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26 库巴军政府投降
    周文的发迹,白娜功不可没,如果不是那段冒死拍下的视频,不是那张发表在省报头条的照片,周文所有的努力都会被人轻而易举的抹杀掉,而且从此受到压制,再无出头之日。

    上次江堤一别后,周文就再也没有见过白娜,前日省委书记下来调研,周文却惊喜的发现白娜也在队伍中,两人握手的时候,省委领导还打趣说:“周文,你要感谢白记者啊,她对你有知遇之恩。”

    当时周文就加大了握手的力度,热情的表达了诚挚的谢意,而白记者也不甘示弱,偷偷用手指在周文的手心里挠了一下,周文被这种大庭广众下的公然调戏搞得差点失态,随即他就看到白记者脸上调皮的笑容,意识到这是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这才放下心来。

    白娜是省报记者,二十出头的年纪,性格开朗,敢打敢拼,年纪轻轻就是省报的头牌记者之一,或许是出于感激,或许是出于欣赏,总之周文对这位女记者是另眼相看,无论是开会还是下乡调研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想去寻找白记者的芳踪,而不是郑书记的身影……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周文暗暗对自己说,决不能对不起晓静和孩子,但是此刻躺在老婆身边,想到白记者窈窕的身影和晃动的马尾巴,下面竟然不由自主的挺了起来,他用手捅了捅刘晓静,却听到一阵阵轻微的鼾声。

    周文叹了口气,努力驱散脑海中的人影,侧转身子背对着刘晓静沉沉睡去。

    ……

    与此同时,新华清池的桑拿房中,几个男人正坐在木板条椅子上,享受着高温蒸汽的蒸腾,满身的酒气此刻全都化作汗水流了出去,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刘哥,建国哥现在做什么呢?”徐玉凯问道……

    “建国啊,在非洲搞劳务,我正想呢,你们几个要是没工作,可以先到那边去试试,听说待遇不错。”刘子光说。

    “是么,具体负责什么?”

    “工程、开车、保卫什么的。”

    徐玉凯的一个小弟忽然插嘴道:“有枪么?”

    刘子光拿下蒙在头上的毛巾,看了一眼他说:“别说枪了,连炮都有,就看你会不会用了。”

    几个老兵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流露出兴奋的神色,王文君却说:“刘哥,我想跟你。”

    “跟我做什么?哦,你是说上次那个事情吧,有人想对付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行,你也好久没回家了,就先跟我当安全助理吧。”

    蒸完了桑拿,大伙儿集体来到楼上休息室按摩,老板卓力亲自来招呼众人,宣布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今晚所有消费一律免单,然后单独把刘子光拉到包间里边捏脚边谈事儿……

    “陈玄武那小子最近有消息么?”卓力问道。

    刘子光摇摇头:“没有,我一直盯着他呢,这小子鬼精鬼精的,一直藏在国外不敢回来。”

    卓力狠狠掐灭了香烟:“算他聪明,真要敢回国我第一个灭了他,不知道你这次回来注意没有,璇宫饭店关门了。”

    刘子光说:“还真没注意,怎么回事?你做的?”

    “那还能有谁,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这口气我不撒出来难受,既然找不到陈玄武,就拿他们家饭店出气了,随便找人安排几个小事,食物中毒、火灾什么的,璇宫饭店就关张了。”

    “你就不怕他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防着呢,嘿嘿,想动我没那么容易,玄武集团也没那么厉害,真惹急了我,一刀剁了他们大老板!”

    刘子光点点头:“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老二你就是典型的拼命三郎……”

    忽然刘子光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听,是李建国打来的:“库巴军政府投降了,后天部队开进圣胡安。”

    库巴竟然投降了!虽然这个消息并不出乎意料,但是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一阵狂喜,军政府垮台,博比殿下登基,西萨达摩亚政局稳定,储量巨大的铁矿就可以顺利开采了,铁矿可以带来无数的就业岗位和数不清的资金,从此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如果自己愿意,甚至可以花钱把整个江北市买下来!

    “知道了,我一定到……”刘子光挂了电话,表面上波澜不惊,内心却已波涛汹涌,卓力不经意的问道:“什么事?”

    “小事儿,我先回去。”刘子光起身下楼更衣,在大厅里等了半个小时,徐玉凯等人才穿好衣服下来,脸上全是纳闷:“刘哥,晚上还有其他的活动么?”

    “有,上车跟我走。”刘子光掐灭烟蒂,带着众人出门上车,漏夜直奔机场而去,那架庞巴迪就静悄悄的停在机场的夜幕下,当众人看到这架飞机的时候,顿时肃然起敬,刘哥的生意绝对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大啊。

    机组人员被连夜召来,空姐脸上的黑眼圈非常的明显,还不时的打哈欠,机务检查后,飞机直飞首都机场,同时和大使馆方面进行了联系,连夜准备签证事宜。

    抵达首都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大使馆的汽车直接开到机场,给徐玉凯等人的护照贴上签证,半小时后,一辆军牌奥迪车驶来,赵辉和胡清淞从车上下来,都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大家简单寒暄之后,登上汽车前往另一处机库,这里停着一架崭新的湾流g550超远程喷气式公务机,和庞巴迪不同的是,它的航程高达一万两千公里,可以进行越洋飞行……

    徐玉凯等人都惊呆了,本来只是想来江北投靠刘子光,混一个看场子的工作就能满足,哪知道这一夜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飞来飞去,大使馆牌照的汽车,军委牌照的汽车,喷气式私人飞机,还不止一架!

    “徐哥,这到底是咋回事?”一个伙计惴惴不安的问道。

    徐玉凯说:“我他妈怎么知道是咋回事,小王,刘哥这唱的是哪一出?”

    王文君也直挠头:“我哪知道,反正亏待不了咱。”

    说话间东方恪从旁边走过,丢了一句话过来:“我们去接收一个国家……”

    乖乖隆地洞,几个人咋舌瞪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

    湾流g550的标准载客量是十九人,刘子光带了东方恪、贝小帅、胡光、徐玉凯等七人,赵辉和胡清淞也分别带了助理人员,另外大使馆武官菲德尔也乘坐此次航班回国,博比殿下成功复国,登基大典谁也不想错过。

    没有海关检查,甚至没有人查验护照,湾流g550向塔台申请升空后,缓缓进入跑道,开足马力疾驰起来,不一会儿便拔地而起,刘子光看看时间,刚好是上午八点,便拿出卫星电话给家里打了过去,说自己要出差一段时间,让父母不要挂念。

    放下电话,忽然想起关野的案子,便问赵辉:“那个事儿怎么处理的?”

    “你说关野杀人的案子吧,暂时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好了……”赵辉说。

    胡清淞凑过来说:“西萨达摩亚局势趋于稳定,我们的铁矿终于可以开发了,为了庆祝此事,我建议喝一杯。”说着打了个响指,空姐端过来三支盛着香槟酒的高脚酒杯。

    三人按捺着内心的激动,举起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讨论着如何高效的开发铁矿,仅凭着胡清淞的几个亿资金那是杯水车薪,要开发,还是得吸引更多的资金进来才行。

    虽然湾流g550可以越洋飞行直达目的地,但是为了保证乘客的舒适性,飞机在经历长途飞行后,暂时降落在巴基斯坦卡拉奇机场检修并且补充补给,乘客们走下舷梯活动手脚,但不能离开机场。

    在机场餐厅吃饭的时候,东方恪端着餐盘来到刘子光身边说:“老板,黛米给我发邮件了……”

    “哦?说什么了?”刘子光尝了一口咖喱饭,漫不经心的问道。

    “让我提醒你注意,可能有人会来杀你。”东方恪说。

    “还有么?”

    “有,她想要你的电话号码,但我没征得你的同意,就没给她。”

    “给她。”刘子光毫不犹豫地说。

    东方恪拿出黑莓手机,啪啪按了一阵,发了邮件过去,不大工夫,刘子光的卫星电话就响了。

    刘子光按下接听键,就听到一个急促的声音:“哈喽,是布鲁斯么?你在哪里?”

    “是我,明天这个时候我应该在西非。”刘子光说。

    “你要当心,理查德派人去暗杀你。”

    “我知道,他不会得逞的……”

    “可是,布鲁斯你根本不了解理查德的性格,他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你最好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谢谢黛米,但你父亲同样也不了解我,我要做的事情,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你不相信我么,布鲁斯。”黛米的声音有些焦急了。

    “我当然相信你,理查德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杀我,可我不能因为这个就放弃我的事业,我只能尽力避免遭到他的杀害,你明白么,黛米?”刘子光很恳切的说道。

    “那好吧,我会留意理查德的行动的,保持联系。”黛米匆匆挂了电话,刘子光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利用敌人的女儿对付敌人,似乎有些卑劣,但是对付索普这样的人,必须不择手段。

    美国纽约,长滩某海滨别墅内,理查德已经去华盛顿了,艾米丽也去曼哈顿工作了,家里只剩下黛米,她推开了父亲书房的门,打开了电脑,一遍又一遍的输入着密码,当她输入自己的名字和生日组成的密码时,终于通过了。

    “嘢!”黛米一挥拳头,捏着鼠标飞速查找着,父亲的电脑里各种资料浩如烟海,根本无从查起来。

    十指在键盘上飞舞,她试着输入“布鲁斯.刘”进行搜索,可是一无所获,想了想再次输入“西非”,这次出来一长串档案名,几乎全都指向一个西非小国家——西萨达摩亚。

    黛米打开浏览器,用谷歌搜索西萨达摩亚,一条条浏览起来,大屠杀、种族灭绝、雇佣军、国际社会的冷漠、以及关于西萨达摩亚贫瘠的国土下蕴含巨大储量富磁铁矿的传说……

    渐渐地她心中构成一幅画面,布鲁斯领着黑人土著对抗父亲率领的白人雇佣军,战火纷飞、生灵涂炭,非洲大陆一片硝烟与哭泣。

    参加活动,免费领取k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