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18 关野打死人了
    菲德尔和波姬兄妹都是二十来岁,大家年纪相仿,车里的气氛很快活跃起来,菲德尔建议去附近酒吧街转转,说如果来三里屯不去泡吧的话,就好像来中国不爬长城一样遗憾。

    三里屯靠近首都第二使馆区,使领馆和外交公寓云集之处,外国人如同过江之鲫,九十年代初期开始出现第一家酒吧,吸引了大批外国人前来消费,再加上附近上班的白领、传媒工作者、影视娱乐业人士经常来捧场,这里渐渐成为首都有名的酒吧一条街,每到晚上更是人满为患,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菲德尔把金杯车停在很远的地方,大家步行过去,找了家酒吧坐下喝酒,这是一家美国乡村风格的酒吧,一个胡子拉碴的汉子抱着吉他在台上嚎着忧伤的歌曲,灯光变幻,照射在客人们身上脸上,以及啤酒瓶上,构成一幅斑驳的画面……

    刘子光落座之后,习惯性地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邻座有两个人正在谈话,一个冷冷的坐着,另一个闷头抽烟,眉头紧皱,似乎在讨论某些沉重的话题。

    刘子光收回了目光,三里屯这地方不但外国人喜欢光顾,社会各界潮人也都喜欢把这里当成交际场所,边喝酒边谈事情似乎很有面子。

    这边贝小帅和波姬相谈甚欢,菲德尔也坐在卫子芊旁边大献着殷勤,刘子光暗暗摇头,看来老何塞的这一双儿女生活太过优越,已经失去了奋发向上的精神,按说这种时候哪该泡妞钓凯子啊,应该紧紧团结在自己这个金主身边才是……

    还是年轻啊,刘子光暗叹一声,拿起啤酒喝了一口,忽然邻座上飞出一个啤酒瓶,正砸在歌手脚下,玻璃渣飞溅,闷头抽烟的汉子站起来吼道:“唱他妈什么唱,给老子换一个欢快的《抱一抱》。

    歌手懵了,还没反应过来,那边就站起来一个人冲这边过来了,站在扔酒瓶子这哥们面前问道:“你扔的啤酒瓶?”

    扔酒瓶子这哥们很淡定:“对,我扔的,怎么着?”一口京片子透着跋扈和不屑。

    “不怎么着,砸伤人了,你过去道歉。”那人说道,语气也很从容,虽然酒吧里光线较暗,但是刘子光已经认出这位正是自己的老相识,t部队的关野少校……

    这回有乐子看了,刘子光稳坐不动,酒吧里的客人们也都没有什么反应,毕竟这种事情常见的很,属于酒吧文化的一种保留节目。

    “呵呵,这哥们挺逗的,那我要是不过去道歉,你能把我怎么着。”京片子抱着膀子,上下打量着关野说道。

    “你会去的。”关野冷冷地说。

    “哟呵,还威胁上了,哥几个,今天有乐子了啊。”京片子回首笑道,他身后站起一片人来,全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剃着板寸,挂着金链子,穿着时髦的衣服,一看就是出来混的,而且层次还不低……

    刘子光心说关野不可能一个人来啊,向远处看去,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二部的叶组长,没想到关野这小子本事挺大,连叶清都给泡到了,此刻叶组长正眉头紧皱的坐着,脚脖子上用手绢缠了一道,想必被碎玻璃蹦伤的就是她了。

    依着关野的本事,放倒这些人不是难事,但是这帮人明显不是省油的灯,猛虎也架不住群狼啊,若是群殴中有个闪失,那国家损失就大了,想到这里,刘子光站了出来,说:“怎么着,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啊?”

    关野回头一看,见是刘子光,眼中闪过惊喜:“是你啊,这么巧?”

    京片子笑了:“你丫又是干嘛的?不想死的赶紧给我滚蛋,哪儿凉快哪儿蹲着去……”

    刘子光没说话,淡淡的笑了,如今他也是有身份的人,动手这种事情用不着自己出马了。

    果然,背后直接飞出一个酒瓶子,嗖的一声擦着京片子的脑袋瓜子就飞过去,安全助理胡光那可是三天不打架就浑身不自在的主儿,他不主动找茬就是好的,哪能容的别人在自己老板面前嚣张。

    贝小帅也是很久没有打架了,再加上混血美人在旁,雄性荷尔蒙更加旺盛,二话不说抄起啤酒瓶也丢了过去,这回京片子没能躲过去,正中面门,砸的他鼻血长流。

    双方立刻开片,啤酒瓶子飞舞,然后拳脚相加,酒吧斗殴而已,犯不上往死里整,其他的客人都站得远远地看他们打架,歌手继续在台上抱着吉他唱着歌,闹哄哄的很有感觉……

    本来女人们是不参与战斗的,但是何塞家的这位波姬小姐显然是巾帼不让须眉,抄起一只酒瓶子就加入了战团,卫子芊见她都参战了,自己再袖手旁观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于是也尝试着拿起一个啤酒瓶,敲在一个家伙脑袋上。

    卫子芊的手劲小,啤酒瓶没有像电影里那样碎掉,被打的人也没有昏倒在地,而是摸着脑袋瓜恶狠狠地盯着卫子芊,步步紧逼过来,卫子芊吓得花容失色,向后退缩着,忽然一只大手拉住了她,同时一脚飞出,将那个家伙踢到出了窗外,哗啦一声玻璃窗化作无数碎片,人影也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出,这回是真的像电影画面了……

    卫子芊一看,保护自己的人正是刘子光,顿时欢欣不已,忽然她看到后面有个家伙拿着匕首向刘子光扑来,吓得大喊一声:“小心!”

    刘子光回转身来,就见拿刀的家伙被关野一酒瓶放倒,这回酒瓶子也没碎,因为他拿的不是啤酒瓶,而是一个方形的洋酒瓶。

    “谢了。”刘子光说。

    “客气了。”关野露出一口白牙笑了。

    这时候,酒吧里已经一片狼藉,对方八个人全被放倒在地,这边除了菲德尔受点轻伤之外,都安然无恙,关野听到远处的警笛声,赶紧说:“走!”

    一行人出了酒吧分头逃窜,刘子光他们上了金杯面包往回开,大家谈起刚才的斗殴,都兴奋地不得了,贝小帅更因为神勇无比的表现受到了波姬的青睐,混血姑娘扑上去在贝小帅脸上亲了一口,大家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忽然前面警灯闪烁,穿着反光背心的交通警察正在查酒驾,大家根本没当回事,外交车辆就这点好,驻在国司法机关无权随意查扣,金杯车随着车流缓慢向前,轮到他们的时候,菲德尔降下车窗说:“大使馆的车。”

    交警瞅瞅他,一脸纳闷的表情,敬了个礼说:“请出示您的有关证件。”

    菲德尔不耐烦的说:“大使馆的外交车辆,你无权盘查……”

    警察笑了:“哥们,不是所有外国人都是外交官的,你酒醒了么,看看你这车什么牌子?”

    菲德尔下车,绕到车头前一看,大吃一惊,原来车牌不翼而飞了,他摸摸身上,更糟,证件在打架的时候遗失了。

    无证驾驶,酒后驾驶,啥也别说了,扣车扣人,首都警察效率就是快,迅速将他们送到了附近的治安执勤点,碰巧的是,关野和叶清也被警察带到了这里。

    刘子光纳闷道:“怎么你们也被拿下了?”

    关野冲外面努努嘴,苦笑道:“撞枪口上了……”

    原来他们遇到的是卫戍司令部的纠察队和特警组成的联合执法队,有军官证也不好使,一样拿下,别说他了,就连叶组长也被扣了,不过人家一点也不慌张,打了个电话安排了一番,就和大家谈笑风生起来。

    五分钟后,外面走进来一个军官,拿着证件喊道:“关野,叶清,你们可以走了。”

    “哥们,回见啊。”关野和刘子光握了握手,和叶清一起往外走,忽然一辆警车开来,车上下来几个便衣警察,一边出示证件一边喝道:“不准走!就是他。”

    风云突变,警察纠察交涉一番后,重新扣留了关野和叶清,而且这回上了手铐,关野不解的问道:“怎么回事?”

    “刚才在酒吧打架的是你吧,告诉你,出大事了,死人了。”一个警察说道。

    关野只觉得脑子里轰然一声,瞬间空白了,竟然打死了人,这下别管什么身份都救不了自己了。

    叶清倒是很镇定,说:“你们无权扣留我们,我要求总参保卫部的人到场。”

    警察说:“姐们你放心,我们不拘你们,回头还是交给你们单位处理。”

    十几分钟后,又是几辆军车来到了现场,全副武装的士兵下车将关野和叶清带走了,临走前关野面色苍白,望着刘子光苦笑道:“哥们,想再见怕是难了。”

    又过了一会儿,何塞亲自驱车来到现场,外交部非洲司的工作人员也赶来了,证实那辆金杯车确实是外交车辆,车牌大概是被人偷走的,而车上两个外籍人员也是有外交豁免权的。

    既然有外交豁免权,那么酒驾也就不是问题了,警察当即释放了他们,作为乘客的刘子光他们也随车离去,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生怕被人认出来他们也是参与了酒吧斗殴的人。

    有了这么一段插曲,大家也没心情玩了,全都回到了使馆,波姬连夜加班,帮他们把上百份护照贴上签证,刘子光则给赵辉打了个电话,打听关野的事情,要知道关野可是为了他妹妹才打的架,这事儿赵辉肯定得管。

    “我听说了,他们二部应该可以自己摆平,这个小关也真是的,出手忒重了些,现在就看对方什么身份了,这京城里藏龙卧虎的,万一死的是谁家的衙内就完了。”赵辉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