手一挥:“上去抓人!”

    道上朋友办事,不像警方那么讲究,就算找错人也没事,反正这种半夜里制造噪音的家伙也该敲打敲打,老式小区楼道狭窄,一行人鱼贯而上,六楼是顶层,一梯两户,左边这家装着防盗门,门上还有福字和对联,右边这家就是光秃秃一扇木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就从木门外传出来……

    卓力撸起袖子,活动一下腿脚,上前猛踹一脚,房门咣当一声就开了,弟兄们手持家伙蜂拥而入,卓力伸手抽出手下怀抱的马刀,气势汹汹的走了进去,现在小弟多了,刘子光和贝小帅也不用亲自上阵了,相视而笑也跟了进去。

    这套房间三室一厅,面积挺大,装修明显是上个世纪的风格,空气中弥漫着臭脚丫子味和呛人的劣质香烟的味道,八个赤膊的半大小子已经被控制住,卓力的手下们都是膀大腰圆的壮汉,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服,戴着墨镜和棒球帽,大皮靴狠狠踩在这些瘦弱的小子的头上,两下一对比,实力差距相当之大……

    音乐被关掉了,屋子里恢复了平静,有人从床底下搜出一大堆砍刀和铁棍,放在卓力面前说:“二哥,物证在这。”

    有人搬了张椅子请卓二哥坐下,卓力赞许的点点头,点起一支烟说:“挨个给我叉过来,我给他们过过堂。”

    趁卓力问案的时候,刘子光打量着小痞子们的巢穴,厨房里乱七八糟一片,辣酱罐子、空方便面袋子、成堆的空啤酒瓶,房间里打着地铺,地上烟头痰迹无数,墙角丢着几本大部头的盗版网络,一台破旧的电脑上,几个QQ正在闪烁不停,点开一看,都是些火星文名字的小妞的对话框,还有某人的QQ空间正在更新日志,刘子光颇感兴趣,拉了把椅子坐下仔细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我的人生信条,人若犯我,我必灭他全家!”

    “今天是我们龙堂成立的日子,龙堂老大,龙哥,性格狠辣,敢下手,二当家,浩哥,机智,关键时刻敢玩命……苗苗,年龄最小,冲动,下手最狠……”

    “龙堂目标,一年内成为江北第一黑帮,下设九个堂口,暗影,负责情报搜集;狼组,负责暗杀;虎组,负责照看龙堂产业;龙组,负责堂口内部执法……”

    “来到江北市了,我们很幸运,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大哥……他教给我们很多做人的道理……莫欺少年穷……”

    “今天,是我们离开平川的日子,我和兄弟们都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让看不起我的人都去死!”

    “我宁愿背负全世界的诅咒,也不愿失去你——我深爱的小红……”

    刘子光挪动着鼠标,欣赏着这位龙堂才子的一篇篇大作,又点开相册,看到一群意气风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型夸张,眼神青涩,瘦弱的脊梁上纹着青龙白虎,手里提着廉价的浙江产刀具,一个个努力做出俾睨天下的神态来,当众那个坐着的长男子,大概就是龙堂的老大,龙哥了……

    “还他妈嘴硬,这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厉害。”背后传来卓二哥的嘶吼,回头一看,他正揪住一个小子的长,手里的烟头都快烫到那人的脸了,但是少年依然是一副誓死如归的架势,倔强的嘴唇紧闭着,再看其他人,虽然刀棍加身,但硬是没有一个人害怕。

    “啪”的一声,卓力一巴掌抽过去,少年的脸上顿时出现五个手指印,鲜血从嘴角沁出,但依然一言不,眼神中尽是恨意和不屈。

    “老二,松手。”刘子光和气的说道,卓力悻悻的将那小子丢在地上,走到一边抽烟去了。

    刘子光点燃一支烟,塞到少年嘴里,少年一点也不客气,狠狠抽了两口,一甩长,大有大义凛然慷慨就义的架势。

    “别怕,我不打人,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刘子光,想在江北混出一片天地的话,这个名字你们应该听过。”

    少年又是一甩挑染成紫色的长,不屑道:“刘子光,卓老二、李建国、贝小帅,高土坡四大天王,谁不知道,不过你别得意,你们早晚成为历史。”

    一边闷头抽烟的卓力猛然转身骂道:“操,还得瑟上了,我们成为历史,你们几个小B崽子上位是吧?真他妈吃了药了!”

    “哼,莫欺少年穷,你们当初也不是底层混起来的。”少年不屈的说道。

    “,你还来劲了。”卓力上前又要打,被刘子光拦住。

    “小子,挺有文采的,这话是瘸四教你的吧。”刘子光依旧保持着微笑的面容,但这笑容似乎比卓力的恐吓更吓人。

    “瘸四是谁?”卓力也纳闷了。

    “老四瘸了,就是瘸四。”刘子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