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15 大日子
    尽管市领导无法到场,但出厂仪式还是要如期举行,承诺过外商的事情决不能马虎,这是原则问题。

    本来陆天明还担心厂里有情绪,但大家对这种冷遇早已习以为常,晨光厂自打军转民以后,就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拖后腿企业,几十年都过来了,还差这一回?大家听说市领导不能来的消息后,都是嘴一撇:“爱来不来。”

    陆天明还是很惋惜,市领导不能来,就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他让厂宣传科和办公室尽量把厂区布置的热闹一些,另外组织了厂锣鼓队和子弟中学鼓号队参加仪式,他努力地想把场面搞得大一些,但一番忙碌之后还是觉得力不从心……

    “放心好了,这事儿交给**办。”刘子光这样说。

    第二天早上八点,晨光机械厂大门口早就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平时摆在门口的早餐摊点都被暂时请到了一边,小老板们知道今天是晨光厂的大日子,都非常配合。

    大门口张灯结彩,彩旗飘扬,门卫都换上了新制服,皮质武装带擦得锃亮,精神抖擞,厂区里的大道两旁也插满了红旗,整个厂区简直就是一片红色的海洋。

    陆天明在厂办公大楼前的广场上主持仪式,他特地穿了一套藏青色的西装,系着红领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站在台前脱稿演讲,话不多,只有简单的一句:“同志们辛苦了……”

    下面一片热烈的掌声,工人们含着热泪拼命地鼓掌,一句辛苦了饱含了多少汗水和辛劳,这里面的意义只有亲身参与了装甲车设计生产的人们才能理解。

    陆天明伸手四下里压一压,望着下面密密麻麻穿着干净整洁工作服的兄弟姐妹们,接着说:“我相信,今天是我们晨光厂重新腾飞的日子,下面我宣布,出发!”

    五十名身穿草绿色军便服的驾驶员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停车区域走去,他们是晨光厂民兵营挑出来的司机小伙,同时在设计生产中立下汗马功劳的技术人员和工人师傅们也被邀请坐上了装甲车,送出嫁的女儿去婆家……

    五十辆装甲车披红挂彩,威武中透着喜气,干练的司机小伙们跳上驾驶位,启动马达,顿时一阵轰鸣声响起,粗壮的排气管冒出了蓝烟,整个厂区笼罩在一片将士出征的雄壮气氛中,子弟中学鼓号队开始演奏进行曲,一辆辆装甲车缓慢驶出厂区,经过大门口的时候,两挂万响大地红同时点燃,保卫科长卓力大吼一声:“敬礼!”八个门卫齐刷刷举起了右臂,目光随着头车慢慢移动。

    此时此刻,很多奋战在一线多日不曾休息的工人们热泪满眶,没有什么能比辛勤工作得到回报更让人欣喜的事情了,这批装甲车为厂子换来了千万资金,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在人们心目中,昔日的军工大厂现在只配生产一些五金工具和卷帘门之类的民用品,可现在,晨光厂重新推出了拳头产品,开始出口创汇了……

    老工人们也唏嘘不已,今天的胜景让他们想到了当初八十年代时的样子,那时候厂办大楼才刚落成,厂区大道两侧的挺拔的雪松还只是小树苗,那时候晨光厂就是为装甲车配套生产重要部件,每天一辆辆满载货物的卡车驶出厂区,换来大量的外汇,当普通人家看黑白电视的时候,晨光厂的工人们已经看上了进口彩电。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年迈的退休老工人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一辆乳白色的面包车驶了过来,车身上印着江北电视台的台标,车顶装着天线,电视台的采访车来了!摄影师对着车队开始拍摄,江北百万市民的偶像,主播江雪晴拿着话筒款款而来。

    陆天明狐疑的看了一眼刘子光,心说你小子行啊,连江雪晴都请得动。

    如今江雪晴已经是电视台新闻部的副主任了,她亲自带了直播车过来,跟在车队后面跟踪采访,红旗钢铁厂作为晨光厂的兄弟单位,也派来了阵容强大的参观团,一同见证这难忘的时刻。

    江雪晴的到来让晨光厂内掀起又一个小**,不过让陆天明更加兴奋的是,红旗钢铁厂的卫总也来了,而且是带着女儿一起来的,虽然卫子芊依然是一脸的不情愿,但总算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陆天明拍了拍刘子光的肩膀,很有力,什么话也没说,厂子腾飞,合家团聚,此刻还有什么语言能表达他激动的心情呢。

    “陆厂长,我们一起去送送他们吧。”刘子光提议道,陆天明欣然同意,邀请了红旗厂的卫总同行,刘子光也带着卫子芊和东方恪,上了一辆七座面包车,跟在车队后面缓缓前行。

    本来是打算租用大型平板车把这些车辆运到码头装船的,但是刘子光考虑到广告效应,决定派人直接开着这些装甲车去几十公里外的货运码头,五十辆装甲车加满了柴油,在江北市繁华的大街上前进着,头车上一面大旗迎风招展,上面五个金色大字煞是醒目:晨光机械厂……

    事先已经和交警方面打过招呼,每个路口都有交警维持秩序,保证车队完整通过,市民和司机们也都驻足停车观望,无数人拿着手机不停地拍摄,大多数年轻人根本不知道江北市还有晨光厂这么一号企业,很多人还以为这是当地驻军在调动呢。

    路过市民广场的时候,胡蓉麾下的女子骑警队已经早早的等在这里,距离省领导抵达的时间还早,她们今天统一换上了白色的骑装,黑色紧身马裤和锃亮的马靴,更显英姿飒飒……

    远远看到装甲车队开过来,胡蓉下令列队,十匹战马一字排开,女警们挺直了腰杆,当头车来到面前的时候,胡蓉拉长嗓音喊道:“拔刀,敬礼!”

    十把闪亮的马刀瞬间出鞘,女警们将刀举在鼻尖前敬礼,一张张俏丽的小脸上写满了严肃,广场上的市民被这一幕震惊了,纷纷围拢过来,无数手机举起来拍个不停。

    装甲头车经过女警们的时候,鸣响汽笛回礼,后面的所有车辆也一起鸣笛,马路上的其他社会车辆受到感染,也都鸣响了喇叭,一时间笛声不断,热闹的如同过节……

    电视台的直播车给了女骑警们一个长镜头,然后是刘子光他们乘坐的面包车,刘子光探头出来,也向胡蓉敬了个礼,有镜头对着,胡蓉想冲他做个鬼脸又不敢,只好硬忍着。

    好不容易车队过完了,胡蓉喊一声:“礼毕。”还刀入鞘,望着部下们笑道:“姐妹们,觉得有意义么?”

    “有!”女警们齐声答道,本来她们的出现只是作为所谓的“风景线”,但今天她们终于感受到了一种真正的职业的自豪感,装甲车队的鸣笛犹在耳边,美丽的女警们脸色依然绯红,兴奋不已。

    城区到码头之间有几十公里的高等级公路,这里车流比市区稀疏多了,但是车队却被交警拦下禁止通行,刘子光收到头车的无线电通报,驱车上前和交警交涉……

    “怎么回事,伙计。”刘子光问道。

    警察认识他,答道:“刘哥,省里的车队这就过来了,上面说要封路,没办法,稍等几分钟吧。”

    刘子光灵机一动,拿起对讲机下令车队熄火,全体人员下车列队,准备接收领导检阅。

    五十辆装甲车停在路上,穿着不带军衔绿色军便服的司机小伙们下车列队,昂首挺胸,五分钟后,一列打着双闪的车队从远处出现了,打头是一辆顶着爆闪警灯的黑色公爵王,车牌号全是0,后面是一水的奥迪a6,夹着一辆省城牌照的丰田考斯特。

    今天是个大日子,省委书记郑杰夫第二次到江北市调研经济情况,市委书记秦松,市长胡跃进,带着市委市政府的班子前来迎接,领导们坐在丰田考斯特里,一边望着窗外的**,一边畅谈着,忽然郑书记的目光被路边的一幕奇景吸引住了。

    一眼望不到头的装甲车队,整齐的停在路上,红旗招展,威风凛凛,还有一列身穿军装的小伙子,雄赳赳的排成一列,当考斯特从面前经过的时候,齐刷刷的行着军礼,目光跟随着领导的座驾而移动,这感觉……很像在阅兵。

    “老秦啊,你们这是安排的什么节目?”郑书记笑着问道。

    秦书记也懵了,暗想难道是军分区调动,不对啊,自己曾经数次去军分区慰问,可没见过他们装备这种装甲车啊,一时间答不出来,他头上就有些冒汗了。

    关键时刻,胡市长说话了:“郑书记,这是我市的老企业晨光机械厂为外商生产的特种汽车,今天正好是他们出厂交货的日子,秦书记和我商量后,就想让他们在这里停一下,给郑书记一个惊喜。”

    秦松听到这话暗松了一口气,心说这个老胡还算罩得住,不过这事儿他既然知道,为什么不事先和我打声招呼,想到这里心中又不快起来,当然脸上还是热情洋溢:“对,就是这么个情况。”

    “是么,停车。”郑杰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