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28 八方风雨会西非
    如今的博比殿下意气风发,自信爆棚,哪还有当初在英国流亡时的颓唐气息,他穿着熨烫挺括的米色猎装,胸前佩戴着王室徽章,胸脯挺的像个英国绅士,身旁的佣人小阿瑟也穿着一件同样的小号猎装,而且胸前也佩戴了一枚王室徽章,刘子光的目光扫到小阿瑟的时候,两人挤眼一笑,心有灵犀。

    西萨达摩亚王国驻中国大使馆武官菲德尔陆军上尉是第一次拜见王储殿下,年轻的小伙子很是激动,殿下平易近人的询问了菲德尔的学习和工作情况,当他得知菲德尔曾经在中国石家庄装甲兵指挥学院留学之后,当即任命菲德尔为自己的侍从副官,并且亲自为他挂上王室侍从官才能佩戴的金色绶带。

    博比殿下善于收买人心,此前他将皇家陆军第二旅的番号授予陈马丁组建的卡耶族武装力量,而李建国则名正言顺的当上了第二旅的参谋长,迷彩服的前襟上缀了三颗四角星辉,代表着上校军衔,李建国被开除军籍之前只不过是高级士官而已,现在摇身成为团级干部,虽然脸上没有什么体现,但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虽然是旅的建制,但是兵员充其量是一个加强连而已,不过对于西萨达摩亚这样一个小国家来说已经足够,库巴将军的部队也不过五六百人而已,即便加上两千名文度族民兵组成的乌合之众,也打不过博比殿下的两个精锐旅。

    此外博比还重建了皇家卫队,队员主要由逃散的前卫队士兵组成,又加入了一些新鲜血液,比如张佰强、褚向东、陆海三人,这三个江洋大盗现在也是正儿八经的王国宫廷卫队上尉了,但是骨子里那股悍匪味儿却总也褪不掉,就拿现在来说,多么正式的外交场合,三个家伙居然翘着二郎腿坐在阳台上抽烟,陆海还用匕首若无其事的剔着指甲,不过人家博比殿下就是欣赏这股不羁的味道,只有这样的人守在旁边,他才觉得安全。

    王储和贵宾们握手致意之后,回到座位上侃侃而谈,看架势似乎在等待什么人,果不其然,半小时后,又有一架飞机从北方飞来,而且还有两架战斗机护航,这架苏制雅克40喷气式小型客机在机场上空盘旋了两圈,降落在跑道上,博比带领大家走下航站楼,前往跑道迎接这位神秘的贵客。

    雅克40的舷梯缓缓放下,首先走出舱门的是一个戴着草帽的彪形大汉,看到下面黑压压的人群,伊凡.李斯特罗夫斯基得意的将雪茄叼在嘴上,摘下遮阳帽挥舞着,然后摇摇晃晃走下了舷梯,当他走动的时候,大家都感到单薄的舷梯快要被他庞大的身躯摧毁了一般。

    来自卢比扬卡的俄罗斯籍军火商李斯特罗夫斯基也是王储的朋友之一,这个精明无比的老克格勃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什么风声,认为西萨达摩亚是个很有油水的所在,便不惜血本为博比的军队提供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其中包括防空导弹和反坦克武器,他的加盟,也是摧毁库巴将军信心的稻草之一。

    随同李斯特罗夫斯基前来的还有二十名全副武装的保镖,一水的俄罗斯小伙子,亚历山大也在其中,不过他现在只是普通保镖,负责外围警卫,已经不能在台面上和大家来往了,刘子光注意到,这小伙子眼中有一丝落寞。

    天上那两架米格21战斗机也是李斯特罗夫斯基带来的礼物,他从嘴里拿出雪茄,指着天上呼啸而过的银色战鹰说道:“有这两架宝贝在,.r那些杂种就不敢来了。”

    大家哈哈大笑,虽然米格21是一种落后的战斗机,但在非洲的天空下依然是不可小觑的威慑力量,.r作为一支准军事力量,能维持一些喷气式对地攻击机和螺旋桨战斗机已经是达到临界点了,喷气式战斗机还不是他们能玩的起的东西,李斯特罗夫斯基说的没错,有这两架米格机在,就没人能侵犯西萨达摩亚的领空了。

    博比上前和李斯特罗夫斯基热情的拥抱了一下,豪爽的俄罗斯人竟然在博比的黑脸上狠狠地亲了两口,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让后来者望而却步,纷纷选择了握手的方式。

    “伊凡,还好么?”赵辉上前和俄国佬握手,在雄壮的北极熊面前,身材并不矮小的赵辉竟像个孩子一般。

    “好得很,赵,谢谢你给我介绍的生意。”李斯特罗夫斯基说。

    赵辉笑笑,心说我只是介绍他们买你的武器,可没把你介绍到这儿来当投资商。

    最后一位重量级的客人到场之后,博比宣布会议开始,这是王储登基前召开的最后一次内阁扩大会议,除了流亡政府内阁成员之外,还有外国的投资商们,大家共聚一堂,商议西萨达摩亚恢复稳定后的重建以及资源开发问题。

    内阁大臣们都是西萨达摩亚的社会精英,不光有卡耶族人,也有文度族人,其中大多数人受过高等教育或者有出国留学的经历,几乎所有人都能说英语或者葡萄牙语,他们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和外面那些穿着军装不像士兵的土著热黑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雇佣军首领福克纳上校也参加了会议,.r轰炸事件已经真相大白,福克纳并未参与其中,他只是一个单纯的雇佣兵,并不清楚索普在背后捣的那些鬼,这也是博比继续雇用他们的原因,只不过合同担保人已经由索普的布雷曼矿业修订成刘子光的红石控股而已,也就是说,.之间均没有联系了,他拿的是博比向刘子光借的钱,用的是李斯特罗夫斯基提供的军火给养。

    上校向大家介绍了当前西萨达摩亚国内的军事形势,一直以来库巴的政府军就被压制在圣胡安城内,电力、食品供应都被切断,由于国际社会的武器禁运,军政府的弹药也是打一发少一发,库巴多次组织武装部队出城决战,可是均被机动力超强的雇佣军击垮。

    上校善于用兵,一招“困“字诀就拖垮了库巴政权,前日库巴军政府的总理打着白旗出城求和,代表库巴将军提了几个条件,第一,保证库巴的生命安全,允许他出国流亡;第二,保证文度族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不展开民族报复行动;第三,邀请国际社会监督,并且举行全民选举国家元首。

    博比殿下高瞻远瞩,没有考虑就答应了这三个条件,根据约定,皇家军队明天就可以开进圣胡安接受叛军的缴械投降,并且直接举行国王加冕典礼,至于全民选举,那是选内阁首相,和博比没关系。

    库巴军政府垮台后,国家百废待兴,千疮百孔的圣胡安需要重新规划和建设,王宫需要重建,机场也要扩建,以便起降大型喷气式客机,还有圣胡安港口,本是深水良港,却因为港口设施的落后而无法停泊大型海轮,也是需要改建的重大项目,当然重中之重还是位于伍德庄园地下的超级富磁铁矿,西萨达摩亚的未来就在这个铁矿上了。

    铁矿的所有权归刘子光以及红石控股所有,西萨达摩亚是民主国家,尊重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则,当然刘子光也充分尊重西萨达摩亚人民的感情,铁矿的股份里,政府和国王将会占到一个令人满意的比例,而且由采矿而产生的利润,会一分不少的申报纳税,据估算,光是资源税这一块,每年起码有数亿美元之巨。

    内阁扩大会议在一片赞美声中结束,毕竟现在还没到摘果实的时刻,大家还都保持着表面上的礼貌,当晚,贵宾们就下榻在机场附近的宾馆客房,尽管已经停战,但是黑夜里依然传来激烈的枪声,让客人们睡的心惊肉跳。

    第二天早上五点钟,博比殿下从床上一跃而起,事实上他整晚都没有睡着,几个小时后他就会抵达人生的顶点,平息叛乱,收复首都,加冕成为国王,此刻他的心情只能用壮怀激烈来形容,虽然整夜未眠,但是精神头却出奇的好。

    小阿瑟端着洗漱用具进来,刚要帮殿下穿上隆重的军礼服,博比却笑着摇了摇头,打着衣橱拿出一套款式完全一样的小号军礼服来。

    “试试合身么,我的孩子。“殿下笑容可掬地说道。

    “给我的?”小阿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可是这套小号的军礼服明明就是比着自己的身材缝制的啊。

    “穿上吧,今天我还要宣布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和你有关,阿瑟。”殿下的眼神今天有些吓人,出奇的温暖。

    洗漱完毕后,两人都穿上了军礼服,雪白的面料,金色的肩章和绶带,胸前一排排的勋章,衣服重的吓人,还有从欧洲定制的礼仪佩剑,象牙剑柄金色流苏,挂在腰间相当威武,爷俩穿着同样的礼服,挂着同样的佩剑,相对而笑。

    “阿瑟,你需要一个父亲。”博比忽然将小佣人拉到怀里,眼眶有些湿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