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27 兰利大楼和米勒上校
    黛米今年十九岁,正处于叛逆的青春期,她的性格中既有母亲的奔放热情,又有父亲的缜密细致,这个年龄段的女孩都喜欢做白日梦,黛米也不例外,欧洲的惊险之旅让她感觉自己成了好莱坞电影中的女主角,而神秘的东方男子布鲁斯,则成了她心中永远的传奇。

    第一印象往往会左右人的思维,在黛米的心目中,布鲁斯就是正义的化身,而父亲,则是邪恶势力的代言人,当然这和她幼年颠沛流离、缺少父爱的生活也有些关系,此刻她感觉自己成为潜伏在黑暗城堡中的女间谍,为了苦难深重的黑非洲,为了正义和光明的事业,她一定要查出理查德的下一步计划才行。

    可是电脑里的资料实在是太多了,一时间根本看不完,不过这难不倒黛米,她拿出大容量移动硬盘,插上据线,将索普电脑里的所有文件打包下载。

    一边下载着文件,一边摇头晃脑听着iphone4里的音乐,忽然黛米灵机一动,想到理查德忽然去华盛顿,或许有什么阴谋,有心打一个电话探听虚实,想了想还是用了另一个办法。

    苹果手机有个功能,可以锁定另一部手机进行gps定位,而黛米的这部手机就可以对理查德的手机进行定位,她操作了一会儿,得到了理查德现在的坐标,正位于华盛顿特区和弗吉尼亚州的交界处,波托马克河边。

    打开谷歌地球,输入经度纬度坐标,黛米呆住了,那里是中央情报局的所在地,理查德只不过是个矿业商人,去那里做什么?长期好莱坞电影的熏陶让黛米迅速做出判断,父亲肯定是去找人对付布鲁斯的,cia那些老奸巨猾的特务们,个个都不是好东西。

    此时理查德.索普确实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大楼内,但是手机却并不在身边,而是放在大门口的警卫室里,因为进入中情局办公区域是不可以携带通讯工具和照相机的。

    一间小小的会客室内,索普转动着手中的咖啡纸杯,心中略有忐忑,毕竟和中情局打交道还是第一次,天知道这些手眼通天的特工到底掌握自己多少秘密。

    五分钟后,一个身材高大的便装黑人男子走了进来,身穿笔挺的西装,雪白的衬衣猩红的领带,领子上有个小小的国旗徽标,一看就知道是政府人员,他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约翰.米勒上校。”

    索普和他握了握手,说道:“上校您好,我是理查德.索普,布雷曼矿业的首席执行官。”

    上校坐下说:“我接到参议员的电话后就开始介入这件事情,根据我们的卫星发回的照片显示,库巴将军的部队已经失败,那位雇佣军上校的军队明天就要进入城市了,对了,他是福克纳上校,我们在南非见过一面。这个人打仗很有一套,库巴将军不是他的对手。”

    “是的,上校,福克纳这个人很有打仗的天赋,但是事实上我已经失去对他的控制了,所以,我想请求你的帮助。”

    米勒上校眉毛一扬,对身后的助理说:“去倒两杯咖啡来,索普先生的咖啡凉了。”

    助理转身出去了,米勒上校两手一摊道:“好吧先生,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呢?”

    索普说:“我认为,一个民选的政权更为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和核心利益。”

    “我很赞同您的意见,不过请原谅,据我所知,西萨达摩亚并没有民选政权。”

    “会有的,当博比殿下死去之后,外国雇佣军全面撤离西萨达摩亚,那时候会有人组织一次全民选举的。”索普说。

    米勒上校瞪了索普三十秒,说道:“好吧,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博比殿下必须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才符合布雷曼矿业的核心利益,对吗?”

    此时助理端了两杯咖啡进来,索普拿了一杯举起来说:“是的,上校,这样的结果符合布雷曼矿业的核心利益,也符合美国的利益,当然还有您的,难道不是么?”

    米勒上校笑了起来,拍拍索普的肩膀:“走,我带你去看一样好东西。”

    两人沿着长长的走廊向前走去,忙碌的男男女女在身边快步经过,中情局兰利大楼每日每夜总是这样繁忙,索普胸前挂着临时出入证,可以出入除了密级单位之外的所有办公室。

    米勒上校带着他来到一处指挥室,这里的电脑连接到太空中的间谍卫星,可以看到地球上任何角落里发生的任何事情,索普本人也使用谷歌地球,而且是付费的那种,精确到能看见汽车的型号和花园里的狗,但是和中情局的相比而言那就是小儿科,间谍卫星的分辨率可以清晰地看到人手里拿着的报纸上的文字。

    由于卫星是沿着轨道运行的,所以现在看到的只是圣胡安的静态照片,操作员向索普展示了城市的俯视图,以及具体街道上发生的事情,索普注意到,很多人举家携口逃离圣胡安,码头和出城的道路上挤满了人,而库巴将军的官邸周围则堆满了沙包,还架设了机关枪和迫击炮。

    “看来库巴将军不甘心失败啊。”米勒上校叼着雪茄品头论足道。

    索普点点头:“谁也不会甘心失败,哪怕还有一线希望也要坚持,对于军人出身的库巴恐怕更是如此。”

    米勒轻蔑道:“我宁愿相信库巴是因为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接受他的流亡而坚持留在圣胡安顽抗到底。”

    索普笑着说:“比起博比来,我更欣赏库巴,有时候和莽夫打交道要比和绅士打交道轻松简单的多。”

    米勒让操作员调出圣胡安城外的照片,博比殿下的军队已经占据了机场,可以看到士气高昂的士兵和停成一排的越野军车,索普指着屏幕说:“能不能将他们消灭掉。”

    “以我们的能力来说,当然可以,但是这违背了国际法,没有联合国的授权,没有总统的命令,我们是不可能介入一个国家的内战的。”米勒说。

    索普说:“当然也会有其他办法的,中情局就是做这种工作的,对么,”

    米勒上校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带着索普走出操控室,两人又详细商谈了一些行动上的细节,最终敲定了方案,告别的时候,上校热情的握着索普的手说:“替我向参议员问好,哦,还有霍华德爵士。”

    索普暗暗吃惊,cia确实不是吃素的,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事实上这件事正是自己的幕后老板,雷拓董事局的霍华德爵士通过美国一位参议员联系上的米勒上校,而米勒上校也并非完全是cia的人,他背景相当复杂,不能以常理推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那种超脱了法律和规则束缚,只为权贵服务的人。

    离开cia兰利大楼之后,索普上了自己的防弹卡迪拉克轿车,直奔纽约而去,他这么着急回去是为了见一个重要的人,对自己的前途,甚至雷拓矿业的前途都很重要的一个人。

    ……

    西非,西萨达摩亚圣胡安国际机场,一架新款的湾流g550远程公务机为落后的机场增色不少,飞机缓缓滑行着,航站楼内的博比殿下透过玻璃窗看到这架售价数千万美元的私人飞机时,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嚷道:“铺红地毯,派出仪仗队和军乐队!”

    站在一旁的小阿瑟咧嘴笑了,最近殿下对他很好,基本上没再动过他,有时候还会赏赐他一些值钱的小玩意,小阿瑟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头脑很聪明,他知道这是刘先生帮自己取得的待遇,而且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博比殿下本来最担心的就是这帮中国人没有充足的资金,但是事实让他相信,中国人远比美国人要有钱,而且做事厚道,比起索普和布雷曼矿业来,刘子光和他的团队显然是更好的合作伙伴。

    飞机渐渐停稳了,一帮黑人手忙脚乱的奔过去,忙不迭的将一卷肮脏的红地毯铺到舱门下方,然后十余名扛着步枪的仪仗队排成一列,立正持枪,军乐队的小号和大鼓开始奏乐,机舱门打开放下,第一个出来的是刘子光,然后是赵辉和胡清淞他们,看到这一幕后,大家交换一下眼色,都咧嘴笑了。

    博比殿下亲自上前迎接,陈马丁和李建国,以及流亡政府的大臣们依次上前握手,走在最后面的徐玉凯、王文君等人全傻眼了,心说刘哥太牛逼了,敢情带着俺们出国访问来了,那个穿米黄色猎装的黑人大叔,怕不是总统就是国王吧。

    来到航站楼办公室里,西装革履的赵辉和胡清淞都忍不住解开领带,脱下西装,这里实在太热了,冷气机又坏了,只有吊扇缓慢转动着桨片,好在冰箱是好的,殿下的侍从端上一杯杯冰镇饮料供大家解暑。

    博比殿下矜持地说:“据可靠情报,库巴已经流亡海外,叛军前日向我提出投降条件,我和我的内阁详细考虑之后,决定为了国家的未来,答应他们的条件,明天正式进入圣胡安,我的登基典礼设在这个周末,希望大家届时都能参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