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33 临危受命
    一场爆炸,炸死了西萨达摩亚政府所有的首脑人物,现在场面极其混乱,所有人都发疯一般乱窜着,哭嚎着,负责王宫外围安全的是李建国麾下皇家第二旅的士兵,他们已经得到命令,严守岗位,禁止任何人进出,有几个想逃出王宫的家伙还没接近围墙,就被一串子弹拦了回来。

    刘子光将对讲机调到雇佣军们使用的频道,听到里面正乱作一团,各个分队都在互相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没有人能够回答,因为福克纳和他的副官一同炸死了。

    刘子光手持对讲机说道:“注意,注意,王宫发生了恐怖袭击,福克纳上校阵亡了,重复一遍,福克纳上校阵亡了,谁的军衔最高,我要和他通话。”

    雇佣军们素质很高,听到首领阵亡的消息后并未乱作一团,而是不约而同的传来无线电静默的声音,过了几秒钟,有一个声音出现了:“我是兰迪.琼斯少校,你是谁?”

    “我是布鲁斯.刘,琼斯少校,你可以到王宫来一下吗?”刘子光说道……

    “好的,我马上就到。”琼斯少校的声音很冷静,紧接着又发布了一条命令,让部下严守阵地,发现持枪者一概击毙。

    将对讲机别在腰间,刘子光扫视花园内,发现亚历山大正在尸体堆中发疯似的翻着什么,他赶紧上前抓住亚历山大的肩膀说道:“萨沙,冷静些,都炸飞了。”

    他说的是李斯特罗夫斯基的尸体,这个高大魁梧的俄国佬在爆炸发生的时候就坐在台下,距离博比咫尺之遥,现在被炸得连尸体碎片都找不到了,亚历山大情绪有些激动,:“哦,不!”

    刘子光轻拍他的后背:“别难过了,召集你们的人,准备战斗吧……”

    亚历山大擦擦泛红的眼圈,起身走了,和他同机抵达的保镖们大都站在李斯特罗夫斯基周围,估计也没剩下几个活人,这回俄国人可谓损失惨重。

    张佰强和褚向东从王宫侧门中奔出,看到巨大的弹坑,两人神色黯然了一下,知道好兄弟陆海没了,他们三个人轮流在博比身边执勤,爆炸的时候正好是陆海值班,可怜的台湾小伙,就这样追随乌鸦而去了。

    爆炸发生的太突然,而且太过猛烈,基本上排除了炮击的可能,而舞台是临时搭建的,也不存在预设炸弹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现场混进了身绑炸弹的恐怖袭击者……

    爆炸很猛烈,除了造成大量死亡外,还产生了许许多多的伤员,草坪上的宾客们被气浪和飞溅的碎木、铁管炸伤,王宫内也有人被飞溅的玻璃隔伤,到处是流血和呼救声,短暂的惊慌过后,大家开始自发的救护起伤员来。

    刘子光能直接掌握的力量不多,只有胡光和贝小帅他们,胡清淞和赵辉带来的都是财务、法律、翻译等方面的工作人员,爆炸早就吓得他们胆战心惊,根本派不上用场,正着急呢,张佰强和褚向东提着自动步枪匆匆从王宫侧门奔出来,看到巨大的弹坑,两人当场就愣住了,摘下头上的贝雷帽狠狠骂了一声:“操!”

    陆海死了,他们三个人轮流在博比身边执勤,今天下午正好轮到陆海,可怜的台湾小伙,再也见不到梦中的槟榔西施,再也回不到魂牵梦绕的西门汀了……

    两人二话没说,立刻投入到抢救伤员的行动中,刘子光高声喊道:“谁是医生!”

    “我!”卡洛斯鬼使神差举起了手,本来他是想尽快瞅个机会逃回家去,但是看到现场这么多伤员,他还是决定留下。

    “你带领他们给伤员包扎伤口,先尽量处理一下,然后送医院急救。”刘子光说道。

    “抱歉,圣胡安城内已经没有医院了。”卡洛斯用娴熟的英语回答道,刘子光这才想起,圣胡安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医院,要不然中国医疗队也不会援助这里了,西方人开设的教会医院关门之后,整个西萨达摩亚还真的就没有医院了……

    “那就把伤员抬到王宫里去,在这里救护他们。”刘子光一扭头,冲着胡光喊道:“把车上的急救包都拿来。”

    “是!”胡光高声应道,快步跑回停车场,开着一辆吉普车过来,把车上的军用急救包一股脑拿给了卡洛斯,又拿了一件防弹背心抛给刘子光。

    刘子光接过防弹背心,心中一动,说道:“给大家发枪,局势很危险,我们必须自保。”

    不用他交代,赵辉胡清淞他们早就把自己武装起来了,钢盔防弹衣,自动步枪手榴弹,搭配着衬衣和西裤,别有一番味道……

    爆炸发生的时候,徐玉凯和他的兄弟们正在王宫里大吃热带水果,这边一炸响,他们四个人就下意识的卧倒在地了,发觉并非炮击轰炸之后,又急忙抓起步枪冲到外面,刘子光看到他们跑过来,当即下令道:“王文君上天台警戒,其余人帮着救护伤员。“

    “是!“王文君提着svd狙击枪就往楼上跑,奔到王宫的天台上,徐玉凯他们有些战场急救经验,包扎止血比牙医出身的卡洛斯还要娴熟一些。

    对讲机传来门岗的请示:“琼斯少校到了。”

    “让他进来。”刘子光答道。

    两辆路虎越野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急刹车停下,从车上跳下来八个雇佣兵,带队的男子三十岁年纪,瘦长体型,一头金发,肩章上是一枚金色像树叶,看来这位少校以前在美军服役过……

    “少校。”刘子光上前伸出了右手,但是琼斯却并不和他握手,而是望着巨大的弹坑狐疑道:“这是自杀炸弹袭击么?”

    刘子光收回了右手,答道:“抱歉,我没有经验,不过我们的安检非常严格,没有人能携带这么多炸药进场。”

    “就算有人带进来,也不会造成这种弹坑,这像是炮击,而且不是普通的迫击炮,倒像是15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造成的。”琼斯少校蹲了下来,用两只手指拈了一些爆炸后的泥土在鼻子前嗅着……

    “有铝末燃烧的味道,或许是导弹,我也不太确定。”琼斯少校直起身子,上下打量一番刘子光,略带鄙夷的口气问道:“你是对讲机那个人?”

    “我是布鲁斯.刘,王子殿下的监护人。”刘子光说。

    “王子殿下?博比不是被炸死了么?”琼斯少校道。

    “是的,博比殿下被炸身亡,但是他的儿子还活着,根据西萨达摩亚的宪法规定,他就是王位继承者,换句话说,你们现在为小王子干活。”

    “我们不为任何人工作,只为自己。”琼斯少校显然是个心高气傲的家伙,再加上被福克纳的死搞得措手不及,脾气有些激动了。

    “那么少校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刘子光针锋相对的问道……

    “上校都死了,我们不干了,游戏结束了,明白么?”

    “游戏还没有结束,合同也没有完成,如果你现在就要离开西萨达摩亚的话,我会鄙视你,因为你***就是个逃兵,你根本不配做福克纳上校的部下!”刘子光忽然提高了声调骂道。

    琼斯少校恼羞成怒,当场把枪,但是刘子光拔枪的速度更快,琼斯的手枪还在枪套里,刘子光的斯捷奇金已经顶到了他的脑门上。

    跟随琼斯少校前来的七个雇佣兵见状立刻举枪,刘子光身后也传来一阵阵拉枪栓的声音,胡光和贝小帅他们也举起了自动步枪,而楼顶上的王文君早把琼斯少校的脑袋锁定在瞄准镜中了……

    双方剑拔弩张,谁也不肯先放下枪,刘子光没有丝毫畏惧,用枪顶着琼斯少校的脑袋瓜喝道:“你不配做军人,你的长官被敌人杀害了,而你根本无动于衷,你也不配做一个雇佣军,因为你连钱都没拿到就要逃跑,你甚至不配做个男人,因为你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

    雇佣兵们神色都有些不自然了,琼斯身后有个上年纪的士官长喝令了一声,随后他们七个雇佣兵都放低了枪口,而琼斯少校也悻悻地举起了双手:“ok,我愿意听听你的意见。”

    “合同继续执行,你们的薪酬不变,福克纳上校为了西萨达摩亚的解放事业而牺牲,他的抚恤金加倍支付,就这样,有意见吗?”

    “就照你说的办。”琼斯少校说完,跳上越野车就要离去,刘子光又喊了一声:“等一等!”

    “什么事,先生?”琼斯回头问道。

    “可以把你们身上的急救包留下吗?”刘子光说道。

    雇佣兵们留下了急救包,驱车离去了,忽然一阵掌声响起,满脸尘土和汗水的黑人们自发地向刘子光鼓掌,毕竟不论在任何种族和国家的人心目中,英雄的定义是一致的。

    刘子光对大家点点头,转身进了王宫,小阿瑟已经被安排在相应安全的地下室内,刘子光将荷枪实弹的保镖支走,室内只留下他们一大一小两个人。

    “阿瑟,从现在开始,你要试着做一个国王。”刘子光用英语缓慢的说道。

    参加活动,免费领取k币