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24 汇报工作
    老两口替儿子张罗着经适房的时候,刘子光也没闲着,此刻他正在办公室里会见两位客人,一位就是曾经在江北黑道因斩断金碧辉煌头号打手马纯的右手而一战成名的快刀浪子王文君,还有一位客人是曾经在果敢特区当过特警中队长的前海军陆战旅士官徐玉凯。

    自从上回刘子光组织一批人员赴缅训练之后,王文君就留在了那里,甚至当李建国合同期满回国之时他都没有回来,而是留在当地武装担任狙击手,后来因为人事变动,徐玉凯带着一帮兄弟离开军队,偷渡到香港讨生活,但因为王文君得罪了当地黑帮,而不得不潜回国内再图发展。

    “刘哥,我们是投奔你来的。”王文君说,虽然高中毕业没两年,但是饱经战火磨练的他却显出一种比同龄人稳重沉着的气势,坐在椅子上,腰杆挺得毕直,既有军人的英武,又有杀手的凌厉。

    刘子光扫视一周,办公室里坐着四个人,除了王文君之外,都是退伍兵出身,又干过雇佣军的职业军人,说白了,这些人除了打仗之外一无所长,但是此时自己不正是需要这种人才么,真是正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

    “好说,走,喝酒去!”刘子光大手一挥,带着大家前去饭店接风洗尘。

    与此同时,南泰县长周文刚回到家里,正准备脱下外衣洗菜做饭,好好补偿一下妻儿呢,忽然手机响了,拿起了一听,是县建设局老洪的声音:“周县长,您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想向您单独汇报。”

    周文心中一动,不紧不慢的说道:“好吧,半小时后和平饭店见。”

    打来电话的是建设局计财科的洪辉,也就是刘晓静单位同事王大姐的丈夫,作为江北市区人,他在讲究出身关系的县建设局里地位很尴尬,连个副科级都没混上,也是三十来岁的人了,好不容易搭上周文这条线,哪能不尽心尽力的办事。

    一个月前,洪辉就在县里向周文进行了单独的思想工作汇报,说了一些建设局里的内幕,并且整理了一份详实的文字资料,建设局这些年来的账目来往,重大项目、人际关系都收录在内,周文拿到这份资料的时候不禁感叹,真是人不可貌相,洪辉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其实心里相当有数啊。

    “老洪,你的工作成绩很突出,综合能力也很强,组织上一定会注意到的。”当时周文是这样说的。

    对于洪辉来说,这个回答无异于天籁之音,年轻而又强势的县长给予了自己充分的肯定,说明自己以后敲上了周记的徽标,成为县长的嫡系人马了。

    趁着周县长回市里探亲,洪辉也乘长途客车赶回了市里,毕竟县城就那么点大地方,万一和县长接触的时候被有心人看到就不好了,还是市里比较安全,刚到家里,老洪连饭都没来得吃就给周县长打了电话,约定了见面地点,迅速赶了过去,在和平饭店二楼要了个小包间,先点了一壶碧螺春慢慢的等着。

    走廊里传出一阵喧哗,洪辉心里惦记着周县长,赶紧出门观看,原来是一帮混社会的勾肩搭背,说说笑笑的从面前走过,走进了走廊另一侧的大包间,洪辉刚要回身,就看到周县长的身影。

    “周县长。”洪辉招呼一声,赶紧上前握手,周文和他握了握手说:“在市里就别喊县长了,叫我小周就行。”

    洪辉说:“那怎么能行,咱俩年纪差不多,我就喊你老周吧。”

    周文一笑,心说你可比我大多了,但并未说什么,点头道:“行,我就称呼你老洪。”

    两人哈哈一笑,都感到有些地下党接头的味道,进了包厢,叫来服务员点菜,周文当仁不让,点了四五个菜,两瓶啤酒,吩咐服务员没事不用进来招呼,关上房门之后,洪辉就拿出小本子,开始汇报工作。

    “县水电站工程招标程序严重违规,几家竞标的都是余局长找来的托儿,他们把价格抬得很高,最后得标的就只有余局长的表弟了,整个过程都是暗箱操作,国家资金流失起码二百万以上……”

    “证据确凿么?”周文目光炯炯的问道。

    洪辉笑了:“周县长,证据都是现成的,只要想查就有,他们做事根本不避讳的,南泰的潜规则就是这样,谁要是偷偷摸摸办事,反而被人家笑话。”

    周文哪能不明白这些所谓的潜规则,他只是想证实,自己没有看错人。

    “老洪,你要做好准备啊,可能过一段时间,组织上要给你加担子。”周文笑着说。

    洪辉激动起来,赶忙表态:“周县长,我一定紧密团结在组织周围。”

    忽然周文的手机响了,他接了之后说道:“哦,行,有时间,你到和平饭店203来吧。”

    洪辉一听,赶紧说:“周县长你还有工作,那我先走。”

    周文说:“不是工作上的事情,是县公安局的小孙,正好你俩见个面,小孙这个同志还是不错的。”

    洪辉听了这话便淡定了,又点了两个菜,两瓶啤酒,坐等孙继海的到来。

    公安局的孙继海虽然是南泰本地人,但也和洪辉一样,身上打着周文的标签,去年**中,孙继海表现突出,已经被周文提拔为公安局副局长,身边也围拢了一些自己人,可以说现在周文对公安局起码掌握了一小半。

    不到十分钟,孙继海匆匆赶来,穿着便装,手里提着小皮包,看到洪辉在场,他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主动伸手问好:“洪科长你好。”

    两手亲切握手,热情的不得了,周文说:“现在不是工作时间,咱们不聊工作,喝酒。”

    三人坐下推杯换盏喝了几杯酒,洪辉再次起身告辞:“周县长,孙局,我真的走了,老婆催了。”

    “你啊你,没看出来还是个妻管严。”周文打趣道,心里却暗赞洪辉识趣,知道自己和孙继海有工作要谈,让他俩见个面只是为了识别敌我,便于以后开展工作,见过了面自然就该走了。

    洪辉走后,孙继海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说:“周县长,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有眉目了,财政局的老关,多次私自挪用资金给自己的老婆孩子炒股,造成巨额亏空,他还多次前往澳门赌博,每次数额都相当巨大。”

    周文拍案而起:“让硕鼠掌管财政,这还了得,怪不得南泰县一直摘不掉贫困县的帽子,小孙,你看这个事应该怎么处理才能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孙继海知道周县长并不是征求自己的意见,而是做出一种尊重自己的态度,他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请市纪委介入比较好,市里直接插手,阻力会小一些。”

    周文说:“我也是这个意见。”

    孙副局长呵呵地笑了,端起酒杯说:“周县长,我敬你。”

    南泰县人人都知道,孙继海是周县长的铁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孙继海也不想和周文拉上什么关系,一个有职无权的县长助理加旅游局长而已,还不是南泰本地人,抡起资源来还没有孙继海多呢,不管怎么说小孙的父亲也是南泰检察院的退休检察长,家里众多亲戚都在政法口工作,按照家里的规划,孙继海从省公安专科学校毕业之后,现在县公安局法制科上几年班,然后下派出所锻炼锻炼,退休前当上县公安局副局长不是问题。

    但是那次**彻底打乱了家里按部就班的计划,命运将孙继海和周文连在了一切,随着周文的步步高升,孙继海的仕途也发生了改变,先是法制科科长,然后是县局副局长,虽然只是位居最末的副手,但对于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干警来说,已经是一步登天了。

    孙继海打心眼里感激周文,认定周县长是自己的福星,别看县里一帮人总想着针对周县长,可是人家省里市里都有强援,背后又有徐书记撑腰,摆平朱副县长这一帮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只要跟定了周文,以后自己的前途可不仅仅是一个县局局长而已。

    两人干了一杯,又谈了些工作上的事情,周文觉得有些内急,出去上洗手间,孙继海看看喝的差不多了,把服务员叫过来,递上五百块钱说:“先把账结了。”

    服务员说:“刚才已经有人结过账了。”

    孙继海明白了,肯定是建设局的洪辉在楼下先把账结了。

    周文在洗手间的尿池子前尽情的释放着压力,忽然旁边有人碰碰他:“周文,这么巧。”

    周文一愣,除了家里人和上级领导,敢直呼他名字的人可不多了,扭头一看,原来是老同学刘子光。

    “是你啊,老同学。”周文抖了抖,提起裤子笑道,这么多初中同学里,也就是自己和刘子光混的最好了,也只有他们俩能说上话,毕竟是一个层级的人,共同话语也多些,虽说卓力也是老同学,但他做偏门生意的,身为县长的周文以为还是尽量少接触一些比较好。

    回到包间里,不大工夫刘子光就端着酒杯过来了,非要和周文干一个,孙继海急忙站起来护主,说:“周县长喝高了,我陪你喝。”

    周文却推开他说:“这是我老同学,人大代表,杰出青年企业家,刘子光。”

    孙继海做久仰状:“哦,刘总,那更得敬一个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