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17 混血的一家
    一不小心就出国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虽然在场的这几位除了胡光没出过国之外,基本上都是经常出国公干或者旅游的,尤其东方恪,在欧洲游历数年,什么场面没见过。

    但这种场面他还真就没见过,堂堂一国大使馆,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门口有武警站岗,挂着锃亮的铜牌子,站在幽静的使馆草坪上,一种在外交舞台上叱咤风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几个人都不由之主的挺起了胸膛,暗想此刻自己已经代表了国家的形象。

    虽说西萨达摩亚只是个袖珍西非小国,但是在联合国也有投票权,这一点无论大国小国都是一样的,而且西萨达摩亚和中国建交比较早,刚独立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向北京派出了外交使团,周总理大笔一挥,在三里屯划了一块地皮给他们建设大使馆,从建材到施工,全部包办,不让西萨达摩亚政府掏一分钱……

    西非哥们也够义气,七十年代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时候,西萨达摩亚驻联合国大使就投下了庄严的一票,把中国捧回了国际舞台,周总理又是大笔一挥,派出工程队援建了圣胡安机场和港口,两国友谊源远流长,世代友好,可不是一句空话。

    “我为大家准备了晚宴,请吧。”何塞做了个有请的手势,大家便向使馆大门走去,这是一栋两层建筑,西式花园洋房风格,与其说是大使馆,还不如说是一栋小别墅,因为西萨达摩亚是个小国,不可能派出庞大的使团,所以周总理当时酌情给他们盖了个比较小的房子,加上车库和花园,整个院子也不算很大,但是闹中取静,绿化的很好,进来之后就有一种心驰神往的感觉……

    洋房中的装潢有些陈旧了,地毯上隐隐有些虫蛀的痕迹,楼梯扶手上的油漆也有些剥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们在客厅中等候他们的到来,说起来一共也就三个人,一个身材高大的拉美裔妇女,眉眼中就透着热情奔放,一对青年男女,标准的混血儿容貌肤色,男的穿着军礼服,肩膀上挂着金色的绶带,女的穿礼服裙,身段苗条,一双长腿占身体的比例很是惊人……

    大使向他们介绍道:“这是我的夫人,克拉丽丝,她是南美人,唔,现在是双重国籍,这是我的儿子菲德尔,同时他也担任使馆武官,这是我的女儿波姬,使馆秘书。”

    众人都傻了眼,本来何塞的肤色就比一般黑人要浅一些,没想到他居然找了个南美白人为妻,生下一双儿女保留了父母族裔的优点,眼睛明亮身材比例优美,肤色已经很淡了,鼻梁高挺,眼睛大大的,奕奕有神,端的是一对金童玉女。

    而且这家人把使馆职务全兼了,一点也不麻烦外人,这样也好,成本更低,加上外面的司机、保镖,全体使团成员也不超过十个人,保持使馆正常运作也花不了几个钱……

    刘子光这边,也向大使一家人引见了自己的部属,高级助理卫子芊、外交秘书东方恪、私人机长贝小帅、安全助理胡光,宾主双方热情友好的握手,大家都竭力保持着心目中的外交范儿,笑语盈盈,不卑不亢。

    趁着饭前的空闲时间,何塞向他们介绍了墙上的那些大照片,其中有何塞的父亲和周总理的合影,还有年轻的何塞和当时的外长***的合影,一张张黑白照片显示了使馆的历史和中西两国人民的深情厚谊……

    晚宴开始了,一张红木长条桌子上摆满了银质的餐具,侍者端上来一盘盘中西合璧的菜肴,大使和夫人上楼换了晚礼服下来就餐,武官和秘书兄妹俩陪着客人在餐厅中说话,六月底的首都天气已经很热了,餐厅角落里摆着一台老式的春兰空调50柜机,轰隆隆的响着,喷发出带着霉味的冷气,看来这空调怕是有日子没用过了。

    虽然设施陈旧了点,但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外交宴会,看到大使一家人都穿的那么隆重,燕尾服晚礼服,配绶带的军礼服啥的,让卫子芊东方恪他们倍感压力,深深后悔怎么没穿西装过来,再不济也得是衬衣西裤这样的正装打扮吧,他们倒好,牛仔t恤就堂而皇之的参加大使馆晚宴,倒是刘子光穿的相对正规,一件米**的短袖猎装,虽然看起来在当今社会有些格格不入,但大使先生却知道,这种衣服在非洲极其流行,王储殿下就经常穿这样的猎装……

    晚宴用的是超市里买的国产干红,生菜、水果沙拉,熏鱼、火腿蛋和番茄炒蛋,虽然菜式不咋地,餐具都是正规的纯银货色,餐巾和盘子、烛台,高脚酒杯也都是高级货,氛围更是令人陶醉,宾主双方用汉语愉快的交谈着,偶尔夹杂着一两句西班牙语,温文尔雅的何塞大使和热情好客的大使夫人,以及彬彬有礼的武官和秘书,都让刘子光他们感受到了西萨达摩亚精英阶层的魅力,这是一种老派的西班牙贵族范儿和非洲土著精英混合而成的气质……

    大使先生说,使馆已经半年多没有收到国内的汇款了,已经难以维持生活,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辞退了一些工作人员,这也给外交工作带来一些困难,希望刘先生能够施以援手,帮大使馆解决一些生活上的困难。

    对于大使馆的生计问题,刘子光也曾做过了解,西萨达摩亚政府一向很穷,六七十年代隔三差五就去外交部大院打秋风,后来我国援外政策发生改变,使馆没了饭辙,依靠国内那点微薄的俸禄根本无法维持生活,如果不是因为建交的早,地皮是无偿援助的话,恐怕他们爷几个连住的地方都成问题,事实上那些最近才建交的拉美或者非洲小国的使领馆,只能在写字楼租一间办公室而已,别说东方之子了,连qq都开不起,相比之下何塞算是混的不错的了……

    但是住在三里屯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难免会被环境影响,向往那些腐朽的生活,外交使节赚钱的办法很多,比如八十年代的时候,中国护照在国际上还不好使,诸如危地马拉、洪都拉斯之类的小国家驻香港的使领馆就靠贩卖本国护照牟利,贩卖荣誉领事,利用外交车辆、外交特权走私之类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

    虎死不倒架,虽然西萨达摩亚是个小国家,但是何塞家族却极有气节,从不搞这些蝇营狗苟的事情,最多就是用外交邮袋走私一些进口香烟、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带给朋友,不过都是小打小闹,小小的改善生活还可以,大幅度提高生活质量就难点,看他身上的西装就能知道,不过是一件千把块钱的国产牌子而已。

    来之前刘子光就知道大使会向自己打秋风,对此他早已做好了准备,不过这种事儿也不能答应的太过顺当,不然显得是自己有求于别人似的。

    晚宴后,双方继续换地方会谈,在一间宽敞的客厅里,宾主双方坐在周总理的巨幅画像下,大沙发旁摆着经典的白瓷痰盂,两边的翻译人员象征性的坐在后方,手拿笔记本记录着,刘子光见时机已到,终于答应给予西萨达摩亚使馆经济援助,内容包括两辆非进口轿车,排气量至少在2.0以上,使馆的全面重新装修以及包括中央空调、冰箱电视在内的全部家电,总价值在五十万人民币……

    大功告成,何塞高兴地合不拢嘴,又畅谈了一下自己的家庭,和他家想象的一样,何塞的母亲是西班牙和当地黑人的混血儿,何塞身上带着四分之一的西班牙血统,然后他二十岁去古巴学习炮兵的时候,认识了当地的女孩克拉丽丝,于是又生了一对第三代混血儿,菲德尔和波姬身上融合了多种血统,已经不能以文度族和卡耶族来区分了,事实上这也是西萨达摩亚国内的现状,真正的精英阶层都是以混血为荣,谁的肤色淡,说明谁的社会地位高,作为精英中的精英,何塞根本不关心国内变幻大王旗,他要的只是保证自己舒舒服服在中国当他的大使。

    援助计划敲定,双方尽展笑颜,何塞邀请刘子光等人下榻在大使馆,但是刘子光婉言谢绝,说已经安排了宾馆,于是何塞派遣自己的儿子开车去送贵宾们,刘子光推辞不过,只好答应。

    由于人太多,东方之子坐不下,菲德尔去车库把那辆金杯面包开了出来,刘子光注意到车库角落里还停着一辆落满灰尘的白色上海牌轿车,看来西萨达摩亚大使馆还真是历史悠久呢。

    一行人鱼贯上车,忽然波姬也跑了过来,小礼服已经换成了牛仔裤和紧身t恤,一双长腿触目惊心,黑人加上古巴姑娘的优良基因,把这个女孩生的如同梅花鹿一般优雅而又活力四射。

    “我也要送他们。“波姬说。

    何塞阁下很疼女儿,立刻就答应了,于是波姬跳上车,直奔贝小帅而去,在东方恪和胡光艳羡的眼神中,大大方方坐到了贝小帅旁边,向他伸出了手:“嗨,帅哥。”

    贝小帅没了往日的从容,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说:“你咋知道我叫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